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97章 快捷酒店姨甥偷情

第1297章 快捷酒店姨甥偷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话挂断了,杨茹萍心想真巧啊,小杰正好今天去吃啃得鸡,那么喜欢天龙的他今天连过生日也不去了,难道老天让儿子也给我制造机会吗……

    杨茹萍收拾好东西下楼上了车,本想直接去杨诗敏那里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犹豫了下,天龙喜欢那种短裙丝袜的衣服,他今天过生日,我得穿的漂亮点,想着就先回了家。

    到家后打开衣橱杨茹萍一件件的挑选着,最后选中了一件白色的花朵纺纱拼接打底衫,袖子的部分是半透明的,衣服也是紧身的样式,勾勒出她的细腰,是一条黑色的紧身包臀裙,更显挺翘,再套上黑色连裤袜,配上一双尖头高跟鞋,整个人显得时尚性感。

    杨茹萍又戴上一条装饰项链和耳坠,对着镜子照了照,对这一身打扮很满意,恩,估计一会儿会把天龙的口水都迷出来,嘻嘻!

    心情很好的开车去了超市,杨茹萍买了点水果,又给姐姐姐夫买了点东西才去了天龙家,到了楼下把花放在后座上,她可不敢拿上去,要是被姐姐看到了还不得审问她一晚上。

    “姐姐姐夫,天龙,我来了。”

    进门后杨茹萍打着招呼递给姐姐杨诗敏东西,“没来晚吧?晚了可吃不到姐姐的好菜了。”

    “你看你怎么又买这么多东西,喊你来是吃饭的,你再买东西下次就不要进屋了。”

    姐姐杨诗敏笑着嗔怪。

    “我这不是疼姐姐吗,唉,买东西还挨批,可怜。”

    杨茹萍叹了口气。

    “别给我装了,小杰呢,怎么没来?”

    杨诗敏看到杨茹萍一个人来很奇怪。

    “你没去接他啊?”

    “是啊茹萍姨妈,小杰呢?”

    天龙也凑过来问,中午在家里过的,妈妈林徽音婶婶宋惜娟秦可晴梅若姗梅雨珠等姐姐妹妹一起祝他生日快乐,天伦之乐其乐融融,晚上按惯例来干妈杨诗敏家里过生日,刚才杨茹萍一进来他就眼前一亮,好漂亮的一个黑丝美女啊,这身黑白配完全把杨茹萍的蜂腰翘臀勾勒出来,脚下的红黑双色高跟鞋把一双黑丝美腿点缀的更加耀眼,臀部也更挺翘,要是没人的话手早就摸上去了。

    “他和同学一起去吃啃得鸡了,哪顾得上你啊,看来你不如炸鸡的吸引力大啊,呵呵。”

    杨茹萍笑着奚落天龙。

    “嘿!这小子,真无情,我平时对他那么好他每次来都陪他玩,我过生日竟然不来给我庆祝!”

    天龙假意发着牢,眼睛的余光瞟在杨茹萍的美腿上。

    “你意见还不小啊!算了,我这个当妈妈的给你赔罪,拿着。”

    杨茹萍从包里掏出一个包装好的盒子递给天龙,“看看喜欢吗?”

    “什么啊这是?”

    天龙接过来拆开包装,“哇靠,这么酷的腰带!”

    “那当然,不酷我能买吗!”

    杨茹萍得意的说了句,“如何,眼光还可以吧?喜欢吗?”

    “喜欢!谢谢你茹萍姨妈!”

    天龙高兴的说,“这比铅笔好太多了啊!”

    “铅笔?什么铅笔?”

    干妈杨诗敏走过来,“别聊了,快洗手去,准备开饭。”

    杨茹萍白了天龙一眼,不过这个白眼更像是个媚眼,看的天龙身子发酥,两人相视一笑,没有解释杨诗敏的疑惑。

    洗完手围着桌子坐好,刚要切蛋糕天龙却喊了起来,“别急啊!我先许个愿!”

    几个人一下子笑了,干妈杨诗敏敲了敲天龙的脑袋,“你都多大了还许愿,丢不丢人,还要不要给你插蜡烛啊。”

    “那当然,要不我许完了吹什么啊,我终于二十岁了,插两根吧!我的生日我做主,我许了啊,都别说话。”

    说完天龙拿了两根蜡烛并在一起点燃插上,接着用手机拍了下来,“这么好看的蛋糕要留个纪念!”

    “你的事儿还真不少,要许愿赶快,再磨蹭我就切了啊!”

    干妈杨诗敏开始催促。

    天龙闭上眼睛,双手和在一起心里开始许愿。杨茹萍看着大蛋糕上面小小的两根蜡烛,加上天龙一本正经的模样一阵好笑。

    “呼……好了!可以切了!”

    天龙吹灭蜡烛,干妈杨诗敏就开始切蛋糕倒酒,杨茹萍因为要开车就倒了一杯果汁,“祝天龙生日快乐,干杯!”

    四人举杯一齐说着,碰杯后就开始了用餐。

    天龙的干妈杨诗敏厨艺不错,几人吃的很开心。吃完饭收拾完时间还不到8点,杨茹萍说累了想早点回家睡觉就要走,因为她刚才看到了姐姐杨诗敏问询的目光,心里一颤,姐姐啊,你饶了我吧!我躲!

    天龙的干妈杨诗敏瞟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走吧走吧,吃完就走,也不和我说说话,真没良心!”

    “嘻嘻,我这不是困了吗,下次再来陪姐姐聊天,走了啊!”

    “等一下啊,带着我带着我!”

    天龙忙着穿鞋,“我去买个刮胡刀片回家,下午忘了买了,要不明早不能刮胡子了。”

    说完对着杨茹萍偷偷挤了一下眼。

    “那……走吧,一会儿超市该下班了。”

    杨茹萍看到天龙的眼神心里一动,没多说就答应了他。

    “你这孩子,整天忘这忘那,你茹萍姨妈都成你司机了,快去吧,买完打车回家,别耽误你茹萍姨妈休息,茹萍你开车也慢点啊。”

    干妈杨诗敏叮嘱了几句,送两人出了门,送别的时候还偷偷摸摸和天龙挤眉弄眼。

    “给,你开吧!”

    下了楼杨茹萍把钥匙扔给天龙,“我才不给你当司机呢!”

    “呵呵,好,当司机多好,想往哪儿开就往哪儿开。”

    天龙笑着接了过来。

    车子出了小区后就向杨茹萍的家开去,杨茹萍看着天龙不时被路灯照过的侧脸,脸上竟有些微热,“天龙,喜欢那条腰带吗?”

    “喜欢是喜欢,但是我吃亏了。”

    天龙没有转头。

    “吃亏了?怎么吃亏了?”

    “这条腰带只能抵消我上午送的花,所以你还欠我一个生日礼物。”

    天龙转过头,一脸无赖相。

    “你这家伙,太贪得无厌了,我不送你铅笔就不错了,收了一个还不满足,还想要一个,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哼!”

    杨茹萍没有被无赖吓倒。

    “我哪里贪心了,这不是实话吗,我过生也不送我礼物,太小气了,唉,今天的生日过的真不舒服。”

    天龙像小孩一样嘟起了嘴。

    “扑……”

    杨茹萍被天龙的样子逗笑了,“哈哈哈哈,别撅嘴了,像个鸡似的,难看死了,说吧你,还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我要是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要送礼物的人主动送才对。”

    “姐姐说的不错,你的事儿确实不少,快说吧你,我快要到家了,到了我就不送了,直接回家睡大觉去。”

    “好好,我说,那我要什么都行吗?”

    “行,只要我能买的起。”

    “好,我想想啊……”

    “啊,你想就想,手干嘛呢!”

    杨茹萍喊了起来,原来天龙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腿上。

    “这样想的快,别乱动,我开着车呢,注意安全!”

    天龙一本正经的说,右手在光滑的大腿上抚摸着,渐渐不老实的往裙子里伸。

    “知道开车还乱摸,哼!”

    杨茹萍哼了一声,却没有拿开他的手,由于是坐着裙摆缩了上去,一双被薄薄的黑色裤袜包裹的大腿几乎全部坦露出来,只是被摸到的时候夹住了腿,“别……别摸了……我还……没洗……”

    “没关系,我喜欢原味的。”

    说着手指用力往里伸去,顶着的裆部用力按压,杨茹萍羞红了脸,阵阵痒痒的感觉让她不禁分开了腿。

    “呼……好了吧……别摸了……哦……你想好了吗……”

    杨茹萍的呼吸开始变粗。

    “没呢,等会儿,等你出水就想好了……”

    天龙转过头笑着。

    杨茹萍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反抗,把头转向车窗,小嘴微张发出诱人的呻吟,不一会儿就打湿了。

    “嗯,好了,想到了。”

    天龙感觉到了杨茹萍上的湿润,把手重新放到方向盘上,“这东西不贵,一百块够了。”

    “嗯?这么便宜啊,什么东西?”

    杨茹萍转过头把裙子往下拉了拉。

    “前面就有卖的,到了你就知道了。”

    杨茹萍正想着天龙要的是什么礼物,却发现车子停在了一家快捷酒店门口。

    “到了,就是这里面卖的。”

    天龙一指酒店的大门。

    “嗯?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杨茹萍一时没想明白。

    “钟点房啊,98元6个小时特价,你看,不到一百块,你能买的起吧?”

    天龙的身子凑了过来。

    “你……你开房间要干嘛?”

    杨茹萍身子一缩。

    “这房间就是我的生日礼物,想干嘛就干嘛!”

    天龙一脸猥琐,掏出一张房卡,“你看,我都开好了。”

    杨茹萍脸刷的一下红了,“流氓!你早就计划好了!我不去!”

    “不去就浪费了,钱我都交了,还有三个小时左右,快走吧。”

    说完就拉着杨茹萍下了车。

    杨茹萍紧张的站在酒店门口,第一次来酒店偷情让她害怕中夹杂着些许兴奋,孙鹏程就是在酒店和小姐乱搞的,自己现在也来到了酒店,不过是和外甥乱搞。

    房间在二楼,天龙没有坐电梯,走楼梯上去的,杨茹萍跟在天龙后面低着头,让垂下的头发遮住脸庞,唯恐被熟人发现,到了房间天龙一打开门她就赶紧闪了进去。

    进了房间后杨茹萍有些紧张,天龙看了看她的样子就把电视打开了,“茹萍姨妈,看会电视吧,别那么拘束,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洗什么?”

    杨茹萍眨了眨眼,没弄明白他的意思。

    “洗澡啊,洗的香香的好办事啊。”

    “你……”

    杨茹萍的脸红了。

    “呵呵,你先洗吧。”

    “不……我……不洗了,我没带衣服换,我……你……你先洗吧,我看会儿电视就走。”

    “换什么啊,光着进去光着出来,走的时候再穿衣服。”

    杨茹萍听了这话羞意更浓,换上拖鞋逃进浴室锁好门,稍稍平静了一下,脱掉上衣和裙子后双手捏着的腰口同时向下,连同连裤袜一起褪到腿弯,中间的湿痕还没有干透,脱离的时候拉出一丝丝的,哎呀,怎么会出这么多水啊,我真的是想天龙了吗?要不怎么才摸了几下就这么湿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