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91章 特护病房调戏安雯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是真的笑乐了,怪只怪天龙的讲笑话的表情太过逗人。先是一本正经的开篇,随后插科打诨,似笑非笑的装正经,之后又板着脸模仿大象与骆驼的表情,特别是最后模仿骆驼时一脸不屑、愤愤不平的说着“老子不跟长脸上的人说话”时,更是声情并茂,绘声绘色,让她一时竟笑的停不下来。

    “我…我恨死你了…哈…快让我停下来…”

    天龙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心中暗道,她的笑点未免也太低了吧,笑了这么久还在笑?

    “快…快让我停下来…哈…”

    安雯欣想让自己严肃下来,可脑海中总盘旋着天龙刚才那逗人的表情,笑声竟无法停息,笑得花枝乱颤,肚子也越来越酸痛。

    安雯欣抓着天龙的胳膊,吃力的道:“让我停下来…快…我…哈…我不行了…”

    许多女人在大笑时少有美感,可天龙却觉得她的笑容格外灿烂。檀口裂开,露出雪白的贝齿,眼眸漆黑,眯成一条缝,在加上眼里闪烁的泪光,让整个脸庞看起来如绽放的牡丹,雨露轻沾,娇艳妩媚。

    天龙呆呆的看着,渐渐入迷。淡淡的幽香萦绕四周,沁人心脾。女人丰满高耸的随着身躯的颤动而抖动,乱人眼球。幽深紧致的也如黑洞般吸引着天龙的心智。那窄小的短裙因坐姿而微微上扬,丰满的尽数裸露。

    双腿间诱人的秘密花园,随着两条性感迷人的白色丝袜美腿的轻轻摇晃而时隐时现,透露出里面漆黑而朦胧的色彩。

    天龙不禁想到了那一次在公车上,自己灼热的在黑色的丝袜大腿间的情境。丝滑、细腻、畅快,以及一点点不可避免的粗糙感…一切都是如此醉人…

    下一秒,天龙一把搂住安雯欣纤细的腰肢,火热的嘴唇紧紧的覆上了她粉嫩而柔软的唇瓣。

    安雯欣的笑声嘎然而止,身躯僵硬,气息也似乎停滞,只是瞪大了双眼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近在咫尺的双眼。

    他…他又吻了我…

    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从唇齿间传来,安雯欣不禁想起了上一次少年火热而激烈的亲吻,狂野而略带粗鲁,同样的气息,同样的嘴唇。只是这一次却有些温柔,轻轻的蠕动,来回的摩擦,舒适而温柔。

    一吻即罢,天龙抬起头,静静的注视着她如水的双眸。

    安雯欣心中羞怒,刚要呵斥,可看见他的神情,到嘴的话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他的双眼平静而温柔,如一潭纹丝不动的幽井,漆黑的深处透着丝丝心疼与怜惜。

    安雯欣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露出这种眼神,可她却真实的感受到了它传递出的信息。

    “你过的很不开心。”

    半晌,天龙嘴唇轻启。

    安雯欣回过神来,倔强的反驳道:“没有。”

    “可我却从你眼里读出了寂寞的文字。”

    天龙凝视着她如秋水般的眸子,语气笃定。

    他知道她在说谎。

    笑容往往是人类心情愉悦的直接表现。可有时候,它却不一定代表着幸福。

    它的背后也许藏着不为人知的苦楚,隐蔽着孤独的失落。在坚强的外壳下,颤动着寂寞的心跳。

    女人的笑容十分灿烂,可天龙却从她的眼里读出了寂寞的文字。因为眼睛无法掩饰,也不可能欺骗,它的里面弥漫着孤独,诚实的诉说着女人内心深处那不忍触碰的落寞。

    听着天龙的话语,安雯欣微微一愣,陷入了迷茫。

    寂寞?我寂寞吗?也许从前不,可现在却时常感到孤独。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六年前!

    丈夫在一次空难中丧生,离开了自己与女儿。每次疲惫的从医院归来,等待自己的永远是空旷而冰冷的墙壁。没有灯光,没人守候,曾经那温馨幸福的家变得冰冷而毫无生气。它就像一间客栈,只是一个休息的住所,再也不是温暖心灵的港湾,也不再是令人眷恋的天堂。

    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有谁懂?

    一瞬间,安雯欣百感交集,心中酸痛,天龙短短的几句话便触碰到了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我不知道你有多少不开心的往事,我只希望你今后能过的开心。”

    天龙心生怜惜,抬起手指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

    一抹久违的温暖涌上心头,安雯欣内心悸动。过了半晌,才醒悟过来,猛然挣脱他的怀抱,俏脸微红的垂下颔首,心如鹿撞,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我…我到底是怎么了…这个小色狼刚才还亲了我…怎么…怎么一会我就被他感动了…

    安雯欣偷偷抬头看去,少年漆黑的眼眸里充满着爱慕与怜惜,如一汪温情的海洋,似要将人融化。安雯欣的心口猛得一跳,浑身都似触电一般,脑袋里一片晕眩。她不敢相信那种只有在恋爱时才有的精神触感竟在此时出现,并将她电的面红耳赤,浑身发软。

    一时间,安雯欣心乱如麻,五味杂陈。恐惧与羞涩交织在一起,令她不知所措。她再也不敢停留,逃也似的向门边跑去。

    “谢谢…”

    临到门边,安雯欣停子,犹豫片刻,轻道一声后快步走了出去。

    “也许她对我的印象会有所改观吧。”

    望着那丰满动人的倩影离去,天龙自嘲似的低叹一声。对于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天龙打心眼里的喜欢,不仅是,还有怜惜。

    刚进门时,天龙就用之眼探索了她内心的秘密,寂寞、孤独、以及隐藏至深的。颜色鲜艳而泛红,那正是极度渴望的表现。可天龙却发现她并非性格放荡的女人,不然以她的美艳与性感,不知可以找到多少优秀的男人来满足自己。

    能够忍耐身体的,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

    人是充满的动物,每一种都难以控制。贪欲、食欲、,权利欲,基督教更是定下了七宗罪来约束教徒。可这些教条并不能约束每一个人,就像贪官一样,明知贪到一定程度会处以极刑,可还是有许多人贪赃枉法,践踏法律。安雯欣能够守身如玉,可谓十分难得。

    如果真的能够与她欢好一番……

    想着女人高耸雪白的,被紧身短裙紧紧包裹的肥嫩丰满的大,还有那丝滑细腻的白丝美腿,天龙只觉口干舌燥,心痒如麻,怎么也无法入睡。

    安雯欣?安雅心?莫非是姐妹俩?,老子刚才干嘛要装正人君子?看着毛毯下被支起的大帐篷,天龙苦恼的从床上坐起,向着门外走去。

    “呼…呼…”

    安雯欣靠在墙边,长长的喘着气,直到现在她的心还在剧烈的跳动着,脑中不停的盘旋着少年那怜惜而充满感情的眼神,回味着那一瞬间心中酸麻的悸动。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怎么…怎么对这个小色狼有了感觉……

    错觉,肯定是错觉!这个混蛋这么可恶,这么好色,我怎么可能会…会喜欢他,而且…而且我比他大十几岁,这肯定不可能…

    安雯欣摸了摸脸,只觉脸庞如开水般发烫,心中更是羞涩不已。忽得,她又想起了先前的那一吻,没有,没有杂质,只有纯真的怜惜与疼爱,与上一次在公车上充满狂暴与的热吻截然不同,让人迷茫,也令人心动。

    如果…如果这个小色狼不那么好色,也还真不错,至少…至少蛮会哄人开心的…

    就在安雯欣胡思乱想时,一声轻轻的门锁扭动声传来,紧接着,天龙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啊!”

    安雯欣惊呼一声,慌张的说道:“你…你出来干什么?”

    天龙也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只见安雯欣俏生生的靠在走廊墙边,正一脸吃惊的看着自己。天龙也没想到她并没有离开,惊异的问道:“雯欣姐姐,你…你怎么站在这里?”

    “我…我…”

    望着少年询问的目光,安雯欣感觉心中的秘密似乎被洞穿,心肝猛的一跳,脸色也愈发红润,紧张的不知所措。过了几秒,安雯欣才蛮横的说道:“我…我站在这里什么事,要你管!”

    天龙微微一笑,上前几步,盯着她的脸,戏谑的问道:“雯欣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可告人的心事呀?”

    “你胡说!”

    安雯欣慌张的狡辩道:“刚才…刚才里面比较闷,我…我出来透透气。”

    “那你怎么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天龙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脸庞,随后目光下移,凝视着那因急促的呼吸而来回起伏的。

    一瞬间,天龙的就了。安雯欣的双乳高耸而坚挺,两团白花花的裸露在外,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连绵不绝的乳浪直让人口干舌燥,血脉喷张。

    注意到天龙火热的目光,安雯欣赶紧捂着胸口,羞怒的娇斥道:“你…你果然是个小色狼!”

    说完转身便走。

    天龙略显尴尬,赶紧追上去,讨好似的解释道:“好姐姐,你别走呀,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你别生气好不好,看到姐姐生气我就很难过。”

    “哼!”

    安雯欣娇哼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板着脸毫不理会。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天龙紧张的解释道:“主要是…主要是姐姐太迷人了,我不由自主的就…就看过去了,真的,我没有别的意思。”

    “你还说!”

    见他说的露骨,安雯欣瞪着杏眼,又羞又气,脸色通红。

    “好,好,我不说了,姐姐你别生气了,也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天龙拿出死缠烂打的本领,连声说着好话,“姐姐生气的模样虽然好看,但我还是喜欢看你笑,看到你笑我就觉得开心。”

    听着他傻傻的说着讨好的话,安雯欣不知怎么的心中一甜。也许是因为太久没人哄过自己,也许是因为少年诚恳的态度。总之,这些笨拙而毫无技巧的话,感觉分外动听。

    这个小色狼,为什么总是这么会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