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5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今天别撕我袜子……一会儿还得回去看演出……”

    杨茹萍感觉天龙把手停在了裆部以为他又要撕开裤袜,赶紧出声阻止。

    天龙知道一会儿要回去,本来就没打算撕,他蹲在杨茹萍身后亲吻她的丝臀,双手上下揉捏美腿。

    “哦……快点吧,别摸了,我害怕……”

    杨茹萍的心跳的厉害,想赶紧完事好出去。

    天龙也是怕有人会进来,只能抓紧时间快弄。他起身双手抓住杨茹萍的裤袜边,连同一起拉到膝盖的位置,然后把抵在口磨了几下,等沾满了就猛地插了进去。

    “别磨了……快进来吧……啊!……”

    杨茹萍话没说完就被插的叫了起来,里酸麻痒酥涨五感俱全,但随着的抽动全部被搅成了一个感觉,那就是……爽!

    “舒服吗茹萍姨妈……哦……舒服吗……”

    天龙趴在杨茹萍背上,不停的往前顶,双手伸到前面抓住使劲捏着,柔软的在他手里变换着形状。

    “……舒服……啊……”

    杨茹萍的裤袜和还在腿弯处,把双腿勒的无法分开,这使得更是紧紧的夹着,强烈的快感让她翘起了脚跟,随着碰撞前后晃悠着。

    天龙也是干的飞快,他也想赶快。碰到杨茹萍的上作响,两人的结合处更是一片滑腻,上沾满了白色的,其中一些由于过快还溅到了腿间的黑丝上,留下点点白星。

    “哒哒哒哒……”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不一会儿门锁就被拉了一下。

    “恩?怎么锁上了?干嘛锁门啊,东西放里面柜子里就有锁,这个大门还锁上,还以为谁要偷东西啊!”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同时把门锁又扭了几下。

    “咔哒咔哒……”

    门锁的声音把里面的两人惊得如同一座连体雕塑。杨茹萍脸色发白的死死按着门,生怕一松手外面的人就会进来,正怕的要命突然里的又动了起来,她赶忙回头对着天龙猛摇头让他别动。天龙刚才也是吓了一跳,不过想到门锁上了就放下了心,看样子这个女的也没有钥匙,不用害怕,况且这样也更刺激啊!他慢慢的又动了起来,只是此刻杨茹萍由于过度紧张已经紧缩到了极致,他插了有几十下就被夹的忍不住了,挺身把顶到最深,大开,一股股的随之而出,杨茹萍听着外面人的抱怨,浑身颤抖的接受了天龙的滚烫浓浆……

    “真是的,搞什么嘛!”

    门外的女人拧了半天门也没打开,她抱怨了一声,嗒嗒的高跟鞋声渐渐远去。天龙拔出,拿出准备好的纸巾擦了一下,又把剩下的按到了杨茹萍正在流着的上。杨茹萍匆匆提上和裤袜,打开柜子从包里拿出点纸巾,做贼一样弯着腰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认没人后拉开门快步向厕所走去。

    天龙回到大厅的时候杨茹萍还没回来,他拧开饮料美美的喝了一口,清凉的感觉一爽到底,浑身的毛孔都透着舒坦。这时杨茹萍刚好回来,看到他那副表情心里就来气,挨着他坐下后手就在桌子下狠狠的掐住了他的大腿,弄得台上表演节目的小朋友以为是自己表演的太好了,所以让台下的这个叔叔露出了精彩绝伦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小杰上场了,杨茹萍看到儿子可爱的舞姿欣慰无比,把刚才的龌龊事抛到一边,专心欣赏儿子表演。天龙则在一旁大喊着好,卖力的鼓着掌,刚干完人家的妈妈,鼓几下掌也是应该的。

    下午5点半,表演全部结束了,小杰的集体舞节目获得了优秀奖,每人一个大奖杯。等发完奖品已经6点多了,天龙看这个奖杯虽然很轻但是太大了,不太好拿,于是就自己拿着大包让杨茹萍拿奖杯上了出租车,一直把娘俩送到了杨茹萍的婆婆家。

    杨茹萍的婆婆刚做好满满的一桌子菜,这时孙鹏程也来了,见了天龙就要留他吃饭。天龙推辞了一下就去洗手了,杨茹萍看到天龙也要留下张嘴想要说什么,想了想觉得说什么也不合适,总不能把他直接撵走吧。

    饭桌上小杰成了绝对的主角,不断吹嘘自己今天的表演有多精彩,听得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喜笑颜开,但是其中妈妈的笑容有些勉强,因为她旁边的大男孩正在狂摸她的大腿。

    天龙刚才故意坐到杨茹萍的右边,然后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到小杰身上时把左手伸到桌下放到杨茹萍的大腿上,充满弹性的皮肤加上光滑的丝袜让他摸得很舒服。杨茹萍偷偷把他的手拿开可是立刻又摸了上去,甚至还顺着大腿内侧摸进了裙子,隔着丝袜在的位置摩挲。

    杨茹萍赶忙喝了一口红酒掩饰着自己脸上的红潮,双腿夹紧不让那只手乱动。

    可是手夹住了手指却依然动着,刮得口痒痒的,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天龙见状赶紧把手拿了出来,要是把她摸的叫出声来那可就露馅了。

    “呼……”

    魔爪的离去让杨茹萍长舒了一口气,瞪了他一眼准备继续吃饭,可是天龙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羞愤欲绝,筷子都要捏断了。

    “恩?”

    天龙装作不经意的把手指放到鼻子上闻了闻,孙鹏程奇怪的问:“天龙,你吃着饭闻什么手啊,没洗干净?”

    “不是的,洗干净了,刚才夹菜掉了一块在桌子上,我怕浪费就拿起来吃了,现在闻着手还香呢,这道‘菜’真是极品!又软又滑还多汁,恩……太香了!”

    天龙陶醉的恩了一声,还把手指放到嘴里夸张的吸了几下。

    “哈哈哈哈……”

    此刻如果有枪,杨茹萍会毫不犹豫的对着天龙打满一梭子。

    大家都被天龙的样子逗笑了,杨茹萍看大家都笑了自己不笑会显得奇怪,只得也对着天龙咧着嘴干笑。不过此时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杨茹萍盯着天龙一脸狠毒,笑得有些狰狞,而天龙是一脸苦相,笑得则有些勉强,因为在这和谐的饭桌底下,一只有着修长手指的玉手已经狠狠的扭在了他的内侧大腿上。

    吃过饭后少儿频道每天固定的儿童剧开始了,小杰嚷着要看不走了,杨茹萍亲了亲儿子就和天龙孙鹏程一起出了门,到了楼下孙鹏程说有事要先走,让天龙把杨茹萍送回家。天龙就拦了辆出租车,和杨茹萍一起坐了上去。

    一上车天龙又开始摸杨茹萍,这次他用力很大,直接伸到裙子里抚摸。杨茹萍害怕司机看到也不敢说话,死死的抓住天龙不让他乱摸,可是毕竟力气小,加上车里很黑少了些紧张,半推半就的让天龙摸了个痛快。司机也是久经沙场,晚上经常会拉一些带着小姐的男人,对于高中生也早已见怪不怪了,不过他刚才看到杨茹萍上车时的身材长相还是忍不住惊叹了一声,这个小姐质量真高啊,很有少妇的韵味,这样的女人起来才过瘾啊,唉,不过肯定很贵,玩一次估计一个月就不用吃饭了,妈的,不能玩看看也过瘾。

    司机调整了一下后视镜,偷偷的看着后座情况,我,那大男孩的手都伸到裙子里去了,估计都摸到小了,肯定出了不少水。天龙看到司机调后视镜就知道他在偷看,但他没有停下,反而摸得更欢了,此时的杨茹萍已经是气喘吁吁泛潮,只能靠着天龙无力的抓着他的手。

    到了小区门口出租车不让进去,杨茹萍先下了车,刚想和天龙说再见就看到他付了钱后也下了车。

    “你下来干嘛?”

    “刚才姨夫不是说了吗,让我把你送回家,这还没到家呢我怎么能走呢,万一姨夫问起来我不好交代啊。”

    天龙嬉皮笑脸的说着。

    杨茹萍哼了一声,不理会天龙的话低着头快步往家走,“慢点啊茹萍姨妈,我的大腿还疼着呢,不能走快啊!”

    天龙紧紧的跟在后面喊着,可杨茹萍丝毫没有放慢速度,反而走的更快了。

    “好了,我到了,你走吧,路上慢点。”

    到了家门口杨茹萍回头向天龙道别,车上已被摸得起性的她不敢让天龙进屋,怕引狼入室。

    “别啊茹萍姨妈,你看我的腿都受伤了,一瘸一拐的走着太累了,让我进去歇会儿,再说我都多长时间没来过你家了。”

    天龙耍赖不走,杨茹萍无奈只好拿钥匙打开门让他进了屋。

    杨茹萍先在门口的鞋架上换上脱鞋,去洗手台洗完手倒了杯水放桌子上,坐在天龙的对面眼睛盯着地板不说话,虽然心里噗通噗通乱跳可是脸上却努力装作平静的样子。

    天龙没有喝水,刚才吃饭时和车上时摸的他也是高涨,此刻在安静的环境下看着对面短裙黑丝的性感美妇,又挺了起来。杨茹萍被他的目光看的低下了头,怯怯的说着“你……你看什么……歇够了吧……赶快走吧,太晚了不好打车了……”

    话刚落音天龙就站了起来。杨茹萍以为他要走了,刚起身要送他却发现他站起来后并没有动,而是在原地脱起了裤子!

    “啊!你……你要干嘛……”

    杨茹萍轻呼一声,惊慌失措的靠在沙发上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

    “不干嘛,给你看看我的伤痕而已,你以为我要干嘛?”

    天龙把也一起脱下,挺着的走到杨茹萍眼前一指,“看看吧茹萍姨妈,这就是你的杰作。”

    杨茹萍顺着天龙的手指看到他的大腿上有两小块淤青,左右腿各一个,一个是在活动中心大厅里看节目的时候掐的,另一个肯定就是吃饭的时候掐的了。杨茹萍知道自己掐的很用力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她望着那深紫色的淤痕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也有些心疼,毕竟是自己外甥。

    “这个……真的是我掐的吗,我好像没用那么大力气……”

    杨茹萍不好意思的低头说着。

    “当然是了,难道是我自己掐的吗?”

    天龙用顶了顶杨茹萍的额头,不满的说着。“茹萍姨妈,你的心真狠,把我都疼死了,你摸摸,现在都不太硬了,要是以后有什么不对劲你要赔给我。”

    杨茹萍抬脸看到直挺挺的对着自己,轻轻摸了一下,没有一点软的迹象,“这……这还不硬?你就会骗我!”

    “硬不硬不是用手能感觉的出来的,因为手不准,要用嘴,来,检查一下硬度如何,是不是和以前一样。”

    说着又往杨茹萍的嘴巴顶了顶。

    杨茹萍心道你想让我给你吸还找这么多的借口,哼,看在你腿淤青了的份上给你吸几下,毕竟是我下手太狠,就算补偿补偿你吧,免得你纠缠不休,想毕用舌头舔了几下,亲了几下,然后整个吃了进去前后开始吞吐。

    天龙哦哦的呻吟着,手从衣领伸进去挑开直接抓住,小巧的早已挺立。杨茹萍也被摸得上升,开始发痒,双腿并在一起交替着上下动着,几次想把手伸到裙子里都没好意思,包裹着的再次湿了个透。

    “啊……别,别这样,这是我家里,你姨夫会回来的……”

    天龙拔出把杨茹萍拉起来就要脱她的连衣裙,杨茹萍赶忙阻止,天龙慢慢的说:“姨夫不会回来的,你看他刚才那么急着走,说不定是去会他的小情人了。”

    “不行,我……我不习惯在家里,别弄了好吗……”

    杨茹萍看着天龙轻声哀求,她也知道对现在的天龙说什么都没用,可还是抱了一线希望拿孙鹏程来抵挡。

    “那这样,给姨夫打个电话,问清楚他回不回来,要是回来我立刻就走。”

    “恩,好吧。”

    杨茹萍无奈的接受了这个提议,拿起手机给孙鹏程打了电话。嘟嘟的声音传来,弄得杨茹萍很紧张,为了和别的男人上床自己竟然要查清丈夫的动向,可是心里为什么还有些兴奋呢,这就是偷情的刺激吗?

    “喂,什么事?”

    孙鹏程有些喘息的声音传来。

    “恩,小杰快开学了,还在你妈那住吗?要不去我妈家住几天吧。”

    杨茹萍找了个借口。

    “谁家都一样,小杰喜欢住哪就住哪吧,按他的意思来,你还有别的事吗?啊!”

    最后一声啊是个女人的声音,杨茹萍一愣,怎么会有个女的,不会真让天龙说中了吧?

    “你这个人……打着电话还使坏……啊……我不说了,现在有事,再见。”

    前一句依然是个女人,声音娇媚,孙鹏程说完后一句就挂了电话。

    耳朵里忙音传来,杨茹萍拿着手机气的直咬牙。虽然已经知道了孙鹏程有别的女人可是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很生气,好你个孙鹏程,刚分开就到那个狐狸精那里去了,而且听声音都干上了,够快的啊!

    气哼哼的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放,一仰头把刚才倒给天龙的水一饮而尽,看到天龙还站在那里等着她说话,心里一横,哼!你能找我也能找,就凭你的那个烂技术能喂饱人家才怪呢!天龙可比你强多了,嫉妒死你!

    “怎么样,还回来吗?”

    杨茹萍摇头,“他有事,不回来了。”

    “哦……”

    天龙夸张的叫了一声,上前去脱杨茹萍的衣服,杨茹萍很配合的没有动,脱下连衣裙后也被天龙解下,一对白白的立刻显露出来,杨茹萍害羞的护住,天龙笑笑,刚想伸手到下面杨茹萍却制止了他,“你……你先去洗澡,刚才吃完饭还没洗,不干净,我……我自己……脱……”

    “好啊茹萍姨妈,你先去床上等我,脱完再把丝袜穿上好吗,那样我的会更硬的!”

    “就你事多!我才不穿呢,都让你撕换好几双了。”

    杨茹萍说着进了卧室。

    天龙快速的脱掉上衣进了浴室,吹着口哨开始洗澡,耶!终于能在茹萍姨妈的家里上到她了!爽啊!

    快速的洗完走进卧室看到杨茹萍躺在床上盖了条毯子,天龙上床后一把掀开,立刻觉得要流鼻血。杨茹萍诱人的胴体躺在雪白的床单上,上身赤裸,胳膊横着挡住赤裸的,腿上穿了一双边的透明黑色长筒袜,连脚尖也是透明的。天龙最喜欢这种丝袜,他讨厌那种脚尖加厚的,虽然耐穿但不如透明的性感,大腿的根部是一条窄小的黑色,几根调皮的从的边缘不安分的露出了头。

    “恩……我……我怕你再撕……就换……换了这双长筒的……难看吗……”

    杨茹萍紧张的并着双腿,她怕天龙再撕她裤袜就翻找了一下抽屉想找双别的样的,看到这双长筒袜的边就觉得有了性冲动,立刻选中穿上了。

    “不难看,太性感了,我都要!”

    天龙被杨茹萍大胆的穿着震惊了,茹萍姨妈这是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就算被我干了那么多次但这回怎么会这么放得开?

    他不知道此时杨茹萍的心里除了还有报复孙鹏程的心思在里面,刚才的电话让她有种想堕落的想法,加上近期情有独钟的不断洗脑也起了作用,对啊,凭什么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自己却要独守空房忍受饥渴,就算天龙是外甥,可这样也是疼爱的一种,满足了外甥的同时自己也快乐为什么不呢,只要做好保密工作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天龙趴在杨茹萍身上,温柔的拿开她的胳膊,一对就到了他的口中。杨茹萍抱着天龙的头,享受着被吮吸的感觉。

    “恩……恩……”

    诱人的呻吟不停传来,天龙吸完左边又含住右边,恨自己只长了一张嘴。

    “茹萍姨妈,舒服吗?”

    天龙吸了好一会儿满意的抬起头。

    “恩……舒服……”

    杨茹萍闭着眼梦呓般说着。

    “那现在让我也舒服一下吧,我们来69。”

    天龙拉起杨茹萍自己躺下,杨茹萍转过身跨坐在天龙身上,身体往后一退就到了天龙的脸上,接着天龙就拨开吸了上去。

    “啊……”

    杨茹萍一痒,身体趴了下来,嘴巴正好碰到上,高涨的她想都没想直接吞了进去。上次的69杨茹萍还很生涩,通过这几次后口技大涨的她完全把天龙弄舒服了,也随着天龙的舌头扭动,寻找着最佳位置,完全不像是个才第二次69的生手,杨茹萍自己都感到奇怪,自己怎么在性事上这么有天分呢?哼!都是天龙这个流氓教我的,让我现在变得这么荡,都怪他!还让我吃他的,哼,我吸死你!

    杨茹萍想到这里狠狠的吸了几口,把天龙爽的叫了一下,好舒服啊,今天的茹萍姨妈真卖力,自己也要加油!他不停吻着娇嫩的,寻到那粒突出的肉蒂,一口含住大力舔吸,被摸了好几次的杨茹萍此时欲火已经到了顶点,敏感处突遭袭击让她立刻就丢盔弃甲,颤抖着喷出了。

    “茹萍姨妈,起来,脱了坐上来。”

    天龙推了杨茹萍一把,往后一退靠在了枕头上。

    刚泄了身的杨茹萍吃力的坐起,主动脱下湿淋淋的后迷离着双眼望着天龙,“怎么坐……我……我不会……”

    “先过来,双腿分开,蹲下,对,分开,跪着,自己拿着,好,对准,坐下……”

    “哦……”

    杨茹萍喘着粗气按照天龙的指示坐了下去,空虚的又被填满,不过这次是从下往上填的,她立刻感到了不同于以往的感觉,充实又深入。

    啊!女人也可以在上面吗!这样的姿势啊!哦!好酸!好麻!都顶到我的了!啊!天龙!你还有多少姿势啊!太舒服了!

    “茹萍姨妈,坐好了吗,扶着我,对,把手撑我胸上,动啊,动你的,根据你的需要自己动,上下动转圈动都行,现在是你在我,你想怎么就怎么!试试吧!”

    天龙尽情的说着污言秽语,耐心指导。

    “哦……恩……啊……”

    杨茹萍扭动着身体上下动了几次,接着就像磨盘一样以为中心轴在天龙身上打转。

    “哦……好深……哦……”

    杨茹萍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这样的姿势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动,觉得插深了就换个位置,插浅了再转回来,原来女人男人也这么的舒服!啊!这样子好像骑马啊,对,就是骑马,骑天龙这个高头大马,平时老对我使坏,今天我是翻身做主人了!

    “丝……啊……丝……啊……”

    天龙爽的吸着气呻吟着,茹萍姨妈真是太会动了,领悟力真高,第一次女上位就能比得上小菲的技术了,厉害!我的茹萍姨妈不光紧,还大,细腰长腿再加上一个完美的相貌,尤物啊!能上到茹萍姨妈真是太好了!

    想到长腿天龙心更胜,“茹萍姨妈,把腿伸过来,对,手撑后面,对,坐好啊,不能让出来。”

    天龙抱住伸过来的黑丝长腿肆意抚摸着,伸长舌头在脚心乱舔。

    “啊……不要……痒死了……别……”

    杨茹萍有心挣扎却无力摆脱,加上还有个硬硬的顶着,丝毫没有抽回腿的力气。“啊……不行了……别舔啊……“杨茹萍的双腿使劲伸直,脚心全盖在了天龙脸上,身体里魂魄都快要飞出,天龙更是激动,嘴巴舌头一起上,毫不客气的享受面前的丝袜美脚。

    “哦……累了……我没力气了……放我下来……”

    杨茹萍娇声哀求着,天龙也觉得舔的也差不多了,放开了她的双腿。

    “呼……扑哧……”

    杨茹萍一下子躺到床上,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天龙又过来了,双腿上的淤青一边一个显得很对称,像一双眼睛一样,杨茹萍看着就忍不住笑了,天龙低头一看也发现了笑点,“好啊茹萍姨妈,把我的腿掐成这样还敢笑我,你等着,我这就把你的也淤青!”

    说着他俯分开杨茹萍的双腿,火热的冲破的阻碍进入,开始疯狂的肆虐。

    “啊啊啊……等会儿……让我歇一会儿……臭天龙……臭伙夫……啊……”

    杨茹萍顿时被插得大叫,可不一会儿双手就搂在了“臭”天龙的后背上,发出销魂的呻吟。

    “啪……”

    裹着黑丝的长腿被天龙抗到肩上,跨部使劲的动着,不断拍打在杨茹萍娇嫩的上,场面靡无比。杨茹萍虽然和天龙干过几次了,但这次是在自己家,在自己的床上,和丈夫感情虽已尽但毕竟没离婚,所以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偷情的少妇。

    杨茹萍抚摸着天龙的后背,一抬眼看见了墙上挂着的结婚照。照片里的自己笑眯眯的穿着大红旗袍和丈夫孙鹏程幸福的依偎在一起。这张照片是杨茹萍亲自选的,因为这件大红旗袍的开叉处可以露出她的美腿,她想把自己的优点显现出来,而不是隐藏在雪白的婚纱里。那时的自己多快乐啊,可现在丈夫违背了誓言背叛了自己,而此时自己身上的男人也不是丈夫孙鹏程,曾经幸福的两人如今双双出轨,真是让人唏嘘!哼,是你不对在先,怪不得我,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找女人,我也找男人,天龙比你强太多了,那么大那么硬,时间还长,我才不稀罕你的小玩意呢,没离婚我就还是你妻子,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想到这里杨茹萍心里涌出一丝报复的快感,她把穿着长筒袜的长腿缠在天龙腰上,脚跟抵住天龙的使劲的往下压。

    天龙顺着杨茹萍的目光也看到了婚纱照,不过他只看到杨茹萍的旗袍开叉处露出的美腿,旁边的孙鹏程被他自动过滤了。照片上的女人一双修长的美腿裹着肉色丝袜穿着红色高跟鞋,而现在这双美腿就缠在自己身上,不同的是换了双黑丝,自己的大还在这双美腿的主人里着,他更加硬了!

    天龙蹲在床上,重新把玉腿放到肩膀,然后分开自己的腿抱起杨茹萍的放在脚跟,身体前倾双手扶床捣蒜一样猛砸杨茹萍的。这个姿势曾经让小菲求饶过,因为这样会插得很深而且男方的动作也会不自觉的变猛烈,他一直没有对杨茹萍用过怕她受不了,可是此时太过兴奋的他抛开了顾虑,一心想让杨茹萍,所以不光用了这招,而且使上了全身的力气。

    “……”

    “啊!太深了!太猛了!啊!受不了了!我死了!死了啊……”

    的水声越来越大,杨茹萍疯狂的摇摆着头,发出声嘶力竭的,身体被天龙撞得一点点后退,一直到了床头被枕头挡住才停止,死死的咬住,猛泄,天龙满脸通红的低吼着,灼热的灌满了。

    天龙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喝了口水,这时杨茹萍也套了一件长恤走了出来。她的心里乱糟糟的,每次和天龙时都会被粗大的日的迷乱,身体和心理上也越来越放纵,说的话也越来越荡,可一过心里涌上来的自责也让她非常的后悔,特别是今晚。

    今晚自己表现的可以说非常过分,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呢,连在婚床上在结婚照下和别的男人都没有愧意,还觉得兴奋,叫的还那么浪,我怎么会这么的不知羞耻,天龙会不会也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个娃,平时还假装清高呢?

    这样他肯定会瞧不起我了……

    杨茹萍低着头站在客厅,手指搅动着衣边像个犯了错的小女孩,天龙看到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奇怪,“茹萍姨妈,你怎么了?”

    “天龙……恩……你说实话……姨妈今天……是不是……是不是……很……很……”

    杨茹萍低着头,刚才自己主动穿上黑长筒袜和床上主动的身体配合让她感觉和平时的自己有些不一样,怎么会一见到天龙就乱了性子呢,随着次数的增多自己好像越来越放的开,天龙肯定觉得自己下贱,和外甥都能如此没有顾忌的上床乱搞,还那么兴奋,没有一点羞耻心,她不好意思说出那些词语,只好用了一个字代替。

    “茹萍姨妈,你想什么呢,你永远是我最亲的茹萍姨妈,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对你有坏印象的,况且你在床上的表现是女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完全和你的人品无关的。刀子插到身上会痛,插到里会爽,你说你能让刀子不疼吗?不能,所以插到里也不能阻止爽的感觉,一爽起来人都会失态,没什么害羞的。”

    天龙扶着杨茹萍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着。

    “恩,可我还是觉得有点……有点太……荡……”

    杨茹萍听了觉得说的也对,可是依然羞怯,她抿着嘴抬头看向天龙,期待着他能再说出让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

    “茹萍姨妈,荡这个词是有病的人发明的,这个人肯定是性功能有问题,你想,哪个人不生孩子,生孩子就要,就是荡,你能说生孩子是荡的吗?那人人都是荡的,都没有正人君子了。所以你不要想这些,虽然我们是但这是自然的生理需要现象,这样没有错,错的是那些嫉妒我们的人,他们整天嫉妒你能吃到我这么大的,嫉妒我能干到你这样的美女,那还得了,所以舆论才会打压的事情!”

    天龙说着说着就变味了。

    “去你的!越说越流氓!”

    杨茹萍打了天龙一下,心情好了起来,对啊,天龙说的很对,这是生理现象,没什么奇怪的,有些人就是心里有病,看不得别人幸福。想到幸福杨茹萍偸笑了一下,嘿嘿,现在的我应该是“性”福才对!

    “茹萍姨妈你笑什么,我说错了吗?”

    天龙很奇怪,怎么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儿又笑嘻嘻的,女人的心思难捉摸啊,杨茹萍看着眼前这个刚给了她一次性福的大男孩,心里不禁涌出了些幸福的感觉,伸长胳膊慢慢的揽住天龙的脖子,温柔的亲了一下。

    “茹萍姨妈,你怎么突然……”

    天龙有些意外,但看到杨茹萍的表情就明白她已经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想通了。耶!太棒了!天龙抱起杨茹萍原地转了几圈,把杨茹萍吓得大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