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60章 赵玉面前夏慧被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时天龙脱掉了夏慧阿姨做饭用的围裙,把夏慧阿姨左边的吊带拉了下来,衣服的边缘紧綳着皮肤来下来的时候,一只子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此时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夏慧阿姨的‘臀’沟。天龙的,已经紧紧地从后面压在夏慧阿姨丰盈‘肉’感的双‘臀’上。夏慧阿姨知道,天龙正在用他的亵地品尝她。

    “天龙,求求你,不要再搞阿姨了,要出事的。”

    夏慧阿姨这时紧张异常但暗暗下着决心,决不能再任由天龙恣意玩‘弄’自己纯洁的,必须让他马上停止!

    可是天龙的居然如此的灼热。双‘腿’根部和‘臀’部的,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着陌生的的进犯。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而且……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陌生的形状。陌生的,却感觉得出的的形状!已经冲到口边的呐喊,僵在夏慧阿姨的喉咙深处。

    如果叫起来,被儿子赵‘玉’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这里,夏慧的脸就变得火一样烫。刚刚提起的勇气,立刻就被天龙这肆无忌惮的行击碎了。如果扭动身体,还可能被天龙认为是在享受这种触感,夏慧想不出抗拒的办法。

    “够了……不要了……”

    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夏慧阿姨几乎是在默默地祈求着背后那无耻的袭击者。

    可是天龙的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赤‘裸’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着丰满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中间。夏慧阿姨知道,天龙是在用她丰盈的‘臀’部的‘肉’感,增加的快感。

    夏慧阿姨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正遭受着天龙的邪进犯。充满弹‘性’的抵不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无耻地一寸寸挤入夏慧阿姨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天龙的向上翘起成令夏慧阿姨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夏慧阿姨‘臀’沟底趾骨间的紧窄之处。

    最要命的是,夏慧阿姨不像一般的东方‘女’‘性’腰部那么长,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柳腰,‘臀’部的位置像西方‘女’‘性’一样比较高。过去夏慧阿姨一直以此为傲,可是现在,夏慧阿姨几乎要恨自己为何会与众不同。一般‘色’狼从后侵袭,最多只能顶到‘女’‘性’‘臀’沟的位置。可是对于腰部较高的夏慧阿姨,天龙的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趾骨狭间。

    “好像比老公的还要粗大……”

    突然想到这个念头,夏慧阿姨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好朋友的儿子天龙玩‘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夏慧阿姨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紧紧压顶的,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

    “不行!……”

    夏慧阿姨立刻禁止自己的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

    想到老公和儿子,夏慧阿姨好像又恢复了一点力气。夏慧阿姨努力着把腰部向前,试图把从天龙的硬‘挺’烫热的上逃开,天龙又压了过来,这下夏慧阿姨被紧压在厨台上,再没有一点活动的馀地。

    这回,天龙的粗大,和夏慧阿姨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触了。

    “夏阿姨,我要你,求你给我吧!”

    天龙哀求道。

    “不行,我不能这样错下去了。”

    夏慧阿姨夹紧了双‘腿’。

    夏慧阿姨全身的肌‘肉’完全绷紧。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天龙的用力夏慧阿姨紧闭的双‘腿’之间。这次比方才更甚,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夏慧阿姨鲜明地感受到天龙的坚‘挺’和粗大。夏慧阿姨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的,仿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夏慧的下腹扩散开来,就像……接受老公的爱抚……

    “天呐……”

    天龙的‘腿’也贴上来了,左‘腿’的膝盖用力想挤进夏慧阿姨的双‘腿’间。天龙也发现了夏慧阿姨的腰部较高,他想把夏慧阿姨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用直接夏慧阿姨的。

    绝对不能那样!发现了天龙的亵企图后,夏慧阿姨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

    可是,没一会儿,夏慧阿姨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

    天龙把夏慧阿姨紧紧地压在厨台上,一边用身体摩擦着夏慧阿姨饱满‘肉’感的背后曲线,一边用紧紧固定住夏慧阿姨的丰‘臀’。天龙微微前后扭腰,在夏慧阿姨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着,品味着夏慧阿姨充满弹‘性’的和丰‘臀’夹紧的快感。

    “啊……”

    发现自己夹紧的双‘腿’好像在为天龙提供‘臀’‘交’,夏慧阿姨慌‘乱’地松开双‘腿’。

    天龙立刻乘虚而入,左‘腿’马上夏慧阿姨松开的双‘腿’间。

    “呀……”

    夏慧阿姨发觉上当,可是,被天龙的左‘腿’中间,双‘腿’再也无法夹紧。

    天龙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夏慧阿姨的腰前紧搂住夏慧阿姨的下腹,右‘腿’也硬夏慧阿姨双‘腿’之间,两膝用力,夏慧阿姨“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夏慧阿姨已经被压制成仿佛正被天龙从背后的姿势。

    而此时的天龙却好整以暇,只是把顶在夏慧阿姨的口,只要夏慧阿姨往后一动,就会一份。而由于夏慧阿姨一直踮着脚,为了躲避天龙的进攻,不停的往前躲,此时小‘腿’也有点受不了了。

    已经快站不住了,夏慧阿姨绝望地觉得,对于自己身材的比例,夏慧阿姨可是一点都不自卑;岂只如此,她还带一些自信。因此,如果对方是自己的爱人,被他看到‘裸’体而被夸赞的话,可是一点都不讨厌。但此刻不同,对方是天龙,好朋友的儿子,自己儿子的发小,自己一直以为是个小‘毛’孩。

    当被捏挤时,和平时不同的是,显得有点重重的,而且向前‘挺’出,那种鼓起的样子,简直羞死人了。那翘起的,大概有两,三公分,在天龙老练的挑逗玩‘弄’下,夏慧阿姨的前端,酥酥痒痒又像充血过份似地隐隐涨痛。当然那也是充满了屈辱和羞耻的,但是‘混’杂在疼痛中的快感,也由娇嫩的一点而传遍全身。

    天龙将‘唇’贴在耳上,“呼……”

    轻轻地吹着气。

    夏慧阿姨也因那样而微抖,那吹着她的‘唇’,再挟住耳缘用舌头去‘舔’,而那甜美的‘波’‘浪’,又随之流到身体之中央。比起刚刚那微妙的接触来,那触‘摸’的方式愈是强烈的话,那引起的愉快就愈强烈。那一度缓慢下来的神‘精’,又再度集中到夏慧阿姨的上来了。

    赵‘玉’紧张到了极点,他眼睁睁看着妈妈夏慧为了不被厨台上炉子烫到,妈妈只能尽力把身体向后仰,富有弹力的,即使因妈咪的身子后仰,而往后仰,也不曾失去那美好的形状。

    那似乎和妈咪的意志毫无关系,好像在怀恨这一年来,被不当地放置着一般,丰‘挺’的自作主张,仿佛正迎合着天龙的玩‘弄’。而妈咪甚至连一点想要防卫的意志都拿不出来了,好像是所有抵抗的手段都被夺去了一样,接受了天龙的爱抚,希望将自己的被害程度减到最小。

    天龙的手抚着膝的内侧,沿着大‘腿’一直朝那底部前进。

    “啊……”

    夏慧阿姨瞬间失去了自制力,几乎叫了起来。

    对娇‘挺’的‘搓’‘揉’,已经措手不及了,现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搓’‘揉’。

    “喔……呜……啊……”握紧双手,夏慧阿姨仍想尽力防卫。但被粗鲁地玩‘弄’猥亵过的身体,超乎夏慧阿姨想像的居然由的表面,一直到里面都像熔岩一样的在燃烧。

    “呜……不要……”

    夏慧阿姨缩起全身,用半长的头发,想将头藏起来。

    “喔啊……”

    好像是要死了那样地喘息着,夏慧阿姨张开自己的脚绷得紧紧的。

    这里也是盲点所在,那是夏慧阿姨从未想到过的。到目前为止,也曾被抚‘摸’过大‘腿’,但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的,整支脚都麻痹了。

    天龙似乎也不放过蓓蕾那一点,用他的指头在那里划圆,用指尖抵住那儿时轻时重地把玩。

    “喔……”

    以大‘腿’为中心让腰部浮上来,夏慧阿姨好像放弃了一切似地,从身体的出口,热气好像在涌出。虽然没有直接抚‘摸’那凸出的底部,但就好像是道被触及到一样羞得不得了,而被汁液将身体填满了。夏慧阿姨的身体在同时感觉到,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饥渴。从身体里面所喷出来的汁液,就是那个象征。

    天龙的‘色’情而老练的爱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由脚尖一直到大‘腿’的底部,那猥亵的挑逗,夏慧阿姨官能的基础开始动摇了起来。指尖更深的探索,将那里面的筋,好像要吸起来一样。

    “……”

    配合着那动作,夏慧阿姨的腰不自主地轻微扭动。

    从外表上虽然还勉强维持着白领‘女’‘性’长辈的矜持气质,但身体已经开始由内部瓦解。贞洁的‘花’‘唇’被左右拨开,将中心的入口处‘裸’‘露’了出来。夏慧阿姨已经被官能和污辱所充满了,好像身体内的内脏,都被人家看到的那种耻辱和屈辱,好像被投进油锅中一样。但是‘性’感仍然无法止住,甚至还有增加的倾向,已经到了夏慧阿姨的理‘性’快无法控制的地步。

    赵‘玉’清清楚楚看到天龙这个小‘混’蛋‘色’情的手指在内侧的粘膜上轻轻重重地抚摩,而妈妈夏慧的身体在小幅度的抖动。

    纯洁的幽谷早已经开始泥泞,天龙左手又攻击向。‘胸’部变得这么饱满还是第一次,那种昂奋的样子,真是羞死了。

    “啊……”

    在那饱满的下方,天龙正用手托着,丰满的羞耻地晃动不止。藏在深处的‘性’感觉,也因此而苏醒了。当指尖抵达那粉红的时,夏慧阿姨的脸左动右摇,发出要哭似的声调。当被爱人‘摸’‘乳’时,夏慧阿姨的身子通常是被理‘性’所支配的;但在被天龙亵戏时,夏慧阿姨却觉得脑海仿佛要变得一片空白。

    那麻痹而充血,‘挺’立的娇嫩,被天龙的指尖所挑起。

    “喔”!好像被高压电打到一样,夏慧阿姨扭动了上身,将背弯了出来。为顶点的‘胸’部全体,好像被火点燃一样。在那年青且美丽的上端,天龙的指尖强力地‘揉’捏,那快美的碎‘波’几乎要打碎夏慧阿姨的理智。

    “啊啊”夏慧阿姨吐出深热的气息,拼命集中残存的理念想忘记肆虐在上的可怕手指。

    但更可怕的是,赵‘玉’清晰看到,并不是只有在遭受蹂躏。妈咪贞洁的已经屈辱地雌服于天龙粗大的,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随着腰‘臀’的微摇,被压挤摩擦,化成热汤的‘蜜’汁,开始沿着陌生的的表面流下。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妈咪全身的快感更为上升。

    “不行……”

    内心羞耻地挣扎。

    夏慧阿姨提起了腰,天龙的在入口处进进出出,夏慧阿姨觉得自己大概要飞起来似的,以前跟本没有经验过。天龙的指尖,袭击向最后的珍珠-往那充血的蓓蕾进攻。对于这粒珍珠,天龙从周边开始进攻,充份的刺‘激’之后,用指尖将全体包住,但仍不攻占珍珠,只是轻轻掠擦。

    “……”随着闷绝的低叫,夏慧阿姨痉挛地撑起了腰。

    强大的欢喜的‘波’涛,和那无法平息的的抖动,那和夏慧阿姨的意志,好像没有关系似地,热热的雨,让夏慧阿姨发出呜咽的回响声。

    “啊!……”

    珍珠被掠入手指,夏慧阿姨伸开的脚尖折了起来。**的‘花’‘唇’被抵住,粗大而火烫的前端毫不放松地挤迫,已经在燃烧的身体,现在似乎要爆发了。

    “……”

    被上下夹攻的夏慧阿姨,拼命地想找逃生处,但并没有同时削弱那快美感。即使能够逃,而这其中没有防备的耳朵,及大‘腿’的内侧处,也会跑出一些无止境的快乐来。

    上体好像蛇一样地卷动着,夏慧阿姨在官能和焦燥的中间反覆呻‘吟’。对天龙的嫌恶感,并没有改变,但在被如此粗鲁地蹂躏之后,那两个已经如火焰一样地烧熟了,而那‘花’‘唇’则无理由地滴着汁液。那和‘花’‘唇’的热,也理所当然地跑到夏慧阿姨的腋窝和大‘腿’内侧来。

    “你的身体想要了吧?阿姨……想得很难受了吧?”

    ‘色’‘迷’‘迷’的口气,天龙轻咬着夏慧阿姨的耳垂,揶揄的在夏慧阿姨耳边低语。

    夏慧阿姨咬了咬牙,拼命将已渐渐放松的防卫又建立了起来。虽然如此,像这样‘挺’立而且从蜜源又喷出汁液,实在是不能说“没有”但不管自己的身子如何的丑态,但是自己的身心都不容许的,身为为人师表的白领‘女’‘性’的自信和骄傲,居然被这小坏蛋来蹂躏身体。

    “想装到什么时候,阿姨?……”

    天龙一面‘搓’‘揉’着娇‘挺’的,一面快意地品赏着夏慧阿姨那苦闷的脸‘色’:“已经这么涨了,而又这么的翘……”夏慧阿姨决然地咬住下‘唇’,装作完全没听到天龙的下流挑逗。

    天龙以指尖由‘花’‘唇’的下方往上方划动,“啊……”夏慧阿姨苦闷地将腰往上地转动。

    而天龙又第二次,第三次的,指尖轻柔地在夏慧阿姨那粉嫩而敏感的上划动。

    “呜…………”

    发出那好像是快要崩溃的声音,在那因耻辱而扭曲的脸上浮现出决死的表情。

    “反应太好了!阿姨,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呢?”

    在天龙那嘲笑的口气之中,夏慧阿姨想从那官能的泥沼之中找回理‘性’,让四肢硬直起来。

    天龙的手指再度袭击夏慧阿姨翘立的。

    “哦!……”

    紧握着两手并卷曲着指尖,夏慧阿姨感受到那甜美的冲击,发出颤抖的声音,夏慧阿姨刚刚勉强绷紧的脸又陶醉了起来。

    比刚才又更强烈愉悦的碎‘波’,打到五体各处。和夏慧阿姨的意志无关,那丰满的‘唇’半开着,微微颤抖。“啊……”天龙的指尖又在另一个的斜坡处,一直往顶上迫近。“……”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夏慧阿姨觉得自己几乎要燃烧。朦胧的脑海中,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在逃避还是在迎合那五支可怕的手指。

    天龙的指尖,终于爬上粉红‘色’耸立的。

    “啊……”

    好像背骨被打断了似的,冲击响遍了全身。那充血的又更向上翘。

    天龙沿着那美丽的,用指在周围滑动。

    啊!不行了,快停!赵‘玉’在‘胸’中一面叫着,可是妈妈夏慧那饱满得像要炸开的,却像要往前自己想去追那支手指。而天龙好像在乘胜追击一样,下面的右手手指拨开‘花’‘唇’,轻轻捏住蓓蕾。拼命伸展开来美丽的四肢的尖端,传回甜美的‘波’‘浪’。

    已经在燃烧的身体,好像被火上加油一般,‘性’感烧得更烈。

    “啊……不要……”

    夏慧阿姨皱着眉,身体因为快美的感觉而震动着。

    那指尖又滑动了一次“喔!……”

    夏慧阿姨握紧两手,指尖深深的弯下,好像从背骨一直到耻骨及下肢,全部都溶开了一样。绝对不是因为被很强力的摩擦才这样的,而是因为柔软的指尖的先端处,所引起的。

    当天龙的指尖第三次划过娇嫩的蓓蕾时,不只是夏慧阿姨的身体内部而已,从全身各处好像都喷出火来了。

    “呜……”

    发出呜咽之声,吐着深深的气息,夏慧阿姨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已经不是防卫不防卫的问题了,从隐秘‘花’园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一瞬间麻痹了。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

    粗大的前端于是再次陷入深处的紧窄入口。

    “啊……”

    从‘迷’‘乱’中惊觉,夏慧阿姨极力地想逃开那可怕的男孩,只好将身子往前送。

    赵‘玉’看得目瞪口呆,他惊骇于天龙居然有那么硕大坚硬的,自己和他相比真是无地自容,赵‘玉’看着天龙并不着急追击,只是恣意地玩‘弄’妈妈夏慧入口的周围,粗大的尽情地品味着妈妈夏慧口夹紧摩擦的快感。赵‘玉’看着妈妈夏慧绷紧了四肢,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这羞辱的姿态。天龙不只是贪图自己的,还想品尝自己的羞耻和屈辱吧!绝不肯增加这下流的小‘混’蛋的快感,夏慧阿姨咬紧牙关,打算作出无反应的态度。

    但对天龙来说,夏慧阿姨那皱紧眉头和紧咬牙关的表情,却更能增加他的兴奋,粗大的,瞬间又更兴奋地脉动了一下。单单是这样子地玩‘弄’,就足够让夏慧阿姨羞耻得发疯。自己贞洁的竟然在夹紧一个毫不相识的天龙的粗大,虽然还没有被,夏慧阿姨已经被巨大的羞耻像发狂似地燃烧着。

    “虽然讨厌,可是很有感觉吧……阿姨……”“不要啊!天龙,我是赵‘玉’的妈妈啊!求求你,放过阿姨吧!”

    不管不顾无耻地挑逗着夏慧阿姨微妙的矛盾,天龙粗壮的紧抵住夏慧阿姨紧窄的口示威似的跳动。虽然知道自己的拒绝只会增加天龙的快感,可是听到自己被如此下流地评论,夏慧阿姨还是忍不住微微扭头否认。

    “别害臊……想要就自己来啊,阿姨……”

    “啊……”

    夏慧阿姨低声惊呼。

    赵‘玉’也差点惊呼出声,只见天龙双‘腿’用力,妈咪夏慧苗条的身体一下子被顶起,只有脚尖的五趾还勉强踩在地上,全身的重量瞬间下落,妈咪夏慧紧窄的立刻感觉到粗大的进迫,火热的开始挤入。内心深处绝望地惨叫,妈咪夏慧陡然集中全身的力气支撑两脚的脚趾,双肘想要去撑灶台可是根本使不上劲撑不住身体的下滑。

    可是纤巧的脚趾根本无法支撑全身的体重,身体不由自主地想要下落,但立刻被粗大的阻止,赵‘玉’眼看着妈咪夏慧痉挛般地绷紧修长的双‘腿’。

    “‘挺’不住就不用硬扛了,夏阿姨……我知道你也很想要了……”

    一边品赏着夏慧阿姨要哭出来般的羞急,天龙一边继续上下亵‘弄’着夏慧阿姨的禁地。

    但是他狡猾地只用指尖轻撩和的蓓蕾,既攻击夏慧阿姨的愉悦之源,又完全不给夏慧阿姨的身体借力的机会。敏感的神经被老练地调‘弄’,夏慧阿姨全身都没了力气。

    膝盖发软,身体无力地下落,又立刻触到火烧般的‘挺’起。

    “别咬牙了……都已经这么多了,夏阿姨,怎么样?感觉比赵叔叔粗多了吧……”天龙毫不停息地猥亵把玩夏慧阿姨最敏感的禁地,不给夏慧阿姨一丝喘息的机会,同时用下流的语摧毁夏慧阿姨仅存的理‘性’。天龙一边恣意地体味着自己粗大的一丝丝更深夏慧阿姨那宛如般紧窄的的快感,一边贪婪地死死盯着夏慧阿姨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着这矜持端庄的白领老师贤妻良母贞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

    赵‘玉’眼睛都快瞪成牛眼了,只见妈咪夏慧两手拼命地想扶住厨台边缘可毫无作用,清晰地感觉到粗大的已经完全‘插’挤入妈咪贞洁隐秘的,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下腹直‘逼’喉头。妈咪夏慧触电般的全身陡然僵直‘挺’起,可怕的巨炮稍微退出。

    “刚就忍不住要动啦?夏阿姨……慢慢来,我会给你爽个够的……”

    火热的脑海一片空白,已经没有能力反驳天龙故意下流的曲解。夏慧阿姨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如芭蕾舞般掂立的脚尖上,勉力坚持的颀长秀‘腿’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粗大的撑满在夏慧阿姨湿润紧凑的,不住地脉动鼓胀,天龙已下定决心,要让这矜持端庄的白领老师贤妻良母自己将贞的献出给朋友的儿子。

    “要‘挺’不住了……老公,儿子小‘玉’,快来救救我……”

    夏慧内心深处绝望地哭泣,可纤巧的脚趾再也无力支持全身的重量,夏慧阿姨苗条的身体终于落下。天龙的粗大立刻无耻地迎上,深深夏慧阿姨从未向爱人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开放的贞洁的。纯洁的立刻无知地夹紧侵入者,夏慧阿姨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满满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

    “夹得好紧那,夏阿姨……当着儿子的面和儿子的朋友干,还是第一次吧……”

    空白一片的脑海被提醒回羞耻的现实,夏慧阿姨像濒死的美丽蝴蝶用最后一丝力气挣扎,可是徒劳的上‘挺’变成屈辱地自己用,粗大的角摩擦内壁的敏感,电击火撩般的立刻冲击全身。

    “上面的小嘴还说不要……下面的小嘴却这么紧地咬着我……”

    不光是,还要残忍地蹂躏夏慧阿姨贞洁的心灵,天龙的两手突然放开夏慧阿姨的身体,形成两人之间只有密接在一起的姿态。全身的重量无处可放,夏慧阿姨高挑苗条的身材仿佛完全被贯穿挑起在天龙那根粗壮坚‘挺’的上。痉挛似的挣扎不能持久,维系全身重量的纤细脚趾像马上就要折断。

    “不行了……赵‘玉’,妈咪对不住你……”

    大‘腿’已经痉挛,夏慧紧绷的身体终于崩溃地落下,窄嫩的立刻被火‘棒’深深刺入。“啊……不要啊……”

    内心深处绝望地惨叫,夏慧崩溃的身体再也没有力气挣扎,无助的屈辱地夹紧粗鲁的征服者。

    “无耻的‘色’狼……终于被了……老公,儿子,你们原谅我吧……”

    屈辱羞耻的俏脸刹那间痉挛,大男孩的具无情地彻底贯穿夏慧最后的贞。

    般紧窄的完全被撑满贯通,内巨大的迫力直‘逼’喉头,气也透不过来的感觉,夏慧阿姨无意识地微微张嘴。‘性’感微张的娇嫩红‘唇’立刻被一支粗糙的手指,小巧的舌头也被粗鲁地玩‘弄’。夏慧阿姨已经僵滞的脑海朦胧地掠过,好像是和老公一起看过的三级片里,‘女’主角也被这样‘色’情地蹂躏,上面和下面的小嘴一起遭受男人粗暴地。

    贞洁的现也正遭受猥亵的侮辱,可怕的具在的紧夹下还强烈地脉动。不只是比爱人的粗大,夏慧阿姨惊恐地发现,尽管自己柔嫩的口已经被火热的顶住,可自己的‘臀’还是没有触到天龙的。

    “这个小坏蛋竟有那么长吗???……”夏慧阿姨几乎不敢相信这可怕的事实。

    曲线玲珑的美妙像被挑在陌生的具这唯一的支点上,夏慧阿姨无法维持身体,可是肢体的轻微扭动都造成里强烈的摩擦。

    “扭得真啊!夏阿姨……表面上还装得像个圣‘女’……”

    无法忍受的巨大羞辱,夏慧阿姨拼命把向前,徒劳地想逃离贯穿自己的粗大火‘棒’,“别装了,夏阿姨……别忘了,是你自己让我的……”

    戏辱够了原本矜持的贤妻良母,天龙这次不再放松,粗壮的身体沉重地压了上来,右手也紧箍上夏慧阿姨的纤细腰肢,‘挺’涨的具开始发动可怕的攻击。末日临头般的巨大恐惧,夏慧阿姨蜷起腰意图做最后的抵抗。但天龙的腕力制伏住夏慧阿姨苗条的身体之后,就靠着张开着的大‘腿’的力量,从夏慧阿姨身后试着要将粗大的押进夏慧阿姨的秘道。

    “不要!……”

    在被塞住的红‘唇’中发出抵抗的呜咽。

    夏慧阿姨拼命抓住厨台边缘,修长的秀‘腿’颤抖。而在那一瞬间,天龙的前端深深了夏慧阿姨的体内。“哇……”

    夏慧阿姨恐惧得发青的脸,在刹那发生痉挛,丰满娇‘挺’的,好像要被分成两半似的。强烈的冲击像要把夏慧阿姨娇嫩的身体撕裂,灼人的火烫直‘逼’深处。夏慧觉得自己正被从未尝试过地撑开扩张。而且天龙虽然看起来粗野,但至目前为止还不曾动粗,至少可以从他时的动作看得出来。

    深深夏慧阿姨体内的前端,紧接着又从正下方用慢速度开始前进。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自己的身体恐怕会被撑裂吧!夏慧阿姨下意识地感‘激’着天龙的体贴,可立刻又明了自己的处境,赶紧封杀自己这羞耻的想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