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49章 杨茹萍邀请天龙看表演

第1249章 杨茹萍邀请天龙看表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心里一直隐隐的欺骗着自己,自己是他唯一爱的人,但是那毕竟是自己一厢情愿,自己大他那么多,没几年年老色衰,怎么好那么自私的霸着他呢?

    “那……这个女人应该很年轻吧?比我跟你小姨都要年轻些吗?”

    直觉里更大的威胁似乎是来自年轻女人,殊不知榨干自己小男人的正是那个比自己还小着五岁的‘小姨’苏怜卿。

    “唔……比我大几岁,是我亚东哥的媳妇。”

    感受到妇人语气中的失落和难过,天龙心里挣扎,难受的要命,却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至少前前后后的讲起另外两个女人的故事来。

    “……所以我跟堂嫂和伯母发生的故事,就是这些了。我什么都没瞒着姨妈你,因为我是把姨妈你当成我最爱的女人,对姨妈我是真的爱,男女之爱,对堂嫂和伯母,我想更多的是责任,除了我,没人会在意她们的幸福了。怡君姨妈你不要生气好吗?我真的爱你!”

    天龙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才能让美妇人相信自己,只能希望美妇人理解自己。

    “哼,不生气才怪……”

    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苏怡君续道:“那……你在意姨妈的幸福吗?”

    “在意啊,当然在意啊!我那么爱姨妈,我怎么会不在意?姨妈的幸福才是我最在意的啊!”

    天龙拱起了身子,急切的说着表白的话。

    “好啦,好啦!”

    苏怡君亲昵的搂过小男人,本想继续依偎在小男人的怀里,孰料小男人直接躺进了她的臂弯,俯首含住了一粒,吸吮起来。

    虽然依旧有一些生理上的快感,但感觉上却更多的是小男人对自己的依恋,苏怡君温柔的抚摸着天龙的头发,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低声说道:“姐知道,你这辈子就不会是姐一个人的小男人,虽然心里不那么好受,但姐早就做好这个准备了。不论你喜欢谁,只要你的心里还有姐姐的一席之地,姐姐就就知足了。不过,希望你将来的妻子,不要把姐姐赶走才好。”

    怔怔的看着天花板,苏怡君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

    “傻姐姐,不会的。即便将来我结婚,也只有你才是我的妻子,你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

    抬起头,天龙深情的注视着苏怡君,斩钉截铁的说道。

    “恩,姐姐信你,姐姐信你!”

    被小男人真诚的话语感动,苏怡君紧紧的搂住天龙,即便这是谎言,那也是她要的谎言,只要心爱的小男人还肯欺骗她,她就依然拥有全世界。

    “好啦,好弟弟,我们去洗一下吧!然后姐姐给你做好吃的,好好补补身体。”

    说到最后,脸上又是一片红霞飞起。

    “哈哈,然后好给怡君姨妈交公粮是吗?”

    嘴上说着调笑的话,天龙坐起来,看着妇人一阵娇羞,满是幸福。

    “哥哥,抱我去洗澡!”

    说着和年龄不相称的话,苏怡君撒着娇,天龙当然不反对,拦腰抱起了美妇人,走向洗手间……

    闻香香关上门,脱下小皮靴,换上自己的‘oki’小拖鞋,把俏皮的小版牛仔帽扔到沙发上,挂好舅妈买给她的棕色短身夹克衫,这才蹦蹦跳跳的跑向自己的房间。

    “呀!”

    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滑了一下,闻香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不是普通小女孩,一个矫健的侧翻,身体稳稳的站住了。提下头,看了看自己脚下沾着的东西,闻香香的小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嘀咕了一声:“讨厌死了!哼!准是又欺负妈妈了!”

    撅起可爱的小嘴唇,脸蛋依旧通红,眼神里却闪过一丝狡黠……

    把小男人按进被窝里,苏怡君找了件长身棉睡衣,这才走出卧室。洗完澡两个人搂抱着在床上说了半天的情话,眼看着已经快一点了,天龙肚子咕噜咕噜一叫,两个人才想起被遗忘掉的午饭。

    最是难舍温柔乡,苏怡君还想赖在小男人的怀里不起来,却更舍不得自己的小男人挨饿,勉强爬起身,阻止了天龙穿衣服帮忙的意图,坚持着相聚的第一顿饭要像以前那样,自己端到他的面前来伺候着他吃。

    刚打开卧室的门,就听到电视节目的声音低低传入耳朵。苏怡君有些迷惑,刚才洗完澡两个人回卧室的时候,好像关掉了电视的呀?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床上合着眼假寐的小男人,苏怡君没有说话,轻轻的走出卧室……

    “啊!”

    看到坐在沙发上泰然自若的看着电视的女儿,苏怡君惊叫出声,女儿虽然知道了自己的情事,却并没有直接看到过——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有些不好意思,苏怡君手足无措的捋了下额头略有纷乱的头发,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我饿了。”

    闻香香头都没抬,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啊……那个……”

    苏怡君更是不知道怎么去接了,女儿明显是想淡然处之,可这……情夫可就在房间里躺着哪!等下可怎么处理啊?

    “香香……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了半天,苏怡君还是无法说出口,你要说天龙三四十岁吧,说‘你叔叔在咱家呢’也行,或者干脆点,直接‘你后爸在我卧室呢’,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反正女儿都同意了。

    可一想到那个‘那个’也不过才不到二十岁,比女儿才大着五岁而已,难道说,你天龙哥哥在妈床上呢……羞都羞死人了!

    “好啦好啦,知道啦!地板我都擦过了,没事啦没事啦,傻妈妈,快去做饭吧!”

    感受到了母亲的尴尬和左右为难,闻香香不忍继续作弄窘迫的妈妈,站起身,拉着妈妈去厨房,“我看你买了不少的菜呢,要给某某人补补身子?赶紧做吧!”

    “死丫头!你……”

    苏怡君娇嗔不已,却没有办法,作势抬手要打调皮的女儿,却见闻香香跑着跳开,一边跑一边回头冲苏怡君做着鬼脸道:“告诉你家那个谁谁谁,本小姐现在开始正式接管闻家主权,让他穿好衣服,注意我的存在!我先去书房玩电脑!”

    “你……你气死我了!”

    话是这么说,苏怡君跺着脚,跟小女孩似的,想要生气却生不起来,最后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感激而又溺爱的看了闪身进了书房的女儿一眼,这才赶紧回到了卧室。

    “龙儿,快起来!香香回来了!”

    苏怡君伏在床头,在天龙耳边低声叫他,小男人为自己疲累如此,不让他休息着实有些不舍。

    “啊!”

    触电一样,天龙‘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四处寻找衣服。

    “不是说要过两天才回来的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结果苏怡君从橱柜里拿出来的崭新内衣,天龙匆忙套上,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哪里知道!这死丫头从来都天马行空,谁都拦不住的。”

    看着小男人盯着自己专门为他留下的衣柜空格,苏怡君有些不好意思,“看什么看!”

    “好姐姐!你……你还给我准备了这么多衣服啊!”

    天龙有些感动,却突然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怡君姨妈,怎么香香回来了,你一点都不害怕呢?你不怕她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吗?”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别问那么多了,穿好衣服,我们出去吧!”

    苏怡君一时间无法解释,可这下倒好,这次不用躲着了,两个人撞到一起,不认识都不行了!

    天龙刚在客厅坐下,书房的门就打开了,闻香香俏生生的立在门口,表情严肃。

    以从未见过的庄重姿态走到天龙旁边,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闻香香,苏怡君的女儿,你就是?”

    “呃……我、我叫天龙,是、是苏怡君老师的……学生。”

    吭哧憋肚的说完这些虚伪的话,天龙额头一滴冷汗已经滑到了下巴。

    “少来了好不好?不止是学生吧?”

    闻香香当然毫不留情,和天龙握了一下手,“我知道,你还是念慈姨妈的义子,小璐妹妹的同父异母的哥哥,我们算是正式认识了哦,话说在前面,你是你,我是我,你可以把自己当成我的长辈,也可以把我当成你的香香妹妹,但是如果你让妈妈不快乐,哼!”

    挥舞了一下小拳头,闻香香气势凌人,旁边的苏怡君已经看不下去了。本来已经被女儿和情人的见面这种情况弄得尴尬不已的她,不得不鼓起勇气阻止女儿。

    苏怡君细微的拉扯没起到作用,闻香香又说了一句话更让母亲吃惊的话:“你不会……不会想让我叫你爸爸吧?”……

    这小丫头,跟恶魔转世似的,明明才十六岁不到,却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相互介绍完了彼此,闻香香‘当啷’就来了一句“妈妈你去做饭吧”成功的支走了闪闪发光的母亲,留下了尴尬的直挠头的天龙。

    “别客气呀!到这里就跟到了自己家里一样嘛!”

    闻香香拿出来一个苹果,开始削皮,一边削一边说道:“我也很无奈啊!一不小心,妈妈就喜欢上了你,还那么死心塌地的,搞得我好几次有家都不能回…”

    不是苏怡君及时把女儿叫到厨房帮忙,闻香香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就这,临进厨房的时候,还恶狠狠的把水果刀扎在削了一半的苹果上,撅着鼻子,哼了一声。

    那天下午的饭吃的很尴尬,苏怡君的脸从头红到尾,手足无措的差点把菜炒糊。

    饭桌上天龙尴尬的擎着筷子,苏怡君低着头扒饭,闻香香跟小大人似的劝天龙多吃,整个感觉就像苏怡君带了个男朋友回家,当妈的闻香香是丈母娘见女婿的表情,天龙吃个半饱就逃也似的告辞苏怡君闻香香出来了……

    因为茹萍姨妈打来电话了,话说杨茹萍上一年级的儿子小杰依然在奶奶家住着。杨茹萍的婆婆看孙子用一个星期就做完了暑假作业,剩下的时间里一整天老是在外面疯玩就给他报了个兴趣班学舞蹈,想收收他的性子。

    兴趣班就在杨茹萍单位歌舞团附近的青少年活动中心,每天早上杨茹萍送小杰过去,中午接了去外面吃饭,下午再送,晚上再接回家吃饭,然后为了第二天上学方便就在自己家睡觉了。儿子回家睡了,为了不暴露关系孙鹏程自然也要回来,不过白天一整天他都在外面忙,只是晚上才回来,完全把这里当旅馆了。

    两人也不住一个房间,相互交流也不多,小杰很奇怪的问过爸爸妈妈为什么不睡一间屋里,孙鹏程说爸爸要做一个项目不能让人打扰,所以要很晚才睡,睡的时候自然是去主卧室和妈妈一起,只是那时你都睡着了所以才不知道,杨茹萍看他编的还算可以也顺着他说了几句,小杰也没多问,他才没心思管这个,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每天晚上都忙着玩他的电脑游戏。

    自从儿子回家住以后电脑就被霸占了,杨茹萍这两天晚上也无法再和情有独钟聊天,她有些不习惯,发短信又不好意思,天龙也牢记着她的话,除非有事平时从不主动联系她。杨茹萍每天晚上都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烙饼,心里老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青少年活动中心准备举行一个兴趣班的结业表演,各个兴趣班表演不同的节目。小杰和他的同学一起报了个集体舞,排练了几天后就可以上场表演了,时间定在了今天下午,地点是活动中心的二楼大厅。

    今天早上杨茹萍正上着班突然接到孙鹏程的电话说今天有事不能去看儿子表演了。杨茹萍很不高兴,说他连儿子的事情都不管光想着找女人,孙鹏程解释说这次是真有工作要忙,和女人没关系,杨茹萍不信,两人吵了几句后杨茹萍生气的挂断了电话。她对孙鹏程很失望,现在两人的关系是无法复合了,她怎么样无所谓,但是对儿子不好的事情她无法原谅,今天孙鹏程不能来儿子肯定会很失望,一想到儿子委屈的样子杨茹萍就觉得心疼,忽然她想起了天龙,对啊,小杰不是对天龙也很喜欢吗,喊天龙来!

    “喂,天龙,今天下午有事吗?”

    杨茹萍拨通了天龙的手机。

    “呵呵,就是有什么事也得推了啊,只要茹萍姨妈你找我,我都没事。”

    天龙对杨茹萍打来电话很高兴。

    “又贫嘴!是这样,今天下午小杰在青少年活动中心表演节目,孙鹏程有事来不了,我……我想喊你一起去,免得小杰失望。”

    不知怎么的杨茹萍一说到喊天龙来就有些紧张。

    “没问题,我一定去,几点啊?”

    天龙立刻答应。

    “下午三点开始,在二楼的大厅,你早点来帮我们拿东西。”

    杨茹萍松了一口气,刚才还怕天龙有事不能来呢。

    “好的茹萍姨妈,今天下午两点我在活动中心大门口等你,再见。”

    “恩,再见。”

    杨茹萍挂了电话觉得有些心慌,这一阵子一见到天龙就会干那种事,现在有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身体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想要,会不会又要发生什么呢?呵呵,不会的,我在想什么呢,大厅里那么多人,想发生也没条件啊,难道说还能在舞台上来一次吗,那不成了现场色情表演了吗,哇,我怎么会想到这些,我真是个女流氓……

    下午天龙从苏怡君家里逃出来之后,早早的等在青少年活动中心门口,两点刚到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了他跟前。车门打开,一条诱人的黑丝长腿首先伸了出来,由于裙子太短大腿也露出一截,脚上穿着一双鱼嘴的黑色包脚高跟鞋,探出身子后回头抱着一个大包下了车,里面是一些表演的服装和饮料什么的,随后小杰也下了车。小杰昨天听到爸爸不能来很失望,但听说天龙能来又高兴了,他从小就喜欢天龙,经常和他一起玩。

    “茹萍姨妈,你今天真漂亮!”

    天龙上前接过大包,由衷的夸奖着。

    “那你是说我以前都不漂亮吗?”

    杨茹萍听到夸奖很高兴,笑着卖乖。

    “以前也漂亮,今天更漂亮。”

    天龙赶紧补充,接着贴近杨茹萍在她耳边小声说,“不光漂亮,还性感迷人……”

    杨茹萍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拉着小杰先进去了,天龙紧随其后。

    进了活动中心的院子后满眼都是人,家长孩子挤在一起乱哄哄的。孩子们个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家长也不甘示弱,纷纷穿出自己最好看的衣服陪孩子过来,仿佛不这样孩子就会低人一等。杨茹萍也不例外,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包臀连衣裙,上臂的位置还有的设计,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裙边刚过一点,由于是包臀样式所以把身体曲线裹得苗条柔美,修长的双腿穿着着一双薄薄的黑色连裤袜,加上脚上的一双细高跟鞋,完美的身材惹火的打扮妩媚的笑容立刻吸引了所有男性家长的目光,同时还有女性家长的嫉妒白眼。

    天龙看着那些男人贪婪的目光心里很骄傲,这是我的茹萍姨妈,美吧!可惜你们只能看看啊,我却可以摸,还可以,急死你们!心里想着嘴就咧开了,杨茹萍看他的样子知道他没想什么好事,白了他一眼先上楼了。

    小演员们在二楼更衣室换好衣服,杨茹萍嫌包太大不好拿就塞到了小杰的衣柜里锁好,然后小杰就和其他小孩一起去了后台做演出前的准备。天龙和杨茹萍则去大厅里找了个靠前的座位等着表演开始。

    天龙拿起桌上的节目单看到小杰的集体舞节目排在第九个,还要过一大会儿才能到,这时节目开始了,首先是十个光头小男孩的武术表演,翻着跟头嘿哈喊着,可爱的模样赢得了阵阵掌声。

    表演完毕后小朋友退场,然后是第二个节目,这时杨茹萍旁边的一个女人对她的同伴说,“看到了吧,我儿子多棒,我得去给他送点饮料慰劳慰劳。”

    听了这话杨茹萍突然想起小杰的饮料和水杯都在包里忘了拿了,她起身让天龙先看着节目,自己则去更衣室拿东西。

    这个时间家长们都在大厅里看表演,走廊上空无一人。杨茹萍快步走到更衣室,由于刚才很多人换衣服放东西所以门没锁,她推门走了进去,打开小杰的衣柜翻找着。

    “呀!”

    杨茹萍找到水杯后又拿了一瓶可乐,可刚锁好柜门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搂住了。

    “别叫,别让人听见了。”

    天龙小声说。

    “你干嘛!快放开!你胆子也太大了,随时都会有人进来的!放开呀!”

    杨茹萍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天龙,略微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挣扎起来。

    “没事的,我刚才把门从里面锁上了,茹萍姨妈,我想死你了,让我抱一会儿。”

    说是抱,可是手却不老实的伸到了裙子里,嘴巴也在脖颈上亲吻着。

    “恩……不要……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别……”

    杨茹萍把身子往后缩想躲开作怪的大手,可是丰腴滚圆的往后一贴就感到一个硬邦邦的,她心头一惊,加上不断的被手指按压,立刻觉得湿了。

    “茹萍姨妈,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都想得受不了了,你不想吗?”

    天龙下面的动作不停,吹气在她耳边挑逗。

    “恩……别……会有人……恩……来的……”

    杨茹萍脸色潮红的抓住天龙的手,无力的说着。

    “就是怕有人才要快点啊,你看啊茹萍姨妈,我都硬的不行了!”

    天龙放开杨茹萍解开腰带把裤子褪下,的立刻弹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肚皮上。杨茹萍眼光迷离的看着红彤彤的,心里好像长了草一样,现在是一天没有也没有和情有独钟聊天,精神和都会空虚的要命。她紧张的回头看了看,红着脸咬住嘴唇,拉着天龙走到门口,检查了一下门锁后趴在了门上,撅起小声说“你……你想要……就快点……别……别有人来了……”

    天龙立刻把她的裙子掀了上去,双手在那双黑丝美腿上不停抚摸,从到脚腕一处都不放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