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300章 英雄救美安雅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别这么大声,冲动解决不了问题,你爸的手术不是我做的,我得先了解一下情况……”

    安雅心没有大声反驳而是语气平缓的解释着,可这在对方眼里却成了理亏的表现。

    “你别给我耍赖!你们这些当大夫的就是会忽悠我们这些病人,我们住个院容易吗,花那么多钱不是让你们耍着玩的,不赔钱别想走!”

    男人的声音更大了。

    看热闹的人不少,很多都是住院的男病号,平时对这个漂亮的美女医生很关注,此时都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气的涨红了脸的模样,觉得她更有味道了。

    “你说话要讲道理,我不是不管,手术不是我做的,所以我要先问问情况,如果是我们医院有错我们不会逃避责任……”

    安雅心有些生气这个男人的话,他父亲从一住院就事情很多,因为膝盖有病所以动了手术切除了一部分,但手术是科主任做的,所以她不了解更具体的情况,偏偏那个主任还没来,人家就找到她纠缠起来。

    “我还不讲道理?你们医院不讲理怎么不说!老子交了钱是来受你教训的吗!”

    男子越说越激动,伸手就使劲推了安雅心一把。

    “啊!”

    猝不及防的安雅心一下子被推倒在地,裙摆上扬的瞬间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隐约还可以看到的颜色,围观的男人们全都色色的盯着安雅心腿上的丝光,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拉架。

    “干什么你!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天龙看到其他男人望向安雅心大腿的贪婪目光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兴奋,甚至希望她走光的再彻底一些!不过现在不是看腿的时候,再不出手安雅心就要吃亏了,他大吼一声冲了过来,妈的,老子都没舍得打呢你倒先动手了!

    “安阿姨,没事吧?”

    安雅心摇摇头,天龙把她扶起来让她站在自己身后,转身对着那个男人,“有什么事说什么事,想动手我奉陪!”

    “我……我就想弄清我爸的手术问题。”

    男人刚才也是看到安雅心是个女的说话又和气所以语气就嚣张了些,天龙一出现把他弄得一愣,身材魁梧的天龙一米八多的个子,站在那个男人面前像座铁塔,那人有些打怵,语气也软了点。

    “刚才安医生不是说了吗,她没给你爸做手术,上哪知道病情去!好声好气的要帮你问问你还动手了,欺负一个女人你觉得光荣是吗!”

    天龙的嗓门也很大,嗷嗷的叫喊着弄的男人不敢说话。

    安雅心躲在天龙身后,宽阔的后背给了她一种安全的感觉,听了他帮自己的话心里有些感动,觉得他也不是太坏了。

    “干什么干什么!都围着干什么,这里是医院!”

    主任终于出现了,几句话就散开人群走进里边,看到男人皱了一下眉头,“怎么又是你?不都清楚了吗!”

    “什么清楚,我爸走路都瘸了,我能不来吗!”

    男人看来了主刀医生立刻调转目标,“今天你就得给我个说法!”

    “好!你来,到我办公室来,你别觉得是我给你父亲割错了,我给你看看病历!”

    说着就和男人一起走了。

    热闹看完了大家也都散了,安雅心叹了口气回到办公室,按孙鹏程的意思开了病假条交给天龙,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刚才……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最恨那样的男人,对着女人张牙舞爪的。”

    天龙接过假条顺便摸了一下她的小手,“真想谢我就给我个香吻吧。”

    “你……”

    安雅心赶快缩回了手,眉头一皱,刚刚对天龙建立起的一点好印象立刻烟消云散。

    “呵呵,安医生还矜持了,你和你儿子在一起的时候不是玩的很欢吗。”

    天龙调笑着。

    “我说了不准再提我和儿子的事情!”

    安雅心加重了语气,天龙一再的调笑让她恼羞成怒。

    “为什么我一提起你和儿子的事情你就很生气,你觉得这样的事情很丢人是吗?”

    天龙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当然了,你反复提到这件事不就是想羞辱我吗。”

    安雅心一脸怒容。

    “上次在天台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不过你也要理解我,谁看了那样的母子场面都会忍不住的,但是我提起你和……”

    看到安雅心的眼睛瞪了起来天龙赶忙改了口,“就是那个事儿只是想开开玩笑,绝对没有羞辱你的意思,因为我觉得母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

    安雅心很纳闷,他想干什么?不会真的是道歉吧?还有,他说没什么大不了,怎么会没什么!

    “那……那你都道歉了,就把录像给我……”

    安雅心壮着胆子提起录像的事。

    “安医生,录像我不想给你,因为我想留着珍藏,说实话,那些照片我都删除了,留着一天就有被人发现的危险,我怕丢了手机照片外流,我不想让你和你儿子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

    “那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雅心被天龙弄糊涂了。

    “你和你儿子有心理障碍吗,觉得不合适吗?”

    天龙没有回答,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恩……当然……有……”

    尽管不好意思,安雅心还是回答了他,她想知道天龙到底要说什么。

    “你看过李银河的《谈母子的可能性与必要性》吗?”

    天龙一脸正经的说。

    “恩?什么?”

    安雅心没听明白。

    “我是说这篇关于母子的文章你看过吗?李银河写的,你知道李银河是谁吗?”

    “知道,是个社会学家吧,不过你说的文章我没看过,她……她还……还写过这方面的文章?”

    安雅心有些不敢相信。

    “她在网上曾经发博文辟过谣,说这篇文章不是她写的,但是谁写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文章本身,我觉得这篇文章你应该看看,来,拿手机过来,我传给你。”

    “我……我不想看……”

    安雅心嘴上拒绝但还是掏出手机,她不敢拒绝天龙,天龙打开蓝牙把文章发了过来,顺便用她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手机,得到了安雅心的手机号码,“你看,在这里了,用你的这个看书软件看就行了,注意保密啊,让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你会作手机吗?”

    “恩,会。”

    “那好,回去抽时间仔细看看吧,一星期后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聊聊,我对你和你儿子的事情很有兴趣,说实话我也对我的母亲有过那种想法,但是没有发生你们这样的事情,后来我上网找了很多关于母子的资料,也研究过一些例案,对母子的起因及发生过程有些了解,我的看法和文中是一样的,我知道你不想和我说这些,这样吧,作为交换条件,如果你能坦诚的告诉我你和儿子的故事,我就把我手机里的那段录像删除,如何?”

    听到天龙也对他的母亲有过这样的想法安雅心很惊讶,正想着是真是假却马上又被这个交换的条件弄的无法拒绝,她看向天龙,心想你这个变态的家伙,这么喜欢挖掘别人隐私,好吧,到时候我随便编点故事糊弄过去,谅你也不知道,“好,我答应你,我会仔细看的,你说话也要算数,不能像上次那样耍无赖。”

    “绝对算数,不过你也要说实话,如果有假我不会把录像删除的,还有,现在先给我点甜头,今天不能白来啊。”

    “什么甜头……啊……你干什么……快拉上!”

    安雅心还没明白过来就看到天龙拉开了裤子拉链,把从里面探了出来。

    “安医生,快,嘬一口!”

    天龙说着把安雅心往下按。

    “你疯了!不行……会被人看到的,不行……”

    安雅心拼命挣扎。

    “快啊,嘬一口我就拉上,现在还没呢,你再磨蹭一会儿硬起来了就不只是嘬一口了。”

    安雅心急的要哭了,走廊里人来人往的,要是进来的话肯定能看到的,她快步走到门口关上门后,然后迅速俯在上亲了一下,“好了,你快走吧!”

    “不对啊安医生,我说的是嘬,不是亲,什么是嘬知道吗,就是吸吮,用嘴把吸一下,快!”

    天龙纠正安雅心的动作,再次挺了一下腰。

    安雅心无奈的低下头,张开嘴把整个裹住,报复般的用舌头用力在上舔了一下,起身狠狠的瞪了天龙一样眼,“行了吧!”

    “哦,行,行,安医生你的舌头真棒啊,很期待下次的见面,呵呵,好了,我先走了,你安心上班吧。”

    咔哒,天龙打开门走了,这次他很守信用,说一下就一下,多了也没时间啊!

    安雅心的脑子里乱乱的,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说要拿录像和我的故事交换?切,鬼才信你!还有这个文章,肯定是乱七八糟的黄色,想让我看了以后转变思想变成主动和你上床吗?哼!你想的美!

    “安医生,把上个月的病历资料找出来!”

    安雅心找到那篇文章刚想删除,正好主任来了,她赶忙收起手机,打开柜子翻找起来,主任拿着资料离开后又有几个病人过来找她,忙的她晕头转向。

    天龙吹着口哨离开了安雅心,回到了特护病房,他根据对安雅心的了解觉得她回去以后绝对会看这个文章的,和儿子了肯定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她会觉得自己荡,却又在中迷茫,而且这股压力无法通过和别人交流而减少,这时如果有人赞同她的做法甚至还写出了分析的文章那她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去观看,因为找到了同好。

    用把柄要挟她和自己不如让她主动来的好,让她主动的话就要让她放开心结,文章是第一步,一天的时间估计能让她好好的研究一下这篇文章,然后就要靠自己的洗脑口才了,至于删除录像,那我得守信用,说删就得删,不过我只说删除我手机里的那段录像,复制到硬盘里的可没说过要删除啊,哈哈哈哈……

    经过了一下午的忙碌,安雅心疲惫的回到家中,李风华还没回来,她已经习惯丈夫经常的晚归应酬了。自己弄了点东西吃了后想起了那篇文章,下午一忙就忘了删除了。

    拿出手机找到那篇文章刚想要删除,心里却产生了点好奇,黄色我还从来没看过呢,删了有些可惜,先看看写了些什么内容吧,再怎么说也不至于看了就出事吧,打定主意的她走到卧室,靠在床头上打开文章看了起来。

    安雅心本来对天龙的话一点也不相信,觉得这篇文章就是他杜撰出来的,是他为了想给自己洗脑故意写出来的东西,她才不会上当,可是没想到自己只看了个开头就被吸引住了。

    文中第一段写的是现今青少年生活水平高了,所以发育快,性方面也成熟的早了,然后会对性产生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而在平时的教育中他们是得不到性的知识的,所以会困惑和苦恼,甚至会做出一些伤害他人的事情,这写的不就是当时儿子的情况吗?

    文章的开头成功的勾起了安雅心的兴趣,她接着往下看,第二段写的是性压抑的危害,“性压抑会导致出现种种神经官能症的症状,比如说睡眠障碍、抑郁情绪等”这两种主要症状不就是当时自己最担心儿子出现的吗,睡不好就影响学习,情绪抑郁了得了抑郁症就更可怕了,这也正是自己最担心的,后来发生的可以说就是为了防止性压抑对儿子造成伤害,段末一句话“但是由于社会道德和法律制度的制约青少年们从外界又不能完全满足自己生理需求。那么如何来缓解青少年的性需求呢?”

    写出了她的困惑,是啊,如何做才能缓解呢,我是用自己的来给他缓解的,虽然这样明显是错误的,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安雅心叹了口气,点了下翻页,第一小节家庭自理的可能性介绍了几种青少年获得性满足的途径:自慰、早恋发生关系、嫖娼,无一不是对她人或对自己造成伤害,甚至锒铛入狱,更矛盾的是在目前这种社会状况下无法使用封闭和压抑的方法去避免青少年通过各种有害的方式尝试,而有规律的性生活却又有利于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的身心健康,那该怎么办呢?正确的方法是找出一种无害的、正常的方式来疏导他们的性渴望、满足他们的性需求才,那么又该如何去寻找这种方式呢?

    “就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我才会苦恼的啊,???锣碌恼娣橙耍?辖艚?胝?獍。 

    安雅心有些着急,迫不及待的往下翻页,文中说既然不能从外界获得性满足,那只能从家庭内部来寻求解决办法了,接着就到了第二节:母亲的作用,安雅心心里一动,终于提到母亲了,会写些什么呢?

    第二节先是描述了男女之间对性需求的年龄差异,“男的是1618岁,女的是3045岁,就是说只有少年和少妇在生理要求的程度上才是对等的”这正好是儿子和自己的岁数,自己这个年龄确实是如狼似虎,几天不做就想的不行,儿子也是一样,只是他需求旺盛,但能力却一般,哎呀,我想哪儿去了!

    安雅心捶了自己一下抛开乱七八糟的念头,好好看文章,不要胡思乱想!接着下一页文章就通过母亲的帮助来解决儿子性需求的合理性做出了分析:“第一,母亲是一直伴随孩子成长的最亲密的异性家庭成员,在性问题上可以更容易与孩子进行沟通。”

    恩,没错,丈夫比较忙,儿子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有什么心里话也都跟自己说的,直到他对自己有了那种想法之后才变得沉默的。

    “第二,母亲是成年人,有成熟和健全的思维,可以更合理的引导孩子的成长”

    唉,我是成年人了不假,可是思维不成熟也不健全,要不怎么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引导儿子呢,用自己的身体来引导真是太乱来了!还有,也幸亏李晓明没有姐姐或者妹妹,要不几个孩子都性压抑着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呢……

    “第三,母亲有着丰富的性生活经验,在处理孩子的性需求时她的方式会更加科学。”

    呵呵,经验吗……我倒是想练出经验,可惜丈夫不给力啊……

    安雅心自嘲的笑了笑,接着往下看第四条。

    “第四,母亲是孩子的家长,出于对孩子身体健康的考虑她对孩子的性生活会有一个有节制的管理。”

    哼,说的轻巧,真要是和儿子做过了又如何拿的出做母亲的威严来管教他?男女一旦有了关系就会很亲密,更何况这对男女还是母子,不过幸亏儿子很听话,也懂得节制,要不自己还真不好管他呢。

    想起听话的儿子安雅心有些欣慰,这时到了第三节:母子的发展过程。对,就是这个过程,我和儿子的发展过程是不是很不正常呢,哎呀,都有点不敢看了……

    心里想着不敢看可手眼配合的很快,手指刚翻页眼睛就瞄上了,第三节开头又提出了几个问题:如何实施?什么方式?母亲应该怎样做?孩子应该怎样做?

    因为母子这是现代社会伦理道德所不允许的,所以双方在心理上都会有许多顾虑和畏忌,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必然会产生消极的效果,“说的好!”

    安雅心赞同的点点头,什么事情都要讲究个循序渐进,更别说是这个了,不能一口吃个胖子,要不非撑死不可!这几个问题都是她想了解的,她想知道自己和儿子发生的过程与文章里所描述的是不是一致,是的话自己还有些安慰,但如果比文章中描写的做的要过分,那自己这个母亲就有些荡了,就有拿着帮儿子解决性需求当幌子其实是解决自己性需求的嫌疑了。

    接下来文中又分了三个部分,性试探诱惑期、性接触边缘期和性接触期。

    诱惑期是说“母子在性接触之前要进行深刻的交流,用充分谈心的方式缓解紧张情绪,这一时期至少需要一个月至半年。”

    看到这里安雅心的脸红了,还一个月呢,第一次找儿子谈话就让他射身上了,我这个母亲当的不太合格啊。

    看到文中的内容和自己的行为有些出入安雅心有些气馁,不过接下来的描述又让她提起了精神:在性接触准备阶段母子双方可以进行有限度的身体接触,在继续心理交流的同时孩子可以试探性的抚摩母亲的身体,这也是母子双方性接触的初始阶段,抚摩往往是母亲最能接受的一种触摸方式,这一时期母亲可以向孩子裸露官,使孩子对母亲的身体有进一步的认识同时对以后的性生活做好心理准备。

    太好了!我就是这样做的!而且我虽然被儿子了身上可是我只给他看了,并没有裸露下面的……官,这说明我还是比较稳重的……

    安雅心松了口气,接着看到性接触边缘期:这个时期母子已经默认或者接受了的行为,但不能急于求成,双方可以用身体或其它部位来接触官,母亲可以用手或其它除了官以外的部位来帮助儿子解决性需求,此时母子的心理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除了的以外其它的性行为都做了,对最后的那一步也都表现出认可和接纳的态度,此时母子关系逐渐转变为性伙伴关系,抵制的心理防线变得脆弱,最终进入性接触期。

    “心理产生的变化确实巨大,那些天我上班都觉得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差点把我愁死!”

    安雅心又松了一口气,还好,儿子和自己的行为还在这篇文章的描述之内,尽管一些细节有些出入,但大部分还是一样的,安雅心没有停手,接着按下去看了性接触期。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