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隐于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已深!

    一辆毫不起眼的汽车直接穿过了整个燕京,对着城区越开越远,最后,这辆车开到了一片和燕京的城市身份都绝不相称的地方。

    这里一眼望过去,基本上就是两个词能形容一切。

    低矮,破旧!

    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必然会形成这样的一些地方,毕竟,一个城市中间,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都是这个社会底层。

    这辆车在一片黑灯瞎火中间缓缓地听了下来,车门打开,没有人能看到车上下来的是什么人,然后车门再关上,汽车缓缓的离开了这里。

    潘多拉刚从猎狼人酒吧和德川樱分别,然后就直接来到了这里。

    看着周围低矮破旧的建筑,她的心境感概中间却是带着一种紧张。

    不是单纯紧张,是紧张中间带着深深的敬畏。

    因为她要来这里见一个人。

    她深刻的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她的师傅冥神,号称天下五大绝世高手之一的人物,在这个人面前,都是要带着一种敬畏之心的。

    她也无法现象,那个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见自己。

    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和那个人的身份,绝对丝毫不般配。

    潘多拉收拾了一下心境,然后开始顺着脚下一条坑坑洼洼的水泥路往前走去,她转过了几个路口,面前的路越来越窄,最后完全变成了小巷子。

    开始下车的地方还有一幢幢的住宅楼,而这边,却完全就是低矮的平房了,这一大片的平房就像是蜘蛛网一般的把地面分割出来一道道的小巷子,倒是十分的规整。

    这些平房也是四合院,但是和燕京市中心的那些四合院就是天壤之别的区别了,一个是以前有钱人的宅院,一个是普通老百姓的房子,这里的厕所都是好几百人公用的!

    这个地方的空气里中间飘着一种奇特的味道,那味道很古怪,如果仔细的分辨一下的话你就会分辨出来,不但有炒菜的那种油烟味,还有地面上的某种霉气湿气的味道,更要命的就是那公用厕所中间散发出来的某种气味,混在一起这感觉,对于潘多拉简直就是要命了。

    她甚至屏住了呼吸,然后快速的穿过了这一条小巷子,然后来到了小巷子尽头的一个住家的门口。

    大门也很破旧,门上的油漆都已经掉了一大半,她轻轻地推开了大门,然后走进了院子里。

    院子当然不会很大,堆满了各种的杂物,潘多拉甚至都感觉到无处落脚了!

    看着眼前窗户上的昏黄的灯光,潘多拉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甚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确定没有什么不妥的之后,她还郑重其事的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脑后的那根大辫子,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那一扇同样破旧的门前,轻轻地敲了三下。

    房间里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进来吧!”

    潘多拉这才轻轻地的推门而入。

    她眼前的房间不是很大,屋里也没有什么家具,整个房间就是北方最典型的那种民居,一张大炕上放着两件装被子衣服的家具,大炕上还放着一张炕桌,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空气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如果夏隆在这里,他就会十分的惊讶。

    因为这种香味,正是他师傅法海和尚都只有在重要的rì子才舍得焚的一种沉香。

    潘多拉甚至从进屋开始,就低下了她的头,她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旁边有一张红木椅子,但是她却不敢走过去坐下。

    “坐下吧!”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

    一个老女人,这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老女人。

    从她的脸上就能看出来,就算是在她最年轻的人,她的容貌也绝对只能是普通。

    至于说现在,她脸上已经满脸的皱纹了,双手更是显得很粗糙,完全就是生活在温饱线的普通老女人。

    但是,如果你看仔细的看看她的眼睛,你就会发现,在这个老女人的眼中,有一种不知道如何去形容的东西。

    那种透视一切的眼神,带着宇宙一般深邃的睿智,任何人在这一双眼睛面前,似乎都只能是无所适从。

    因为,她能看穿你的一切伪装。

    潘多拉心头的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在坐下之后就消失的干干净净,随即她的心中,就有了一种安静无比的感觉。

    那是一种从身体到心灵的绝对平静。

    她感觉就像是突然从繁华喧嚣的大都市,来到了一处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整个天地之间,都只剩下了这种寂静。

    足足过去了五分钟之后,这个老女人这才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潘多拉轻声说道:“回去替我给你师傅带个好!”

    潘多拉立刻抬头,凝视着老女人,恭敬的说道:“谢谢前辈,我一定会带到的!”

    老女人眼角似乎微微一弯,仿佛笑了笑:“德川家那个小姑娘,是不是问起你关于我的事情了?”

    潘多拉不由得顿时目瞪口呆起来,她浑身都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不用害怕什么。”

    老女人的笑容很和善:“我能猜得到!真是可怜的女孩儿,只不过没有法子的事情,我们的计划,不能出现任何的漏洞!庄克杰,夏人狂,他们都是野心勃勃,我们当然要小心为上了!我当然不能让我的孩子,成为他们手上的工具!”

    潘多拉其实在心头早就有了一种感觉,但是当然从这个老女人的嘴里真正的确定了夏隆是这个神秘人物的儿子之后,依旧是心头闪过了一道闪电一般,她霍然抬起头来,惊怖的盯着老女人:“您……,真的是……!”

    墨淑仪轻轻一笑,优雅的看着潘多拉说道:“其实你一直不就知道我是谁吗?现在只不过确定了一下而已!”

    潘多拉吞了口吐沫,眼神不断的闪过一道道的光芒,却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最后她有些艰难的的吞了吞口水,勉强笑了一下,恭恭敬敬的问道:“那为什么您……不去见夏隆,亲自……!”

    墨淑仪依然在笑,只是那眼神却更加深邃:“我已经见过他了,就在上次那次海难事故中间!至于说现在不见……!”

    墨淑仪说道这里,她的声音带着一种淡淡的感概:“我想看看他到底能自己走多远。”

    顿了一下,她忽然又笑了笑对着潘多拉说道:“潘多拉,回去之前,你可以去欧洲见一见夏隆的舅舅,他有好东西给你!”

    “……什么?”

    “你去了就知道了。”

    墨淑仪轻轻一笑:“接下来的计划,你以后可以直接找他!嗯……,你想问我什么?”

    似乎是受到了墨淑仪那平静的眼神的影响,潘多拉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头疑问:“您既然是……为什么……!”

    “这就是一个选择!”

    墨淑仪叹了口气,神情似乎有些淡然:“庄克杰做的事情,是想着统一了整个世界为他所用,而夏人狂,却想着的是复仇和阻止庄克杰,至于说我们的存在……!为的只是引导他们!”

    潘多拉忍不住脱口问道:“那您为什么不出面?”

    墨淑仪的眼光黯淡了下去,然后她幽幽的一声叹息,随着她的叹息,一种淡淡的伤感流露了出来:“我出面有什么用?一个人内心的yù望闸门打开之后,除非是他死了,永远都合不上!我也有yù望,既然他们都想着控制世界,为什么我不能把这个世界,交给我的儿子?”

    潘多拉知道事情的结果是什么,但是她却想不明白,夏人狂,墨淑仪,庄克杰三个人之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今天才会有这样局面。

    墨淑仪说道这里,淡然的语气变得有些肃然:“这个世界足够乱了,诚然,谁都想着二十年的掌控权,某个组织得到了这二十年的掌控权,那么其他组织会怎么做?会变本加厉的争取赶超,这样本来就是一个畸形的循环,越到后来,各大组织的实力越来越强,他么的野心也越来越多,到最后一旦他们的野心失控,如果他们想要从这个世界的幕后走到台前来,你说,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墨淑仪叹了一口气:“我们要做的,就是引导这个世界,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没有能者,没有武者的时代!”

    说道这里,她有些讥讽的叹了口气:“其实这也是野心,我试图用他们之间的争斗来得利,我们和他们的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能控制自己的yù望,而庄克杰不能!”

    墨淑仪凝视着潘多拉:“孩子,我实话对你说吧,你去找夏隆的舅舅,他给你的东西,能让你不仅仅只是一个武者!”

    潘多拉脑海中间再次闪过一道惊雷。

    她猛然间想起了师傅隐约对她说过的某些东西:“您……您真的有那种……药剂?”

    墨淑仪淡然一笑:“庄克杰和夏人狂在二十年之前就想研制那种药剂而未能成功,而我,却成功了!这是对你的奖励,你师傅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