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父亲 (预定保底鲜花)

第二百二十一章 父亲 (预定保底鲜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白衣青年青年走进病房的时候,夏隆甚至都没有知觉!

    床上躺着的司徒嫣,脸sè雪白,嘴上还带着氧气罩,一边的心电图倒是显得很有规律,但是这只是表面现象!

    直到白衣青年走到夏隆的对面的时候,夏隆才霍然抬头!

    他血红的眼珠第一眼见到这个白衣青年的时候,就有瞬间的失神!

    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不过二十七八,但是却给人一种稳重无比,无比可靠的感觉。

    他一双星辰一般的眼中,带着两道淡淡的蓝芒,身材不是很高大,但是却给人一种高大无比的感觉,夏隆在心头顿时就生出一种感觉,似乎,他看着自己,带着一种舔犊之情!

    这个白衣青年开口说话,似乎带着一种空灵,似乎他就是一个不存在于世间的幽灵,给人一种飘渺不定的感觉!

    “小子,你很伤心吗?我是你爹!”

    就算是夏隆再伤心,再绝望,再愤怒,但是听到这句话之后,却依旧是身体晃了晃,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这个家伙,看起来只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家伙,这个英俊挺拔,成熟可靠,充满难以形容魅力的家伙,居然是……自己的爹?

    开什么玩笑?

    夏隆瞬间回神,他暴怒而起,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直接一脚对着那个白衣青年就踢了过去!

    他骨子自小就带着的煞气,骤然释放!

    但是,一股比他的煞气更加浓烈了百倍的煞气突然出现,夏隆突然感觉到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煞气,居然化为了一股股的无形绳索,然后缠绕住了自己!

    夏隆身体一颤,却竟然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了!

    白衣青年看着夏隆笑了笑,然后走到司徒嫣的身边,伸出手在司徒嫣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然后就那样闭目沉思了半天,这才又摇了摇头,松开了手!

    随即白衣青年转身,得意洋洋的看着夏隆说道:

    “放心好了,你的这小媳妇儿死不掉了!”

    他又轻笑了一声,轻轻的拍了拍夏隆的肩膀,淡然说道:

    “我这傻瓜儿子,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女子喜欢,连风家那个女子都被你勾搭上了,还真是虎父无犬子啊!不错不错!”

    夏隆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只听进去了一句话!

    那就是司徒嫣死不了啦!

    他不能说话,不能动,但是眼神却骤然从血红之sè恢复到了平常的眼神,继而带着两道灼热,无比热切,无比哀求的看着那个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却是温和的笑了笑,然后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在夏隆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夏隆浑身猛然间一震!

    一股磅礴无比的内劲,陡然就像是飞流直下的黄河之水,汹涌着灌进了夏隆的经脉!

    夏隆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经脉,就像是泡在温度刚刚合适的温泉中间一般,浑身上下,简直就是通体舒泰,只是这一下,自己的内劲,陡然就增加了三分之一!

    他心头简直就是惊涛骇浪一般的翻腾了起来!

    这种法门,师傅曾经对自己说起过,那叫做隔体传功。

    这是连师傅都绝对是仰慕无比的一种功夫,这个青年居然会!

    他知道,自己今天碰到了了不起的人了。

    这个白衣青年,一身修为,简直就是骇人听闻了。

    夏隆一直以来,遇到的什么高手,在这个白衣青年面前,简直就是三岁小孩儿!

    他自动就无视了对方刚才占自己便宜的事情!

    说到底,自己才占了便宜,而且,他刚才抚摸着司徒嫣的额头,似乎,也是在灌输内劲给她!

    夏隆陡然激动起来!

    白衣青年却是轻轻一笑:

    “相信我是你爹了?不要激动嘛!你我父子二人,好好的谈一谈!”

    夏隆翻了一个白眼,却发现自己能动了,他不敢怠慢,知道多半是遇到了游戏风尘的高人,于是连忙行礼:

    “小子见过前辈,还请前辈……救一救她!”

    夏隆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

    白衣青年满脸笑意的凑了上来,连忙扶起夏隆说道:

    “我说了,我是你爹,不是什么前辈!”

    夏隆心头大怒,但是却又不敢发火,他狠狠地一咬牙,满脸古怪,却又热切期盼的看向着白衣青年,认真的说道:

    “只要前辈能救活她,你……您就是我爹!”

    白衣青年一愣,随即啪地一巴掌,就拍在了夏隆的脑袋上:

    “你这倒霉小子,老子真是你爹,龙魂之主!”

    夏隆骤然浑身一僵,他呆了!

    然后,他死死的盯着这个完全就只能算是自己哥哥的白衣青年,浑身突然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有点发抖,紧接着,则是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

    很快的,他就浑身瘫软的踉跄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的心神,早在司徒嫣受伤濒死的时候就奔溃了,这一直就在强制硬挺着,但是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

    他目光涣散,却紧紧的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夏隆觉得自己都无法呼吸了!

    “这小子,心理素质真不行啊!”

    白衣青年在心里咕哝了一句。

    过了半天,夏隆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用锋利有如刀锋一般,不含任何感情的目光,死死的看着白衣青年。打量了他一阵,随即冷漠的说道:

    “我没有爹!”

    白衣青年一愣,随即苦笑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站在距离夏隆跟前三米的地方,又小心翼翼的说道:

    “当年的事情,如海应该对你说了一点吧?小子,你不要记恨我!”

    夏隆冷漠无情的说道:

    “我只有一个师傅,一个干爹,没有爹!”

    “呃……是这样的,你看,我有必要好好的对你说一下!当年……!”

    白衣青年有些苦恼的皱起了眉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这些事,还是等到你以后再说吧,小子,你别不认老子,你刚才可是说了,只要老子救活这个小丫头,你就认老子当爹,是不是?”

    夏隆一呆,随即狠狠地咬牙点头!

    这时候,救司徒嫣才是最关键的!其他的一切,不管了!

    白衣青年撇了撇嘴,手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白sè瓷瓶,直接丢给了夏隆,淡淡的说道:

    “这个瓶子里的药丸,拿出来一颗,用温水化开,灌进去,三天之后,保证还给你一个生龙活虎的小媳妇儿!小子,来,叫声爹来听听!”

    夏隆一呆,半天之后,他冷漠的语气里多一丝极其罕见的暖意:

    “等到她真正没事的时候,我再叫!”

    随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眼门口,再转过头来,抬起头看着白衣青年,强制压制着激动的心情,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

    他就这样看着白衣青年,也不知道过了许久,他这才有点哆嗦的说道:

    “你……你……,你到底是谁?”

    白衣青年突然一皱眉,死死的盯着夏隆看了许久。

    夏隆似乎觉得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居然在心底,生出来一种畏惧的心思!

    他的目光不由得闪烁了起来!

    白衣青年不再是刚才笑嘻嘻的模样,而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夏隆说道:

    “先治好这个女孩儿,有些事,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了,不要哭哭唧唧的像给娘们儿!你的敌人很多,很强大,既然你是我的儿子,就要承担属于你的责任!”

    白衣青年说着,手上又多了一个半个拳头大小的瓷瓶和一本看起来十分古旧的书籍,他随手就丢给了夏隆!

    “这瓶子里的药丸,每天吃一颗,然后按照这本秘籍上修炼!真想知道事情的缘由,或者真的那么恨我,就努力练功,你有不到三年的时间!”

    白衣青年说完之后,都不等夏隆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消失在了病房里!

    夏隆呆了半天之后,这才回神,然后看向了手上的那本泛黄的密集!

    上面有四个大字,是用一种极为少见的古篆体写的!

    九龙灭星!

    这时候,病房门口传来一阵的脚步声,一个白衣大褂的中年医师和秦将军一起来到了病房!

    秦将军把白衣大褂的医师让进去之后,对着夏隆招了招手,把他带到了病房门口,低声问道:

    “你见到他了?”

    夏隆顿时浑身又是一僵,他知道,那个白衣青年,多半真是自己二十年从不知道,从未见过的父亲!

    顿时,他的眼中充满了痛苦和迷茫!

    就在这时候,病房里的医师陡然间发出了一声惊呼:

    “奇怪!太奇怪了!”

    夏隆和秦将军连忙回身,夏隆焦急无比的问道:

    “怎么了,医生?”

    医师眼中满是疑惑:

    “这女孩子的生机将断,但是现在,为什么却是生机勃发,这的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激发出来的求生yù望啊?奇迹,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啊!”

    夏隆和秦将军同时大喜,秦将军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么没事了?”

    医师没做承诺,而是说道:

    “先观察两天,应该没有大问题了,当然,这时候不能受到什么刺激!我去找专家组的人都过来再会诊一次。”

    夏隆心头一阵的狂喜!

    他紧紧地攥着瓷瓶的手心,满是冷汗!

    (三更到了,这个月的最后两个小时,感谢打赏,订阅,送票的你们,小九会更加努力的码字,下个月,我们继续拼杀!我会努力,郑重求九月的保底鲜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