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撕破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家老宅门口的矿场中间。

    最中心的区域地面上全都铺着一层红红的地毯,东南西北四方泾渭分明的坐着四大家族的核心人物,这个季节可是深冬,哪怕在川东这边比起在燕京温度要高很多,但是零上五度的气温,依旧是寒冷。

    当然,在坐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感到寒冷的。

    风家难道没有一个大型的室内宴会厅吗?

    显然是有的。

    风家不但有专门招待贵宾的大中小三个宴会厅,还有很多分门别类的多功能厅。

    但是风老爷子偏偏把今天这个不管是称之为比武招亲或者是什么其他名目的宴会,就放在了门前的广场上。

    要是在夏天,在这个广场上举行什么宴会,那简直可以说是极品的享受,山间凉风习习。

    但是这是在深冬,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风还有点大,这寒风简直就像是刀子一样,吹在脸上就像是有人用小刀子在割你脸上的肉,普通人站在这里,估计半个小时就能冻得变成打摆子的鸡。

    不管如何,风老爷子把宴会安排在这里,那多少就有点故意折腾人的味道了,至于说折腾谁,那金台天缺绝对不会认为,风问天是专门针对他的。

    金台天缺带着高手来风家,不仅仅是为了求亲的,而且是为了收伏三大世家的。

    而这一点,是风老爷子等人没有想到的,所以见到金台天缺身边出现了如此高手,风三先生才会震惊。

    但是金台天缺也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个求亲大会,实际上也是这三大家族,jīng心准备了很久,专门为他准备的。

    他也不会想得到,今天这三大家族,为的就是要灭了他金台世家。

    金台天缺这么多年,一直很骄傲很强势,多年来就隐然是四大家族中间排名第一的家族,平时虽然说不上飞扬跋扈,但是三代弟子中间,皇甫千奇,万俟轩,却一直都是以金台霄云为首的。

    说是宴会,其实就是一些酒水水果之内,更多的,当然是要说点正题。

    至于说叙旧什么的,对不起,双方都是各自抱着目的的,哪有什么心情去说以前的事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不管是做样子也好,三大家族立刻就像是斗鸡一样的竞争了起来,总之一句话,那就是在拼实力。

    山间的风是越来越大,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可没有一个是在乎这点寒风的,他们都有一身深厚的内功,就算是在零下五十度穿着单衣站几个小时估计都没有什么问题,更不要说这点小冷风了。

    端着一杯两分钟就变成冰水的凉茶缓缓的喝了一口,风老爷子慢条斯理的放下杯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然说道:“几位老伙计,你们的条件都不错,但是,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啊!女大不中留,我家风瑶儿自己选择了一个夫君,你们看,这件事,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做啊!”

    万俟功全和皇甫道的脸顿时变了,而金台天缺却一直都是笑呵呵的。

    万俟功全死死的盯着风老爷子:“老不死的,你这算什么?玩人吗?那个小子在哪儿?叫他出来,老子看看他是什么人物!”

    风老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恰到好处的吩咐风三先生带着夏隆出来,顺便,让风瑶也一起出来。

    几分钟之后,夏隆手上一左一右的挂着两个美女,从风家的正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一路走来,夏隆就像是根本没发现所有人的表情一样,他还好奇的向着四周到处望了一眼。

    万俟功全和皇甫道自然是见过夏隆一面,但是金台天缺却是嘴角挂着一丝的淡笑,那笑容中间隐藏的是冷然和讥讽。

    普通,普通!还是普通!

    这就是夏隆给金台天缺的最大感觉。

    这是龙魂少主给他的最深刻的感受。

    夏隆趁着看向四周的时候,已经把站在金台天缺身后的那四个黑袍人和二十个jīng壮汉子看在了眼中。

    虽然听风三先生说过去,夏隆也做足了准备,但是看到这两拨人的时候,他依旧是忍不住眼角都是一阵的乱跳。

    这四个黑袍人不说,当然是温云峰手下的八歧大蛇,四个人联手,连凰无忌都要惊骇失sè的八歧大蛇。

    温云峰好大的手段。

    不过夏隆在见到八歧大蛇的时候,最终确定了一件事。

    温云峰,一定会出现的。

    抛开这四个八歧大蛇,那二十个清一sè实力绝对堪比四大家族实力最强者的高手,却给人一种别样的震撼。

    夏隆还深刻的记得雨伯说过一句话,四大家族他那个层面的高手,加起来也不过三十个人,而今天他也看到了,雨伯说的没错,风老爷子身后那八个老者,其中就有雨伯,他们的实力相当,万俟世家,皇甫世家背后,也各自站着八个到十个不等的老者,而唯独金台是世家的背后,除了那个神情淡然的老者之外,还有这二十个清一sè实力高绝的高手。

    这二十个高手加上四个黑袍人,别说一个家族,就算是四个家族联手,似乎都不够看的。

    金台天缺,真是存心了要在今天做点什么啊。

    看到夏隆,风家的年轻族人纷纷对着夏隆笑着打招呼,而夏隆也笑眯眯的和他们打着招呼,然后他就那样一左一右挂着两个美人,直接走到了宴会场的最zhōngyāng。

    金台霄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夏隆,面sè沉寂的都快能滴下墨汁来了。

    金台天缺却是微微一皱眉,他没有看夏隆,却看了一眼坐在他右手边的万俟功全。

    而万俟功全,这时候却像是睡着了一般,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根本不知道,他的宝贝孙女儿,正挽着一个男子的手臂。

    而万俟轩这时候却是目光复杂无比的深深看了夏隆一眼,随即就垂头丧气的叹息了一声,又深深地低下了头去。

    他在心头对夏隆绝无任何的好感,甚至还有很多的恨意敌意,但是这时候,在家族大义面前,在爷爷的严令面前,他只能乖乖的投降。

    万俟轩觉得自己很憋屈。

    心爱的女人跟了这个其貌不扬的混蛋,而原本以为情比兄弟的人,又是抱着狼子野心的混蛋,他觉得他活的太失败了。

    今天,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金台霄云一眼。

    金台天缺何等人物,他突然就发现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怕什么?要说今天,他本来就是做足了准备来的。

    所以他一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他立刻就先行发难。

    端端正正,威仪无比的金台天缺,突然双眼shè出两道神光,死死盯着夏隆看了几眼,随即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哼,成何体统!哪里来的乡野小子?”

    夏隆突然笑嘻嘻的回头看了金台天缺一眼,然后在身边风瑶打拉拽之下,却硬生生的缓缓走到金台天缺这边,然后他轻声笑着说道:“我不是乡野小子,我是龙魂的少主,我爹叫夏人狂,老家伙,你要是敢再满口喷粪,我让我爹杀了你!就现在,我爹夏人狂就在旁边看着你呢!你敢不敢再说一句?敢不敢?”

    宴会场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谁都没有想到,夏隆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风老爷子等人也万万没有想到。

    他们都吓了一大跳。

    夏人狂真的在这里?

    难怪这小子这样的镇定!

    不对啊!

    这小子在骗人。

    金台天缺万万没有想到,夏隆居然如此大的反应。

    而这家伙的言语,实在就是丝毫不给人面子,他浑身煞气一闪,猛地站了起来:“小辈,你吓我?”

    风瑶却叹了一口气,看来有好戏瞧了。

    夏隆缓缓地放开风瑶和万俟佳人的手,然后示意她们先去风老爷子身边,这才笑眯眯的看着金台天缺说道:“老狗!我就吓唬你了!你能对我做什么?舔我脚丫子?还是舔我屁股?”

    金台世家所有的人,轰然一声就站了起来,那强大的杀气,直接把风家搭的一个帆布天棚给直接撕裂成为了碎布片片飞舞。

    整个偌大的宴会场陷入了一种死一样的寂静之中,金台天缺死死的盯着夏隆,过了许久,他突然放声大笑:“罢了!罢了!老夫和一个小辈计较什么!问天,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说完之后,金台天缺若有所思的朝着四面望了一眼,然后看着夏隆幽幽的说道:“小子,今天,咱们慢慢的玩!我相信,就算是夏人狂真的来了,他也……嗯哼!”

    夏隆笑着眯了眯眼睛,然后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轻声笑着说道:“有些人啊,就是没胆子明刀明枪的干,只敢在背后放暗箭,狗屁的四大家族之首,只敢在暗中下毒让人断子绝孙好谋夺人家的家产,最后不惜丧心病狂摇尾乞怜的给小鬼子当狗,这样的人啊,活着都是多余!”

    夏隆此话一出口,金台天缺骤然脸sè狂变。

    而风老爷子和皇甫道,万俟功全也同时霍然起身!

    四大家族的家主,同时死死的盯着夏隆,但是风老爷子三人的气机,却死死的锁定了金台天缺!

    死一样的寂静中,空气都凝固了。

    这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今天木有了,兄弟们明天继续哈,最后求几朵花花,鲜花数字有点不气人,有花花的兄弟砸上两朵,感谢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