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99章 孙鹏程李风华安雅心

第1299章 孙鹏程李风华安雅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我……我体力差嘛……哦……”

    杨茹萍巨大的快感弄得,深处仿佛有一张小嘴吸着不肯松口,她抱着天龙的脖子胡乱的亲吻,顺着羞人的结合部位流到床单上,弄出一大片湿痕。

    天龙尽情享受着杨茹萍的服务,眼睛无意中一瞟,发现电视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时间正播放着本地的新闻,画面上是某个歌舞晚会的现场,屏幕上两个主持人一男一女,女的正是杨茹萍,她正在电视里念着什么,天龙摸到遥控器把声音打开,电视里立刻传来了杨茹萍的声音。

    “啊!”

    迷离中的杨茹萍听到自己的声音身体一震,回头看到电视里自己正在做晚会主持人,想起现在自己的做得事情,羞的急忙去抢遥控器,“关上啊,别看了……”

    天龙没有让她抢到遥控器,反而是躺下把她原地转个了圈,变成了背对着他的姿势,然后起身让杨茹萍靠在他身上,放开她的细腰抬起腿弯,对着电视的方向猛往上顶。

    “啊……顶到了……关上啊……哦……太深了……别……”

    杨茹萍双腿大开,露出两人结合紧密的部位面对着电视,她羞的快要晕过去了,里的止不住的流淌。

    电视里的杨茹萍一身晚礼服端庄大方,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表情端正的正念着主持词,而电视外的她赤身裸体的以这样一个荡的姿势坐在上,还被的白浆乱溅呻吟不断,强烈的反差不仅让杨茹萍快感爆棚,也让天龙内心充满了满足感和征服感。

    “别看了……羞死人了……啊……”

    杨茹萍爽的快要哭了,可是越这样快感就来的越猛烈,伴随着几下大力的,死死的夹住了,一股热流喷涌而出,但还没等她喷完,更热更稠的浓浆就进来,此时电视上的晚会也到了尾声,杨茹萍面带微笑对着镜头说着,“难忘今宵,今宵难忘……”

    “哗哗哗……”

    浴室里响起水声,杨茹萍正在洗澡。天龙本想跟着一起进来洗个鸳鸯浴的,可惜杨茹萍锁了门,刚被摆成那样的羞人姿势对着电视的心理冲击还没有过去,现在让她洗鸳鸯浴是绝对不同意的。

    看了看表时间很晚了,再不回家的话不好对医生护士解释,天龙收起邪念,等杨茹萍出来后自己就进去洗了。走到房间中央看到床上乱成一团的被单杨茹萍很不好意思,匆匆穿好衣服对着浴室说了声再见就先走了,天龙答应了一声,洗完也下楼结帐后打车回去了。

    到了小区楼下杨茹萍锁好车,小心翼翼的抱着玫瑰上了楼。进屋后她找了个花瓶,倒上点水把花插到里面,站在旁边越看越是喜欢,想起送花的人就给他发了几条短信。

    “天龙,到家了吗?”

    “刚到,你呢?”

    “我也到家了,刚把花放好,谢谢你送我这么漂亮的花。”

    “客气了,你不是都回完礼了吗,呵呵,漂亮的花只能送给漂亮的人,这样才显得般配,对吗,我的玫瑰茹萍姨妈!”

    “又来甜言蜜语了,不过我很喜欢听,嘿嘿。”

    “喜欢我就天天说,快睡觉吧,要不脸上要长痘痘了,那样就不漂亮了。”

    “恩,好的,晚安。”

    说到睡觉杨茹萍脑子里出现了在宾馆床上和天龙交缠的一幕,双颊有点发热,忍不住又发了一条,“今晚我很3,谢谢你天龙,啵~”“你要是穿丝袜的话我会让你更3的,晚安,吻你的美腿,啵~”天龙被杨茹萍主动的坦白高兴坏了,举起拳头迎空挥舞了一下。

    杨茹萍把花瓶挪在床头柜上,躺在床上又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甜滋滋的,天龙,我以后也会让你更3的,你喜欢看丝袜是吗,那以后我天天穿,让你看个够日个够!哎呀羞死了,不想了,睡觉……

    “孙鹏程,忙完了吗?还得二十分钟?抓紧,我这边刚看完没什么问题了,你弄完了上我这边来一块儿吃饭去,哪里?恩……就去炎河人家吧,对,就是你嫂子的医院对过那家,我喊你嫂子也过去,我先去占位,你看看还想喊谁吧,一起过来,快点啊。”

    今天李风华和孙鹏程各自下工地去检查自己所负责的工程进度情况。两人的工地离得很近,现在快中午十二点了,李风华就喊孙鹏程一起吃饭,因为这个饭店就在安雅心所在医院的对面,理所当然的就喊她一起了。

    十多分钟之后孙鹏程叮嘱工作人员,再过一阵子雨季就要来了,要加快进度了,别到时候老是停工,那样就耽误事儿了,说完又提醒了一下别挖断了水管之类的就匆匆开车走了。路上他给李风华打了个电话说忙完了一会儿就到,挂了电话无意中查看了一下通话记录,看到了天龙的号码,想起上次找他帮忙的事情,对了,喊天龙一起去,上次还没谢谢他呢,中午喊他一起吃饭去。

    车子拐了个弯儿,直奔天龙的单位而去,到了楼下孙鹏程给天龙打电话让他下来,一起去吃饭,天龙答应了一声就来了,反正也快下班了,早走一会儿没关系。

    “姨夫,今天怎么想请我吃饭啊?多不好意思,你的司机呢,怎么是你亲自开车来接我啊,这么高待遇我都不习惯了。”

    天龙上了车就开始开玩笑,他和孙鹏程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司机有事出差了,上次你帮了我大忙,请吃饭不是应该的吗?呵呵,你小子还跟我客气起来了。”

    孙鹏程笑着用胳膊肘捣了一下天龙。

    “那是,该客气就得客气,呵呵,中午都谁去啊,不能就我们俩人吧?”

    “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同事,也是公司副总,你喊他李总就行了,她老婆也去,正好四个人一桌。”

    “哦,你们今天是聚餐吗?那个李总还带着老婆?”

    “哪儿啊!最近不是又开工了吗,我和李总的工地都在那个饭店附近,所以中午就一起吃饭了,饭店对过是市中心医院,就是我上次住的那家,他老婆在那儿工作,所以就一起喊着来了,对了,他老婆你也认识,就是那个安医生,我骨折住院的时候就是她给我看的,记得吗?”

    “安医生?就是那个安雅心?”

    天龙吃了一惊,这么巧?

    “是啊,呦呵,你连她叫什么都知道?”

    孙鹏程有些意外。

    “啊?哦,我上次不是去医院帮你复印病历吗,不知道去哪里就找她问的,看到她的工作证才知道她名字的,没什么稀奇的,再说了,医院的墙上也有医生的简介,不光名字,我连她生日学历都知道呢,呵呵。”

    天龙赶紧掩饰,好险,差点就说走嘴了。

    “哦,这样啊,对对,我都忘了,墙上是有简介,我还想你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难道和她很熟,正奇怪呢。”

    孙鹏程恍然大悟。

    “呵呵,我和她有什么熟的,我又不找她看病。”

    天龙想现在是不熟,以后估计就熟了……

    “是啊,永远不要找她才好呢,谁想去找医生啊,哈哈哈……”

    天龙也笑了笑,安雅心竟然是孙鹏程同事的老婆,这事还真是巧,等会儿得好好看看,看看那个带着两顶绿帽的男人长什么样子,嘻嘻,还有,安雅心一会儿见了自己会是什么表情呢?是想起有把柄在我手里惊慌失措还是想起我的立刻就出水呢?哇哈哈哈,我又开始邪恶了。

    到了饭店两人下车径直走进去,这个饭店生意不错,现在正好是中午的吃饭时间,每桌都是满满的。李风华的司机正好也有事,他是自己打车来的,虽然来的早,但也只占到一个角落里的桌子,安雅心已经来了,背对着门口坐着。

    今天安雅心听到孙鹏程也在本不想来的,上次的事情之后李风华也给她谈过,孙鹏程找女人了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人家又没得罪你,你对人家冷着个脸算什么呢?安雅心事后觉得自己也有些过分,那几天是被李风华气糊涂了,看到男人出轨就生气,孙鹏程只能说碰到了枪口上。自己是不是乱发神经了?人家的家务事哪轮的到自己去管,没骂自己多管闲事就不错了,今天不想来也是考虑到见了孙鹏程不好意思,后来一想丈夫都说了带自己去,不来的话那孙鹏程更以为自己对他有意见了,所以就过来了。

    “哎,这里!”

    李风华喊了一声招了招手,安雅心看到丈夫招手就起来转身想主动给孙鹏程打个招呼,上次在家里自己对人家那么冷漠,这次可要热情点。

    今天的安雅心上身一件浅蓝色的真丝无袖衬衫,半透明的真丝材质透出里面白色的胸罩,低领的样式露出深深的,圆圆的被黑色的及膝裙包裹着,雪白的双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玻璃丝袜,配上白色高跟鞋,那股成熟丰腴的味道充满了全身。她微笑着对着门口的方向刚要开口,可看到孙鹏程旁边的男人后一脸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是他!是他!怎么回事!怎么会是林天龙那个小混蛋!他怎么会到这里来?他怎么会和孙鹏程在一起?对了,上次在医院里他说他是孙鹏程的亲戚,那现在他和孙鹏程一起来这里想干什么?难道是他告诉了孙鹏程我和儿子的事情,然后孙鹏程记恨上次我的态度,嫌我自己都和儿子干了还有脸教训别人,特意过来向丈夫告发报复我的?

    一连串可怕的想法在安雅心脑海中闪过,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过来,还是鼓起勇气对着孙鹏程伸出了有些颤抖的手,“来了啊,坐吧……”

    “哦,好好,你也坐啊嫂子,天龙,你坐里面吧。”

    孙鹏程有些意外,本来还想安雅心见了他会不会还那么冷漠,没想到变得这么热情了,看来李风华的开导工作做的不错,恩,这样就好。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天龙,我老婆的外甥,上次帮我去医院复印病历的就是他,嫂子也认识吧?呵呵……”

    孙鹏程坐下后就开始介绍。

    “恩?哦……”

    安雅心支支吾吾的答应着,孙鹏程随意的一笑在她看来不啻于晴天霹雳,她认为孙鹏程真的知道了她和儿子的事情,要不怎么说自己也认识那个天龙,孙鹏程的笑里面肯定有其他的含义,天哪,完了,我完了,丈夫要知道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了嫂子?还吞吞吐吐的不确定啊,怎么说天龙也是个帅小伙,不能这么快就把他忘了啊,哈哈哈……”

    孙鹏程随意的开着玩笑,安雅心的脸却越来越白,她已经确定孙鹏程确实知道了,大脑已经进入了空白状态。

    “是啊安医生,前几天我不是才去找过你吗,要不是你告诉我医保办的地点我上哪去找啊,说起来还得好好谢谢你。”

    天龙一本正经的看着安雅心。

    “啊?哦,是是是,你看我这个脑子,最近病号太多了,忙的晕头转向的,你是那个叫……”

    安雅心松了一口气,装作思考的样子用手扶在额头上。刚才太慌乱了脑子都懵了,这个大男孩……哦,这个天龙,他有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孙鹏程先不说,就目前看来他并不想拆穿自己,那自己也得赶快恢复正常,可别让丈夫看出什么端倪。

    “我叫天龙,这位是李总吧,你好。”

    天龙伸手和李风华握了握,心想这个安雅心不当演员可惜了,上次她和儿子的时候找了个肚子疼的借口把这个李总骗了过去,现在我刚给她找了个上次在医院见过她的台阶她就赶快下去了,脸色也正常了,厉害啊!

    “你好,不用客气了天龙,来,吃吃吃,这会儿光说话了菜都要凉了,边吃边聊。”

    李风华夹了一口菜,“恩,味道还真不错呢,怪不得这么多人。”

    “是啊,我也是听说过这里好吃,今天是第一次来,还得谢谢李哥找个了这么好的地方。”

    孙鹏程附和着。

    “是吧,那你谢谢我吧,下午我不去工地了,你把我的那一块儿一起干了吧。”

    “呃……算了,我什么也没说……”

    李风华和孙鹏程开着玩笑,天龙没有说话,看着对面的安雅心,她正一脸不自然的低头吃饭,偶尔抬眼看一下又赶忙低下。天龙顿时有了想逗逗她的想法。他和安雅心都是坐在里面,桌子也是在角落靠着墙,他偷偷把手伸下去扔了一个酒瓶盖,然后迅速在安雅心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安雅心触电般的一抖,虽然丈夫没看见天龙摸她但还是吓出了冷汗,这个混蛋,我丈夫就在身边他还敢这样!

    “怎么了?你抖什么?”

    安雅心的这一抖让李风华莫名其妙。

    “啊?哎?哦,好像有老鼠,碰我脚了,吓我一跳。”

    情急之下安雅心找了个超级烂的借口。

    “哦,对不起,怨我,刚才我把酒瓶盖碰掉了,滚到安医生脚上吓了她一跳。”

    天龙赶快承认“错误”这成熟美妇的大腿好滑呀!

    “你看你,丢不丢人,这么大人了就真是老鼠也不至于吓得哆嗦吧,再说了,要是老鼠都跑到饭店大厅了那还了得,谁还来这里吃饭,你也不动脑子想想……”

    李风华当了领导教训人习惯了,加上两人的关系缓和了许多,又开始了一贯的唠叨。

    “别这么说啊李哥,嫂子是个女人,女人哪有不怕老鼠的,正常!来,吃菜!”

    孙鹏程赶快岔开话题,李哥啊李哥,你这个唠叨的毛病确实不好,要不是我打断你估计你老婆回家又得和你吵架,你现在才刚和她缓和关系,可别这么放肆啊。

    安雅心愤怒的盯着天龙,看他还笑嘻嘻的,更加生气,她放下筷子也不吃了,起身朝厕所走去,再吃一会儿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呢,我躲开你总行了吧。

    到了厕所门外安雅心站在洗手池边,想着怎么找借口先离开,这时天龙却跟了过来,“安医生,想去哪里啊?”

    “你!你过来干什么?”

    安雅心一惊,转身就要往女厕所里躲。

    “别走啊。”

    天龙抢先一步拦住安雅心,“安阿姨,我是想你了才跟着你过来的,不知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你!流氓!”

    安雅心气的胸口起伏,压低了声音骂了一句。

    “你看你,又骂人,注意你的素质啊,好吧,既然你说我流氓了,我现在就流给你看!”

    说完天龙一把抱住安雅心,对着她的嘴唇就吻了上去!右手快速的掀开裙子,在她裹着丝袜的光滑臀瓣上来回摸着。

    “唔……”

    安雅心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天龙在这里就敢亲她,她使劲摇头逃开天龙的嘴唇,“不要……别……这里不行……”

    “这里不行?那哪里行呢?你摸摸我,都硬成什么样了!”

    天龙流氓的逗弄她,抓着她的手伸到自己的裤子里。刚才看到安雅心吃饭时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有反应了,看她往厕所去自己就跟了过来,路上已经兴奋的硬了,看到四下无人忍不住就抱着她亲了一口,不过也只能亲亲,他自己知道这里不安全,中午吃饭时间厕所人来人往的,根本没的地方,再说人家的老公还在外面呢,回去太晚了无法解释,不过逗逗她还是不能错过的。

    “不……今天不行……我……我来那个了……”

    安雅心的手被抓着摸了一下的,好大啊,好烫,这个家伙不会想现在就干自己吧?她被逼的没办法,只好小声说出了自己的月事。

    “真的吗?我检查检查。”

    天龙把手伸到安雅心的裆部一摸,果然摸到了卫生巾,“垫的挺厚啊,看来你的量不小啊,是不是和儿子干多了经血也来的多了啊,可惜了,没法办事儿。”

    “不要说我和儿子的事情!”

    安雅心被这句话弄了个大红脸,她有些庆幸今天来月经了,要不然这个兽性大发的家伙说不定真敢在这里就把自己上了。

    “干嘛呢天龙,还没解决完?”

    孙鹏程走到这边看到天龙站在厕所门口很奇怪,转头看了看安雅心,“嫂子洗脸干嘛,这么热啊?”

    “啊,是啊,这里太闷了,洗把脸凉快凉快。”

    安雅心被孙鹏程的突然到来吓的魂飞魄散,自己现在和天龙说着话,脸却红的要命,要是被看到了还不知道孙鹏程会怎么想呢,所以她就在刚听到孙鹏程声音的时候迅速的转过身打开了水龙头,用凉水来给自己滚烫的脸颊降温。

    “今天是挺热的,上午在工地就觉得闷,对了嫂子,你能帮我开个病假条吗,我一个朋友有事想在单位请一个月的病假,你看……”

    孙鹏程没有怀疑安雅心的话,他看安雅心今天对他的态度还可以,就想请她帮忙办事。

    “哦,行,一会儿等上了班我就给你开。”

    安雅心松了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那先谢谢嫂子了,你们俩快去吃吧,我是来给你俩说一声的,刚接了电话有领导下午要去工地检查,我和李哥现在就得过去准备,唉,吃个饭也不让人安生,天龙,一会儿没事吧,这次又得麻烦你了,跟安医生跑一趟,拿了假条下午我去你那里找你拿,给,我不能送你了,一会儿你打车回去吧。”

    孙鹏程歉意的一笑,掏出钱包要给天龙打车钱。

    “不用不用,我有,车钱还要姨夫给吗,放心吧,一会儿我拿了就回去等你电话。”

    “呵呵,你小子,那行,我先走了,嫂子,李哥打车先去工地了让我给你打个招呼,再见啊!”

    “哦,再见。”

    孙鹏程急急忙忙的走了,安雅心瞟了一眼天龙,看他又想过来搂抱自己的样子,吓的急忙跑了出去。

    回到桌上两人都没说话,一个满脸愁容一个满脸笑容的吃着饭,饭店里的人很多,天龙也没多作怪,两人安静的吃完饭就一前一后的进了医院,天龙一路跟在安雅心的身后,把她优美的身姿看了个过瘾,上楼梯时也走在后面,对着安雅心因抬腿上楼而从裙子开叉处露出的那若隐若现的丝袜大腿大饱眼福。

    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走廊里人来人往的,上了楼后天龙先去了厕所,拉开拉链掏出小天龙遗憾了摇了摇,二弟,对不起了,今天她来了月经,没法让你吃鲍鱼了,本来还想着去天台回忆一下呢,可惜了。

    撒完出来天龙听到走廊里吵吵闹闹的,走过去一看却是安雅心被一个男人堵在了办公室门前,一脸无奈的正解释着什么。

    “别说这些,我不听,我爸的膝盖就是让你们医院给治坏的,不赔钱别想了事!”

    一个满脸怒气的男人大声的喊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