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90章 美少妇护士安雯欣

第1290章 美少妇护士安雯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它渐渐落入黑暗的深渊,没有一丝停留。

    “为什么?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李媛媛嘶声叫喊着,眼泪如决堤的洪水簌簌落下,苍白的脸颊上因激动而泛着病态的嫣红,那呜咽的声音如野狼失去了孩子的哀号,悲戚至极,令人扼腕心酸。

    天龙静静的看着她,低声道:“不管为什么,他都已经变了。”

    “回不到从前了?”

    李媛媛痴痴的问着,朦胧的泪眼充斥着无助与哀伤。

    “回不到了。”

    天龙摇了摇头,紧紧的搂着李媛媛,“男人与女人不一样,对着心爱的女人他会无比温柔,而一旦绝情起来也没有人比的了。”

    “干妈,不要在哭了,不值得。”

    天龙抬起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泪痕,漆黑的眼眸里闪烁着柔情与疼惜。那充满爱怜的目光犹如一道暖流温暖了李媛媛冰冷的心灵。

    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少年对自己的关心,对自己的迷恋。她心中隐藏了二十年的渴望被关怀的情感终于被激发了出来,陌生而熟悉,温暖而醉人。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被融化了,变得柔软,变得悸动,变得如水流淌。

    她就这样睁着泪眼痴痴的看着他,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犹如一个小女孩,感受着大男孩温柔的抚摸,爱怜的柔情,久违的温馨。

    不知过了多久,李媛媛突然抬起头来,深深的看着他,“你…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因为我救了你吗…”

    “不是。”

    天龙摇了摇头。

    “那…那是为什么…”

    李媛媛语声哽咽,神色凄楚,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少年,眼眸深处跳跃着一丝莫名的期待,手指因紧张而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她只是希望他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关心自己。

    她渴望他的爱,一个年龄可以做自己儿子的少年的爱!多么荒唐,这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你像我的亲人。”

    听到这句话,李媛媛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漏了一拍,朦胧的泪眼里难以掩饰那淡淡的失望。

    天龙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深深的望着她,柔声道:“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有种浓浓的亲切感,让我忍不住去关心你,呵护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在刚才…我…”

    说到这里,天龙脸庞泛起一抹羞涩,随后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知道了,我并不是因为这种亲切感而去关心你,我感觉你的身上有一种难言的魅力,莫名的吸引着我,让我忍不住想要去抱着你,呵护你,拥有你。”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也许这是你听过最烂的表白吧…”

    天龙黯然的垂下头,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因为失败的表白而沮丧、懊恼。

    “不,不是的!”

    李媛媛猛然激动的出声辩解,伸手按住了他的唇,深深的看着他。她感到有些心痛,有些甜蜜。男孩深情的目光,笨拙的表白,以及哀愁的口吻都深深的打动了她。简单、纯净、真诚,她从未听到过如此让人心动的话语。

    “我喜欢…我喜欢你说的话。”

    李媛媛痴痴的看着他,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酥软了,在含情脉脉的柔情中荡漾。

    “干…干妈…”

    天龙惊喜的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看着少年傻傻的表情,李媛媛心里甜丝丝的,她感觉这一刻就像梦幻一般,自己竟会陶醉于一个少年的赞美与柔情中。

    “叫…叫我的名字…”

    李媛媛羞红着脸,微弱的声音几不可闻。

    “媛媛…”

    天龙轻轻的唤着,“不过我还是想叫你干妈…”

    “为什么?”

    李媛媛眨了眨眼。

    天龙有些尴尬的笑道:“因为有一种禁忌的快感。”

    李媛媛微微一愣,转而明白过来,美丽的俏脸刷的一下通红,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满脑子色欲思想。”

    “谁叫干妈这么漂亮,这么性感呢?”

    天龙微微一笑,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深情在她耳边低声道:“干妈,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关心你,爱护你,!”

    “讨厌。”

    听着少年深情的话语,一抹甜蜜涌上心头,李媛媛痴痴道:“只要…只要你的心里有我,我就满足了…”

    天龙紧紧的搂着李媛媛,嘴角溢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打开了李媛媛的心扉,只要以后多给予她关心与呵呵,她就会被自己完全拥有。

    此时,他突然想起了一本心理学上述说的内容。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他们一生都充满了对爱情的幻想,当平淡的生活磨灭了情感的热情,她会屈服于道德的伦理,家庭的责任,以及女人的守之下。但她的情感不会消失,一旦遇见了能够给予她们感情寄托的港湾,她们的身体与心灵会很容易的在男人猛烈的攻势下沦陷。”

    这就是女人!

    “干妈,我没必要住院吧?”

    天龙苦着脸,挣扎着想要从病床上起身,却被李媛媛一脸严肃的按在了床上。

    两人在车内一阵缠绵悱恻的情话之后,李媛媛担心天龙的伤势,不顾他的抗议将他送到了市中心医院,并安排进了特护病房,之后又嘱咐医院主要领导,一天二十四小时派护士监护。

    天龙现在就是她的心头肉。女儿出国留学多年,一年大概只能回来一次,对于这个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小情人干儿子,李媛媛已经开始把母爱和情爱都寄托在他身上了,如何能够不安排周到?

    “好了,我的小心肝,你就不要再让干妈担心了。”

    李媛媛微微一笑,轻轻的摸着天龙的头发,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关切,全然一副慈母的口吻。

    “可是在医院我就看不到温柔迷人的干妈了,我会很想你的。”

    天龙柔柔的望着她,抓着她的玉手,一副乖宝宝依依不舍的模样。

    听着小情人的缠绵情话,李媛媛心头一暖,俏脸嫣红,娇声道:“干妈会来看你的啦,乖,好好养伤。”

    说完拿着被子帮天龙盖好,神情温柔而关怀。

    看着李媛媛温柔的模样,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令天龙不禁有些感动。在这一刻,他想到了小时候妈妈林徽音也是这样帮自己盖被子的情境,同时也感觉到了只有在母亲身上才能体会到的慈爱与关心。

    天龙动情的说道:“干妈,已经很晚了,你早点回家休息吧。”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李媛媛明天还要上班,天龙不想她太过劳累。

    “小坏蛋也知道关心人啦,刚才在车上还那么狠的欺负…”

    说到这,李媛媛脸色一红,眉目低垂,停了下来,随后抬起眼帘偷偷的瞟了一眼,只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神色暧昧,大手已经直捣黄龙探进她的丝袜美腿上面抚摸揉搓,令李媛媛芳心羞涩不已,再也说不出话来。

    “哼,你这个坏东西,不理你了!”

    过了一会,李媛媛抬起头来娇哼了一声,逃也似的走出了病房。

    看着李媛媛摇曳着成熟丰腴的身躯消失于门外,天龙真的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干妈临走时那句娇嗔却也让他心动不已,宛如热恋中的少女,娇痴妩媚,暧昧甜蜜。看来自己真的打动干妈的芳心了。

    天龙开始打量四周。病房里十分宽敞,墙面洁白。一台液晶电视挂在正前方的墙壁上,桌上放置着一台液晶电脑。病床左边则摆放着一个小型的真皮沙发,沙发的不远处则是一个单间厕所。整个病房设施齐全,干净整洁,人性化十足。

    最主要的是,听说特护病房里的护士都美的冒泡,从刚才进来见到的那个值班护士就可见一斑,身材一流,样貌娇美,那对颤巍巍的子似乎要裂衣而出,还有短裙下那对被白色细腻的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直让人勃发,心猿意马。

    他妈的,有钱有势的就是会享受,住院都跟住宾馆一样,还有美女护士一天二十四小时侍候!不知道安雅心会不会来看他,或者自己去找安雅心吓她一跳,既然住在这个医院里,有的是机会。

    天龙胡思乱想着,其实他并不需要住院,这一点他自己最清楚。那只是吕小强在他身上化妆造成挨打的假象罢了,和李媛媛激情缠绵后,更是尽情吸收,电能储备相当充足。

    天龙不由想到了身体里那个不知是鬼是妖的毒蟒。自从发现他的存在后,自己的经历只能用神奇来形容。催情电能,电眼,还有太虚幻境,这些只存在于修真中的技能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而现在更是惊人,之后能储备电能!这如何不神奇!

    就在此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将天龙拉回了现实。

    “谁?”

    天龙看向门边,低声问道。

    “您好,我是308号房的专理护士,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一道娇媚的女声透门而入,婉转低沉,甜美细腻,直让人心软神酥,神魂出窍。天龙从未想到一个女人的普通话可以说得如此甜美,只短短一句话就能让人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此时,天龙已经在心中断定,这位护士姐姐必定貌美如花,温柔非常!

    这并非他刻意意,据说市中心医院的特理护士个个心灵手巧,体贴温柔,专业技能一流,引得无数权贵生病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入住市中心医院。但相比于她们的玲珑内在,外在条件才是让无数达官贵人趋之若鹜的主要原因。毕竟是公立医院,工资待遇相当好,说出去又好听,工作倍有面子,这些条件不是他的康华医院私立医院所能相比的。

    护士们个个体态婀娜,美艳非常,高挑丰满,环肥燕瘦,应有尽有,比许多选美小姐都略胜一筹。许多领导在被这里的护士细心服侍后都乐不思蜀,流连忘返,有病无病都喜欢跑到这里小住几天,并美其名曰:“身体健康才能为人民劳心劳力!”

    也因此,医院的领导们都比较受重视,升官发财那是指日可待。

    想到传闻的点点滴滴,天龙心中一荡,颇有些迫不及待,心思也开始了荡的幻想。

    她多大年纪,阿姨还是御姐?胸围是多少?我喜欢大咪咪,因为那样才有体积感!她的双腿是修长还是肉感,是否也穿了诱人性感的白色丝袜?不用怀疑的是,她肯定有一套合身的白色护士服,这就是真实的制服诱惑!

    ,不能再想了,都他妈硬了……

    “护士姐姐,快请进。”

    天龙深吸一口气,躺在床背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房门,期待惊艳的那一刻。

    “扑哧!”

    也许是因为天龙嘴巴的讨巧,外面的护士忍俊不禁,嗤笑一声,甜声道:“那我进了。”

    只听“咔滋”一声,门锁扭转,一道娇俏的倩影轻轻移动,眼看就要破门而入。天龙却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心跳开始加速,莫名的激动着,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口。

    当护士一袭雪白的着装盈盈立在眼前时,天龙顿时屏住了呼吸,双目放光的看着,再也移动不了分毫。

    女人大概三十出头的模样,一米六五的个子,身材高挑,倩影迷人。娇美的面容淡雅精致,蛾眉淡扫,细长入鬓,恍若青山远黛。水灵的双眸漆黑如墨,秋水盈盈。圆润的琼鼻下,檀口一点,两片薄而红润的嘴唇略施唇彩,在灯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犹如粉嫩的水**,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吮在嘴中细细品尝。

    乌黑的长发梳得十分整齐,高高的盘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一顶洁白的护士帽垂在头顶,两屡柔顺的青丝轻轻的垂在白洁的额前,平添了几分甜美的韵味。

    顺着颈脖优美的弧线延展而下,两团高耸的丰满硕大坚挺,将上衣绷的完全没有褶皱感,似乎一个深呼吸就要裂衣而出。透过低领的开口处,小半个雪白的紧紧的挤压在一起,形成一道致命的缝隙。那紧致幽深的沟壑根本就无处隐藏,赤裸的暴露在了天龙的视线下,如同黑色的宝石,骄傲的闪耀在洁白的雪地,散发着动人心魄的致命吸引力。

    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随后延展而下,划出一道夸张而性感的弧线,勾勒出丰满肥嫩的肉臀。更要命的是,那雪白的护士窄裙只堪堪遮住,一双修长而充满肉感的美腿几乎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白色的半透明丝袜如第二层肌肤紧紧的包裹着这对美腿,丰满肉感的大腿,纤细匀称的小腿,构成一条优美而婉转的迷人弧线,在灯光下泛着尼龙材质特有的细腻与光滑,无形的引诱着男人饥渴的目光。

    天龙已经看的坚硬无比,可她的性感却还在继续。那双只有36码的小脚竟然踩着一双五公分的白色鱼嘴式高跟凉鞋。两根圆润的葱葱玉趾欲迎还羞的暴露在外,透过丝袜的朦胧,紫色的指甲油若隐约现,犹如新鲜的紫色菩提,引诱着男人干渴的嘴唇去亲吻,去吸吮,去舔抵。天龙似乎已经闻到了那带有迷人的香水和皮革味道的脚趾的气息。

    整个看起来,女人就像熟透了的柿子,等待着男人的采摘与占有!

    天龙微微控制着自己欲的表情,心中暗道,市中心医院果然名不虚传,随随便便一个护士都这么性感撩人,住在这里的男人简直就是住在天堂啊,接下来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对不起,打扰了,我是这间病房的专职护士,我叫安…安…”

    “是…是你!”

    原本面带微笑做着自我介绍的护士突然停了下来,杏目圆瞪,神色惊异的叫了一声,似乎之前就认识天龙。

    “你…你是…”

    天龙也被她弄的一惊,又细细的打量着她的脸庞,感觉越看越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过了半晌,天龙也面现惊色,终于回想起来,失声道:“姐姐?是你!”

    原来这个性感撩人的美女护士就是天龙前些天在公车上挑逗的。当时的他刚刚获得妖法“催情电能”于是便忍不住试了试手,在公车上将这个美少妇挑逗得娇喘吁吁,春情荡漾,并用她穿着性感黑色丝袜的美腿尝试了腿交,最后将灼热的尽数了她的丝袜上。

    尽管过去了近一个月,但天龙每每想起也陶醉于公车上那种紧张与刺激,却没想到在医院能够与她再次相遇。天龙隐约记得她正是在中心医院下的站,那她肯定就是那个妩媚的!

    “你想起来了?”

    美少妇护士脸色一变,略带薄怒,神色复杂的瞪着他。

    “姐姐,真的是你?”

    天龙并未发觉护士的脸色,惊喜的叫道。那一次激情之后,天龙暗暗后悔忘记了找她要电话号码,这一次意外重逢如何能不惊喜?

    “哼,谁是你姐姐?少叫的好听!”

    看着天龙灿烂阳光的笑容,护士不满的哼了一声,板着脸不苟言笑。她清楚的记得就是这张灿烂的俊脸迷惑了自己,让自己忘记了防备,以至于那天在公车上让这个可恶的小色狼占尽了便宜,最后还…还了自己的腿上…

    “姐姐,你怎么了,上次你不是答应要做我姐姐吗?你忘了?”

    天龙不解的看着她,傻傻的说着。

    “你还说!那天你…你都做了什么?”

    见他提起上次的事情,护士脸色潮红,又羞又怒,狠狠的瞪着他,那羞怒的模样却看起来妩媚动人,令人悦目。

    天龙毫不生气,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讪笑道:“好,好,姐姐生气了,那我不说了。上次只见到了姐姐温柔微笑的模样,没想到姐姐生气起来也是这么漂亮!”

    “你…你这个小色狼…”

    面对天龙巧舌如簧的赞美,护士真不知该如何应对,看着那张灿烂的笑脸她想要生气却怎么也生不起来,只得恶狠狠的瞪着他以表示自己的不满,可脸庞上粉色的红晕却淡化了这种效果。

    “雯欣姐姐,快坐下说话。”

    天龙身子侧了侧,拍了拍空出来的床板,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哼,少跟我套近乎,你这个小色狼…”

    护士正要呵斥,随即惊异的看着他,失声问道:“小色狼,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天龙眼神带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安雯欣低头看去,立即恍然,原来胸口上的工作证早已暴露了自己的信息。看着天龙一直笑盈盈的脸庞,安雯欣却觉得他在讥笑自己笨蛋,顿时又气又怒,怒斥道:“不准你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天龙大声道:“知道了,雯欣姐姐!”

    “雯欣姐姐,没想到你的人美,名字也这么动听,雯欣雯欣,窈窕淑女,雯华欣美,多么美而富有诗意呀,我说的对不对,雯欣姐姐?”

    天龙眼神带笑,面容真诚,可是张口闭嘴的“雯欣姐姐”却深深的出卖了他。

    听着这个小色狼甜甜的叫姐姐,还越叫越带劲,安雯欣的脸色就与天龙的笑颜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越来越难看,面容绷紧,银牙紧咬,双拳情不自禁的握在了一起,恨不得在他可恶的脸上狠狠的揍上一拳,以解心头之恨。

    天龙却对她的表情视若不见,依旧笑咪咪的道:“雯欣姐姐,我叫天龙,天是天上人间的天,龙是生龙活虎的龙,今年19岁了,今后的这些天就要麻烦你照顾我了,特护病房就是好呀,能够与姐姐朝夕相处了,呵呵。”

    听到这话,原本还在生气的雯欣微微一愣,有些吃惊的看着他。这句原本十分平淡的话却暗示着自己,现在他是病人,我是护士,那句“特护病房”更是提醒着自己,他是有身份的人,虽然现在他没有生气,却不敢保证以后不会投诉你工作粗糙,态度恶劣之类的怨言。

    这个小混蛋!小色狼!

    安雯欣狠狠的看着他,银牙紧咬,又气又怒,暗骂着天龙的无耻与狡诈,随后娇躯一扭,不满的坐在了床沿上。

    天龙眼中的笑意一闪即逝,坐起身来拉着安雯欣的胳膊,笑道:“好姐姐,不要生气了,生气容易变老,像姐姐这样漂亮的女人就应该每天开开心心,笑口常开才是。”

    他不仅长的俊朗不凡,而且口才一流,这一点只有他的女人才明白,哄人的话语那是张口即出,信手拈来,否则单单只靠长相,他不可能将众多美女姐姐妹妹干妈姨妈迷的死去活来。

    安雯欣虽然恼怒于他初次的轻薄放浪,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即动听又舒心。

    可女人的矜持不会就此让步,此时的她依旧的冷着个脸,抖开他的手,侧目不语。

    天龙见安雯欣原本微蹙的眉头散开,心中知道她的气已经散了一般,于是继续笑道:“雯欣姐姐,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保准你听了之后笑的即矜持,又想狠狠的打我一顿。”

    “哼,看来你很有自知自明,我现在就想凑你一顿!”

    不知道为什么,安雯欣看到天龙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就来气,也不知这个小色狼用这张脸勾引了几个女人了。

    天龙也不气,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随后面容一整,煞有介事的用天津评书式的语气说道:“话说在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一天,草原的大象和沙漠的骆驼不期而遇了。大象好奇的看着骆驼,骆驼也好奇的看着大象。大象不乐意了,说,看什么看,胸部长在背上了不起啊!骆驼一听这话,火气也上来了,说,老子不跟长在脸上的人说话!”

    “扑!”

    “哈哈哈…”

    安雯欣先前听到天龙讲到骆驼胸部长在背上时还羞红着脸忍住了,但听到最后那句时,终于还是忍不住张嘴大笑起来,冷峻的脸庞顿时如吹风释冻,无影无踪。

    “姐姐,你终于笑了!”

    见安雯欣开怀大笑,天龙也开心的笑了起来,这种前一分钟还含怒带怨的美女,下一刻却因自己的话语而笑颜如花的成就感,十分令人满足。

    “你…你这个小坏蛋…哈…小色狼…哈…”

    安雯欣又气又笑,似骂非骂,眼眶里光泽闪烁,竟已笑出了泪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