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四百一十章 黄乐瑜(求保底花花!)

第四百一十章 黄乐瑜(求保底花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夏隆被胡教授叫到了办公室,一进去却发现昨天晚上在司徒教授家里见到的美院的王老教授正在等着他,见到他进来之后,王老教授一把抓住他的手,扭头就走:“谢了老胡,明天晚上请你喝酒!”

    夏隆被王天赐一路拉着来到了美院的美术馆,进门之前王天赐才笑嘻嘻的放开夏隆,有些讨好的说道:“小子,跟我进去,今天就看你了!”

    夏隆有些好笑的看着王天赐说道:“教授,您这是做什么?”

    王天赐低声说道:“帮老子一个忙,冒充我的学生知道不?只要你帮我这一次,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

    夏隆眼珠子一转,基本上就明白了老家伙是什么意思:“嘿嘿,教授,您不是想让我……嗯!”

    王天赐嘿嘿一笑,说道:“蔡士祥那老家伙徒弟来了,哼,正在指点江山呢,今天美院有个评选活动,优秀的作品要送去参加后天的那个交流会,蔡士祥这老家伙居然只派了他的得意弟子过来,年轻人仗着有点本事,居然不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里,哼,我们自然是不愿意和一个后辈计较,但是,有你出马……嘿嘿,悄悄地告诉你,这黄乐瑜,对如玉可是久有狼子野心的!”

    夏隆顿时大怒:“教授,头前带路!nǎinǎi滴!敢打我女人的主意!”

    王天赐嘎嘎一笑,很有点为老不尊的意思。

    上了美术馆的三楼,这是一个大大的陈列室,四周都放满了一些作品,都是美院这些大家的得意弟子的得意之作。

    什么国画,油画等等,很有点画展的味道,而且功底都是不凡。

    这时候正有一群人对着一幅画指指点点,时不时的交流着什么意见。

    其中两个老人是夏隆昨天晚上见过的美院教授,其他几个中年人则是簇拥着一个年轻人,他们的态度对这个年轻人似乎都比对几个老教授恭敬。

    进到门口,王天赐就拍了几下手掌,大声说道:“夏隆啊,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当代大家蔡士祥大师的得意弟子,黄乐瑜!”

    那个叫做黄乐瑜的年轻人身材相貌俱是上乘之选,而且家世优渥,虽然在京城算不上tài子dǎng,但是也算是小有名气。

    见到王天赐说话,黄乐瑜抬眼一看夏隆,眼中不为人知的闪过一丝妒sè和冷笑,还有的,就是鄙夷。

    作为颜如玉狂热的追求者,他当然对夏隆有着全方位的了解。

    他最是气愤不过的就是,为什么颜如玉会和这家伙搅和在一起,当然,他心头绝不承认,颜如玉和夏隆之间已经是对象关系了。

    实际上按照黄乐瑜的能力,当然也不可能知道夏隆最深层次的那些东西。

    他了解的都是表面。

    见到夏隆顶着一个大猪头进来,满脸的淤青,黄乐瑜不知道怎么的心头就是一阵的痛快,他故作大方的笑着对着夏隆伸出手去:“这位应该就是在燕大名声远扬的夏隆学弟了吧?我是黄乐瑜,你痴长几岁的学长。”

    夏隆笑眯眯的和对方握手,然后没有做声。

    王天赐见缝插针:“对了,刚才就在讨论这一幅画呢,夏隆啊,你帮着老师我看看,我的意向是选这幅画去参加后天的交流会!但是你黄师兄不同意,黄师兄少年英才,可是蔡大师的得意门生啊,尽得蔡大师的真传,隐然已经把我们这些老家伙,远远地抛在身后啦,未来的书画界,你黄师兄的成就,必然远超我们啊!”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夏隆就听到过这个蔡士祥。

    按照夏隆的理解,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似乎都对这个大师不是那么的尊敬。

    夏隆隐然已经猜出了一点什么。

    这个蔡士祥,估计在书画艺术的造诣上,已经真的是当代第一了,但是人品,似乎有一点点的问题。

    既然这样人品有问题的家伙,教出来的学生,又能会是什么样子?

    狗屁的少年英才,有小爷我在,你是个屁。

    听到王老教授这一番话,夏隆知道这是老家伙在挑动自己的好斗之心,就算是他不挑,为了颜如玉,他也决定给这个黄乐瑜一点点的颜sè。

    夏隆立刻走到那一幅画面前,仔细的看了起来。

    黄乐瑜和身边的几个中年人,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他们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是眼中的那种轻视,却是显而易见。

    夏隆从小就跟着法海习字画画练功,别的不敢说,对于国画的功底,那真是深厚无比。

    他不动声sè的看了一眼之后,点头说道:“美观,大方,下笔如有神,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啊,老师,这想必又是您收的得意门生吧?嗯嗯,真不错,仅次于我啊。”

    实际上这一幅画的水准不过中上,中规中矩而已,绝对说不上什么下笔有神,夏隆张嘴就是一阵夸,连王天赐的脸都有些发红了。

    这一幅画其实不是别人的,是他的孙女画的。

    当然,他也有点小私心,如果孙女的画能参加后天的交流会,那么他脸上也有点光彩不是?

    实际上美院这几年后继乏人,甚至到了连一个拿得出手的学生都不行。

    美院这一帮子老家伙更是没有遇到什么资质好的学生,常常被别的学校美院给打败,所以他们的郁闷,是可想而知了。

    黄乐瑜不由得呵呵一笑:“夏隆学弟真是慧眼如炬,不愧是王教授的得意门生。”

    王天赐以为夏隆在胡诌,一时间以为夏隆会错了他的意思:“夏隆啊,你应该先多听听你黄师兄的意见。”

    夏隆淡淡一笑,说道:“不用,虽然黄师兄是蔡士祥大师的得意门生,但是我还是相信我的眼光,别的不敢说,要说这眼光,老师你是知道的,蔡大师也未必能比我更强了!”

    所有人顿时石化。

    黄乐瑜愣了半天,不由得冷笑着看着夏隆说道:“哦?难道说,夏隆学弟的水准,能超过我的老师不成?我倒是见过不少和家师竞争的,但是,却没有一个能超越我老师的,别说超越,就算是能勉强比得上的,也没有一个啊!王教授,您这学生,看样子……呵呵。”

    王天赐顿时大怒。

    他不是生气夏隆,而是生气黄乐瑜的话。

    这叫什么狗屁话?

    这家伙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什么叫做和蔡士祥竞争,不能超越的?

    黄乐瑜的意思傻子都能听出来,现在国画界,排在前两位的就是蔡士祥和他王天赐。

    诚然,王天赐自然认为他比不上蔡士祥,但是却也从来没有在任何的场合表现过什么吧?

    甚至很多人都在暗暗不屑蔡士祥唯利是图的品格的时候,他王天赐还在帮对方说好话,毕竟,清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混出来了,当然是穷怕了,爱钱不是什么毛病。

    但是没想到,这黄乐瑜居然敢这样讽刺自己。

    很明显嘛,这就是在说自己不是蔡士祥的对手,却教出一个学生来兴风作浪。

    当然,也不怪乎黄乐瑜说这样说话了!

    蔡士祥是谁啊?

    他黄乐瑜的师傅,中国当代书画界第一大师,他的一幅画,随随便便就能拍卖出来几百万上千万,直追书画界上一辈的钱袋大师齐大千,张白石啊!

    王天赐生气却不知道怎么说,其他几个人则是暗暗的摇头。

    其中两个人自然是站到王天赐这一边的,但是夏隆拿蔡士祥开玩笑,的确有点过了。

    虽然夏隆昨天晚上表现惊艳,但是,理论不代表什么。

    所以,夏隆的表现,有些过了!

    见到黄乐瑜这样挖苦讥讽,夏隆却是淡然一笑,甚至那笑容很矜持:“我说蔡大师不如我,当然是有原因的,后天的文化交流会,我正好也要去,蔡大师当然是要出场的,到时候,我就和蔡大师比一下,不就行了?”

    黄乐瑜大怒:“你,什么东西!”

    夏隆冷笑一声,却不愿意再藏拙,正好这个展览室中间有笔墨纸砚,夏隆大步走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出手,笔墨饱蘸,直接就在一张雪白的宣纸上面,刷刷刷的画了起来。

    王天赐连忙凑了上去,一看之下,顿时呆住了。

    老教授的表情让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包括黄乐瑜在内,都凑了上去。

    原本黄乐瑜脸上还带着讥讽的笑意,但是这一看之下,顿时脸sè狂变。

    夏隆在这一张宣纸上,只是寥寥数笔,画了一棵松树。

    那笔画,那层次,那种浓淡相遇,完美无比。

    夏隆这一幅画,实际未必有多好。

    但是吓人的是他的速度。

    这是国画啊,不是画鸡蛋,一个大师,往往创作一幅画,需要的不仅仅是笔墨时间。

    心境才是最重要的。

    夏隆只在一分钟时间内,画出来了一副完全算得上是准大师水准的国画,这简直就是扯淡。

    换做王天赐来画,也绝对要两个小时。

    除了黄乐瑜,所有看着夏隆的人,眼光同时变的复杂无比。

    和夏隆比起来,这黄乐瑜,是个屁啊。

    (先吃点饭,然后继续码字!继续虔诚的求兄弟们手上的保底花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