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四百四十章 一般见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志华的父亲是两兄弟,刘武刘文,而刘武是长子,理所当然的就是家族的继承人,所以平时两兄弟之间的关系,真就是也只是表面上过得去而已,如果不是上面有老爷子压制着,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说不定。

    而现在,刘家唯一的继承人死了,那么,长子这一系的唯一男丁死了,那么,另外一房却还有一个男丁,自然而然的,所有人都能明白,刘文一脉,怕是出头之rì到了!

    所以整个房间里所有人的xìng情都十分的yīn沉,唯独这个刘志强的嘴角,却一直挂着一种淡淡的得意之sè,他连掩饰都掩饰不住。

    他一直就看苗建平不顺眼,以前是没有实力和他对抗,而现在,他自然不愿意再给苗建平任何面子了。

    因为苗建平,曾经得罪过他。

    他对苗建平的敌意,苗建平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了!

    而且刘文的几句话,虽然看起来是平常无奇的,实际上却是别有意味。

    很明显的,那就是刘家的继承人,不管如何,都会落到刘志强的身上,所以,你一个女婿,当什么出头鸟?

    你有什么资格让所有人都走?

    苗建平身为刘家女婿,当然知道刘家的情况的,如果换做是以前,他最多就是一笑了之,因为这怎么都算是刘家的家务事,他根本没有必要去参与,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这件事如果失控,其结果就是连苗家,刘家,甚至还有不知道多少的家族都会牵连进去,到时候,就不是他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那个结果,没有人愿意看到,也没有几个人承担得起。

    想到这里,苗建平看着刘家家主笑着说道:“爷爷,这件事很要紧,我只能说给你一个人听,因为,这关系到一件大事!”

    老人没有说话,刘志强冷笑着对着苗建平笑了笑,说道:“姐夫,你莫非有什么事情背着我们刘家吧?难道你和那个混蛋之间,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或者,你想图谋点什么?”

    房间里的气氛,陡然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苗建平的妻子刘晓群脸上猛地一变sè,看着刘志强喝道:“你在说什么?”

    苗建平却淡然挥手,阻止了刘晓群说话,他转头看了默然不动的刘文一眼,然后又看着刘志强,一脸认真的说道:“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但是,如果你再敢大放厥词,我一定会替爷爷教训你的!”

    “教训我?你敢教训我?苗建平,你来呀,你不教训我你就是我孙子,什么东西,忘本了吧?没有我刘家,你苗家是个屁啊!你打我试试?”

    刘文这时候急忙喝道:“志强,你干什么?没大没小,怎么和你姐夫一般见识?”

    刘晓群气的差点没哭了出来,亲弟弟刚死,就有人跳出来当跳梁小丑准备夺权了不说,居然敢当着爷爷的面指桑骂槐,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粉脸含煞的盯着刘文说道:“二叔,您这是说什么话?什么叫做和姐夫一般见识?”

    刘文突然笑呵呵的说道:“呵呵,晓群啊,二叔的意思是要你弟弟不要和你丈夫顶嘴,没别的意思!一切,都还是听老爷子的安排,现在,最要紧的是处理杀了志华的凶手!你说对不对?”

    不等别人说话,刘志强又是冷笑一声:“就是,大姐,你是女人,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不是我怀疑什么,明明姐夫就是去杀那个混蛋的,却被打伤了,姐夫不是很厉害的高手吗,都能被打伤?我只不过觉得有些奇怪而已,难道,你们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是啊,爷爷心疼你们,二哥一死,说不定啊,刘家以后就改姓苗了!”

    刘志强的话,顿时让所有人的脸sè都变得十分的难看起来,而苗建平的脸sè,也一下子就变得yīn沉了起来。

    他二话不说,直接走到刘志强的面前,都不等所有人的反应过来,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狠狠地往下一摁,同时一脚就踢到了刘志强的膝盖弯上,一下子就把刘志强死狗一般的摁在了地上,然后,他拖着刘志强走到大门口,一手开门,一手就把那个家伙给丢了出去。

    随即苗建平嘭地一声关上了大门,身上骤然升起一股杀气,他看着气急败坏正要扑上来的刘文,大喝一声:“都给我闭嘴!!”

    有些萎靡和失常的刘家老人被这一声喝,顿时惊醒了过来,他浑浊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明亮无比,威势惊人:“好了!都给我呆着,建平,跟我来!!”

    说完,老人直接带着苗建平走进了后堂!

    老人坐下之后,极度疲惫的说道:“你说!”

    苗建平站在老人面前,身体微微有些前倾,恭恭敬敬的说道:“爷爷,这件事很不对劲!”

    老人眼中闪过一丝神光,然后缓缓靠着椅子地闭上了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苗建平当然不会再说什么,他只是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

    过去了足足十五分钟,老人才吐出了两个字:“继续!”

    苗建平不再有什么隐瞒,直接把事情的经过,自己的想法,都说了一遍:“您看,志华一直跟着李家李淳风走得很近,我也知道,这是爷爷故意不管的,虽然刘家一直没有明确表示要和李家结盟,但是外面的人,一直就把刘家,方家的这种信号当做了一种暗示,而因为李淳风的关系,志华和那个夏隆之间出现了很多的摩擦,但是爷爷,您也应该知道这个夏隆这一次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是不合理,正是因为太合理了,所以才有问题!”

    老人依旧是闭目沉思,然后,他缓缓地睁开眼,看着苗建平说道:“你说的很对,而且,你做得也很对!你真以为,我老糊涂了?”

    苗建平猛地一呆,随即他有些狐疑的看着老人说道:“难道……您刚才是……!”

    老人叹息一声:“我们这些家族,这么多年盘踞京城,呵呵,我老了,但是不代表我糊涂了!一代不如一代啊,刘家,虽然虎威犹在,但是,烂到了根子了!建平,以后刘家,真就是要指望你了!”

    苗建平不由得大惊,但是不等他说话,老人淡漠挥手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大有蹊跷,我能做的,就是按照他们的剧本唱下去,哼,谁想让我刘家在前面当炮灰,拿我当枪使,那刘家,就算是拼一个鱼死网破,也要拉着你同归于尽!”

    苗建平强制平息了一下心情,想了想,到底还是问了出来:“爷爷,您觉得,会是谁呢?”

    他又想了想,补充说道:“这也未尝不是李家……!”

    后半截话,苗建平到底还是不敢说出来。

    老人却冷笑一声说道:“李家不能排除,谁都有可能,我们要做的反应就是盯着夏隆不放手,哼,我身为军委会常委之一,当然有资格知道该知道的东西,我之所以盯着这个夏隆,甚至默许你出手,就是因为我们杀不死他!”

    苗建平默然:“这家伙,太厉害了,我在他手上,居然不是一招之敌!”

    老人再次冷笑:“武功厉害,能杀多少人?给你一万个人,磨也磨死你了,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情,而他他身上有一个保命符,军委会这一群老不死联名签发的保命符,我的用意有两个,一来是做给有心人看,从而从中找到线索,第二个,就是为了收了他的保命符!”

    苗建平大是惊奇,但是却不敢问了!

    这涉及到了军委会常委层面的东西,岂是他一个小小的上校有资格知道的!

    但是他心中的好奇和震惊就不用说了!

    保命符?

    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是不是想知道?”

    苗建平一呆,随即连连摇头!

    老人看着他一脸好奇的样子,叹了一声说道:“那是一枚勋章,叫做共和国守护者!也叫做共和国禁卫!”

    “勋章?”

    苗建平不由得重复了一遍那两个名字:“这有什么用?难道能免罪?”

    老人缓缓点头:“这勋章的意义就在于,不管夏隆犯了什么罪行,哪怕是叛国,他的罪行,也只能是军事委员会最高的几个常委才有资格给他定罪,他可以用这勋章,换取他命,也就是说,这是一面免死金牌!”

    苗建平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免死金牌?这家伙到底立了什么功?值得国家这样对他?”

    老人缓缓点头:“这虽然有些过了,但是,他的功劳倒是不小的!”

    苗建平若有所思的看着老人,问道:“那爷爷您签发手令,岂不是没有用?”

    老人呵呵冷笑一声:“有用,有大用!这件事我最多会受到一次jǐng告的处分,但是,却能把所有的牛鬼蛇神都给引出来,大戏要上演了,只不过,我刘家,在中间的地位,就变得十分的尴尬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刘武满头冷汗的冲了进来:“父亲,大事不好!方家方力宏……惊吓过度!死了!!”

    老人的眼中,陡然闪过一丝锋芒:“惊吓过度?好快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