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四百一十六章 诡异的最后一场

第四百一十六章 诡异的最后一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亿的价格一出现,竞拍的其中三个家伙直接就把手上的号牌给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他们都是大有身份的人,如果不是真的气急败坏了,是不会这样做的。

    妈地,太气人了。

    这小子,一定要查一查,他到底是干什么的,要是这混蛋是谁派来搅局的,那明天就准备横死街头吧。

    剩下的几个人,也只能是面部不断的抽搐着放下了手上的号牌!

    这不是钱的问题,拍卖这东西,意气用事可不行。

    十亿的价格,足足使得蔡士祥一平方尺的价格,暴涨到了五千万还要多,这比起去年的最高价,足足翻了将近一倍,这画就是再值钱,也一定会砸在手里的。

    当然,在场的人有失落的,也有高兴的。

    很久几个家伙的手上就收藏着蔡士祥的作品,仅仅是今天这拍卖会,就直接会导致他们手上的作品,价格呈现几何数字的增加。

    他们对夏隆,倒是是很感激的。

    “这小子,是不是在玩什么空城计啊?你看他这样子,别说十亿,就算是一千块他都未必掏的出来吧。”

    竞拍失败的一个家伙满脸凶光地低声问另外一个人:

    “你认识这混蛋不?”

    那个人摆摆手说道:

    “不认识,这家伙似乎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也不像是tài子dǎng啊!邪门了。”

    “哼,一会儿就知道,如果他不是搅局的,我就认了,如果是的话,哼,一个小脚sè,动他能怎么的?tài子dǎng我们不敢动,一个小瘪三,难道还不能动?”

    拍卖场经过一阵的激动之后,终于再次安静了下来,拍卖师也在极力的控制的心情:

    “各位,现在,是我们这一次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品,这一件拍品,是一副字,来历神秘,其中我就不多说了,起价,一块钱!”

    这时候,台一个身穿红古典旗袍的礼仪小姐手上用双手捧上来一个盒子走上台,颜如玉打开之后,正是夏隆在司徒老教授家里写的那个虎字。

    这个字连裱糊都没有做过,更不要说什么提款,什么都没有,就是光秃秃的一个字。

    古玩字画,不但讲究的是自身的价值,而且裱糊,也是一道至关重要的程序。

    等到这个虎字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在脸上浮现起来了一阵好玩的神sè。

    而坐在第一排的司徒教授的脸sè,已经是有点发黑了。

    这幅字,是他珍藏起来的,却被儿媳妇先斩后奏的拿了出来,要是司徒恒生敢这样做,他早就是生气了,但是毕竟是儿媳妇儿,她也不容易。

    当然,其实他心头也有一种好奇,他想看看,夏隆的这个字,到底能达到什么水准!

    虽然见过这个字的老家伙都认为,夏隆的书法成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地步。

    而拍卖会最后拍卖这个字,定价还是一块钱,这就有些好玩了!

    不限价格!

    就是这个意思。

    因为拍卖师没有说,这个字每一次叫价必须是多少多少。

    当然,这个字是绝对会引起轰动的,但是卖相,却实在有些难看。

    俗话说得好,三分字画,七分裱糊。

    一副再好的字画,如果没有经过好好的裱糊,那么,价格就会受到影响,而反过来,一副字画,如果经过名家大师的裱糊,那么,哪怕是假的,拿出去也能迷惑住很多刚入行的家伙。

    关于裱糊的重要xìng,中国近代有一位享誉全世界的著名画家就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的就是如果一件艺术品,除了画面的技艺取决于画家之外,装裱,才是其中最关键的一步,所以可见,装裱在护法艺术中的重要xìng了。

    所有人都兴致缺缺的看着那个字,却没有人出价。

    对这个字感兴趣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却有几个是志在必得的。

    因为他们比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底细。

    比如夏隆身边那个和王总。

    二十年之前,在燕京昙花一现的法海大师,当年引起的轰动,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了,记得的人更少,但是,真正没有忘记的人,却知道,法海大师这四个字的含意。

    当然,有资格知道并且惦记这个字的人,身价自然大有来头的。

    由于有了刚才那一幕,这一次,居然谁也不敢贸然的开口喊价了。

    大家都在等待着别人出价。

    拍卖师在上面口若悬河的准备好好的介绍一番这个字,但是他突然发现,他事先根本就没有深入的了解过这个字的来历,所以,想说都无从说起了。

    整个拍卖场,顿时就陷入了奇妙的尴尬中间。

    “呃……有没有哪位出价?起价一块钱,如果没有人出价,那么,两块钱最后就能买走这幅画!”

    拍卖师的话顿时激怒了司徒嫣。

    别人都好说,这个字是夏隆写的,爷爷一直当做宝贝存在,却被拍卖师说得一文不值,她顿时来气,直接举牌喊道:

    “一千……万!”

    大家都扭头看着司徒嫣,但是这一千万之后,所有人依旧是同时噤声,似乎在等待什么。

    “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

    除了司徒嫣,会场内竟然没人再次喊价。

    拍卖师只能开始最后倒数报价。

    “两千万。”

    那个王总,小心地试探了一把,却没敢直接把把价格抬得太高。

    王总也不是傻子,如果真的两千万能拿下来,一旦这个字,上面有了法海大师的签名和印章,那么,身价就不是增加一点点,而是成几何倍的增加了。

    两千万之后,又是一阵的寂静。

    拍卖师郁闷得快吐血了,有只能喊道:

    “两千万第一次,两千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

    这一次,出价的是另外一个人。

    这个家伙出来之后,又连续的有几个人开始出了价,增幅却都在一百万甚至是五十万,一轮价格叫下来之后,却只停在了区区的两千八百万!

    这最后压轴的拍卖,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当然,也极少有人清楚为什么主办方会把这个字当做最后的压轴大戏,如果是蔡士祥的那个奔马图还说得过去。

    黄乐瑜这时候整个人都有些紧张起来了,他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但是手心,已经出汗了。

    因为,蔡士祥给了他死命令,这副字,一定要到手。

    刚才那个青花瓷失手之后,这个字不能失手了。

    黄乐瑜当然知道,这其中涉及到了什么。

    他谁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夏隆。

    那混蛋,明显就是在和自己抬杠。

    黄乐瑜甚至有些后悔开始的时候,上台去给颜如玉献花了。

    换其他时候不行吗?真是猪脑子。

    见到没有人出价,黄乐瑜这才懒洋洋的举起了手上的牌子,有气无力的喊道:

    “三千万吧!”

    他给人的姿态,就是有钱了没地方花,随随便便的想要拍一件东西上手的样子。

    但是他刚一出价,夏隆这边就再次直接喊价:

    “五千万!”

    价格蹭蹭蹭的就直接翻了将近一倍!

    所有人的兴趣,顿时又被提了起来。

    这个字,居然能喊道五千万,这其中,多半是炒作!

    这也许是主办方为了推出某一个大师,所以故意炒作的。

    当然,这样的炒作,如果成功,这个大师的身价自然是暴涨,但是如果失败,那对不起,这就是一个很大的丑闻。

    其实当年的蔡士祥虽然号称是当代第一,如果不是这样的炒作,能火起来吗?

    那个王总更是吓人,直接喊道:

    “一亿!”

    他抬价是很有说法的,这样抬价,就能震慑住一些人,减少不理xìng的竞争。

    果然,他出价之后,其中五个竞价的,就直接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上的牌子。

    而剩下的,就只有王总,司徒嫣,黄乐瑜和另外一个中年人了。

    一亿,用来买一副没有提款没有名气的字画,虽然有某种传说在中间,但是不值得。

    还是那句话,除非是真的喜欢自己收藏,如果想要等着增值,那么太冒险了!

    砸手里,真就是血本无归。

    王总喊了一亿之后,又没有人出价了!

    拍卖场的气氛,已经诡异到不行了。

    今天的拍卖,没有人敢说他把握得住这个脉搏,这就是一场扯淡的游戏!

    那个青花瓷也好,还是蔡士祥的奔马图也罢,今天,真的有人在控制吗?

    “一亿第一次!…一亿!第二次……,还有没有人出价?没有,那就成交了?”

    拍卖师地眼睛往下面扫了一圈,见没有人再出价,准备落锤。

    就在这时候,黄乐瑜骤然举牌:

    “两亿!”

    所有人都不等回神,夏隆也直接跳了起来,高声喊道:

    “四亿!!”

    开场的那种平淡,中间的那种诡异,直接又被这两个家伙给砸得了粉碎,所有人,又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伸直了脖子,争先恐后的扭头看着两人。

    他们终于明白了,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这么不对眼了!

    为了台上那个女人啊!

    送鲜花的家伙被那个女人伤了,而那个美丽的惨绝人寰的美女,却一直在对着那个满脸淤青的家伙在笑啊!

    原来如此。

    都以为看明白的人,顿时激动了起来。

    古有烽火戏诸侯,今有争美砸钱玩!

    但是蔡士祥的心,却骤然就是沉到底了谷底。

    (今天三更哈,鲜花一百朵,依旧会加更一章的,但是在明天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