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一半身家 (求保底花花!)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一半身家 (求保底花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隆认识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中年人。

    但是这个中年人,却不认识他。

    这个中年人叫做刘德凯,正好和台湾的一个过气了的明星一个名字,他自然是这个刘晨刘大少的父亲了,夏隆之所以认识他,却是因为另外一个人。

    刘心武。

    当初刘心武家族的刘氏集团,随着刘心武的死去而分崩离析,但是却还有另外一个属于刘家的集团。

    刘德凯严格意义上说起来,是刘心武的叔叔,但是不是亲叔叔,刘心武的父亲和刘德凯,是隔代的兄弟。但是两家之间却是各干各的很少走动,甚至,两个刘氏集团之间,似乎还有些不对劲。

    这个问题夏隆也知道,因为对于敌手,当然是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当初刘心武,可真是算得上夏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的。

    当然随着夏隆的强势崛起,刘心武和他的家族,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

    正是因为刘德凯和刘心武的父亲不是很对付,夏隆才没有对刘德凯的集团下手。

    双刘集团,当时在燕京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了,要知道可是和新安集团一个量级的集团公司呢。

    所以他见到刘德凯出现的时候,才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刘德凯身边跟着的几个保镖,正要对着夏隆冲上去的时候,夏隆连忙举手说道:“慢!慢!慢!”

    见到几个保镖停下来,夏隆这才又笑眯眯的接着说道:“小心一点,别乱动,要不然,我这一脚下去,你们大少爷的脑袋,可真就变成烂西瓜了!”

    刘德凯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这时候也已经恢复了冷静,他死死盯着夏隆,脸上却是冷笑连连:“年轻人,这需要多大的仇恨,才能让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又有多大的背景,才能让你这样的嚣张?这是燕京,呵呵,你有本事,尽管把事情闹大!”

    兰小蝶在刘德凯出现的时候还有些惊慌,但是现在脸上的表情却有些茫然,然后又变化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夏隆却知道,他的耳朵中间有微型通话器,这个时候,正有人在给她发指令。

    兰小蝶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看了夏隆一眼,然后一转头,却是对着刘德凯居心叵测的说道:“刘老板,打你儿子这位,可不是一般人呢,据说京城最顶尖的太子才有资格认识他,我看你还是带着人撤了吧!”

    刘德凯一愣,随即冷笑一声:“拉大旗作虎皮?你应该说你可以随便出入zhōngnánhǎi的!”

    “这你都知道?”

    夏隆轻笑了起来,但是看着刘德凯的眼神,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人都是这样,对于那种属于传说中的人物,他们有着津津乐道议论的兴趣,但是却缺少最基本的畏惧。

    就像是很多人都把新闻联播上经常出现的某些领导天天挂在嘴边嘴碎碎的议论,但是他们却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大人物,到底是何等的人物。

    而他们这些人的邻居只不过是一个在社会上稍微有些吃得开的小混混,他们却偏偏对这个小混混畏惧如虎。

    夏隆对于刘德凯等人来说,就基本上相当于电视上经常出现的那些人物了。

    距离太遥远,距离不但能产生美,还能减少畏惧。

    见到夏隆轻佻无比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刘德凯的脸sè顿时就yīn沉得可怕。

    在京城,他也算是一个有着无上威严地大人物了,商界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呢,今天这口气,他无论如何是咽不下去的。

    他看着夏隆冷笑着说道:“小子,报上你的父辈名字,你放了我儿子,我自然找你父辈算账,不要硬撑着了,你以为拿着我儿子当人质,就能威胁我?如果你再不放开……!”

    说道这里,刘德凯直接对着身后两个没有动的保镖一歪头,两人同时就从腰间拔出两只手枪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一愣。

    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有点背景,虽然在国内枪支的管制严格无比,但是他们的手上,谁没有一支枪啊?但是敢在京城这样,明目张胆的拿出来的,却是极少。

    这仅仅需要的可不只是胆气,而且还要有收得回去的实力。

    拿出来容易,收回去就难了。

    显然,刘德凯具有收得回去的实力。

    “一句话,放人,如果不放,你就等着你家人给你收尸好了!”

    夏隆一脸嬉笑的看着刘德凯,然后歪着脖子说道:“来来来,这里,往这里招呼,老东西,你要不敢开枪,你就是乌龟王八蛋,小爷我要是眨一下眼睛,都是你孙子!快点,开枪,正好几天没挨两枪,心头不舒服!”

    刘德凯不由得脸sè剧变。

    眼前这个家伙,是真的不怕枪的人,因为他已经从夏隆的眼中看出来了。

    先前如果说刘德凯还不能确定夏隆是不是在装,但是现在他能看出来,夏隆完全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刘德凯老jiān巨猾的人物,哪里还不知道,对方不是“似乎”有着某种底气,而是真的有着某种叫人不敢轻视的底气。

    而且,这家伙的底气,似乎还不仅仅是叫人不敢轻视这么简单。

    刘德凯不由心头一阵的愤恨。

    自己儿子,怎么就惹到这样一个人?

    他瞬间就在心头做出了决定。

    刘德凯示意身边的两个保镖,收起了手上的手枪,然后看着夏隆冰冷的说道:“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想做什么?说出条件来!万事好商量,我儿子在你手上受了伤,你总要让他先去医院吧?万一真的出了一个三长两短,那就是两败俱伤的事情了!”

    夏隆好不领情:“我还希望他有个三长两短,死了最好!”

    刘德凯瞬间暴怒,但是不等他说话,夏隆笑眯眯的说道:“你叫刘德凯是吧?刘心武你不会不认识吧?”

    刘德凯一愣,随即他那瞬间的暴怒再一瞬间消失,然后,他的心头升腾起来的震撼和冰冷的感觉,把他整个人都化为了一块木头。

    寂静了半天之后,他才颤声看着夏隆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刘晨的父亲不是傻子,去年刘心武的死,那个刘家的覆灭,他当然知道一点。

    要知道,刘心武背后的靠山是李淳风这件事虽然刘德凯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刘心武在tài子dǎng中间,很吃得开,而最后刘心武的死,是连他的父母都丝毫不敢出头的。

    这意味着什么?

    刘心武可是刘氏集团的继承人,他的死亡,没有人敢查,这说明了下手的人,手段和实力都强大到让人绝望。

    在燕京,谁才能有这样的实力?

    杀子之仇是多大的仇恨,居然不敢查。

    而且,刘氏集团凭空就销声匿迹,被腾龙集团一口就吃了下去,而腾龙集团背后的大老板,据说正是tài子dǎng中间的大人物。

    刘德凯何等的眼界?

    他当然清楚,tài子dǎng意味着什么,而tài子dǎng中间的大人物,那又会给人一种何等叫人发指的压力?

    可以说,这样的人在燕京,那就是权力的巅峰存在,而他们手上那点钱,在权力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只能算是可怜无比的小蚂蚁。

    想到这里,刘德凯所有的念头心思都消失了一个干干净净,他眼中悄悄闪过一丝惊慌和震撼,然后看着夏隆沉声说道:“年轻人,今天的事情,咱们就算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人我带走,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夏隆不由得轻轻地一笑,实际上,如果这个刘晨没有骂他那句话的话,随便骂点别的,夏隆也就会笑一笑算了,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出手必然就要立威,要不然,以后这京城还混不混了?

    刚才那几个想要出头的家伙,那也不能放过,虽然不至于真的把人家的家产都给没收了,但是,总是要让他们付出一个这一辈子想起来都要肉痛到不能入睡的代价的。

    他轻笑着看着刘德凯说道:“你知道我是谁了?”

    刘德凯心说我这得有多傻才能问这个问题?

    不知道最好。

    知道了,那以后真就是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别说其他的,只要在商场上流传开去他得罪了一个京城最顶尖的tài子dǎng,那么,以后谁还敢和他做生意?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但是今天,我愿意承认我儿子错了,所以,这件事,到此为止。”

    夏隆眨巴了一下眼睛,随即又用脚轻轻地在地上依旧是昏迷不醒的刘晨的脑袋上搓了几下,淡然说道:“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我也不要你太多,你,还有刚才几位冒头的牛人,留下你们一半的家产,今天的事情,咱们就一笔勾消,如何?”

    刘德凯的一张脸陡然变得血红,然后却又陡然变得一片的死灰,而其他几个强出头的中年人,却顿时冷笑了起来:“笑话?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凭你一句话,就要我们一半的身价?天方夜谭,小子,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说了么,我有一个扒皮僵尸的外号?”

    夏隆笑眯眯的看着几个中年人说道:“你们不信?我一向是以德服人,一定要你们信!”

    说着,他随手掏出自己那个旧得不能再旧,生命力却顽强的犹如小强的诺基亚电话,打了出去。

    (新的一个月,过年我不休息,不断更,每天就是三更,然后周末小爆发一下,就这样!求兄弟们手上的保底花花和票票,鞠躬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