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66章 郝允强目前妻犯痛不欲生

第1266章 郝允强目前妻犯痛不欲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挂断电话前,杨丽菁用腻腻的声音说,“老公,我爱你!”!不要用你刚吃过别人的嘴对我说“我爱你!”

    放下电话的郝允强,愤怒的想杀人。

    郝允强现在才发现杨丽菁有着两张面具,一张是他的妻子,美丽、体贴、正义高贵,另一张是天龙的情人,荡、低贱、厚颜无耻。这两张面俱她能够自由转换、娴熟无比,表演得毫无破绽。

    郝允强和杨丽菁认识七年了,为什么从没发觉她有演戏的天赋呢?她的演戏天赋是大学里学成的还是以后在社会上练成的呢?难不成她天生就有荡和伪装的双重天赋?这个他不知道,可是他不能让杨丽菁和林天龙就这样善罢甘休的,晚上要让他们再来这里野合。

    晚饭7点以后,郝允强再次一个人偷偷来到新家对面的观察点,通过望远镜向家里窥视,看到家里大开着窗、锁着门,工人们已经了无踪影。他等了20多分钟,再次用望远镜观察自己的家,发现还是空无一人。

    郝允强在晚八点左右打车来到他家楼下,发现家里没有开灯。他上了楼,用拳头敲打了几下防盗门,也无人应答。他就掏出家门钥匙开门,门应声而开。他摸黑进了屋,没有发现有杨丽菁回家的迹象。他不知道杨丽菁这个点不回家还在干什么,就拨通了杨丽菁的手机。

    过了好一会儿,杨丽菁才接了他的电话,“喂,允强,你找我有事吗?”

    她的从容不迫地问我。

    “丽菁,你在家里吗?帮我找找我的新家钥匙,在我的挎包里找遍了也找不到,我怀疑落在新家里,但愿不是丢在火车上或其它什么地方,那可就糟了。”

    郝允强随便编造了一个谎言试探她。

    “哦,那好。我现在正在外面和同事吃饭,我待会儿就去新家帮你找找,找到找不到我都给你去电话。”

    “那好,我等你电话。”

    郝允强想给她和天龙创造一个聚会的“良机”做你老公我要“仁至义尽”不知你是否会领我的情,杨丽菁?

    看来杨丽菁要去新家了,只是不知道现在她到底和谁在一起,她会不会领着天龙去那里呢?

    郝允强从家里拿了一把扳手揣在身上,他想说不定今晚或是什么时候会用上它。

    郝允强再次赶回了新家,他在黑漆漆的屋里等待着杨丽菁的到来。

    7月的炎都市,气候已经是闷热不堪。今夜又是密云不雨,越是这样的天气,越是湿闷难熬。郝允强一个人呆在屋里,心情烦躁,更是感觉浑身似乎被热火炙烤着,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滚滚而落。

    大概在9点左右,郝允强发现杨丽菁的红色福克斯在社区的街灯映照下姗姗而来。

    她把车停靠在楼下,背着挎包钻出了汽车,还是穿着上午那身装束。同时副驾驶的门也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楼下,正是小混蛋林天龙。

    好了,这场大戏所需要的两个重头人物出场了,也不枉费自己今晚来回的奔波和辛苦的等待。

    如果只是杨丽菁一个人前来,郝允强就要躲出这个家,但现在这对同命鸳鸯一起登场,他就只能在家里恭候他们的到场。

    因为郝允强担心他们进家后像上次那样把自己反锁在门外,所以他并没有急着躲出新家,而是走到客厅阳台,从阳台侧面敞开的窗户跨出,一步就站在安装空调室外机的平台上,这个平台一面接墙,一面挨着阳台,两面装有30工分的铁护栏。

    郝允强扒着阳台打开的窗户,观察着屋里的动静。

    等了几分钟,传来了防盗门的开启声,然后就是两个步频和脚步轻重声不同的两个人走了进来。

    随着刺眼灯光的亮起,杨丽菁和天龙一起出现在新家的客厅里,他们可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郝允强赶快把身子紧贴着外墙,悄悄地侧耳倾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天龙那宏厚朴实的嗓门响了起来:“丽菁姨妈,我看今晚咱们就别黑灯瞎火地找什么新家钥匙了,等明天工人们来了,我和他们一道找。你看这样行不行?”

    “不行,我还不知道你打这什么主意吗?告诉你,如果你帮我找不到钥匙,你今晚就休想碰我。”

    杨丽菁发嗲娇嗔的声音响起,让人感到肉麻和发腻。

    杨丽菁和郝允强相识七年,印象中她好像从没有以这样的声音和自己说过话,她只会用熙指气使或是平稳冷静的口吻和自己说话,但她现在却和一个小混蛋撒着娇声。天龙你可真不简单,你居然还是杨诗敏的干儿子呢?

    “丽菁姨妈,一把钥匙吗,你至于急成这样吗?就让郝允强那个阳痿着急吧,我们还是赶紧忙乎我们的事吧。下午那一次才只是预热罢了,丽菁姨妈,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好吗?”

    这个天龙倒是单刀直入,听得出他在装出一副可怜样以博得杨丽菁的同情。

    郝允强本来还担心他们会在家里四处走动找钥匙,说不定走到阳台这边会看到自己躲在窗外,天龙这番猴急倒是为自己解了这个围。

    “不要说什么阳痿,小心我抽你。郝允强是我的丈夫,不许你侮辱他。”

    杨丽菁似乎不满意天龙对自己的蔑视,在厉声警告他。郝允强却没有看见杨丽菁在偷偷向天龙挤眉弄眼,暗示郝允强就躲在窗外。

    杨丽菁,你这又何必呢,你早已用你的出轨和放荡将我的自尊羞辱得遍体鳞伤、颜面剥除得干干净净,让我死的心都有。现在你在这个猪猡面前这样维护我,与侮辱我又有何异呢?郝允强痛心地想着。

    “丽菁姨妈,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是该抽,就让你的小手好好抽我几个嘴巴子吧,我心甘情愿。”

    “你放开我的手,你……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快放开我的手……要抽也是我一个人来抽你,不用你伸手帮忙。”

    “好啊,丽菁姨妈,就让你来抽,我这张贱嘴实在该抽。”

    天龙声音也变得发嗲起来,也冲着窗外嬉皮笑脸,他有点暗叹自己的演技,居然和杨丽菁配合这么默契。

    如果是杨丽菁发嗲,以她的美女之姿与这嗲态还算匹配,但一个高大魁梧的大男孩小混蛋也发嗲,那会是一副什么样的令人恶心的丑态。杨丽菁你真的能接受吗?就是换做郝允强,恐怕当时就能把吃的晚饭都呕吐出来。

    “那你,让我痛快地抽几巴掌,你不能躲闪一下。”

    杨丽菁终于恢复了常态,声音变得熙指气使起来。

    “好好,那我把脸支过来。”

    杨丽菁会不会真的抽那个天龙两嘴巴子,郝允强不禁起了好奇心。他悄悄探出头往家里张望,就见杨丽菁和天龙并排面对面站在客厅中央,明亮耀眼的100瓦白炽灯把室内照的亮如白昼。

    “啪,啪”两声清脆的耳光传来,郝允强看到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杨丽菁果真挥手抽了天龙两记响亮的耳光,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天龙果然依言没有躲,甚至在杨丽菁打完他这两个耳光后,他还支着被抽红的脸一动不动等着杨丽菁继续抽下去。

    “知道我为什么要真的抽你吗?你这个混蛋。”

    杨丽菁忽然带着哭音骂天龙道。

    “我知道,是我让你失了女人的贞节,是我让你在郝允强面前忍气吞声,没了以前的上风,你以前一直是高他一头的。”

    “你说对了,是你让我在他面前没了尊严,没了从前的地位。我现在怀疑他……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我可能下一步会身败名裂,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都是……你害的!”

    杨丽菁终于哭着说了出来。

    “丽菁姨妈,我知道我错的一塌糊涂,如果为了让你解气,你再抽我两下子吧。现在你就是让我死,我也会马上从你家窗户跳出去,绝不含糊。”

    天龙决绝地说道。

    “那你赶快去跳啊,现在就去跳,等我推你吗?”

    “好,我天龙说出的话砸出的坑,我现在就跳给你看。”

    天龙一付决绝的姿态,但他还是呆在原地不动。

    “你要跳楼不要从我家跳,你出去从走廊的窗户跳下去吧,我绝不拦你。”

    杨丽菁这句话说得不软不硬。

    “丽菁姨妈,你可真狠心啊!我为了你吃不下睡不着,心就像被15个小耗子上下一起挠心般的难受……你却现在就要逼我跳楼去死,你真是我的要命冤家啊。呜呜……”

    这个小坏蛋竟然抱头装哭起来,想不到他还是一个演技派。

    “少来给我演戏了,天龙,你害得我还不惨么!我真害怕郝允强从天而降来捉我们,那样的话我只能去死。”

    杨丽菁语声黯然地说道。

    “丽菁姨妈,你怕他干啥。你不是说他在你面前听话得很,他一直就看你的脸色行事嘛。我想就是他发现了又能把你我怎样,通奸不犯法,司法都管不着的事,他个白面书生的阳痿货还能把你我杀了不成。”

    “我说过你不能骂他阳痿,他在床上曾经也厉害着呢。”

    杨丽菁在为郝允强辩护。

    “哼,他若不是阳痿,他能满足你,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你不如和他离了婚,跟着我过吧。”

    “天龙,你是在笑话我吗,我会跟着你过吗?你个小……小坏蛋,你也敢嘲笑我,我现在就和你拼了。”

    杨丽菁故意勃然大怒,扑过去就厮打天龙,而天龙只是封住杨丽菁的手,仰着头不让杨丽菁抓到他的脸。

    郝允强在窗外目睹着二人纠缠到一起,心里充满了苦涩和酸痛。杨丽菁,你被这个小坏蛋小瞧和奚落都是你自找的,你们本来就没有未来,但你现在却稀里糊涂地和他混在一起,伤风败俗、道德沦丧,你现在的愧疚和自爱还有什么用,恐怕你连夜晚昏暗街道旁的站街小姐也不如。他们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出卖自己的,而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