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最后一个忠告

第九百一十九章 最后一个忠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愤怒的女人是无法理喻的。

    哪怕是强大如墨淑仪这样的女人。

    尤其是她永远都高高在上,永远都是运筹帷幄,所以这种事情超脱了她的掌控的那种愤怒,更是深刻而不可控制。

    尤其是,超脱控制的人,还是她的儿子,她唯一的儿子,计划之中最关键的一部分。

    夏隆感觉到身边母亲身上的气息渐渐的变得冷漠,那种温和渐渐的消失,他又觉得有些不忍,于是他转身看着墨淑仪轻声说道:“母亲,你不要怪我这样说,我只是……!”

    “好了!”

    墨淑仪缓缓的摇摇头,看着他就像是在看着不认识的人一样冷漠的说道:“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态度,看样子这么多年我错了,我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不认我这个母亲的人身上,既然你愿意当一个废物,那么,你就当你的废物好了!”

    夏隆一愣,惊愕的看了墨淑仪一眼,然后他低下了头,他没有争辩什么或者再和墨淑仪解释什么,就那样低着头,保持着沉默。

    “可惜了,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引导你,在慢慢的把你向着我为你制定的计划上走,但是……!”

    墨淑仪微嘲看着他说道:“废物终究是废物,和你父亲一样,都是废物!”

    夏隆目光一闪,他看了墨淑仪一眼,就像是在看着陌生人一样的说道:“至少,我这个废物活的很舒心,我没有野心!”

    墨淑仪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继续冷冷看着他,嘴角的讥讽之sè越来越重,她忽然开口说道:“我的儿子,你既然没有野心,那么为什么不甘于平淡的在小县城平静的过一辈子,为什么还要在燕京做那么多?为什么还要找那么多的女人?你说你没有野心,那么为什么又要控制了rì本?”

    夏隆叹息一声,然后缓缓抬起头来,平静直视着墨淑仪的双眼说道:“这正是我想问的,为什么你们都要让我走你们的路?我做这些,当然是为了有资格去不走你们的路!我想活在普通人的世界中,不想变成你们这样冷漠无情,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利用的人!”

    墨淑仪骤然浑身一颤,她目光变得刀锋一般的锋利,盯着夏隆看了半天才冷声说道:“你真是个废物!连你父亲的狂都没学会却敢于这样和我说话,在我看来,你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我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你的一切烟消云散,我也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你的在乎的东西,全部变成虚无!你想走自己的路?你没有资格,你这点底蕴,如果你不是我儿子,你连让我多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我的作用仅仅是满足您的野心……!”

    夏隆沉默片刻后,艰难无比的接着说道:“我宁愿,我不是您的儿子!您可以像对付你的敌人一眼,随便把我杀死!但是……!”

    夏隆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如果您敢用我身边我最在乎的人来威胁我,我能做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除非,你杀死我!天底下有我们这样的母子,也算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夏隆的话,真的是让墨淑仪出奇的愤怒了!

    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居然自己的儿子,自己唯一的骨血,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一想到这里,墨淑仪心头的怒气更大,她自己却不知道,夏隆这样对她说话,很大程度都是因为她的态度和口气。

    这就是两人的差距。

    或许是因为眼界,或许是因为观念,总之,墨淑仪习惯用她高高在上的眼界来看一切,但是夏隆却不这样想。

    在墨淑仪看起来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这对于夏隆来说,这就是野心。

    尤其是他不喜欢的事情,偏偏还要强加给他,还要冠以一个富丽堂皇的借口来掩盖事情的本质,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墨淑仪的眼睛明亮得就像是天上的太阳,让夏隆不敢直视,但是夏隆却依旧倔强无比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认错或者其他准备认输的意思。

    墨淑仪眯眼望着夏隆半晌,她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口气平淡得就像是一澜死水一般的说道:“你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再多和你说什么,时间是一切最好的证明,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我给你时间,但是,你要想清楚了,如果我从这里离开,以后,你就不要想我在对你有任何的保护,你必须要自己去面对,当然,我会向庄克杰要一个说法,算是替你做最后一件事,我现在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跟我走!”

    夏隆望着墨淑仪,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母亲,我只想按照我的态度去生活。”

    墨淑仪木然。

    多少年了?

    三十年还是她这一辈子到现在?

    没有人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没有人,夏人狂都不行。

    也没有人有敢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话,也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她,即便是她曾经喜欢的夏人狂也没有用这样的态度对她过。

    “最后给你一个忠告!不要低估了你的任何敌人,哪怕是毫不起眼的敌人!”

    说完这句话,墨淑仪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出了房间,把夏隆一个人留在了房间之中发呆。

    墨淑仪出门的时候,林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门口,林伯在墨淑仪的面前,似乎永远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老管家模样,一直就那样弯腰垂手而立。

    墨淑仪出来之后,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顺着海滩边上长长的木头码头,缓缓对着尽头走去。

    林伯沉默的跟着她的身后,没有说话,就那样一直跟着。

    在长廊的尽头,有一架白sè的小型游艇,墨淑仪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了下来,但是她依旧没有回身。

    缓步走到木质栏杆边上,她伸出有些粗糙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栏杆,然后这才转身,脸sè平静的看着林伯说道:“我是不是真的很失败,您也离开了我,我唯一的儿子,也不认我!我的丈夫,也离我而去,难道我真的错了?”

    林伯缓缓地抬头,眼中有一种悲痛之sè:“小姐,您不是失败,而是您真的错了!这么多年,您一直在一条错误的路上,您回头吧!”

    墨淑仪骤然之间浑身都爆发出来一道强大无比的气势:“我做的事,是我墨家几百年来一直想做的事情,怎么会错?身为墨家后人,当然要遵照祖训,我从不担心我会失败,我也没错!这天下,必然会是我的,纵然有夏人狂和庄克杰,但是,他们又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墨淑仪转身望着大海,沉默很长时间后,声音这才有些黯然的说道:“我遗憾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儿子不听话,但是,终究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说完之后,墨淑仪大步的对着走廊尽头走去,林伯看着小姐平稳的背影,却看出一点萧索的感觉来。

    他不自禁地又是一身叹息,然后转身回到了夏隆的房间。

    “小少爷,你不该对你母亲这样。”

    夏隆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自嘲味道说道:“那我该怎么样?跟着她走?然后你又回到她身边去?”

    “我的意思是,她毕竟是你的母亲,她会伤心的!”

    夏隆心头烦躁无比,听到林伯这样说,不由得脸上一阵的冷笑说道:“我难道不伤心?我为什么要为她的野心去承担后果?你,三叔,为什么都会背叛她?难道这没有原因吗?不要说什么龙魂,不要说其他的,一句话,我!我走我自己的路!”

    林伯猛地一愣。

    他从夏隆的话语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

    这是一种极其不好的感觉。

    以前夏隆也不是没有表示过,他要走自己的路,但是,却半推半就的依旧是在按照别人给他划定的路再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林伯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你可想好了,你身为你父母唯一的血脉,你没有资格按照你的xìng格去做事,如果你真的这样做,这就表示,你要放弃龙魂少主的身份,你现在和你母亲闹掰,再也会得不到你母亲的任何的庇护,那个时候,你将寸步难行!你身边没有了龙魂卫,你在燕京的那些所谓的基业,将会直接被毁于一旦,你在rì本的影响力,也将会变成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神道教看重的,不是你是德川樱和千寻雪的男人,而是你代表的是什么。你得罪的那些人,将会直接把你撕得粉碎。”

    夏隆突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些古怪的一笑说道:“谁说我要放弃龙魂少主的身份?我又不是傻子,夏人狂是不会强迫我做什么的,我当然会一直背着这个身份,再做我自己的事情!即便是没有母亲的庇护,有我父亲,还有您在我身边,我怕什么?林伯,您不会离开我吧?我可是离不开您啊!”

    林伯不由得啼笑皆非的看着夏隆,眼中的宠溺之sè一闪而过:“你这小家伙,唉,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安排好之后,我还有些话要好好对你说一下。”

    夏隆一愣,然后笑着说道:“我现在还真有一件事要去做,我想去看看,查理背后那个人,到底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