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大闹东京(一)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大闹东京(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匍匐在地上的中年女人,在rì本艺jì界乃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家。

    实际上,艺jì应该称之为艺伎,因为她们根本不从事*,只为顾客提供歌舞,乐曲等等的服务,她们和jì-女是不一样的,她们满足的是客人对于浪漫,享乐和占有yù,而且在rì本都是有钱有势或者社会地位很高的男人才会经常光顾艺伎馆。

    艺伎,在rì本只属于表演艺术,绝对是卖艺不卖身,而且都是处女才有资格成为艺伎,并且在从事这个职业的时候不能结婚,如果要结婚,那么就必须先隐退,以保持艺伎的纯洁。

    而且在rì本,想要从事艺伎这个行业,还真不是一般人就行的,首先是这个行业的学费十分的高昂,远不是一般家庭所能承受的,而且学习的内容繁多,过程十分艰苦。其中包括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严格的要求,处处体现高贵和稳重。比如训练中有一项的内容是吃热豆腐不能发出声音,更不能碰到唇彩,可见要求之严格。

    但是她们一旦出师,则能挣很多的钱,就算是只简单的为客人斟茶倒酒,一个小时的服务费最少的都是一千美金。

    这个中年女人经营的艺伎馆乃是整个东京都是赫赫有名的,来她这里的客人,基本上一般有钱人都未必有资格,都是各大古老大贵族世家的公子甚至是皇室成员,而蜷川家族的少爷,居然带着一个中国人来,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她虽然惊骇,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有在夏隆脱鞋之后,她才起身,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夏隆一眼,却又赶紧又拜了一拜,有些慌忙的想要说什么,却只说了一句有些结巴的汉语:

    “您……请!”

    然后她十分恭敬的弯腰在前面引路。

    新佑卫门对着夏隆做了一个手势,低声笑着说道:

    “师傅,这就是我经常来喝酒的地方,整个rì本,都找不到第二家这样的艺伎馆,这里的小姑娘,都是最好的!”

    夏隆倒是知道艺伎馆是干什么的,所以心头倒是放下来了一大半的心,等到被恭恭敬敬的迎接进去之后,这里面更是别有洞天。

    这在东京的最繁华的地段,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院落,池塘莲藕,竹林松树都有,而且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是却布置的极为的jīng致,还有一阵阵的晚风吹着,池塘水面波光粼粼,真是闹中取静,这种享受,真不是一般人能有资格享受的。

    显然,夏隆对于琴棋书画都有着研究,这个院子就算按照他的眼光来看,也真是不错了,错落有致,搭配适宜。

    就在这个池塘的边上,有一座极为干净的木亭子,其中一面挂着一帘竹帘,其他三面则是通透的,亭子中间地面上铺着的也是简单之极的竹帘地面,上面放着一张榻榻米和几个软垫而已。

    简单,却不失别致。

    夏隆也不客气,直接脱下鞋子走了上去,和新佑卫门两人相对而坐。

    新佑卫门一挥手,那个中年女人直接无声无息的就带着两个年轻的女子退了下去,不多时,她又亲自端上来两杯清茶,然后又退了下去。

    新佑卫门专门为夏隆介绍了一下这家艺伎馆,也就是片刻的功夫,那个中年女人再次出现在了院子的一脚,却不走上前,而只是隐约露了一下身子。

    新佑卫门立刻一挥手,马上的,中年女人就带着两个身穿和服,脸上抹得雪白无比的年轻女子,小心翼翼的端上来了两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酒瓶和酒杯,等到酒瓶放下之后,又是四个同样打扮的女孩儿,送上来了四道jīng致的rì本料理。

    夏隆也不客气,拿起一双雕刻jīng美的竹筷就夹起一块似乎是生鱼片之类的东西,蘸了一下调料就塞进了嘴里。

    他点了点头,然后望着新佑卫门笑道:

    “不错,你们rì本人琢磨吃的,倒是有一套,这生鱼片,我真没怎么吃过!”

    新佑卫门立刻指着那一盘不过只有薄薄的几片生鱼片的料理说道:

    “师傅,这是蓝鳍金枪鱼身上最好的部分,这家艺伎馆刚买了一条两百公斤的蓝鳍金枪鱼,花了六千万rì元,只招待最尊贵的客人,我经常来,都不一定吃得到!”

    夏隆浑身不由得一哆嗦,他倒是知道rì元的汇率的,换算chéngrén民币,那赫赫然是一千万啊!

    狗rì的鱼。

    他刚才张嘴那一片薄薄的鱼肉,如果换算chéngrén民币的话,至少在三千块往上了。

    “这破玩意儿……?不过真好吃,新佑卫门,我得说说你,你真太小气了,这么几片哪里够吃?再来个五份!”

    这一下轮到新佑卫门浑身哆嗦了。

    这玩意儿他倒不是在意价格,而是夏隆一张口就来五份,这……这实在太破坏这里的气氛了。

    但是夏隆说的话他如何敢不听?

    新佑卫门黑着脸对着远处的那个女人招了招手,然后有用rì语说了几句什么,那个女人立刻又乖乖的退了下去。

    不多时,五个和服少女就端上来了五份生鱼片。

    “那个,有没有米饭?寿司这玩意儿我吃不惯。”

    新佑卫门顿时石化。

    看着夏隆胡吃海塞的连续干掉三碗米饭和五份生鱼片之后,新佑卫门顿时jīng神一振。笑着说道:

    “师傅,请尝一尝这里的清酒,这里的酒在整个东京都是很有名的,因为这酒只有这里才有,而且从不对外出售,就算是我想要带走都不行呢,每年他们酿造的清酒都是有季节的,现在酿造的清酒,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平时我们来喝,都只能喝到藏酒了,这是刚酿制出来的!”

    夏隆呵呵一笑,伸手就去抓那就酒瓶子,夏隆新佑卫门连忙低声笑道:

    “师傅,别着急,这个酒,是这样喝的,您稍等!”

    说着新佑卫门轻轻地拍了拍手掌,然后夏隆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细碎而轻巧的脚步声。

    依旧是先前那个女人,但是她身边带着四个不管是气度,还是相貌应该都是这个艺伎馆所谓的顶梁柱艺伎了。

    女人轻轻地跪坐在了亭子边缘,然后先是对着夏隆轻轻一拜,脸上满是恭敬的笑意,然后又恭敬的对着新佑卫门说了一些什么。

    新佑卫门点点头,然后女人后面的四个年轻女子其中两个女子轻柔之极的跪坐在夏隆的身边,一边一个,他们的神sè中间,真就是说不出来的恭顺温婉。

    一番堪称是繁复的斟酒动作之下,夏隆右边的一个女子,用纤细的小手端着一杯酒水就递到了夏隆的嘴边。

    夏隆微微有些一愣,却伸手接过了那个鸡蛋大小的酒杯,一口喝干之后还砸吧了一下嘴巴:

    “寡淡!”

    新佑卫门眼中都带着幽怨了。

    这位爷,您能不能不出声啊?

    什么东西到了你嘴里都变了味道,你太破坏这气氛了。

    就在这时候,猛然间外面传来一声响亮的耳光声,接着就是一声粗暴直接的大骂:

    “八嘎!”

    然后就是一连串rì语地叫骂声,随即还伴随着什么倒地的哗啦声响和女孩子的惊叫声已经这个艺伎馆的馆长低声连声道歉的声音。

    新佑卫门的一张顿时变成了黑sè。

    夏隆也是微微一愣。

    随着一阵的脚步声和惊慌的叫声,一群人直接从外面冲到了夏隆在的这个院子中间!

    夏隆一眼就看见了几天之前在北野天满宫门口被自己修理过的那个竹田宫皇子。

    那家伙显然是喝了很多的酒。面sè通红,看着夏隆的眼睛,更是一阵阵的冒着杀气。

    在他的身边,还站着几个器宇不凡的年轻人,似乎年纪都比新佑卫门小一些,二十五六的样子,但是做派气势,却一点都不比新佑卫门差。

    夏隆明显就感受到了他们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武者气息。

    都是高手啊!

    而且最让夏隆戒备的却不是他们,而是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一个青年男子。

    那家伙也就是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整个人长得倒是玉树临风,并且看起来也是风度翩翩,和身边几个人的气势和态度,明显具大不一样。

    这家伙就像是一个翩翩佳公子。

    夏隆却直接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德川将军府的人。

    那个竹田宫是皇室成员,而其他几个年轻人,既然丝毫不畏惧蜷川家族,只能说明他们的家族丝毫不比蜷川家族逊sè,那么他们都需要拱卫的人,还能是谁?

    新佑卫门整个人都是火冒三丈,但是却不敢发火,而是站起来,先是对着那个翩翩公子微微一弯腰,低沉的问了几句什么,那个年轻人却笑呵呵的看了夏隆一眼,又说了几句什么,引得他身后的竹田宫和其他几个人,一阵讥讽的笑了起来。

    夏隆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对着新佑卫门问道:

    “他们说什么?”

    新佑卫门语气有些愤怒和冷漠:

    “师傅,他们说……这里不接待中国人……!”

    (吐槽几句哈,这本书和超级兵王完全不一样,也不是按照超级兵王的模式来写的,有的书友觉得看起来类似,是什么类似?情节类似?显然不是,那是一个人的写作风格,这种东西不好改,不是这种风格,读者还喜欢吗?显然我不会为了一个人去放弃所有的读者,还有就是小九写书,不就是为了换取一点点微薄的稿费么?有些人用这个攻击我,简直太脑残了,我靠着我的努力工作而挣钱,多自豪,多光荣!所以不订阅还要脑残的货,不要到书评区秀你们智商的下限了,徒增笑料,谢谢。继续求点花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