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40章 办公室姨甥不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啵……好的茹萍姨妈,我听你的。”

    天龙在杨茹萍脸上使劲亲了一口,放开她走到门前关上了门,回身却看到杨茹萍拿着钥匙走过来把门反锁了几道,接着又把钥匙锁进了一个抽屉里。

    “茹萍姨妈你这是干嘛?”

    天龙奇怪的问道,锁门是为了安全,藏钥匙是什么意思?

    “哼!你说话靠不住,我得把钥匙先锁起来免得你一会儿不讲信用又要抱我出去。”

    杨茹萍红着脸气鼓鼓的说着。

    “呵呵,我在你心里原来是这么不守信用的一个人啊。”

    天龙被杨茹萍的话弄笑了。

    “当然,你以为你很守信用吗?说好不对我这样了今天又来了,还打着送饭的旗号,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想干什么!哼!”

    杨茹萍撅着嘴娇嗔不已。

    哎呀……天龙听得是浑身舒坦,他上前几步搂住了杨茹萍,手也不老实的上下抚摸,高峰平原小幽谷,一个也不放过。

    “恩……恩……”

    杨茹萍用呻吟回应着,同时感到一个硬硬的棍状物体顶在了她的肚子上,“你这家伙又想使坏了……”

    “茹萍姨妈,不是我想,是你太诱人了,你身上这件制服套裙太适合你了,你穿上后比网上的那些美女图片好看多了,加上你的丝袜美腿,谁看了都会有想法的,我这还是定力好的,要是换了别人当场就要射到裤裆里的。”

    天龙肉麻的拍着马屁。

    “流氓!谁会射……射那里,除非有病!”

    杨茹萍对这个马屁很受用。她平时很注意自己的身材保养,尤其是腿和脚,她经常翘腿锻炼腿部线条然后用精油按摩,弄得不光腿型美腿部皮肤也是细腻无比;脚部经常用足膜保养,就连脚后跟也是柔软光滑,不像一些女的脚很漂亮可是脚后跟都干裂了,所以当天龙夸奖她的身材和美腿时让她很有成就感。

    “我没病,所以不能射裤裆,要射就射你……里!”

    天龙把嘴伸到杨茹萍耳边,挑逗着她的神经。

    “你……呜……”

    杨茹萍刚想说你怎么说这么流氓的词就被堵住了嘴,一条舌头紧接着伸了进来,杨茹萍稍微抵抗了一下就放弃了,她主动迎上去,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

    “茹萍姨妈,坐桌子上,把鞋脱了。”

    天龙松开嘴放开杨茹萍,接着开始脱衣服。

    “干嘛啊,脱鞋干嘛?”

    杨茹萍很奇怪,难道天龙又有什么新花样了?

    “来嘛,照我说的做,光脱鞋先不要脱衣服,我想这样很久了。”

    天龙脱光衣服,把杨茹萍的办公椅搬到桌前,赤条条的挺着一条大坐在上面。

    杨茹萍看着那羞人之物正面目狰狞的对着她,禁不住又出了一股水。她脱鞋坐到桌子上,双脚自然垂下,等着天龙的下一步指示。

    “茹萍姨妈,来,用你的脚夹我的。”

    天龙开始指示。

    “啊?用脚?”

    杨茹萍听得傻了眼,用脚夹?这是要干嘛?

    “茹萍姨妈,你知道吗,你的美腿美脚是我喜欢的部位,我做梦都想让你这样给我弄一次,求求你茹萍姨妈,满足我吧。”

    天龙焦急的哀求着。

    “天龙是不是有些变态啊,不过我还真听说过有人喜欢这个的,不过这也说明自己的腿和脚确实很美,恩,天龙眼光还不错,给他了。”

    杨茹萍心里想着,双手撑到桌子上保持住身体平衡,用脚心夹住了天龙的。

    “啊!太好了茹萍姨妈!搓啊!用脚心来回搓我,再上下夹着搓,来啊!”

    天龙激动的叫着。

    杨茹萍红着脸用脚心慢慢的搓弄着,火热的感觉从脚心传来。我好荡啊!

    这个动作是不是只有小姐才做的出来啊,我怎么也会这样呢!心里的想法并没有影响到脚部的动作,隔了一会儿杨茹萍又两脚夹紧,上下移动起来。

    “哦!哦!太爽了!用脚心摩擦,对,就这样!哦!”

    今天杨茹萍穿的是一双冰丝材质的连裤袜,丝滑度更高也更紧贴皮肤,加上小巧柔软的脚丫,让上感受到了非凡的柔滑感觉。此刻一个端庄的制服美女坐在桌子上用她的丝袜美脚搓着自己的大,而且这个美女还是自己的茹萍姨妈,天龙感到身体快要了,眼睛紧紧的盯着不停移动的双脚,再也不肯挪开目光。

    “我……我的脚累了,不弄了……”

    杨茹萍看到天龙如狼的眼神有些心慌,跳下桌子把鞋又穿上了。

    “别忙啊,来,抬腿,对,这样,夹住,动啊!”

    天龙让杨茹萍站到他身侧,把一条腿抬起来用腿弯夹着来回的动着。

    “哦!舒服!”

    被柔软的丝滑美腿夹着,甚至有些的感觉,但又有些不同,起码视觉上的刺激就让天龙血脉喷张,丝袜美妇双手扶着自己,一腿站直一腿屈起夹着来回的动,是男人都受不了。

    “哦!好了!停一下吧,我都要!茹萍姨妈,现在该你坐这里了。”

    天龙稍稍停了一下,等到的感觉消失了才把杨茹萍按到椅子上坐好,挺着送到她的嘴边。

    “这……我刚用完脚,再用嘴有点恶心啊。”

    杨茹萍犹豫着不肯张嘴。

    “茹萍姨妈的脚那么干净,怎么会恶心呢,来吧,来几口。”

    天龙用顶了几下杨茹萍的嘴唇。望着眼前青筋毕露的杨茹萍也有些想把它放进嘴里,可是办公室的环境让她无法放开,“天龙,把……把灯关上,我不习惯在办公室做……做这个……”

    杨茹萍说完就低下了头。

    天龙有些遗憾,本来还想看看茹萍姨妈的媚态呢,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他起身关了灯后回到椅子前站好,这回杨茹萍没有再犹豫,一口把吞了进去。

    “兹……兹……”

    天龙解开杨茹萍的制服和衬衫扣子,一边享受着美人的一边摸乳。

    “茹萍姨妈,你喜欢大款还是伙夫?”

    天龙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恩?”

    杨茹萍抬起头,“你说什么?”

    “我问你喜欢大款还是伙夫?”

    “什么意思?”

    杨茹萍一肚子问号。

    “赵本山不是说了吗,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你看我的就是这样,大,下面的脖子粗,你说是大款还是伙夫呢?”

    天龙摸着挺起变硬的,用手指夹弄。

    “下流,哼,不给你弄了,唔……”

    杨茹萍气的打了天龙一下,话还没说完就又插进了嘴里。

    “恩……恩……”

    上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杨茹萍马上消了气,脑袋大脖子粗?

    不得不说天龙的还真是那样,我越吸它就会越硬吧,越硬我就会越爽啊!啊!

    我真荡!不管了,先爽了再说!想到这里杨茹萍坐直了身体吮吸的更加努力,扶着天龙的腰使劲收紧嘴巴前后摆动着。

    “啊!吸得好紧!哦,舒服!”

    天龙爽的直叫唤,今天的茹萍姨妈真配合啊。

    “好了,起来吧,站起来背对着我……”

    过了一会儿天龙后退一步抽出,杨茹萍媚眼如丝的站起来脱掉上衣转过身,天龙扒下她的裙子然后嗤拉一声,连裤袜又被撕破,“啊!你怎么又撕我袜子,这双好贵的,哦……”

    杨茹萍责怪的话还没说完天龙粗大的就擦着拨开了的插了进来,里早已湿滑不堪,进入的没有一点阻碍。杨茹萍转过身把手撑在桌子上不再言语,全心全意的享受着的充实感觉。

    “没事儿,我给你买!你要什么样的我就买什么样的!”

    天龙不停的耸动着,温暖紧实的感觉让他快活极了。

    “噗嗤噗嗤……”

    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充满了这间办公室,杨茹萍小声呻吟着,这可是平时上班的地方啊,现在自己竟然撅着撑在桌子上,腿间还有一根大不断飞舞着,哎呀!太羞人了,也太刺激了!兴奋的杨茹萍又把腰部放低了些,好让更加的挺翘。

    背后的姿势让天龙又想起了上次的医院大战,他看到从窗帘缝隙处透过来的路灯灯光,玩弄杨茹萍的心思又起,停止搂着杨茹萍慢慢的往窗户走,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了一点看了看,发现路上没有人后一把拉开了窗帘。

    “哗啦啦……”

    “啊!”

    窗帘的声音让杨茹萍惊叫起来,刚才被干的晕晕乎乎的随着天龙就走到了这里,可是她没想到窗帘会被拉开,这样自己不是全都暴露在窗口了吗!

    “天龙你干嘛!快拉上!啊!”

    杨茹萍手忙脚乱的想拉上窗帘,可是天龙使劲一按把她按到了窗户上,“干嘛啊,啊,压着我了,放开啊!好凉……”

    杨茹萍被按得紧贴在了玻璃上,硕大的被压扁,如果在外面看来就像是一个带红枣的白面饼,天龙一手按着她不让她动,又开始了。

    “啊……不行……会让人看到的……不行……啊……”

    杨茹萍强忍着的酥麻奋力向后退,可是天龙按得很用力,而且她一要后退天龙就加速抽动,立刻就让她没了力气。

    “茹萍姨妈……哦……刺激吧……这样冒着被别人发现的危险是不是很刺激啊……”

    天龙呻吟的问道。

    “你……你就喜欢这样变态的……坏蛋……我夹死你……夹死你……让你再使坏……哦……”

    杨茹萍放弃了抵抗,老实的趴在玻璃上承受着,不服气般的使劲夹紧,好像要把天龙夹扁一样。

    “哦……好紧啊……太爽了……太爽了!”

    天龙感到杨茹萍的变成了一个肉箍子,夹得他舒爽无比,他要紧牙关,动作更加猛烈的进攻着。

    “啊……太快了……啊……”

    “是……是太快了还是太快活了……说清楚啊茹萍姨妈……哦……”

    “啊……太快了……也太快活了……啊……好舒服……我要死了……”

    杨茹萍双手按在玻璃上娇叫着。办公室的窗户后面是一条小路,行人很少但不是没有,杨茹萍的窗户正好在两个路灯之间的位置,相对来说在暗处,加上是三楼,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她,她也明白这个,只是怕有万一,万一有人经过抬头看的话自己的可就全被看光了,这种担心的感觉混合着的火热让她的迅速到来,不可抑制的喷到了上。

    “啊……”

    杨茹萍的紧贴着玻璃,头用力后仰,嘶哑着发出了甜腻的叫声,天龙也被烫的有了发射的感觉,赶忙抽出了,失去支撑的杨茹萍立刻软软的往地上滑,天龙赶紧扶住她,“茹萍姨妈,累了吧,躺桌子上歇会吧,来。”

    杨茹萍靠着天龙大口喘着气,蹒跚的走到桌前,把桌子上东西推到一边,然后坐到桌边躺了下去。

    “恩……”

    天龙把杨茹萍的腿架到肩膀上,一挺插了进去。他没有急着抽动,光滑的丝腿在他的身上摩擦着,发出丝丝的声响,天龙今天想好好的玩玩这双美腿。他脱下杨茹萍的高跟鞋,一边亲一边舔的玩弄小巧的脚丫,一直舔到小腿才停止,因为再往下就要弯腰才能舔到了,那样就会出来了,他舍不得离开温暖的洞。接着舌头又从小腿舔回到脚丫,脚跟脚心脚背都不放过,留下一路的口水。他把丝腿抱在怀里,双手摩挲着和大腿,接着张开嘴把杨茹萍的脚趾一口吃了进去大口吮吸。

    “恩……不要……好痒……别舔……哦……动啊……快动啊……恩……我要……”

    脚部传来的吮吸感觉让杨茹萍很痒,可是里更痒,大紧紧的塞着却没有动作让她急得不行,腿也开始乱动不让天龙继续。

    “茹萍姨妈,我就喜欢你说这样的话,再说一遍,说了我就。”

    天龙喘着粗气。

    “恩…………我要……快啊…………”

    杨茹萍立刻又说了一遍。

    “要什么啊,要什么啊?哪里啊?”

    天龙故意问道。

    “你……坏蛋……都这样了还欺负我……啊……我……我要你的……你的…………我要你的大……的……我的……现在就要……插啊……”

    杨茹萍急得什么也顾不得了,乱蹬着腿,荡的话语脱口而出。

    “不要说学名,说俗名。”

    天龙继续说着,又往里插了一点,依然不动。

    “哦……好深啊……你这个流氓……就会欺负我……哦…………的……啊……动啊……”

    杨茹萍在的诱惑下终于坚持不住,崩溃般的喊着。

    “好,来了!”

    天龙满意的动了起来,每次都把拉到口,然后再大力的一插到底。杨茹萍被这长距离的弄得神魂颠倒,双腿绷得直直的,大张着嘴不断叫,口水顺着嘴角流倒了桌子上,把上面的文件都弄湿了。

    天龙腰部动作不停,上面继续用舌头舔着丝袜美脚。淡淡的汗味和皮革味混合成一股诱人的味道,他疯狂的脚底,轻咬脚跟,吮吸脚趾,口水把两只脚丫全部都弄湿了。随着的刺激变得更大,动作也越来越快。杨茹萍也被这上舔和下的动作弄得舒爽无比,高抬着迎接狂热的干,后背也挺的离开的桌面,只靠肩膀支撑着,双臂无意识的乱摆,噼里啪啦的把桌子上的东西弄掉一大堆,更是紧紧的裹住不放。

    “啊!爽死我了!茹萍姨妈你的太紧了!我死你!死你!”

    “啊!我要死了!要死了!啊!”

    天龙看着杨茹萍狂乱的模样已到了忍耐的极限,腰部一酸,一股股射进了深处,杨茹萍被烫得大脑一片空白,一种无法描述的快乐感觉从深处爆发出来,迅速充满了她的全身……

    “啪嗒”灯亮了,办公室的两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各自收拾着。杨茹萍的身体里还残留着的余韵,脸色依然有些红润。这次虽然没有被干,但快乐又舒爽的感觉一点也不含糊,刚才天龙从她身上起来的时候她甚至想要他再多趴一会,转念想起自己狂乱时说的那些话又羞得不敢抬头。脱下那双膝盖以下几乎都湿透了的裤袜,刚想扔纸篓里觉得不妥,就装到了包里,回头一看天龙正盯着他笑着。

    “笑什么笑!再看戳你眼!”

    杨茹萍脸红着瞪了他一眼,“赶快吃饭,吃完了赶快走。”

    “好!”

    天龙高兴的答应了一声,把小碗放茶几上,打开保温桶倒出一些汤,刚想喝就被杨茹萍拿了过去。

    “别先喝,都凉了,兑点热水。”

    杨茹萍走到饮水机旁接了点热水,回身走到茶几旁“给,这么大人了一点也不注意,喝凉汤肚子疼怎么办。”

    “哦,我原来是大人了啊,前一阵子还不是呢,长大的真快啊。”

    天龙嘿嘿的笑。

    “你!不准说这样的话!”

    杨茹萍狠狠的扭住了天龙的耳朵,“男的做完这种事以后不能喝凉水的,你不知道吗!我这是为了你好你还这么说我,你说你是不是该打!”

    “哎呦!疼!放手啊茹萍姨妈!我错了我错了!”

    天龙的觉得耳朵都快要被扭掉了,立马求饶。

    “哼!让你再胡说!”

    刚才说出的言荡语让杨茹萍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加上天龙还在调侃她,手劲使得很大,她又扭了几下后松开手不再说话,坐到对面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天龙揉揉耳朵,喝完汤就看着杨茹萍小口的吃饭,樱桃般的小嘴一动一动的让他看的有些痴迷,杨茹萍一抬脸看到他的目光脸又红了,“赶快吃,乱看什么!”

    天龙赶紧低头,刚才用力过大现在还真是饿了,他大口的吃着,身心愉快。

    两人吃完后收拾好东西,一起出了歌舞团大门,“茹萍姨妈,我走了,今晚舒服吗?”

    天龙偷偷在杨茹萍耳边问道。

    “不舒服,难受死了!”

    杨茹萍撅着小嘴低声说着。

    “真的吗?那以后还想难受吗?”

    “一边去吧你,快回家吧,太晚了,路上慢点。”

    杨茹萍没有回答,叮嘱了几句推了一把天龙让他赶快回家。

    “呵呵,那我走了茹萍姨妈,你也慢点啊,到家给我发个短信,再见!”

    天龙挥挥手走了,他的家和杨茹萍家是相反方向。

    杨茹萍一直等到天龙拐了个弯看不见人了才骑上电动摩托车,到家后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心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起丈夫孙鹏程,一会儿想起天龙,一会又想起姐姐杨诗敏,今天又和天龙发生了关系,要是姐姐杨诗敏知道了怎么办?知道了她的亲妹妹和她的干儿子上了床会是什么反应?想起姐姐杨诗敏,杨茹萍一阵慌乱和愧疚,自己这样算是吃嫩草了,真说起来别人会说是自己勾引天龙的,毕竟天龙还是个孩子,唉,可是他的那个可真不像个孩子,比大人都厉害……

    杨茹萍明知道和天龙发生这种事情是,很下流很荡,也很对不起疼爱自己的姐姐杨诗敏,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偏偏无法拒绝这种下流荡的快感,而且现在精神上的拒绝好像也慢慢减弱了,她有些惶恐,害怕自己会就这样慢慢的走向堕落,唉,没了想,有了愁,人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烦恼的事情呢……

    一转身又是一麻,脑子里竟然都是那销魂旖旎的场景,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的迷失在了天龙超强的里,我原来是这么荡的一个人吗,连干外甥都能上床?或者说就是因为是干外甥才更觉得禁忌更刺激?不对,也不全是,天龙那么厉害哪个女人都受不了的,何况我这样的饥渴少妇了,以后他要是再找我我肯定拒绝不了的,唉,我的理智都到哪里去了呢,怎么一想到他那个就浑身发软呢,也不能不发软,真的是太舒服了,天龙的还那么大,都要把我插散了,哎呀,我又乱想了!

    “叮咚!”

    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天龙发来的,“茹萍姨妈,到家了吧,今晚累坏了吧,赶快睡觉,休息好了才能继续美下去啊,嘿嘿,晚安,啵……”

    “哼!还知道我累啊,算你有点良心。”

    不知怎么的看到这个短信杨茹萍的心里有了一丝甜蜜,想起刚才天龙的话笑了一下,还大款呢,哼,你也就是个伙夫,她犹豫了一下,红着脸抿着嘴唇发了一个“晚安,伙夫。”

    天龙被这个称呼弄得手舞足蹈,兴奋的大叫了一声“耶!”

    “喊什么喊!都几点了还不睡觉!”

    妈妈林徽音在外面怒斥了几句,天龙赶紧住了声,笑眯眯的躺下,他可没有杨茹萍那么多的烦恼,今天杨茹萍的表现让他惊喜,那么荡的话都说了出来,难怪人家说通向女人心灵的通道是,此话真是不假呀。

    后来的几天里杨茹萍告诉天龙不要发短信了,还是QQ聊天好些。她觉得用短信直接和天龙交流有种情人般的感觉,她不好意思这样,在QQ上和情有独钟聊聊就行了。杨茹萍总是努力的在脑子里把情有独钟和天龙分开,想象成两个人,似乎这样罪恶感就会小一些,尽管她知道这是自欺欺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