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许多金子 (求花)

第二百六十四章 许多金子 (求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多金子是一个中国女人,原本她叫做许多金,这个名字也是她爱财如命的父亲给取的,但是因为她去rì本留学了几年,所以,为了更加的融入rì本人的社会,她把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字,就变成了许多金子。

    许多金子留学回国之后,一直为rì企工作,这rì企是rì本的一家远洋公司,她是这家公司的资深rì本语翻译,专门负责接待一些rì本公司的高层和中国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

    今天,许多金子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这工作不是翻译,而是公司临时派的一个紧急任务。

    这个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陪同一群rì本公司的高层,乘坐公司的一艘豪华游轮,返回rì本。

    许多金子自然之道,这个任务实际上是什么意思。

    作为一个从骨子就就把自己当做是rì本人的她来说,对于rì本文化中间的陪侍,是丝毫没有任何的抗拒的,何乐为不?还能有这大笔的钱财可以拿,而且一旦被一个rì本公司的高层看重的话,那么,以后就真是飞黄腾达了。

    这次的任务原本是轮不到她的,但是一来她姿sè美貌,二来,她几乎从任何方面来看,都已经算得上是一个正统的rì本人了。

    甚至就是在中国公司,她上班的时候,除非是工作需要,否则她从来不说中国话。

    据说这一次陪同的人,都是一群神秘无比的大人物,甚至公司的最高层领导,都全程陪同!

    至于对方的身份,许多金子没有资格知道,但是她却知道,对方是何等的庞然大物。

    据说是rì本某个传承了几百年的超级门阀的继承人,这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东南亚回国的时候,借道中国。

    据说这个古老门阀的继承人,从来不坐飞机,所以,他的家族,专门为他制定了一条超级邮轮。

    当许多金子见到这条巨大的豪华邮轮的时候,她就呆住了。

    这分明就是一条比起世界上任何一艘超大型邮轮都丝毫不逊sè的邮轮啊!

    长在近乎三百米,高度也在二十层楼房的高度,简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哪怕停靠在万吨巨轮旁边,也大出来不止是一点半点。

    许多金子对于自己这一趟rì本之旅,心头更加的多了一丝的憧憬。

    不得不说,大门阀做事,是十分讲究一个规矩的,许多金子上船之前,就连同许多rì本女子一样,被一个身上穿的衣服,头上留的头发都只有在rì本电视剧里才能见到的老家伙给叫到了一起训话。

    一个足足有两厘米的厚,巴掌大小的手册,直接发到了她们这群女人的手上。

    这是她们要严格记下的规矩!如果有违反一条,等待她们的,必然是极为严格的责罚。

    当然,这一次她们能得到的金钱,也是极其可观了!这可是近乎她们五年的薪水。

    “你看到这个手册上的菊纹徽章了吗?这可是和rì本皇室有关的门阀啊,要不然,在rì本,就算再有钱,也没有资格用菊花作为家族的徽章的!”

    许多金子和一群身穿rì本传统和服的女人一边低头走着,一边低声议论着。

    “是呀,听说这位先生,还有一个皇室封号呢,嘻嘻,要是能遇到这位先生……!”

    “嗯,就算没有遇到,碰到别的老家伙也行啊,只要有钱就行,赚钱才是最重要的,当然,要是能被某个人看上,给他们当情人也是不错的选择!以后我就可以不用工作了,哼,我身边那群中国亲戚,一定恨不得抱着我的大腿,求着我给他们找一个去rì本打工的机会!真是一群下贱的人!”

    许多金子身边一个rì本女人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

    “你不是中国人吗?”

    许多金子心头有些心虚,但是嘴上却很硬气:

    “我是rì本人,等着,我一定能成为rì本人的!”

    许多金子看了身边窃笑的几个rì本女人一眼,心中很无耻的想着,总有一天,你们这群贱人,会羡慕我的。

    她的心里已经在开始盘算,如何才能勾搭上一位有身份的rì本公司的高层。

    许多金子很清楚,她这样的人,在中国生活是根本不行的,只能趁着年轻,找一个有钱的rì本人嫁掉,或者当情人也行,至于说没钱的rì本人,却不在她考虑的范畴之内。

    整个巨大的豪华游轮,就是这个神秘的门阀继承人一个人的,所以足足能容纳得下四五千人的游轮,却只有最上一层的甲板那一层才住了稀稀拉拉的一些人,其他的房间,更多的却是改成了其他的用途。

    与其说这是一艘游轮,还不如说这是一个移动的海上堡垒,甚至连人造的高尔夫球场,足球场都有!

    游轮很快就起航,驶入了公海!

    第二天的晚上,一场宴会,在游轮上的宴会厅举行,除了必要的船员之外,所有人都来参加了这个宴会。

    当然,这个宴会是分了严格等级的,像许多金子这样的人,是根本没有资格接近最中心的宴会厅的,当然,她身边多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家伙,那个老家伙的身份地位在公司里似乎很高,但是在这个宴会上,也只能算得上是第三等人了!这个老家伙的上面的上面,才有资格在那个神秘的门阀继承人面前低声下气的说话。

    好在这个老家伙,得到了一个进入中心宴会厅,跟着其他人一起敬酒的资格!

    就是这一个远远鞠躬敬酒的资格,让这个身价至少是几十亿美金的老家伙,高兴得连走路都不会了,似乎他要去见的人,是rì本的天皇。

    这显然是一场传统而刻板的rì本深宫豪门的宴会,宴会甚至带着rì本皇室的某种肃穆的气氛,所有的女人,都穿上和服,画着浓妆,脸上白粉涂抹得惨白无比,嘴上却抹着血红的唇膏!

    而男人,也都穿着传统的服饰,许多金子甚至还看到了很多人头上留着古怪的被称之为月代式的发型。

    所谓的月代头,就是把整个脑门顶上的头发全部剃掉,留下一个光秃秃的脑门的头饰,这种发型在以前的rì本,只有具有武士资格的人,才能留的。而在现在,能具有这样资格的家族,在rì本,都是显赫无比的家族。

    巨大的游轮最上层的甲板宴会厅,足足能容纳得下上千人同时聚会,而这个宴会厅布置得却是阶级森严,从许多金子这里向着最zhōngyāng望去,只能看到一圈圈浑身黑sè武士装饰的护卫,根本就看不到那个神秘的超级门阀继承人。

    终于,轮到了许多金子身边的那个老家伙一群人上去敬酒了!

    短短的几十米,这群老家伙那个毕恭毕敬的态度,简直都能踩死蚂蚁的速度,更是让许多金子一颗心都拎了起来!

    她是知道rì本很多贵族的规矩的,越是显赫,越是身份高贵的贵族,规矩也越是讲究!

    甚至都不等走到最zhōngyāng,许多金子用余光瞄了一眼只能算是第二梯队的那群rì本人,那些人对中间那个神秘人的态度就像是孙子,但是见到许多金子身边的这群老家伙,却立刻变成了大爷,而且其中,很多人的年轻,甚至都不过才二十几岁!

    都是有身份的贵族!

    这船上的人,居然全都是贵族!

    许多金子吓的连忙低下了头!

    开玩笑,贵族,尤其是有身份的贵族,在rì本是什么地位?

    这要是在rì本,这可是比在中国的特权阶层甚至都更加的有杀伤力啊!

    许多金子毕竟在rì本留学几年对于rì本的传统文化,有这还算深刻的了解。

    这时候,几个身上穿着和服,脚上穿着木屐的rì本人,在一圈毕恭毕敬的女人的侍候下,弯着腰恭敬无比的退了下来,但是当他们转过身,见到许多金子一行人的时候,他们脸上的傲慢,简直就是鼻孔都要翻上天了!

    而许多金子身边的老家伙,立刻就是诚惶诚恐的深深地弯下了腰去。

    等到这群人走下去之后,许多金子等人这才又开始了蜗牛一般的前行!

    终于,许多金子一群人被一声淡然的喝叫声叫停,然后,她随着这群老家伙,对着距离她至少有二十米远的一张榻榻米前的一群人,匍匐了下去。

    许多金子虽然不敢抬头,但是依旧远远地瞄了一眼,坐在最中间的那个神秘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穿着rì本传统的服饰,但是那个神秘人,身上却穿着一身雪白的裙子!

    那个神秘人,居然是一个女人!

    而且根据许多金子的直觉,那是一个美丽得不似人的年轻女子。

    在那个女子的身边,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坐下,她的背后,距离她有三米的样子,跪着一排腰间都插着两柄武士刀的中年男人!

    这群中年人,一个个的目无表情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就像是所有人都在欠着他们钱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整个宴会厅响起,这个声音极为的轻,但是这么大的宴会厅,每一个人都听得极为的清晰:

    “好热闹啊!不过我总算赶上了!”

    所有的人脸上都是一变!

    许多金子也愣住了!

    因为说这句话,是中国人说的!

    都不等所有人有什么反应,那个白衣绝美rì本女子面前,突然之间多出来了一个白衣青年!

    而原本跪坐在背后的几个rì本中年人,却也都出现在了那个白衣青年的面前,他们的手上,刀已出鞘。

    (谁谁谁!要干啥!呵呵哈哈,自然是为儿报仇的爹咧!求花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