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四百零九章 剩山图(求保底鲜花)

第四百零九章 剩山图(求保底鲜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文秀前几天收了一副名家字画,当时经过专家的鉴定确定是真迹,但是毕竟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又特意拿回家来,请燕大美院的一帮子老家伙给再次鉴定一下。

    当天晚上真是好玩了。

    燕大美院的教授,那真是专家中间的专家了,他们各自头上顶着的头衔就是一大堆,在字画古迹方面,真是说得上是火眼金睛了。

    晚上夏隆自然表演了一番茶艺,喝完茶,高文秀小心翼翼的从书房里捧出来一个长长的卷轴。

    夏隆在音乐学院和考古系那个是威名赫赫,但是在美院却也只是小有名气而已,这些老家伙一个个的都是泰斗级的人物,说是眼高于顶都是轻的,文人那点脾气,还真是挡不住。

    夏隆的年纪才多大?虽然这小子泡得一手好茶,弹得一手好琴,就算会写会画,你这功底能有多深?而且更加不要说什么鉴定了。

    所以这群老家伙一上来就想给夏隆一个下马威。

    其中一个老家伙叫王天赐,在书画界,那真是仅次于说蔡士祥的大师级的人物了,他和司徒教授的关系莫逆,但是这时候却不愿意放过夏隆,他笑着看着夏隆说道:“小子,要不,你先过过眼?我们倒是看想看看,你小子到底是不是看得出来点什么!”

    最后一句话让夏隆浑身顿时来了斗志:“那我先看看?”

    高文秀小心翼翼的从一个圆筒中间倒出来一副残破的卷轴,然后在收拾过的茶几上慢慢地打开,几个老家伙仔细的看了一眼,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剩……山图,没搞错吧?”

    高文秀有些得意的咳嗽一声,说道:“应该不会错的,几个专家都是是真的!”

    几个老家伙哪里还有矜持,立刻扑了上去,夏隆却一动不动,然后一句话泼出一盆的冷水:“不用看了,假地。”

    高文秀猛地一呆,王天赐等几个老家伙的眼睛更是瞪得好比金鱼一般又鼓又圆:“小子……你……不要开黄腔,你看都不看,就知道是假地?”

    司徒教授也是有些不满地看了夏隆一眼:“小子,这么多前辈在呢,你别乱说!”

    夏隆顶着一个猪头,笑着说道:“我当然不会乱说了,这剩山图,其实叫做富chūn山居图,这是黄公望的得意之作,最后被明朝的一个吴姓收藏家收藏,这家伙对这富chūn山居图十分的喜爱,最后死的时候,居然让他儿子把这幅画给他烧了当做陪葬,幸好当时他孙子一把抢了出来,但是已经被烧成了两段。“司徒老教授和王天赐等几个老家伙听着夏隆信口说来,侃侃而谈,不由得一阵的目瞪口呆。

    这小子,真有点料啊,随随便便一幅画看一眼就知道来历?这是大师水准啊。

    见到一群老家伙看着自己不眨眼,夏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说错了吗?”

    王天赐等人顿时回神,老家伙哼了一声:“你接着说。”

    夏隆优哉游哉的喝了一口茶,那姿态是相当的欠揍:“这烧毁成两段的富chūn山居图,成为一大一小两段,大的叫做无用师卷,小的就是这剩山图,清代乾隆年间无用师卷入了宫,现在藏在台湾的故宫博物院,小的,一直就是下落不明。”

    王天赐哼道:“那你怎么知道这是假的?”

    夏隆哼了一声,问高文秀说道:“婶婶这幅画是多少钱买的?”

    高文秀一呆,倒是没有保密,直接说道:“一百五十万!”

    夏隆呵呵一笑:“你们自己看嘛,一百五十万,能收到剩山图吗?别说捡漏什么的,老人家同志们,这个年代,哪里有那么多的漏可捡的?这明显就是赝品!”

    高文秀直接当场石化,脸sè都变了。

    一百五十万啊,她虽然经营这一家古玩店,但是每个月的利润也不过就是几十万而已,这岂不是代表自己直接白干了一个月?

    情急之下,她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夏隆……这……真是……赝品吗?”

    夏隆看了王天赐几个人一眼,淡淡一笑说道:“假的,不要说黄公望的名气之大,婶婶你也是做古玩字画生意的,从哪里去花这么便宜的价格捡到黄公望的画?”

    王天赐大是不服的说道:“小子,你这就此言差矣了!你看这收藏的印章,还有这笔墨走势,我看是真的!”

    夏隆哼了一声:“老爷子,你又错了!”

    王天赐脸sè又红又白,差点就没有跳起来:“小子,你……你目中无人你,你今天不给老子说一个一二三四出来,小心我……我揍你。”

    夏隆哈哈一笑,说道:“剩山图真迹一直就在我师傅的手上,这么多年一直就挂在他的禅房,按照他的手段,这天底下,还有哪个小贼有本事从他的禅房偷得走那幅画?所以,这自然就是假的了嘛?”

    王天赐几个人骤然一呆,而高文秀却是十分沮丧地说道:“那就没错了,既然真迹在法海大师的手上,我这当然是假的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东西不是真迹,但是那几个专家却说是真的,我还以为我见到一个大漏了呢,要知道,就不拿出来丢人了。”

    王天赐几个老家伙云里雾里,半天才反应过来:“等等,什么法海大师?这小子师傅?什么人?这么厉害?”

    夏隆却神秘的一笑,说道:“不过婶婶不要担心,这东西虽然是赝品,但是,您确实也算是捡到大漏了!”

    夏隆的话,顿时又让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这小子,又能说出什么话来?

    夏隆指着画卷说道:“你们看,这幅画笔势连贯,行气顺畅,明显就是出自名家之手,这不是单纯的临摹,已经完全超越了赝品的范围,如果真的要说起来,这幅画,就算是黄公望的真迹剩山图,也不过就是不相伯仲,可见,这一定是一个不下于黄公望的大师闲得无聊的时候,练手画着玩儿的,绝对的极品,价值,远远超过了一百五十万,我看就算买个一千万,也不是不可以呀!”

    高文秀一听,心情顿时从谷底直接升上了云端:“夏隆,你……说的是真的吗?王老师,您们……怎么看?”

    王天赐几个老教授纷纷拿起放大镜,趴在那副剩山图上仔仔细细的看了很久之后,王天赐才长叹一声,有些复杂的说道:“这小子,说的没错,单单从艺术价值上来说,这已经和黄公望不相上下了,而且笔锋圆润,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真是藏龙卧虎啊,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奇才,注定一身默默无闻。文秀,你捡到宝了,这几个印章,是明清时候几个收藏大家的私章,如果不是这小子说这一番,我们这群老家伙,也一定会说这是真迹。”

    高文秀一颗心简直就扑通扑通差点跳出胸腔了。

    夏隆这样说,她未必敢全信吗,但是王天赐等人是何等人物?真就是泰斗级别的人物啊,他们说的话,一定不会错了。

    这时候王天赐才深深地看了夏隆一眼,在心头对夏隆不由得重新的有了一番不一样的感觉。

    这小子,真是不简单啊。

    几个老家伙直接就是轮番上阵,指点江山,频频对着夏隆发难,夏隆却是挥洒自如,来者不拒,让几个美院的老家伙一阵的自惭形愧,让司徒恒生和高文秀一阵的心花怒放。

    小嫣看上的男人,真是……太不简单了啊!

    当然了,法海大师的弟子,又怎么是普通人呢!

    说到最后,只剩下夏隆一个人在唾沫横飞的对着几个老家伙上课了,王天赐几个老教授,真就像是小学生一样,乖乖地这坐着,嗯嗯啊啊的不断点头。

    最得意的人当然是司徒教授了,当然,他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自己的孙女婿啊,太给自己涨脸了。

    术有专攻,司徒教授在历史方面是绝对的大家,对书画方面倒是有些造诣,但是他这点东西,在王天赐一帮子老伙计的眼中,那就是半吊子,所以平时他没少受到一群老家伙的讽刺嘲笑。

    但是现在,这群嘲笑自己的老家伙,却被自己的孙女婿教训得像小学生,这感觉,解气!

    他想了半天觉得不对,于是连忙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夏隆啊,你也该回去了,老王,我说你们,多大年纪了?不羞不躁的,你们出去上一堂课就知道收钱,现在倒是厚着脸皮好意思了?”

    王天赐眼睛睁得老圆:“小子,我家孙女也不比小嫣差什么,怎么样?做我的孙女婿,老子这一辈子,留下了不少的东西,也值点钱,跟着这老家伙干什么?清苦了一辈子,跟着老子,等我死了,那些东西全是你的!”

    司徒老教授顿时大怒:“老不死的,你要不要脸?见过抢媳妇儿的,哪里见过枪孙女婿的?小子,马上走,你要敢再和这老家伙有什么牵连,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夏隆只能狼狈而逃。

    (今天是老书第一天,虔诚无比的求兄弟们手上的保底鲜花,满五十朵我会加更一章的!拜谢兄弟们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