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69章 郝允强伤心欲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天龙的重量,杨丽菁的双膝深深的陷进破被褥里。双腿被压成大大的“八”字,重重的喘息声,随着天龙的动作一顿一停,像打嗝一样,让他明白杨丽菁被天龙压的多么辛苦。

    “我……就你这身子……不玩这招还真浪费了!”

    天龙一边动作,一边感叹。

    作贱了杨丽菁好一会儿,天龙才放下了腿,显然是长时间提着双腿有点累了。

    不过身体的大部分重量还是压在杨丽菁的身体上,冲击的动作也加大了幅度。

    等杨丽菁的呻吟声越来越高时,天龙又停了下来,这次杨丽菁没有再大叫,埋头呜咽着,像是在歇气。

    “……真他妈带劲啊!姨妈说说,咱俩这是在干啥呢?……把脸转过来。”

    郝允强的心随着天龙这话突然狂跳了起来,变态的甚至开始有点期待杨丽菁从口中说出那个让他屈辱的答案。

    “逼呢!求你了……啊……别停……”

    杨丽菁的声音很大,像在回答天龙,又像在宣泄什么。

    “姨妈……你这张脸真是……标致啊!等会非得给你画画地图……谁的逼啊?说清楚!”

    天龙又问。话里的意思郝允强却不太明白,不过杨丽菁这次却回答得很快。

    “我呢!我不行了……啊……”

    杨丽菁下作的声音里带着哀求:“快让我泄了好么……你要怎么都行……”

    “姨妈,这可是说的啊!过会不许反悔!”

    “真他妈舒服,你这地方真紧,夹的我老二好爽。姨夫肯定不经常吧?”

    天龙兴奋的喘着粗气。

    “啊!……”

    杨丽菁惊叫了一声。天龙重重的巴掌打在她上,把郝允强吓了一跳。而爱妻半跪着的身子,一下子像失去了力气般跪趴在床上。

    天龙接着又用力地拍了几下,直到杨丽菁忍不住求饶了起来,才赞叹的说道:“这大白……真他妈绝了!”

    语气中有掩不住的得意之色,跟着又抓住两瓣左右揉了起来。

    郝允强明白天龙话里的意思,杨丽菁虽然身材高挑,但却很大,平时他没少拿这点和杨丽菁开玩笑,但这刻却只觉得心酸无比。

    天龙好像发泄什么似的,揉动的幅度很大,带动杨丽菁缝里的一丛也跟着上下翻动,让人有种从没有体验过的秽感。揉了一会儿,天龙用一只手撑开杨丽菁的缝,让中间粉红色的部位外翻了出来。

    天龙嘿嘿笑着,和杨丽菁脸对脸地说道:“告诉你吧,姨妈,姨夫丢了的钥匙就在我身上,而且是把肉钥匙。它开了你上面的那把锁,虽然姨夫开了你中间那把锁,但他开得不深不彻底,还是我开得深入到位。我现在就准备把你身底下最后的那把锁打开,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杨丽菁还是不清楚自己臀后的天龙要干什么,显然杨丽菁没听懂天龙的意思,郝允强也一时没明白。

    天龙嗅了嗅杨丽菁的臀沟,然后笑着用手指戳进去,在杨丽菁的口和大腿根处蘸了些流溢的滑液,然后向杨丽菁的涂抹着……

    “天龙要干什么?……啊!他莫非要……?”

    这个令人感到十分羞愧的生理名词突然出现在了郝允强的脑海里,他忘记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了这个“肮脏”的词汇。

    “你干嘛,走错了!”

    杨丽菁扭过头来向天龙抱怨着。

    “姨妈!没错,我现在开你的第三把锁!”

    天龙嘿嘿笑着猛的朝前捅,两个人在郝允强面前演的跟真的好像第一次开菊花似的。

    “不要啊,不行!……”

    杨丽菁好像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不要!……不要!……饶……饶了我!……别!……别再进了!……啊!……停!……”

    杨丽菁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不要!…………好疼!……啊…快停下!……饶了我……”

    “啊——”

    还没等杨丽菁再次惊叫和“防御”天龙的已经生硬地突破了环的保护,钻进了杨丽菁的身体,进入的力度惊人。

    “!爽死了!”

    天龙大叫着,双手紧紧搂住杨丽菁的圆臀,强力控制住杨丽菁那疯狂扭动的身体。

    这时那杨丽菁已经陷入了极度痛苦的深渊,里传来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令杨丽菁大大的张开了嘴,就像一条干涸的鱼一样!

    郝允强一瞬间感觉头晕脑胀天旋地转,瘫倒在地晕了过去,等到他悠悠醒转,才发现杨丽菁和林天龙已经不见了,只剩下被褥上一滩一滩污秽的东西,气得他狠狠踢了床几脚。

    却意外发现地上有个手机,郝允强捡起来看看,不像是杨丽菁的,难道是那个小混蛋丢下的?

    郝允强想起来孟云静说过天龙拍过视频,而杨丽菁也说起小混蛋有个东西,难道说的也是视频吗?

    郝允强打开了视频,好像是刚才那一段,一开始是这个小混蛋在调整手机的拍摄角度,同时还能听到杨丽菁招呼他的说话声:“天龙,你在窗户边磨磨蹭蹭地在干吗?”

    天龙撒谎道:“刚才电闪雷鸣的,我好像听到外面有点动静。”

    “那你看到什么没有,别是有什么人在外边吧?”

    杨丽菁有些担心地问他。

    “啥也没看到,这鬼天气,谁肯呆在外边。我只是看到外边下雨了,似乎还不小。看来今晚你要和我呆在这里过夜了。”

    “不行,办完事后我还要回家,明天一早还要梳洗化妆去上班,局里的事很多。”

    杨丽菁似乎还顾及工作上的事。

    “总之你有车,雨淋不着你,我们今晚就呆在这里吧。”

    天龙回到杨丽菁身边,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他身上的所有衣服,爬在杨丽菁身上,开始吸吮她的,一只手还揉搓着另一只。杨丽菁在他身下不一会儿就发出了长长的呻吟声。

    天龙吃了一会儿杨丽菁的,就又顺着杨丽菁的身体一路亲下去,最后他掰开了杨丽菁双腿,开始为她。杨丽菁被他这一招弄得承受不了,嘴里依依呀呀地叫了起来。

    就见杨丽菁双臂撑着地,雪白修长的双腿举在半空中,腰反弓着,头尽量向后仰着,极力往起抬着,为天龙舔舐自己的创造着方便。

    她闭着眼,嘴里发出断断续续地呻吟声:“……你慢点啊,不,不……你快点,啊……”

    天龙抬起头骂道:“姨妈,你他妈的到底让我是快点还是慢点,我看你得紧了,连自己也说不清楚了吧。我看你是想要我的大,是不是,那你就说句痛快话求我你。”

    他嘴里说着话,手还不客气地揉捏、挤按着杨丽菁的。

    “是,是,我想要你的大了……想让它死我……烂我,你一直就等这句话吧?现在……我说出来了,你还等什么……啊……”

    杨丽菁闭着眼说出了郝允强以前从未听到过的、这世上最恶心、最荡的话。

    “哈哈哈……笑死我啦!想不到高贵漂亮的公安局长,也能说出这种娃也说不出口的浪话、话,真是笑死我啦,哈哈哈……”

    天龙丝毫不顾忌杨丽菁的感受,发出了桀桀笑。

    天龙低下头又开始舔了一会儿然后抬头问杨丽菁道:“怎么样,你被舔的舒服吧,姨夫肯定嫌脏没给你舔过。”

    说完,他埋头继续舔舐。

    杨丽菁竟然这样回答他道:“是,你舔得我好像要飞了起来,真舒服啊……郝允强这个混蛋,他哪里肯会为我舔,活该他……戴绿帽。”

    后半句话,杨丽菁似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天龙听了后更加卖力地舔舐杨丽菁的,过了两、三分钟就听天龙奚落杨丽菁道:“,你的出水了,糊了我一脸。”

    他起身和杨丽菁并排躺下,手里把玩着杨丽菁的,嘴里邪地说道:“怎么样,姨妈,把你舔舒服了吧?”

    杨丽菁转身抱住了天龙,像个似的说出了这番话:“行啊,只要你今晚把我伺候好了,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好啊,那我今晚一定把你伺候舒服了,让你没力气回家。不过你先给我舔舔我的老二,我就喜欢你的小嘴给我舔。”

    “行,但你刚才舔得我很舒服,我还想让你再舔舔。”

    杨丽菁不知羞耻地说道。

    “你先给我舔舔吧,我的老二快要憋炸了,你舔舒服了我,我再接着给你舔。”

    “好吧,我还真是喜欢舔你那玩意,那你快上来啊。”

    天龙跪坐在杨丽菁的头上,将他的脏玩意塞到了杨丽菁的口中。杨丽菁手握着天龙的脏玩意,像小孩舔吃雪糕似的为他开始。

    天龙被杨丽菁舔了不一会儿,似乎感觉不满意,他拨开杨丽菁的手,直接将他的脏玩意杨丽菁的口中,开始耸动身体。

    天龙一边着,一边舒服地直叫唤:“嘶……的嘴太舒服了,估计姨夫郝允强都没干过……你的嘴吧,他可真是有福不会享。嘶……”

    杨丽菁在他似乎还吱吱呜呜想说些什么,但苦于嘴被天龙的脏玩意堵住没法说出。她想摆头挣脱开,却被天龙双手按住了脑袋动弹不得,只好为天龙继续。

    天龙继续说道:“嘶,姨妈,你舔得我好难活啊,我这跟毛驴一样的就喜欢让女人舔。嘶,你把我舔爽了,待会我就……马上给你舔,好难活啊……”

    “来,姨妈,我们换个姿势,你在上面,我休息下,待会好好你!”

    视频中,相对于林天龙硕大的杨丽菁的樱桃小口确实是小了点,虽然她很努力的想把林天龙的整根含入,但他的似乎已顶到她的喉咙处将她小嘴撑的满满的,外面仍有一截无法进入,杨丽菁只得用手来弥补不足,手口并用的来为他服务。

    杨丽菁的头部在林天龙的不停的上下运动,她的长发散乱在他的腹间遮盖了她的脸。

    林天龙一手抄起杨丽菁悬吊着的,一边捏摸玩弄,一边“哼哼哈哈”地躺在那里享受着在她温暖的嘴里热呼呼的感觉。

    “不错……就这样,姨妈……你……嘴上的活比以前更棒了……再用你的舌头舔舔,多舔舔。对了,再含深点……嗷……”

    杨丽菁的头剧烈的上下运动着,一头秀丽的长发在空中飞扬,像个嗜食男人的女妖。一些飞散的发丝粘在林天龙湿漉漉的上,很不方便。杨丽菁腾出双手,嘴里一边含着林天龙肮脏的,一边双手到脑后,把长发挽起来束在脑后,好方便自己头摆动。

    林天龙突然放开了用手捏着的杨丽菁的,将两手都按在她上下动着的头上面,开始顺着她的动作在她头上加力,嘴里呼呼地发出近似吼叫的声音。

    他双手抱着杨丽菁的头帮助杨丽菁的头快速上下运动,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喘息声,粗大的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杨丽菁娇小的口腔中着,沾在的大量唾液,也随着高速的活塞运动变成了乳白色的泡沫,顺着杨丽菁的嘴角缓缓的流下。

    林天龙在杨丽菁的头上用的力渐渐加大,的深度也越来越深,到后来她的头几乎全是被林天龙按住往下压,粗大的更深深地嘴里的口腔后部,直抵她的咽喉。使得杨丽菁雪白的颈子上的血管都绷了起来,她被动地剧烈呕吐,大声地咳嗽起来。

    但林天龙一点都不管她的难受,继续按着她的头强迫她往下含,杨丽菁在林天龙疯狂的按动下不住地咳嗽呕吐,但却无法逃脱。

    林天龙终于把杨丽菁的头放开了,杨丽菁这才抬起了头。

    “啊,丽菁姨妈,真是不错,你吹喇叭吹得越来越好了,呵呵……要不是过会准备开锁,真想现在就射你嘴里……丽菁姨妈,你得都咽下去,这可都是高蛋白,有营养的……中午的那些多浪费……吃了大补……”

    这段视频从开始到现在的时间段里,正是郝允强在窗外平台上,冒着风雨苦苦挣扎求生,然后转危为安,又在平台静躺平复心跳,接着在窗外偷窥的时间段。自己在外面历经生死波折,而杨丽菁却在屋里和天龙无耻苟合,郝允强心里如同死灰,黯然无语,失魂落魄一般回到父母家里,老人都已经睡了,他一个人躺倒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仿佛已经失去了灵魂。

    手机里面还有两段视频。

    第一段视频拍摄于大前天的晚上9点45分左右,地点就在新房的客厅阳台。

    从画面的亮度上来看,当时客厅和阳台装修用的100瓦白炽灯是全开着的。

    虽然郝允强早已经从孟云静嘴里知道了“弹乳琴”但当他从视频中亲眼看到时还是被这暴虐的场面震惊了:视频中,杨丽菁赤身裸体、蒙着眼睛,手扶着外飘全封闭阳台的不锈钢防护栏,弓着身子站立着,她雪白丰腴的躯体在100瓦白炽灯照耀下泛着白皙炫目的光。

    她的两个饱胀的各悬挂着一个铅垂,用工线连接着二者,耷拉在防护栏一边的铅垂把她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拉的细长。

    视频中,杨丽菁赤身裸体、蒙着眼睛,两个饱胀粉红的上还分别悬挂着一块青砖,用工线连接着二者。杨丽菁整个身子被上悬挂的2块红砖重量扯得弯成了一个弓形,手扶着外飘全封闭阳台的不锈钢防护栏,支持着自己不被那两块红砖坠得瘫倒,头向下低着,散乱的乌黑长发像瀑布似的垂挂下来,遮住了面孔。

    雪白丰腴的躯体在100瓦白炽灯照耀下泛着白皙炫目的光。

    “啊……天龙快给我松开!……好痛……”

    从视频拍摄的时间来开,杨丽菁的是刚刚被林天龙栓上了坠着红砖的工线。

    林天龙那小混蛋如何忽悠高傲的杨丽菁接受“弹乳琴”不得而知;林天龙如何拴住杨丽菁的小也不得而知。

    现在唯一知道的是,杨丽菁平日里那结实昂挺的正在用自身的弹性努力抵抗着红砖的向下的重力。

    视频中,杨丽菁浑身直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粉红的小被越拉越长,原本是浑圆的被扯得又扁又长,疼痛和羞辱令她不断的发出尖叫声。

    直到的长度足足增加了一倍,浑圆的变成了竹笋状,的形变才和红砖的重量相平衡,杨丽菁的呻吟也暂时缓和了。

    一个是那么的高挑丰腴雪白,气息犹如仙女,细嫩的饱胀的被两块粗糙的红砖坠成锥形的竹笋状;而另一个却是那样的黑瘦,个不高,偏偏这个黑瘦瘪的小坏蛋挺着一根粗长的,就站在那仙女未着寸缕的丰满前面。

    这一幕,给人一种不忍正视的残酷视觉冲击,无论是谁看到都会觉得痛苦。

    林天龙那丑陋的双臂抱住杨丽菁那纤细的腰肢,杨丽菁的纤腰是我最爱的她身体部位之一,郝允强向来觉得杨丽菁的细腰跟臀部的孤度有着完美的艺术灵魂。杨丽菁并不是那种身体纤细的女人,但是腰却真的很细。林天龙这小混蛋跟自己的眼光一样,他似乎也喜欢杨丽菁那完美的纤腰,来回的抚摸着。

    杨丽菁浑圆的臀本身就很紧致,臀缝很紧,现在杨丽菁又用这种弓着身子,撅着的姿势,被绷的更加滚圆紧绷,臀缝更加紧密。

    林天龙粗大的一时无法挤入臀缝中。林天龙一个爪子仍舍不得离开杨丽菁的纤腰,另一个黑爪子放到杨丽菁雪白的上,努力向一边掰开杨丽菁那紧密的臀缝。

    杨丽菁将臀部撅得更高,并向后伸出纤纤玉手,杨丽菁的手指很长,在学校的时候曾经给老师做过手模,现在这美丽的手抓住了自己另一边林天龙没有掰的的丰臀,在细小的呻吟声中将雪白的尽量用力向另一边边拉开。

    两人的配合很默契,真是天生一对贱人!

    林天龙的粗大向前用力杵,他的身体因为用力而发抖,他的交配物件,那个仙女般的女人仰头喘息着配合着他对她的暴力,那双纤纤的白手用力深深陷入了自己丰满的臀肉里,雪白的身体不住地发抖,难以忍耐的呻吟声,伴着大口的吸气,她雪白的背脊上已经布上了细密的汗珠。

    杨丽菁不住地喘着气:“哦——啊——”

    拉长了声音尖叫,头越抬越高。当林天龙了三分之一截之后,杨丽菁的那只手松开了自己的,修长的手摸了摸上自已刚才用力抓出来的印子,然后玉手开始慢慢地来回按摸自己的大,仿佛那根东西真的正在被吃下去,她正在用手帮助消化一样。

    杨丽菁身后的林天龙踮着脚,用自己的身体作为重量向前继续压进。杨丽菁的叫声越来起高亢,粗长的在外面越来越少,杨丽菁把一只手放到了自己平坦的上按摸,然后两只手一起在上来回抚摸,仿佛在安慰胎动的胎儿一样。

    林天龙在杨丽菁后努力的撞击着,撞击的杨丽菁臀肉一阵阵的颤动,这颤动沿着身体曲线一直传导到杨丽菁那坠着红砖的,两块悬空的红砖随着臀部的撞击小幅度的摆动着,幅度越来越大,带动着被拉长的前后动起来。打破了先前的弹性形变和红砖重量之间的静态平衡,通过工线努力维持着红砖和形变之间新的动态平衡。

    杨丽菁被上悬挂的红砖的摆动扯的又尖叫起来。

    “姨妈!被扯的舒服吗?嘿嘿”天龙一边努力耸动着进出着杨丽菁体内,一边将左手伸到杨丽菁身前轮流弹拨着两条工线,发出“砰砰砰”的弦音。他的右手拿着手机,上下前后移动,捕捉着杨丽菁蒙眼的表情和被拉的形状。

    工线每次被拨动由于线的弹性都持续一会共振,带动工线两端的和红砖也同频率共振。传来的工线的共振带动上的一阵阵细微的肉颤……

    “姨妈,这个‘弹乳琴’如何?”

    杨丽菁发出既像痛苦又像是享受的吟哦声,但过了一会儿就发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啊,啊……太难受了,我真是受不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