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恐怖的林伯

第五百四十四章 恐怖的林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蔡水儿的演唱会,如火如荼。

    整个燕京似乎都被蔡水儿的演唱会点燃了激情,整个城市都在议论着这一场演唱会,甚至连圣诞节,都变得有些暗淡了。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不会因为蔡水儿的演唱会激动的话,那个人,一定是温云峰。

    这个从来没有出现在夏隆面前的人,这时候,却出现在了鸟巢外面的某一处。

    李淳风走了,又回来了。

    温云峰不觉得这是一个大麻烦,但是却有些小问题。

    他独自一个人,站在冷清的一个路灯下面的,把身体隐藏在昏暗之中,淡然的看着远处那无比热闹的人群。

    相信就算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出sè的特工,都不会注意到他的。

    温云峰站在这里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似乎在等什么人,又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而当演唱会的气氛达到了顶峰的时候,有一个人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地问道:“你想动手吗?”

    温云峰缓缓地回过头,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

    看着比以前少了一些骄傲,多了一些内敛,但是却更显得飞扬跋扈的李淳风,温云峰淡然一笑:“人生,还真是很奇怪!”

    李淳风似乎也完全忘记了以前温云峰对他所做的一切,也笑着叹息了一声说道:“是啊,真是很奇怪,其实我在想,我是不是该连你一起杀了!”

    温云峰淡然一笑,看着李淳风说道:“那你一定不会这样做的!”

    “我打不过你?”

    李淳风的嘴里似乎有些含糊不清的问道:“你真的那么厉害?这么多年,我居然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温云峰淡笑一声,又指了指远处那个形状像是一个巨大鸟窝的钢构建筑说道:“我是来劝你的!”

    李淳风盯着温云峰看了半天,才淡然说道:“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值得我忌惮?如果我愿意,我甚至会毁掉这个城市!”

    李淳风依旧是那个骄傲的家伙,而且比起以前,更加的狂傲了!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听到李淳风说出这样的话,都会觉得他是一个神经病,但是温云峰知道,李淳风现在手上说不定还真有这样的实力,而他却丝毫没有一丁点的吃惊。

    温云峰看着李淳风笑着说道:“我是为了你好,因为,你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安排了多少的后手在等着你,就算你让破军出手,加上你从庄承业手上接手了他和金台霄云还有万俟轩的联手培养出来的那些高手,也根本不顶用的!”

    “为什么这样说?”

    温云峰低头看了一下地面,随即淡然说道:“破军有七杀,庄承业手下的那些高手有贪狼的血牙,你还有什么人?你这一次是背着你父亲出来的,所以,你明显没有高手,但是,夏隆这边至少还有一大群连我都忌惮的人,你知道凰无忌吧?还有风家的人?你知道夏隆身边突然出现的那个林栖梧?也许,你不知道这个林栖梧是什么人吧?你父亲应该知道!”

    李淳风不由得微微的一皱眉。

    温云峰这一副姿态很叫人难受,他恨不得一拳砸碎了温云峰的一嘴牙。

    因为这个家伙,当初和自己说话,也是这样的,谁知道,他是不是又在骗自己?

    李淳风对温云峰,现在有着一种深深的忌惮。

    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能轻松就把自己玩弄在股掌之上的温云峰,还不是现在自己能对付的!

    但是温云峰这句话,却勾起了他浓厚的兴趣。

    “林栖梧?墨家原来的那个管家?他又有什么可怕的?”

    温云峰淡淡的摇摇头,随即正sè看着李淳风说道:“虽然你是庄克杰儿子,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先去了解一下,你父亲这一辈人的某些秘闻,这样对于你,很有帮助的!”

    李淳风不由得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光,他正要讥讽的开口的时候,一辆毫不起眼的汽车,缓缓地从路上对着他和温云峰立身的地方开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候,李淳风的身后,突然有一道微风吹过,微风消散之后,依旧是一身唐装的上官寒风,出现在了李淳风的身后。

    从来都是处变不惊的上官寒风,脸上不再是淡然,从来都是用一种绝不改变的频率拨动的佛珠,也不再拨动,而是纹丝不动的握在了他的手上。

    李淳风有些愕然的回身,看着那辆毫不起眼的汽车,缓缓地停在了他身边,而温云峰,则是一动不动,他的脸上,也罕见的不是淡然,而是一种沉寂。

    林伯,那个浑身带着一种儒雅气息的老人,缓缓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今天的林伯,身上穿着的是一身黑sè的中山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身上那种儒雅的气息,在离开车的一瞬间,就直接变成了一种森然。

    不仅仅是森然,而是一种yīn森,一种仿佛是从来就没有见过阳光,一直生活在黑夜中间的那种绝对的危险的鬼魂才有的yīn森。

    林伯缓缓地走到李淳风的面前,然后看了上官寒风一眼,又看了温云峰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看看热闹就好,多热闹啊!”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像是对着空气说的一样,然后,他居然直接缓缓地回身上了车,那辆低调无比的汽车,缓缓地起步,就这样开走了!

    李淳风眼中闪过一道不明所以的光芒,上官寒风却突然在他身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少爷,我们……回去吧!”

    李淳风看着温云峰,有些yīn沉的问道:“他是谁?”

    温云峰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那个人,他的实力,说起来是在场的三个人中间最强者,甚至连德川樱都说自己不如温云峰,而德川樱,可是和潘多拉一个级别的高手,可见,温云峰的真正实力,到底强悍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林栖梧林伯其实根本不强,温云峰甚至只需要一伸手,就能轻易无比的掐断林伯的脖子。

    但是他能感觉到,在自己掐断林伯的脖子的时候,也许也就是他和林伯同归于尽的时候。

    林伯绝对没有夏人狂那样恐怖的实力,也绝对没有庄克杰那样恐怖的智慧,但是,却是当年号称是天下最可怕的人!

    甚至据说就算当年的夏人狂,在试图接近墨淑仪的时候,都差点死在林伯的手上。

    而林伯还有一个称号,叫做报名死!

    所谓的报名死,就是当他要对他的敌人报上他的名字的时候,那就是那个人的死期。

    这个名号不知道是怎么流传出去的,但是却没有人敢相信。

    林伯还有这许多的外号,就像他在夏隆的眼中无所不通一样。

    “他是夏人狂身边最恐怖的人!”

    温云峰微笑看着上官寒风,然后又微笑着看着李淳风说道:“他叫林栖梧,又被称作报名死,还有一个外号叫做庖丁,你如果不明白,我可以解释给你听,他刚才根本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字,就是不想和我们一起死,至于说庖丁,这个不用我解释吧?比如说我们落在了他的手上,我们就是牛!庖丁解牛,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他问不出来的秘密!”

    “他还有很多外号,如果你想知道,破军前辈应该很有兴趣和你说一说的,他的事迹,其实一点都不好听,所以,你最好准备一个盆接着,免得你呕在地上!”

    李淳风的表情却一直都显得非常平静沉稳,就算在林伯下车的时候,感受到那股yīn沉的气息,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某种其他的神sè,但是现在,他却不由得有些后怕了。

    温云峰如果在骗自己,那么师傅会骗自己吗?师傅连反应都没有,那么,只能说明温云峰说的都是真的。

    自己以前杀了多少人?可以说尸山血海也爬过,这些温云峰当然是知道的,而他知居然还要自己准备一个盆,免得吐出来,那么可见,刚才那个老家伙,到底是一个何等恐怖的人物?

    但是为什么自己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的强大?

    “他到底……!”

    温云峰微微一笑,随即转身就走!

    看着温云峰上了不远处一辆车,李淳风这才回身看着上官寒风说道:“师傅,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上官寒风摇了摇头,望着李淳风认真的说道:“少爷,来之前我就劝过你,回去吧,有些东西,你是该知道了!”

    上官寒风叹息了一声,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如果刚才那老家伙想要杀你,我们都得死!”

    李淳风大惊说道:“他那么厉害?”

    上官寒风沉默片刻,然后看着李淳风用低沉的语调说道:“他一点儿都不厉害,我举手之间就能杀了他,但是,他一定会拖着我们一起死!”

    李淳风浑身冷汗都出来了:“那么他为什么不动手?我们三个人,要死都死了,夏隆岂不是……哼,老家伙怕死!”

    上官寒风缓缓摇头:“他不怕死,因为他知道,不到最后的时刻,或者是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永远不要破坏了眼前难得的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那么事情就会失控,所以,你父亲不会亲自出手杀了夏隆,而夏人狂,同样不会出手杀了你,同样的道理,我们知道温云峰是rì本人,也不会揭穿他,或者杀了他,这就是平衡,除非是你们年轻一代自己出手,这就是规则,武者世界和能者世界千年遵循的规则!”

    (剩下的兄弟们早上起来看!我继续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