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89章 姨妈干妈李媛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里的不受控制的直往外涌,在大腿和处大量聚集,使得天龙的更加舒服顺畅,每一次都发出乱的“滋滋”声,如同在潺潺的紧窄的温泉中。

    天龙尝到了美妙的滋味,根本就不需要干妈提醒,腰肢快速起伏,如同打桩机一般有力的奸着干妈肥美多汁的,发出激烈的撞击声,嘴唇也狠狠的吻上了干妈性感娇嫩的小嘴。

    天龙兴奋的喘息着,“妈妈…我们以后也这样好不好…让儿子的插进你的…让你快乐…”

    “好…妈妈是…嗯…是你的…你想怎样都…都可以…啊…顶到了…好美…”

    乱的言语刺激着她的身体,天龙的大如烧红的铁棍,强劲有力的插干着,李媛媛乱的基因似乎被唤醒,狂摆,娇喘吁吁,口中放浪的呻吟。

    听着干妈李媛媛荡的呻吟,天龙犹如吃了兴奋剂,双眼通红,气喘如牛,大从不同角度发出强劲有力的冲击,在紧窄柔软的里横冲直撞。粗壮硕大的迅猛的刮弄着敏感的壁,次次见底,如雨点撞击着柔软的,发出“滋滋滋”磨合的声音。

    “啊…啊…好哥哥…大亲儿子…喔…妈妈的好…好舒服…啊…好…好美…哦…好麻…好爽…啊…又被大顶到了…嗯…要…要融化了…不行…啊…顶到心坎上了…太…太刺激了…”

    李媛媛疯狂的呻吟着,畅快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大男孩的是那么粗壮硕长,火热坚挺,如同一块发烫的铁棒在里横冲直撞,猛抽,强烈的让人崩溃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涌上来,如汹涌的海啸无法抵挡。

    深入骨髓的快感让李媛媛媚眼直翻,放声浪吟,胸前那对雪白硕大的急速的划出道道眼花缭乱的乳浪,四肢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着天龙的身体,肥嫩的肉臀疯狂的向上抛送迎合着大的狠抽急插,里更是如河流般不断涌出汩汩灼热的蜜汁。

    天龙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越干越顺畅,滑腻和紧窄压迫的快感不断袭来,让他的更加快速,“小,妈妈,我要你,你这个妈妈!”

    说完天龙搂住她的腰肢,大飞快的着,如同高速运转的马达。一会斜行,一会旋转研磨,一会浅出深入,一会大起大落,技巧百出的奸着浪妩媚的干妈,激烈的声与撞击声不绝于耳。

    李媛媛受到更加有力更加快速的刺激,舒服的秀发乱飞,呻吟连连,子随着有力的冲撞晃荡不已,而被奸的三角部位则出现了靡而迷人的白色泡沫。

    “啊…啊…好哥哥…会的大亲儿子…喔…干妈不行了…啊…要…要融化了…不行…啊…顶死干妈了…要…嗯…要来了…”

    “啊!”

    强烈的快感似乎永无止境,李媛媛再也承受不住的冲击,大叫一声,紧紧的搂住了天龙强壮的身体,敏感的一阵强力痉挛。紧接着一股不可抑制的洪流从深处喷薄而出,丰满的娇躯随着的来临不停地颤抖着,嘴中陶醉的呻吟着道:“好…好美…好舒服…”

    天龙只觉嫩滑的一阵强力的搅动,疯狂的快感差点让他喷。略微停顿了一会,待李媛媛过后,天龙又开始了强而有力的。

    “啊…好儿子…你怎么…怎么又来了…让干妈休息一会…喔…妈妈…妈妈吃不消了…”

    李媛媛还未结束,天龙的就又插了进来,顿时让她兴奋的身躯狂抖。

    天龙现在已经插红了眼,心中欲火未泄,大涨的难受,一刻也停不下来。

    当即提起一口气,大疯狂的进出着干妈浪多汁的。

    剧烈的摩擦,和着润滑的发出“滋滋”的声响,猛烈的撞击着丰满的大,娇嫩粉红的随着粗壮的大不停的进攻,而翻进翻出。不断涌出的顺着滴落在大腿上,很快打湿了天龙的裤子。天龙越插越兴奋,一手抓捏着干妈丰满的大,一手抚摸着干妈细腻动人的丝袜美腿。享受着丝滑的质感。

    “啪”的一声,天龙一巴掌抽在肥美的臀部上,惹来干妈一声甜美销魂的呻吟。天龙兴奋得的不可言喻,大被紧窄湿润的紧紧的包裹着,柔软的不时含咬着,带来阵阵触电般的快感,再加上干妈销魂蚀骨的呻吟,让他越来越兴奋。

    而李媛媛也早已在儿子凶猛的下勾了另一波春情,干儿子的是那么粗壮,动作是那么粗暴,狠狠的干着的,似乎要将自己的干烂干穿。李媛媛的潺潺,快感如潮,被大插的,那种快感简直要让她窒息身亡。

    “…好儿子…干妈爱死你了…大插得妈妈好舒服…妈妈不能没有你…啊…妈妈的永远都要被儿子的大插干奸…喔…太爽了…”

    乱的言语,的刺激,李媛媛沉迷在了母子相奸的快乐中,尽管天龙并非是她儿子,但是每当天龙叫妈、小时,李媛媛都感觉格外的刺激,里异常火热,极度渴望着儿子大的奸插干。的快乐再加上精神的愉悦,构成了不可言喻的令人疯狂的快感,李媛媛如同被惊涛骇浪击打的小船,完全迷失在了的漩涡中,欲罢不能。

    “还要…喔…妈妈还要儿子用力的插干…喔…不要停…再深一点…把妈妈的插烂吧…”

    “…会的亲儿子…妈妈好舒服…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舒服…亲儿子…妈妈爱你…永远都不要离开妈妈…喔…又顶到了…”

    “啊…用力的干妈妈…大亲儿子…小妈妈是你的…妈妈的只给亲儿子一个人干…媛媛永远都是你的小妈妈…”

    李媛媛神色痴迷,已接近疯狂,口中不知羞耻的疯狂的呻吟着,肥美的臀部翘的高高的,并不停的摇摆扭动,潺潺的小饥渴贪婪的吞吐着儿子粗壮硕大的,乱的蜜汁随着的不断滴落。

    天龙没想到突然间李媛媛这么激动,不堪入耳的言不断吐出,刺激着自己的,特别是那旋转摇摆的白嫩美臀,带动着的搅动,给予自己极强的快感!

    “小,欠儿子干的妈妈,大要你,干烂你的。”

    天龙发了疯一般插干着李媛媛的,绝美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腰间的酥麻感也越来越大,天龙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你太猛了…要死了…要死了…”

    疯狂的快感如惊涛骇浪接连而来,一波比一波强烈,李媛媛舒服的嘶声呻吟,快感如潮,令人崩溃的在大男孩抽打的凌辱和禁忌的双重刺激下,来了一次又一次。李媛媛此时已经忘却了所有,灵魂似乎也已经飞出了体外,在永无止尽的形成的漩涡中沉沦深陷。

    “不行了…我要…”

    天龙涨红了脸,激烈的耸动着。

    “射给我…射给我…射到妈妈的里面…我要…妈妈要儿子的…”

    李媛媛荡的叫喊着,渴望着天龙浓烈滚烫的的灌溉。

    “啊!”

    快感疯狂的高涨,的火山蠢蠢欲动,最后终于轰然爆发。天龙大吼一声,双手死命抓住臀肉,大猛力前顶,穿过柔软的直达,喷出了两个多小时而积累的大量,一股股的全部射入了成熟美妇火热的花房。

    李媛媛只觉天龙的瞬间涨到了最大,粗壮的棒身将空虚瘙痒的整个填满,没有一丝空隙,硕大的有力的顶在了深处。强劲的如子弹接连的喷打在壁上,娇嫩的忍不住一阵酥麻,电流般的快感以为中心迅速扩散到全身,让她瞬间达到了崩溃的。

    李媛媛剧烈的喘着气,回味着的余韵,这种被大男孩占领的感觉是如此美妙…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她们一生都充满了对爱情的幻想,当平淡的生活磨灭了情感的热情,她会屈服于道德的伦理,家庭的责任,以及成熟美妇的守之下。但她的情感不会消失,只会埋藏。一旦遇见了能够给予她们感情寄托的港湾,她们的身体与心灵会很容易的在男人猛烈的攻势下沦陷。

    过后,两人都停歇下来,相拥在一起喘着气。

    李媛媛已经筋疲力尽,浑身酥软,如一只慵懒的小猫无力的趴伏在天龙怀里。

    美艳的俏脸红潮点点,水灵的眸子微微闭合,眉宇间残留着欢好后愉悦的痕迹。

    原本盘在脑后的长发胡乱的垂在颈脖处,红唇微张,娇喘吁吁,更添几分妩媚与慵懒。

    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欢爱,李媛媛就好似做梦一般。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疯狂,如此饥渴,在地下停车场就敢与少年荒唐的肉搏。也没想到自己会迷迷糊糊的做他干妈,然后与之。更没想到的是自己会荡的叫喊着让少年中出!

    饥渴的呻吟,剧烈的娇喘,粗大的在中狂野的,带来惊涛骇浪般的狂潮。那一刻,自己好像已经忘却了所有,身体不受控制的在大男孩密集的进攻中摇曳扭动,随后风雨飘零,灰飞烟灭。

    一切都太荒唐,太疯狂了!

    “干妈,舒服吗?”

    天龙温柔的抚摸着李媛媛光滑细腻的粉背,喃喃低语,“听说这样可以延长女人的余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许多男人在完事后都忘记了女方的感受,却不知此时的她心里比男人更空虚。

    这个简单的抚摸背部的动作,不仅可以延长女人的余韵,还能让女人得到最大的心理满足,让女人对男人产生好感和依恋。

    对于天龙的细心,李媛媛不禁有些感动,至少丈夫就从来没有这样体贴过。

    很快,轻柔的抚摸带来了身体的愉悦,李媛媛红着脸轻轻嗯了一声,声音微不可闻。

    “呵呵,我还以为干妈不喜欢呢。”

    得到李媛媛的回应,天龙似乎十分高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双手的动作更显温柔。轻柔滑动,来回抚摸,生怕弄疼了她的肌肤。

    感觉到少年的体贴与温柔,一丝久违的温暖在李媛媛心中泛起,令她的目光有些迷离。

    有多久没有得到这样的温柔了?

    整整十年!

    自从丈夫的官位越来越高后,他就变了。变的冷漠,变得无情,他的一颗心都记挂在了仕途的发展上,对家里不闻不问,对自己缺少关怀,就连亲热也是草草了事,做完之后倒头就睡。两人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阻隔在了两人之间。

    而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对自己就更没有了兴趣。每天花天酒地,夜不归宿,而自己只能独守空闺,与寂寞为伴,让冰冷与孤独一天天的折磨自己。

    心灵的冰冷,灵魂的孤寂,岁月的流逝。凭什么?凭什么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就要在丈夫的忽视下白白流逝!凭什么当初的誓言就如脆弱的蛋壳不堪一击?

    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漠?

    哀戚与悲愁在心中交织,李媛媛越想越委屈,心中五味杂陈,恨意泛滥,伤心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感觉到胸前的凉意,天龙不禁低下头去,只见李媛媛泪眼胧朦,神色凄楚,看起来楚楚可怜,再也不似政坛女强人的模样。天龙有些吃惊的问道:“干妈,你…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李媛媛突然一把拍开他的手,脸色森冷,大声斥责道:“不要你管,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贱货!”

    “干妈,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龙愣愣的看着他,一脸错愕,似乎自己犯了什么过错。他不明白为什么李媛媛的情绪大变。

    “难道不是么?”

    李媛媛冷声质问,瞪着天龙大声道:“我好心救你出来,你却我,你们男人除了用下半身思考还会什么!”

    天龙神色紧张,解释道:“干妈你误会…”

    “不要解释!”

    李媛媛冷声道:“也不要再做出这副假惺惺的模样,真的很恶心!”

    李媛媛神色冰冷,狠狠的瞪着天龙,如一只愤怒的母狮,与先前妩媚慵懒的样子判若两人。

    看着成熟美妇凄楚的模样,天龙神色黯然,默默的垂下头,过了良久才惭愧的说道:“干妈,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天龙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深深的埋下了头,看上去内疚而惭愧。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那漆黑的眼眸深处跳跃着兴奋的光亮,如流星的光辉一闪即逝。

    机会!机会来了!

    天龙,你的机会来了!

    天龙心头火热,紧握着双拳,不停的在心中叫喊着,身躯兴奋得都有些颤抖。

    他从未天真的认为占有了这个成熟美妇的身体就能征服她,也从未认为成熟美妇会因为关系而向自己屈服。面对这种意志坚定的成熟美妇,的满足只是充分条件,而情感的满足才是必要条件!

    女人是多情的,是情感动物,谁能给予她情感的满足,谁就能彻底拥有她!

    特别是对于这种四十来岁的成熟美妇来说,更是如此!

    年纪的增加,岁月的流逝,身材的老化,她们对自己越来越不自信,对女人魅力的流逝越来越不安,而丈夫也会在这几十年间对她们失去兴趣,进而缺少情感的呵护,的交流。让女人更加敏感,更加不自信。

    渐渐的,她们会感到一种被漠视的失落,被忘却的无奈。可女人天生就是情感丰富的动物,她们一辈子都渴望情感的滋润,渴望异性的关怀。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的情感会积压在心底,越来越深,直到忘记了自身对于情感的需求。而一旦某个男人对她们猛烈进攻,激发了她们想要被爱、被关怀的渴望,她们就很有可能会出轨,背叛家庭和丈夫!

    李媛媛就是这种类型。身在政坛这个特殊的环境,她不可能去找小白脸,也不可能随便找男人。所以,她的情感没有任何渠道能够得到满足。她会自然的将自己伪装起来,将注意力全部投入到事业中。严肃,冷漠,坚强,进取心强,俨然一个事业的女强人。但无论她怎么掩饰,怎么伪装,她的灵魂是寂寞的,内心是孤独的,如一口干涸的老井,需要春水的滋润。

    天龙已经看穿了她的本质!

    他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经触碰到了李媛媛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她的情绪失控就是最好的证明!此时他需要做的就是满足她渴望被关怀的,征服她的身体与灵魂!

    战争的号角,已经奏响!

    “你…你老公对你不好,是吗?”

    天龙依旧垂着头,语速低缓,声音有些黯然,有些失落,也有些哀怨,如伤感的迷雾,飘飘荡荡的在车内弥漫。一句话说完,空气中似乎都充满了大男孩的不干与愤恨的情绪。

    “不要提他。”

    李媛媛声线冷淡,面无表情。

    “他为什么这样对你…”

    “我叫你不要提他!”

    李媛媛突然抬起头来,狠狠的瞪着天龙,激动的咆哮着。狰狞的脸孔如一只受伤的母豹子,看起来甚是可怖。“你知道什么!你和他是一样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怜我?同情我?你还不配!你还不够资格!”

    冷漠的表情,不屑的口吻,一切都充满了愤恨与怨气。但天龙却敏锐的注意到她愤恨的外表下,冰封的内心破开了一道微小的裂痕,一道有机可趁的致命伤口。

    他要让它感染病毒,将她彻底摧毁!

    “干妈!”

    天龙饱含深情的低唤一声,用力将这个情绪失控的成熟美妇抱在了怀里。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李媛媛剧烈的挣扎着,厮打着天龙的身体。

    天龙承受着身体的痛楚,但却没有放手,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李媛媛颤抖的身体,犹如抱住了整个世界,他要给她温暖,给她发泄的渠道,给她安静的港湾。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

    李媛媛依旧不停的斥骂着,挣扎着,眼泪飞洒。

    渐渐的,她的力道越来越小,叫喊声也越来越弱,最后安静了下来,如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动不动。晶莹的泪水从眼眶涌出,顺着苍白的脸庞默默流淌。

    “从前,有一个女人。她美丽,温柔,善良,勇敢。当她长大后显得愈发美丽,亭亭玉立,惹人爱怜。如同所有女人一样,她对美好的爱情充满了幻想,幻想着以后的人生伴侣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来,她结婚了。一个温柔体贴,疼爱自己的男人。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她以为她会这样一辈子幸福的生活下去。”

    天龙淡淡的说着,低缓的声音很轻很柔,似在诉念一首伤感的诗文,如幽深的水潭溅起的水花,幽静随然。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切都是希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丈夫变了。变得冷漠,变得无情,他开始疏远她,漠视她,以往的温柔、呵护与关怀都不复存在。两人之间渐渐冷漠,曾经那个温暖的家,甜蜜的避风港,只剩下了冰冷的床单与空旷的寂寞,他开始很少回家了…”

    随着声音的延续,李媛媛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表情开始变得木然,哀戚的神色随着天龙的话语闪烁不定,她似乎已沉浸在了以往的回忆中,沉浸在了心底深处那不忍触碰的伤痛,随着画面的快乐而快乐,随着画面的痛苦而痛苦。

    “他背叛她!背叛了这个曾经爱过的女人!背叛了当初信誓旦旦的誓言!背叛了男人应有的责任!背叛了这个曾经温暖的家!”

    天龙原本平静的面庞突然变得狰狞,那轻柔的声音也如同腊冬时节的寒风呼呼作响,整个车内的空间似乎都在沸腾,都在愤怒,都在咆哮!那充满魔力愤怒的声线如同得到了生机的蔓藤,迅速的依附在了李媛媛那千疮百孔破碎的心灵上!

    “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

    李媛媛大声咆哮着,脑中的画面如镜子般一面面碎裂,破碎的光线犹如尖刀割伤了她已有着皱纹的眼角,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落寞的陨落,痛苦的呻吟,无助的哀鸣,却无可奈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