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70章 郝允强伤心看视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根本不顾及杨丽菁,手仍是不紧不慢的拨动着两跟工线,那专注的神情仿佛真的像一个琴师在自己的名琴上弹奏着名曲,只不过这名琴是之琴,林天龙轻重缓解的拨动着工线,弹拨的杨丽菁发出相应的轻重缓急的吟叫,二人如此之合拍,让人嫉妒。

    看着杨丽菁被弹弄样子,郝允强突然发现林天龙这个小混蛋的“弹乳琴”真得很生动!

    杨丽菁那弓成C型的曼妙身体构成了琴柱,细长上的拉长,绷紧的工线,到垂在脚前的红砖构成了琴弦。琴柱和琴弦组成了一把巧妙的D字型的竖琴!犹如教堂中那伴奏的竖琴,不同之处在于,教堂中竖琴奏出的是圣洁之音,而杨丽菁的之琴奏出的是浪之音。

    林天龙就是杨丽菁这竖琴的琴师!

    “怎么样,这个滋味好受吗?姨妈。你不是喜欢刺激吗,这个就很刺激,感觉如何啊?”

    林天龙一边下流说着,一边加快弹拨的速度。

    杨丽菁摇着头哭泣道:“好疼、好麻,好痒啊,别弹了……再弹我就真的跟你急……”

    天龙哈哈大笑道:“很多女的都受不了这一手,就连老鸡都禁受不住我这一招。你看你,一边喊着受不了了,但你底下的留了一大腿,就像出来似的,你肯定爽得很,别给我假矫情。”

    杨丽菁停止哭泣,张嘴骂道:“下流胚、小混蛋,你敢骗我,这滋味一点都不好受。你说好受,那让我弹弹你的乳琴如何!你先给我把它们取下来。”

    随着画面一阵摇晃移动,镜头离杨丽菁白皙的身躯越来越远,最后静止下来。

    郝允强猜是天龙把手机搁在远离杨丽菁的某个地方。

    天龙的身影出现在视频里。他走到杨丽菁的身旁,讨好地说道:“好好好,我这就给你取下来。你还真聪明,自己取很容易让你的和鼓胀的受伤的。”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把杨丽菁上的工线依次取了下来,两颗被拉到极限的立刻强劲的反弹了回去,引起那对丰硕肉团好一阵剧烈的颤动,在胸前凄惨的乱摇乱晃。并把蒙在杨丽菁眼睛上的眼罩拿开。

    杨丽菁慢慢地揉着自己的好一会儿后,她抱怨天龙道:“小坏蛋,你看看,都被拉肿了。你真是个变态,这种招数也能够想出来。”

    天龙不顾杨丽菁的反对,涎皮赖脸地伸出他的一对黑爪子就去抓摸杨丽菁的两只,疼得杨丽菁大叫了一声,她抡起自己的小手结结实实地给了天龙一记耳光。

    这个耳光清脆响亮,一下子就把天龙打得呆立在当场作声不得。

    “你给我找根绳子来,麻利点!”

    杨丽菁喝令天龙道。

    天龙从镜头前消失了一会儿后,手里拿着一根细绳又回来,他不解地问道:“丽菁姨妈,你这是要干什么?”

    杨丽菁不由分说把眼罩给天龙戴上,并诈唬他不准摘下或做什么反抗。然后她帮天龙脱掉了上身的恤,杨丽菁就用绳子把天龙双手捆到背后。捆完后,杨丽菁似乎不放心松紧,还使劲拽了拽绳子。

    杨丽菁在镜头前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她穿着衣服回来,来到天龙身前,竟然低头俯身,用她的嘴吸吮着天龙的前胸,郝允强猜她是在吸天龙的,把天龙吸吮的怪叫连声。然后就见她用两个夹子分别夹住天龙的,可能是,把天龙疼得呼喊连天。杨丽菁狠狠踹了他一脚,然后她把扔在地上的两个铅垂分别挂到那两个夹子上,毫不客气地用双手弹拨那两根工线。

    天龙不知是痒是痛,一边怪叫,一边求饶,杨丽菁足足折磨了他有5、6分钟后,才给他松了绑。然后杨丽菁说了句我回家了,你好好自我回味吧,就从画面中消失,过了一会儿就从视频中层传来了防盗门的磕碰声。

    天龙急忙自己取下夹子,一边揉着自己胸部,一边恶狠狠地说道:“姨妈,你给我等着,我下回会狠狠报复你,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不过也别说,姨妈还挺有意思,知道男人。姨妈!”

    天龙走向手机,镜头一阵摇晃后,视频结束。

    看完这段视频,郝允强为杨丽菁虐待天龙而感觉似乎出了些许自己心中的恶气,但他心里又有一种震惊不亚于亲眼目睹杨丽菁和天龙的通奸。他从视频和昨晚的亲眼目睹中,感到杨丽菁有受虐倾向,而且她还有施虐倾向。

    杨丽菁主动吸吮天龙的举动让郝允强心里十分难过,因为吸吮,是过去他和杨丽菁曾经玩过这套小把戏。在杨丽菁美丽、知性、端庄、稳重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男孩子似的调皮,而且她的这种调皮在过去绝对可以说是可爱。

    她曾抱怨郝允强能吸吮她的漂亮和,而她却无处下嘴吸允他的,这不公平,所以她就调皮地吸吮他的小,令他感觉又痒又难受,很不舒服。这个隐私细节是不是就已经说明她有施虐倾向呢?可惜他以前从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现在杨丽菁却把他们夫妻才有的隐秘亲昵用在天龙身上,这让郝允强心里又酸又痛。

    他暗自哀叹杨丽菁已经无法挽回,他是不是现在就该痛下决心彻底放弃她?

    郝允强打开最后一个视频,内容还是弹乳琴,显示视频开始时间是前天的中午12点30分左右,地点是在与新房主卧联通的大卫生间内。在装修时,杨丽菁已经买了浴室的座便和脸池,并且木工已经按照设计和脸池尺寸打制了框架,但没有安放脸池,工人们只能在另一间客用小卫生间洗涮。

    在面冲着浴室门口摆放杂物的玻璃摆架也已安装,这个摆架是杨丽菁和他亲自挑选购买的。从视频画面的稳定性和内容来看,天龙的手机正是放置在这个摆架上,而且他为了隐蔽,肯定也做了遮掩。

    从上一个视频中,郝允强能看出天龙是在,否则以杨丽菁的脾气和头脑,她是不允许天龙拍摄视频的。有关视频上网引发的事件层出不穷,天龙明着拍他们的视频,杨丽菁出于自他保护和羞耻肯定更不会答应。

    因为是在卫生间,天龙大概担心光线不足,也把卫生间的灯打开,所以视频画面亮度还算不错。

    视频开始是天龙背冲着杨丽菁说道:“丽菁姨妈,你的和、上衣我给放在玻璃摆架上吧,这里还干净些。”

    郝允强这才明白是天龙借着帮杨丽菁搁放衣服的机会,偷偷隐藏手机,并打开手机的拍摄功能。

    他身后的杨丽菁已经赤裸着上身,呼吸急促,胸脯急剧起伏,那两个雪白饱满的像两只雪兔一般,在雪白胸脯上跳跃着。这一对雪兔洁白细腻光泽滋润亮丽,形态天然生成,丰满坚挺如羊脂白玉巧手雕成,动辄仪态万方,静则庸雅华贵,瞪大一双圆圆的好像会说话红眼睛望着虚空,似乎在倾诉什么,微颤使隐形的三瓣兔唇激情而本能的搐动着,伏在杨丽菁急剧起伏的胸脯上,悸动不已。

    “行啊,你快点吧,小心那几个工人吃饭回来撞见。”

    杨丽菁嘴里连连催促天龙。

    天龙转身来到她的身后,迅速解开自己的裤带,他的长裤和脱落在他的脚踝上。天龙又把他上身穿着的那身花里胡哨的恤脱掉垫到了为脸池打制的木头框架上。

    林天龙贴到杨丽菁身前,秽地抚摸了几下杨丽菁挺拔丰满的右,杨丽菁吃吃笑着看着林天龙,没有出声。林天龙捏住了她一只鲜嫩粉红的拨弄了起来,经过一阵拨弄,杨丽菁的在刺激下不禁,分外地鲜艳美丽,杨丽菁闭上了眼,脸上露出羞红的表情。

    林天龙将杨丽菁两个小拨弄起来后,手向下努力抓住大部分杨丽菁那绝非盈盈一握的。林天龙从下至上全力一握,他的手是那么地有力量,十指深深地陷入里,的下端急剧地收缩,上部则如同气球急速地膨胀,原本完美的形状变得有些怪异。上部开始现出条条淡青色血脉线络,顶端的也因为挤压而凸出,也在最高点突兀外挺。

    林天龙的手如炭一般黑,而杨丽菁双乳同雪一般白,黑与白此时形成了绝对强烈的反差,足以勾起每一个男人强烈的去征服女人。

    林天龙攥着杨丽菁的,粗暴狠命的揉搓起来,尤其是挺立的,在林天龙的扭动下几乎要被扭断。

    杨丽菁那充满弹性的双乳犹如两个面团,在林天龙手中不断改变着形状,但每一次林天龙松开手,却又俏然挺立,只不过多了几条青紫色的指印。

    林天龙不时挑逗似的用手指将压进,一放开,又“噌”地弹起来。

    手指用力捏住向上提,竟然如拉胶皮,连带扯起两寸多长,一松手,又“嘭”地缩了回去……

    “啊——小坏蛋,轻点揪……疼……会揪大的……”

    杨丽菁承受不住嗔怪着。

    “不揪大了你这小,我待会怎么给你‘弹乳琴’啊?大了才好栓嘛!”

    上个视频没有看到林天龙是如何给杨丽菁上栓砖头,现在这视频仿佛是上一个视频的开始,展现了杨丽菁如何被栓的过程。

    林天龙在身后顶着杨丽菁身子,一个手向后扳着杨丽菁肩头,强迫杨丽菁保持一种向后微微后倾,郝允强搞不清林天龙这小混蛋这样做目的。

    视频中,林天龙又拿过来了拴住工线的砖头,和上一个视频不同的是两块红砖被绑在了一起,向上分成两根工线,工线的前端是段活套扣的棉线。原来这样,上个视频对这细节拍的不清楚,否则单单靠那尼龙的细细工线栓在上,肯定会勒进肉里。

    林天龙把棉线套扣栓到了杨丽菁上早被揉弄的小根部,慢慢向下放那两块捆在一起的红砖。

    如同电视慢镜头般,杨丽菁高耸的上翘起的小被红砖的重量慢慢拉扯,高度从上向下慢慢移动,长度逐渐变长;接着高耸浑圆的向下开始形变成垂型,慢慢拉扯成饼状;同时由于向下移动被拉扯,胸部肌肉受到胸部的肌肉受到了绷拉,带动向上慢慢挺立,使十分丰满的左也失去了丰盈与轻柔,变得无比的坚挺和结实了,上那颗粉红色的、未经哺乳的小,傲然耸立,带着一种刺破青天锷未残的高昂气势。

    快到最低点,林天龙把两块砖头一松,砖头向下的势能,把杨丽菁软棉棉的身子突然的绷紧了,绷的象一张弓,向下扯的平平的,也像突然被人用手拉起来一样直直地挺起来,杨丽菁的全身发出一阵阵轻轻的颤动。

    “啊——”

    杨丽菁被砖头最后这猛的一坠,扯的大叫起来,一个小吊起两块砖头是任何一个女人也无法承受的。

    杨丽菁疼的试图向前弯腰,使吊在上的两块砖头落地来减轻胸部的重量。

    但却被身后的林天龙死死抵住无法向前弯腰。

    郝允强这才明白林天龙先前姿势的原因。

    杨丽菁你这活该被蹂躏!

    杨丽菁忍不住大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逐渐的向上翘起,丰满的变的更加浑圆鼓胀高耸,向下逐渐被拉平。

    “嘿嘿,感觉如何呀?”

    林天龙拨动着上的工线,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啊!太重了!赶紧再栓左边的上……”

    除了呻吟求饶之外,杨丽菁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见在她赤裸裸的胸脯上,一颗饱涨丰硕的惊心动魄的高耸着,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副情景真是太诡异了,杨丽菁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林天龙却哈哈大笑,又另一个棉线套扣套在了杨丽菁的上,然后放开了杨丽菁的身子。

    杨丽菁得解放般,双手就扶在洗脸池上林天龙的恤上,后撅,弓着身子。

    她的挂着的砖块垂落在脸池框架敞开的空隙中。她的短裙被她身后的天龙卷起到腰间,雪白的清晰可见已被脱除,但鞋还穿着。

    天龙在杨丽菁身后开始不停耸动着他的健壮,挺着他的肮脏玩意在冲撞着杨丽菁的。他的一只手把持着杨丽菁的纤腰,另一只手从杨丽菁支着的胳膊后穿过,弹拨着连接红砖的工线,他边干还边问着:“丽菁姨妈,你这回感到怎样,比上回滋味好受些吧,舒服了吧?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工人们在外面吃饭喝酒去了,没有一两个钟头他们回不来。”

    他的黑瘦身躯与杨丽菁的雪白身躯形成鲜明对比,黑白两具躯体几乎是以一个频率和幅度在前后摇摆,浴室里立刻弥漫着荡的气味和偷情的喘息声。

    视频中杨丽菁随着林天龙的击打节奏发出了沉重的鼻息,“嗯,嗯,嗯,”

    跟丰腴的被击打的甩动时发出的“啪!啪!啪!”

    的声音。

    杨丽菁似乎已经适应了被悬挂的感觉,她的白皙被刺激的鼓涨了些,没有像上回那样拉得细长。在天龙的和手指弹拨工线下,她的身体动情地前后摇摆起伏,能看到红砖在木档间来回晃动。

    杨丽菁没有马上回答天龙的提问,过了一会儿后,她才大声地哼叫起来:“啊,啊……这回真舒服,痒到心里了,啊……”

    天龙一边耸动着、着,一边气喘连连地说道:“那我的老二你的,你就不感到你的**面也痒痒吗,姨妈?”

    杨丽菁摇晃着头,也气喘吁吁、毫无羞耻地说着令人耳红心跳的脏话:“我的里痒死了,也……啊,也舒服死了。你真下流,用这个……这个词,不过这个词……这个词我说着还……还很刺激,你再说一些……你们爱说的脏话吧,我喜欢听……”

    “呵呵,丽菁姨妈,你很快就变了,变得……像我一样下流了,也喜欢听脏话了,那我就好好说些吧。”

    天龙一边说,还一边伸手继续弹拨着工线。

    他干了有一会儿后,就污言秽语不绝地刺激起杨丽菁来,那些话令人不足堪听,但杨丽菁在他的侵袭下,听着那些话似乎还很过瘾,甚至是学说那些脏话来回击天龙。

    杨丽菁忽然向从梦中被惊醒一样“啊”的高叫了一声,她雪白的双腿开始向寒风中的树叶一样,猛烈的瑟缩着,郝允强看到一条清水一样的东西从两个人的结合处飙了出来,在空中划出来了道明亮的弧线,“波”的一声落在远处的地板上。

    郝允强知道杨丽菁被干到了一次,双腿在发软,她紧紧夹着的膝盖慢慢的想要跪倒。

    杨丽菁背后的林天龙人在她倾倒的过程中仍在不断的她的大,想让她直接跪在地上。杨丽菁在关键时刻勉强的伸出她沾满汗水的双手撑住地面,并将发抖的双腿重新蹬直,努力使自己不会跪下。

    郝允强了解杨丽菁的性格,身材高挑的她跪在地上对傲气的她就是种沉重打击,何况后面还有个小坏蛋在。

    杨丽菁保持着一个类似于人字梯一样的姿势,这个姿势显然很吃力,杨丽菁在重重的喘着粗气。那骑在人字梯顶上的林天龙发现杨丽菁仍然坚持站着后,果断的拨出再果断的借着重力连续插下,这几乎是个要命的角度,杨丽菁丰?的双腿在冲击中不住发抖,郝允强看到向山泉一样在的进出中从杨丽菁的中涌出,就向把手臂不断的插进装满了水的桶里一样,大量的水顺着杨丽菁的腿跟林天龙的流得到处都是。

    高傲的杨丽菁似乎仍留有一丝清醒,她已经无力再回头,但仍努力的向上抬头,软声央求林天龙说:“小坏蛋,你……你……别插了……先停一下,停一下,让我……我……换个姿势……”

    骑坐在人字梯顶上的林天龙听到这句话,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杨丽菁那汗出浆的潮红的雪背,略沉默了一下,视频中只能听到杨丽菁粗重的喘气声……

    林天龙忽然果断的用尽全力的拨出自已的,向一个被拉满的弓,再重重,巨大的撞击声,伴随着杨丽菁“呜”的发出闷哼……

    杨丽菁笔直的双腿在发抖,向一座不堪重负的座桥梁,郝允强知道她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了。

    林天龙从上往下垂直将粗长的插进杨丽菁的体内,他的速度不快但是非常的狠,他仿佛正在数着数作记录,看杨丽菁还能坚持几下。他要用实际行动证明杨丽菁的身体已经无法自控了。

    插到第六次的时候,杨丽菁忽然开始用极快的语速开始语无论次,“别、不要、不行、不行……”

    林天龙阴笑着伴着她的快速的语无论次一下一下用力的。

    插到第十下,杨丽菁开始尖叫,“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林天龙仿佛故意的,停了一下。再慢慢的,仿佛在感受着是压垮杨丽菁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怎么样落下去的。

    杨丽菁在林天龙插到尽头的瞬间忽然闭嘴了。在停顿了数秒之后,她的身体向一座被定向爆破的桥,开始缓慢的下沉,最终无力的跪趴在地上,林天龙像一个骑在已经力竭的的贵族,任由爱马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带着他慢慢降到地面,这是他胜利的一个标志。

    “杨丽菁!你个!天生的!”

    郝允强看的泪水流了一脸。

    杨丽菁低着头,她美丽的秀发垂下,盖住了她美丽的脸,她覆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彻底的沉沦了。

    林天龙站在地上用那双黑色的爪子来回抚摸着杨丽菁被干到潮红的白,像在查看自己的牲口。林天龙的双手,很顺利的顺着向前抚摸到了杨丽菁的腰,那双被晒成酱油色的手,在那如上帝的弧线上抚摸,像是一种对天使的亵渎。

    那双黑手慢慢的向下,贪婪的在杨丽菁身体的弧线上来回抚摸,再向下是杨丽菁的臀部,林天龙的双手顺着杨丽菁的臀部画了一个圈,那臀部就向一个完美的桃子。

    他的黑手最后在杨丽菁身后最美丽的地方交汇,那里是她身体最重要的沟壑,在那最关键的地方插着一根丑陋的,上面布满了向蚯蚓一样的扭曲,又像是正在向外吸取着杨丽菁的能量和青春的怪物。

    杨丽菁从跪倒的时候起就一直低着头,极少抬起。这时将头埋在自己的身前的地上,不住的发抖。

    林天龙卖弄的享受着杨丽菁的身体,嚣张的击打着杨丽菁的发出“”地声音,杨丽菁的在击打中颤抖着。

    林天龙肆意插平日里高傲的杨丽菁的,而每当杨丽菁在他肆意的作贱下在兴奋中把翘得太高,他只要猛的一巴掌抽在杨丽菁的上,杨丽菁会本能的伏下向一匹驯良的马。

    杨丽菁不安的左右挪动着双手,仿佛一匹紧张的将被打上铭印的马。

    林天龙在连续的快速撞击后忽然放慢了速度。然后猛的一扬头,“嗷”的一声,精瘦的身子开始发抖,像小便后在打哆嗦。

    女人跪伏在地上,仿佛将要接受最终的审判一样,她恐惧的把头埋得更深。

    杨丽菁本能的举高了,迎接着林天龙的射入……

    杨丽菁光着出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又拿着她的包回来,掏出包里的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嘴里不满地抱怨林天龙不像前几天那样持久。天龙提起自己的裤子,为杨丽菁到玻璃摆架这边拿衣物,他顺便笑着关了手机摄录。

    看完这一个视频,郝允强心里已不再疼痛,他甚至感觉有些释然:杨丽菁已经不值得他留恋,在她的身上已经找不到警花的光环和淑女的高贵气质。现在她身上只充斥着天龙肮脏的血液和下流的思想,她已经彻底身心堕落成为欲女,灵魂被欲魔控。

    杨丽菁聪明漂亮,自小受家人和亲戚的宠爱。昨晚他对杨丽菁的暴怒和失望,正说明他对杨丽菁有兄长般的挚爱,但杨丽菁却辜负了众多爱她的人,尤其是他。

    杨丽菁的母亲在他们刚结婚前的见面时,曾经单独和郝允强说过一些话,并且以后有见面机会还一再叮嘱他。她说他要对杨丽菁宽容忍让些,因为他是男人,他比她年长一岁。她了解自己女儿的自傲和霸气,她说他们有了孩子后,杨丽菁就会学会怎样做一个妻子和母亲,这点他也赞同,并且一直遵照执行。

    杨丽菁的相貌和身材、性格确实遗传自沈母很多,杨母说她本人年轻的时候就依仗着自己美丽,很自傲和自负,是杨父的宽容和杨丽菁的出生,让她明白了做女人的道理。所以她相信她那警花的女儿也会像她一样以后懂事理,甚至比她还要强。

    但现在无情的事实却证明她错了,可能是因为杨丽菁和他还没生儿子的压力,但郝允强更相信杨母和杨丽菁是所处时代的不同。因为他们现在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虽然物质条件比杨母年轻时强很多,但道德和良知确实在逐步滑坡和泯灭。杨丽菁的出轨、堕落是杨丽菁和他的悲哀,还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他该是不是反省自己对她的宠爱、娇纵呢,使他在她面前没了威严,使她敢于为所欲为、放纵自己的疯狂呢?

    到底是是因为什么,使他曾经的爱妻像换了一个心似的。是天龙让她邪魔附体,还是她心中潜藏的邪恶被激发出来呢?郝允强百思不得其解。

    两个弹乳琴的视频,已经让郝允强彻底对杨丽菁心死情灭,她已经不值得他再去伤心流泪、牵肠挂肚,虽然她的美丽一如往昔。哀莫过于心死,他想也不过就是如此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