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七百六十一章 蛋碎一地

第七百六十一章 蛋碎一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吓得尿了裤子的飞少,还有李天景这个大胖子,两人只觉得两腿之间突然就传来了两声清脆无比的蛋碎声。

    他们被夏隆的话吓得真的就出现了某些物件的功能xìng障碍。

    这是何等恶毒的主意?

    他妈的,喂十斤伟哥,还丢母猪中间去?

    吉百浑身都在哆嗦了,他心说难怪你要让风瑶和司徒嫣下离开,你这个混蛋这主意,简直就是太缺德了。

    而且这就是打脸,啪啪啪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使劲的煽张区长的脸。

    所以吉百很是仔细的在打量着张区长的脸sè、果然,张区长的一张脸瞬间煞白,然后又渐渐变红,红的有些发紫,紫得居然开始发黑的时候,吉百这才慢吞吞的一挥手,对着王河说道:“没听到夏少的话吗?把这两个家伙拖上车,找一家养猪场,好好的伺候!”

    张区长猛的抽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吸得太猛了,居然岔了气,他剧烈的咳嗽了好几声,这才yīn沉着低声喝道:“慢着,你们非要和我为敌?”

    吉百yīn沉着脸望着张区长,他冷笑着说道:“如果你有资格和这位爷为敌的话,我们倒是不介意和你为敌,但是,你要搞清楚,你有没有那个资格!你既然出现在了这里,只能说明,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你知道我,以为凭借你区长的身份震慑得住我,但是你真是太天真了,难道你就没想一下,你的那些铁杆上司,甚至你的朋友,都不会告诉你你到底惹到了什么人,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张区长的黑脸顿时又变得面sè惨白,他浑身都有些轻微的哆嗦了起来,强行镇定了一下,他憋屈无比的低声说道:“我,代替我儿子认错!”

    夏隆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冷笑着说道:“你代替你儿子认错,那就表示你愿意代替你儿子受罚,那么吉少,带我们的区长去视察一下养猪场的母猪吧!”

    张区长差点没哭了出来,他又是害怕又是愤怒的低声吼道:“夏少,你到底要怎么才愿意把这件事了结了?”

    夏隆不置可否的摇摇头,然后笑嘻嘻的说道:“儿子都这个样子,你这当爹的能好到什么样子?”

    古怪的笑了一声,夏隆的脸sè直接yīn沉了下来:“带着你儿子去自首,我不相信你的清白的,你这区长是不用当了,先去吃几年牢饭再说吧!要不然,就去猪圈走一趟。”

    张区长顿时浑身一僵。

    而飞少吓得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他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问题都是他爸爸能解决的,现在他爸爸出面,不但没有解决掉问题,问题反倒是把他爸爸给解决掉了。

    飞少顿时低声哀嚎了起来:“爸爸,救我啊!”

    张区长再次缓缓地出了一口气,他冷笑了几声,然后眨了几下眼睛,随即若有所思的望着夏隆,又沉思了一阵,这才缓缓的点头说道:“既然你坚持要我让我家破人亡,那么……!”

    深沉的叹息了一声,张区长点头说道:“那就鱼死网破吧!”

    夏隆讥讽的看着张区长,然后竖起了三根手指说道:“第一,你没有资格和我鱼死网破,第二,你身边的jǐng察,未必会听你的话把我们怎么样,第三,区区几十号jǐng察,二十几个武jǐng,就想对付我们三百多人?”

    张区长陡然一呆。

    是啊,自己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又有着什么恐怖的身份,那个吉少说的对,自己上面不是没有人,但是,却根本就说不出这个夏少的身份,或者真的就是这个家伙太恐怖,让自己的顶头上司都不敢对自己这个心腹放一点点的消息。

    tài子dǎng吗?

    tài子dǎng也没有这样嚣张的啊。

    而且这个家伙,看起来哪里有一点点的气质?根本就不是tài子dǎng。

    想到这里,张区长挥手示意身边的武jǐng还jǐng察全都出去,跟着来的分局李局长,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面sè明显就是不对劲的区长,却只能带着人退了下去。

    见到自己的退下去,张区长咬牙切齿的瞪着夏隆说道:“让你的人也退下去吧。”

    夏隆却笑嘻嘻的摇摇头:“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不用退!”

    张区长咬牙切齿的望着夏隆,他愤怒的低声吼道:“夏少,我是很有诚意的和你谈判,你不要太过分了?否则,我还真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强大的实力!”

    夏隆轻松的拍了拍手,看着张区长说道:“好吧,现在我就让我们亲爱的人民公仆张区长同志,知道知道我的实力,区长同志,这之前你先告诉我,你这卑鄙无耻下流的儿子,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身为区长,就这样的货sè也敢随便放出来乱跑?你也不怕咬着不该咬的人牵连到你?”

    张区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苦笑了一声,浑身颤抖的说道:“不管如何,他是我的儿子!”

    说到这里,张区长的身体骤然一个哆嗦,他就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场面一般,面sè惨白的抬手指着夏隆,那只手就像是打摆子一样的颤抖着,他的嘴里,却说不出话来了。

    张区长终于想起了一个人。

    他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伙到底是谁了。

    天啊!

    完蛋了!

    彻底完蛋了!

    那个人!

    现在京城真正上层的人物,谁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在普通人接触不到的范畴之内,那个人代表什么根本不重要,但是,在京城有着足够分量知道那个人的层面之中,那个人代表什么?

    无敌。

    是的。

    就是无敌。

    那个人可以不费吹飞之力的灭了几个京城顶尖权贵世家,那个人可以游刃有余的把所有的tài子dǎng玩弄在手掌之上。

    京城,没有人有资格和他作对,甚至没有资格和他周旋。

    张区长心头最后的一点侥幸和防线,骤然坍塌。

    张区长惊恐的看着夏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惹到了这个煞星?

    按照张区长最坏的打算,面前就算是一个tài子dǎng就顶天了,如果真是一个tài子dǎng,那么,张区长自认为用尽一切的办法,还是能挽回的,但是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

    吓得魂不附体的张区长,声音都变成了像是地狱里鬼魂发出的声音没什么两样:“夏……夏……夏……!”

    “我……我……!饶……!”

    张区长哆哆嗦嗦的伸出了一只手,然后他翻了个白眼,直接干净利落的昏了过去。

    一个堂堂正厅级干部,居然被夏隆吓得活生生的昏死了过去。

    夏隆撇了撇嘴哼道:“没出息!”

    随即他看着浑身打摆子一样哆嗦的李天景似笑非笑的说道:“该你了!既然事情是你惹出来的,那么,你就要受到我的特殊照顾才行!”

    李天景脸sè惨白,嘴里连叫声都发不出来了!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内,他浑身的衣服都湿了一个通透。

    “饶……命啊,我……错了。”

    吉百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家伙,能不能来点干脆的,非要这样把人吓尿了你是不是才能满足你变态的虚荣心啊?”

    “杀了他?哪有这便宜的事?”

    夏隆冷笑着说道:“得罪了小爷的女人,那就要承担后果!按照我说的,先带去猪圈,陪着母猪玩几天,要是还没有死,再慢慢的玩!对付这样的人渣,杀了他,简直太便宜了!也不知道有多少的良家女子,受到了他的祸害,就要让他尝一尝什么才叫做恐怖!”

    李天景呆滞的看着夏隆,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舌头突然就像是失去了知觉一样,根本就动不了,他只觉得舌根的地方一阵的发麻,嘴里连半个音节都吐不出来了。

    吉百撇了撇嘴哼道:“对付这样的家伙,你也舍得你的身份,要是我,本少一脚踢碎他那个玩意儿,不比什么都快?”

    夏隆一愣,点点头说道:“你说得也对!”

    李天景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饶是他思维已经僵硬了,但是听到这句话之后,也猛然间惨嚎一声,然后瞪大着铜铃一般的眼睛语无伦次的嚎叫了起来:“饶命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愿意把我的钱全部都拿出来……!”

    他的话都没有说完,就嗷的一声惨嚎,那肥硕无比,足足有两百斤重的身体,突然就高高的飞了起来,还带着一溜儿鲜血飞了出去。

    夏隆没有客气,真的一脚就直接废了那个家伙,他当然不会放过了那个飞少,这个混蛋,平时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还少吗?

    显然很多。

    夏隆抬腿又是一脚,直接就踢在了飞少的两腿之间,啪啪两声有些沉闷的响声之后,飞少也步了李天景的后尘,成为了新鲜出炉的两大太监之一。

    踢完之后,夏隆一个电话打给了王局长,在场的人和事,那就交给官方去处理。

    (五更完毕,明天的更新我一定不负厚望。诚恳的请兄弟们把保底花花砸给我,谢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