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三百六十章 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立忠真没想到,先前在别人哪里的那一番顺风顺水到了这里就行不通了。

    其实很简单,他欺骗一下那些小门小派的倒是有作用,但是真正值得夏人狂当年扫荡的门派,又怎么可能是名不见经传的?

    所以别说他撞大运撞到了夏隆,就算是一到别的那些曾经和夏人狂动过手的门派,他的牛皮那真就是一戳就破!

    当然,对于金立忠来说,盗取武神的名头对于他丝毫没有什么压力,谁知道那个什么武神是不是还活着呢?

    有这样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借用一下,到时候那就是大把大把的钱财啊。

    正是因为事情是三十年之前发生,他又认为武神是一个老家伙,说不定真就死了,他才有这样大的胆子。

    他要是真的把rì本再次的横扫一遍,那么他的名头,简直就有着轰动的效应了。

    当然,就算不能都扫一遍,他想着找一些偏僻的一些小门小派,走一下过场,只要对方不敢出手就行。

    这样回去也能轰动。

    金立忠既然有这样的小聪明,自己也不是傻瓜,当然不会去找那些大门派,虽然他在韩国有些名气,但是多半,那还是人家看在他的家族历史的面子上,给他的尊重。

    要命的就是,金立忠犯了一个错误。

    他根本就不知道,rì本武林界的真正情况,他也就是从网络上看到一些有关rì本武林界的那些东西,却当做了宝典,按照上面的行事。

    真的说起来,rì本武林界,真就是高手如云,虽然没有能和夏人狂媲美的高手,但是就只说被德川将军府打压的神道教,从大神官开始,一共多少个高手?几乎就等同于中国四大古武家族放在明面上的所有高手了!

    这还不算人家背后的老家伙,也不算村上文德。

    他以为他的算盘打得很响,结果却遇到了他爹!

    夏隆既然要出手,当然不会给对方留什么手,他都不等对方把手上的剑亮出来摆一个姿势,直接就是一闪身,所有人都是眼前一花,然后金立忠手上就觉得一空,剑已经到了夏隆的手上了。

    这柄剑,倒是实打实的jīng钢打造,剑锋寒气袭人。

    金立忠正想着摆几个姿态,吓唬一下夏隆,却没想到都不等他摆出来,剑就脱了手。

    他顿时大怒:

    “小子,你无耻,偷……那个……袭!”

    夏隆只是随手一抖,那柄jīng钢打造的长剑,直接就当的一声,碎成了三段,然后掉在石板路上,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响声。

    金立忠到嘴边的话就被吓得哏儿一声噎了回去。

    他吓蒙了。

    新佑卫门等人也吓傻了。

    新佑卫门也算是一个高手,在宗派中间还是三代内弟子,所谓的内弟子,就相当于门派的掌门继承人,或者是大师兄的地位。

    夏隆这一手,别说是他,就算是他的师傅,也就是他的父亲,也绝对做不到这样轻巧的一抖手就抖断一柄宝剑啊!

    他顿时在心头地夏隆升腾起来了无尽的畏惧和佩服,对于先前夏隆对rì本人的那些轻视和不屑的那种淡淡愤怒,消失的干干净净。

    果然是高手啊,难怪能得到大祭司亲自下令。

    金立忠这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转身就逃,但是他都只刚刚来得及转身,夏隆就到了他的面前,没有人能看清夏隆是如何到了他面前的。

    金立忠大喝一声,然后直接一拳对着夏隆的胸口就砸了过去,夏隆嘻嘻一笑,却躲都不躲,金立忠那一拳,直接就打中了夏隆。

    夏隆纹丝未动,金立忠却嗷地一声,捂着手腕就倒在了地上。

    他的嘴里还在大声的嚎叫道:

    “你不讲究规矩,你根本不是武者,我不和你打,你不配和我打,你偷袭,他偷袭,你们都看到了吧?”

    夏隆哈哈一笑,一脚就踩在了金立忠的胸口上,这一脚就像是泰山压顶,金立忠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夏隆回头对新佑卫门笑道:

    “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家伙?”

    新佑卫门谦卑无比的弯下腰,然后笑而不语。

    夏隆对着其中一个rì本人招了招手,从他手上接过那根足足有胳膊粗细的大棒子,在手上挥舞了一家,然后笑嘻嘻的看着金立忠不说话,

    金立忠虽然憋的都要晕死了,却兀自强行支撑着,夏隆脚下轻轻一松,他顿时又杀猪一般的大叫了起来:

    “该死的中国人,你不讲规则,偷袭……!”

    夏隆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棒子敲在那个家伙的脑袋上,金立忠脑袋嗡的一声,然后就是天旋地转。

    夏隆二话不说,对着那家伙脸上左右开弓,连续挥舞了好几棒子,金立忠嘴里顿时就吐出好几颗牙齿来,一张脸也肿成了猪头。

    “呜呜……救命啊!呜呜……!”

    跟着他来的四个家伙,除了其中的一个翻译,其他三个都是他的徒弟,但是见到夏隆一挥手都能断剑,他们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哪里还敢出手。

    四个家伙正准备一哄而散逃命的时候,夏隆冷冷地瞪了他们一眼,哼道:

    “谁敢走,谁动一下,小爷就断了他的腿!”

    这下子,四个家伙再也不需要翻译了,都听得懂!

    随即夏隆笑嘻嘻的蹲下身子,手上的大棒子咚咚咚地在地上杵了几下,微笑着问道:

    “孙子,疼吗?”

    金立忠立刻软蛋:

    “疼……啊!我知道错了,中国人很厉害!我认输!”

    夏隆拿起大棒子就在那家伙的胸口上出了杵了一下,金立忠立刻惨叫了起来:

    “饶了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错哪里了?”

    金立忠知道今天自己是遇到铁板了,哪里还敢嘴硬:

    “哪里都错了,您说什么我就错什么!”

    夏隆气得笑了起来:

    “你不是武神的孙子吗?怎么这么不经打?”

    金立忠心头都怕死了,嘴里牙齿掉了一大半,说话都漏风:

    “我爷爷死的早,我没有学到他老人家的功夫,我错了!”

    夏隆猛地一呆,然后他苦笑着看着金立忠摇头说道:

    “你……还真是……无耻啊!要是夏人狂知道你敢诅咒他死得早,估计你全家连一个苍蝇都活不下来!”

    金立忠没有听明白夏人狂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夏隆身后的新佑卫门却陡然之间浑身猛地一颤,然后他看着夏隆的目光,就像是见到鬼一般了。

    他这才醒悟了过来。

    夏人狂!

    夏隆!

    能让神道教的大祭司亲自吩咐接待,甚至要按照最高规格的接待的家伙,能是普通人吗?

    天啊!

    武神的儿子?

    新佑卫门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顿时,他的脸上只觉得一阵无上的荣光。

    武神的儿子啊!

    也只有真正的rì本武者,才知道武神这个名号,代表了什么意思。

    rì本的武者,对夏人狂,那真是又敬畏,又害怕却又有一点点的敌意!

    当然,更多的就是敬仰。

    一个人,横扫整个rì本,而且都是正面挑战,没有一败甚至从未出过三十招。

    新佑卫门对武神,真就是当做神一般的在崇拜,夏隆居然是武神的儿子。

    金立忠胆战心惊的看着夏隆:

    “我错了,真的错了……!”

    夏隆心说我和这样的垃圾计较什么?和他说不着啊!

    想到这里,他终于决定还是放了这个家伙,他丢了手里的大棒子,站起来鄙夷的看着金立忠说道:

    “记住,以后你要再敢冒充武神的后人,你就是在自寻死路。哼!你是武神的孙子,小爷我岂不是多了一个三十岁的儿子?小爷今年才二十一岁,这儿子是怎么来的?儿子,既然你这么喜欢当孙子,来,叫声爹来听听!”

    金立忠哪里还不明白夏隆的意思,直接吓得白眼一翻,而且屎尿齐出,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夏隆连忙跳开,直接闪身到了一边:

    “口说那个……大,满嘴屁话!把这垃圾弄走,什么玩意儿!”

    新佑卫门立刻一挥手,自然有人去打理那个金立忠,他浑身颤抖的对着夏隆再次深深地弯腰,嘴里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天啊,您……,阁下果然是武神的公子啊,天照大神在上,我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居然能伺候武神的公子,殿下,请您原谅我的无知和无礼!”

    夏隆不由得被这新佑卫门的态度弄得浑身都轻飘飘的起来:

    “呃……,我不是什么殿下,你别乱叫了!”

    新佑卫门却连连摆手:

    “当年武神大人在离开rì本的时候,就是按照亲王的礼节恭送的,您是他的儿子,自然是殿下了!殿下请跟我来,祭司大人正在里面恭候您的大驾,大祭司和圣女也会立刻赶过来的!”

    就在这时候,北野天满宫的的石阶上,远远地突然出现了一群身穿长袍的rì本人,这群rì本人在石阶上比在平地都要快,也就是十秒钟的时候,就从五十米之外,来到了夏隆等人的面前。

    新佑卫门立刻横身拦了上去,大声的用rì语说了一句什么,对方领头的是一个年轻人,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岁的样子,身上一身黑sè的和服,边上还镶这金sè的菊纹边。

    他和新佑卫门大声的说了几句,然后唰地一声,就从腰间拔出长刀,直指夏隆。

    (还有一章哈!求点花花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