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八百八十一章 龙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怎么办?”

    夏隆当然听得到外面隐隐震动的声响,他好歹也是一个挂着中将军衔的人,恶补的军事知识还是有点作用,他知道那是武装直升机,而且还不是一架,既然武装直升机都是成建制编队出来了,外面没有军人那也是说不过去的,说不定这方圆几公里都被戒严了。

    眼前这个局面很诡异,不管是夏人狂还是庄克杰就不说了,单单是这么多的力量战士,还有那八个神秘的黑袍人,那就足够让整个燕京都手忙脚乱了。

    夏人狂和庄克杰不说话,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夏隆缓缓的看了四周一眼,终于忍不住说道:“那个……你们这是做什么?”

    夏人狂却不回答,而是缓缓地把背上那柄长剑给抽了出来,然后抗在肩膀上走到一边坐下,又把长剑放在腿上,随手还拎起一瓶没有打开的红酒,只是轻轻地摇了一下,红酒的瓶塞就砰地一声飞了出去。

    “不错,小子,你也喝点?”

    夏隆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忍不住看了这边庄克杰一眼,没想到庄克杰也带着李淳风走到一边坐下,拿起酒瓶子开喝。

    夏隆有些头晕,这算做什么?他走到夏人狂的面前,忍不住看了一眼那柄剑问道:“你还用剑?”

    “当然。”

    夏人狂笑笑:“你以为你爹是神仙啊?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啊,几千年传下来的,等你接任龙魂老子就传给你!”

    夏隆翻了翻白眼,但是却好奇的拿起了那柄长剑,长剑看起来就古朴无比,剑鞘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拿在上手居然还有一点点的温润的感觉。

    掂量了一下手上的长剑,夏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么轻?”

    他缓缓地按下了剑柄上的机簧,然后缓缓地把长剑抽出了剑鞘。

    只抽出来一点点,夏隆就骤然觉得一道寒气扑面而来,雪亮的剑光甚至把那些力量战士和黑袍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夏隆强忍着那股寒气,然后缓缓把剑从剑鞘之中抽了出来。

    “嘶!!好剑!”

    感觉到手上极轻的分量,但是那一泓秋水一般的剑锋居然近乎于透明一般,剑身明显就是某种奇怪的合金铸造的,但是却薄得宛如一张纸,而且剑身很窄,只有普通长剑的三分之二的样子,无形的寒气正在从那秋水一般的剑锋之上冒出来,夏隆虽然做了准备,但是依然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这玩意儿,显然太不简单了。

    夏隆拿在手上忍不住就像是试一下剑锋的锋利程度,他狠狠地挥舞了几下,诡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剑锋居然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的破空声,无声无息的,就让是融入空气之中一样。

    夏隆大喜。

    这东西要是用来杀人,真是偷袭的必备利器。

    夏隆皱着眉头轻轻的将长剑朝地面上一点,剑锋依旧是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而且那感觉就像是切豆腐一般,轻松无比,他不由得稍微一使劲,三尺剑锋,居然直接全都没入了地下。

    夏隆吓得差点没跳起来,他连忙小心翼翼的把剑拔出来,剑锋上依旧是一泓秋水,连一点灰尘都没沾上。

    “他妈的,这世界上真有神兵利器啊!几千年了?这合金技术放在现在,那也是逆天的技术啊,我们老祖宗的智慧,真不能小看!”

    夏隆毫不怀疑,这把剑如果给他的话,立刻就会让他的实力暴增一倍都不止,他突然明白了夏人狂带着这剑的用意了,他有意无意的往庄克杰那边看了几眼,庄克杰的脸sè,这时候变得十分的难看了。

    对的,庄克杰特意花费了知不知道多少的心血,死了多少人,最终成型的终极版本的力量战士就是这四个人,他们的实力,任何一个都可以和夏人狂一较长短,但是,但是夏人狂有了这一柄宝剑……!

    好玩了。

    管你什么水火不侵刀剑不伤,还是力大无穷坚硬似铁,碰到这玩意儿,一剑捅不死你,多捅几剑行不行?

    纵然庄克杰自诩为天下第一聪明的人,这时候也忍不住有些面sè发黑的看着夏人狂说道:“表弟,我记得你十五岁的时候就发过誓,这一辈子都不用剑的!”

    夏人狂喝了一口酒,笑眯眯的说道:“我还发过誓这一辈子不找女人呢!”

    庄克杰差点被这句话堵死。

    夏隆却差点没笑出声来,他看着阿大等四个人同样变得难看无比的脸sè,大声说道:“爹,这可是好东西啊,就像那个大家伙,你有没有把握,几剑能劈死?”

    夏隆无不恶意的指了指庄克杰身边的阿大!

    夏人狂撇了撇嘴冷笑着说道:“他?我不需要用剑,我带着这个宝贝,不是用来对付他们的!”

    夏隆不由得浑身一哆嗦。

    夏人狂到底有多厉害,夏隆多少还是有个直观的印象,号称是天下第一高手的牛人,不群殴一对一基本上就是无敌,空手都能无敌,再加上这柄剑,他的实力,至少暴涨一倍多,他居然说不是用来对付力量战士的。

    那他用来对付谁的?

    “还……还有谁能比你……厉害?”

    “没错,也不知道,那个人今天会不会出现,不过这个时候都还没有来,多半是不会出现了!”

    夏人狂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那个人要是不来,今天就没意思了!表哥,你的耐心比我都好,为什么今天这么早就跳出来了呢?果然是骨肉情深啊!”

    庄克杰淡然一笑:“我们这一辈子做了这么多为了什么?如果没有了继承人,我们何必这样?”

    夏人狂淡然点头笑道:“那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你呢?”

    “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人,没什么准备的!不过也难说,说不定我到时候就蹦出来一群帮手呢?”

    庄克杰也是一笑,随即他看着夏人狂说道:“我很是好奇,是谁把我要来燕京的消息告诉你的?你又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在我的身边,还有什么人不成?”

    夏人狂高深莫测的呵呵笑了一阵,却摇了摇头说道:“哪有?我可没有表哥你的那种通天手段!”

    庄克杰叹息了一声,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夏人狂也笑了起来:“明白就好,既然这是那个人挖的陷阱,咱们都进来了,那么,就等着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吧!”

    夏隆不由得浑身有些发愣的往夏人狂的身边靠了靠,心说万一一会儿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好歹小命能保得住。

    他手上紧紧地捏着那柄剑说道:“这叫什么剑?”

    夏人狂瞪了他一眼:“叫爹!”

    “这个名字倒是……!呃……爹,这叫什么?”

    夏人狂得意洋洋的说道:“潜龙于渊,龙渊!小子,你怎么有那种毒的解药?林栖梧给你的?老家伙真的研究出来了?”

    夏隆当然不可能当着庄克杰的面说自己的血液就是解药,要是那样,庄克杰千方百计都得把自己血给抽干了。

    “解药的事情先不说,你为什么刚才不把陈天星救下来?我可是答应了他爷爷,要留着他的命的!”

    夏人狂冷笑一声:“这样的货sè,死了就死了!”

    夏隆叹了一口气:“这家伙也不过就是奉命行事,虽然说罪大恶极,但是,陈家也就这一根独苗,好歹给人家留个种啊。”

    “留个屁的种!”

    “你怎么这样?”

    “老子一直就这样!”

    夏隆不由得默然,他望了庄克杰一眼,不再就这个问题深究下去,试探着问道:“爹,你们等的是谁?”

    他的话刚说完,坐着的夏人狂突然就从他的面前消失不见了,连带他手上的剑,也都消失不见。

    而对面,庄克杰也站了起来,他身边的阿大和另外一个力量战士,一左一右扶着他,也闪电般的从夏隆的面前消失。

    夏隆大叫一声,他想要跑出去,却立刻闪电般的缩回了脚,站在原地和李淳风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一动不敢动了。

    这时候,夏人狂怀中抱着那柄龙渊剑,面sè淡漠的站在了屋顶,而庄克杰一左一右被两个力量战士护卫着同样出现在了屋顶,和他们呈三角形站着的,是三个人。

    三个和下面那八个黑袍人一模一样的黑袍人。

    这三个人,领头的那个黑袍人就算了,他的身上没有一丁点的气息波动,但是另外两个黑袍人,虽然浑身上下连一根毛都没有露在外面,但是夏人狂和庄克杰两人的眼中,却同时露出了一股戒备的神sè。

    这两个人,给人一种古怪无比的感觉。

    那种感觉不是强大或者是什么神秘,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非要用语言形容的话,那就是一种来自于不知可的某种极其危险的生物的气息。

    夏人狂不由得嘴里嘀咕了两句什么,然后他叹息了一声,对着三个人领头的那个人说道:“如果是你,就用真面目见我们吧!”

    黑袍人缓缓地抬起头,然后摇了摇,嘴里发出了一阵毫无感情的电子合成音:“我只是一个传信的人,说完就离开。”

    (推荐好朋友的一本都市小说,混迹花都,筒子们可以去看看!灰常不错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