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26章 沈卉怡心思浮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卉怡的呼吸变得急促粗重,喘息声快时,那双手也跟着快,喘息声慢时,它也慢,渐渐,一股酥麻爽快的感觉随着他手的弹动渗进了沈卉怡的发根,渗进了沈卉怡的头皮,燥热也跟着渗进来了,先是一丝一丝,一缕一缕,慢慢就有烘烘烈烈的一团火在翻滚,随着那团火的燃烧,沈卉怡觉得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凝聚到那地方。

    沈卉怡换了一个姿势,那股隐约的热流从腹部里慢慢地溢荡了出来,渐渐扩大,变成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抖,抖得全身都开始发痒发麻,那饱胀了的**汪出了,突地濡渗在沈卉怡的大腿内侧,愈涌愈多,从沈卉怡大腿往下流了下来。

    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感觉过了,憋积在心底的这份好像被日子磨得消沉了似的,让这阵微微颤抖的酥麻快感慢慢撬,慢慢挤,又泻了出来,涌在心里头,溜酸溜酸,甜沁沁的,沈卉怡的身子柔得很,柔得发溶,柔化了,柔得软绵绵的,软进发根子里去。还在流,流得舒服极了,好畅快,一滴、一滴,热热痒痒的流到股沟里去。

    苏念慈看着儿子天龙在自己面前按摩猥亵老同学好姐妹,再看沈卉怡,让那小坏蛋搅弄得欲火升腾,她浓密的上已是晶亮沾满了汁,一个柔若无骨的身子蜷动得蛇一样,浑身大汗淋漓,汗珠在她的那儿、大腿上面、股间自由地流动,抚摸着她,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情人似。而她的手这时伸进了天龙的短裤里,掏出了天龙那根乌黑雄壮的东西来,套在手掌不停地玩弄着。

    别看沈卉怡平时里看着臃容富贵,其实骨子里头也是荒无度的放荡女人。苏念慈心里这样想着,身上显得有些局促,担心让这屋里人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沈卉怡已让龙仔调弄得欲火焚身,这时的沈卉怡**的充血变得肥厚,那地方灼热难奈,突出变得极为敏感。但是在这场合里,当得这么些陌生的人,似乎没有舒解的机会,那种心慌意乱情迷色起的感觉压抑得让人难受。

    苏念慈伸手拿了杯冰水啜了一口,无助地希望那能够平息心头的饥渴,不过没能缓解了,有的是如火中浇油似的焦虑。有一股荒诞的冲动想要抚摸自己,就在这里,在这当着他们众人的面前。

    沈卉怡招手说:“龙仔,过来。”

    龙仔乖乖地过去,沈卉怡搂住了他的脑袋,接着往她身体的下面压落,龙仔似乎已摸索出这个女人的嗜好,他的舌头伸长着,在她雪白的身上舐咂。

    天龙在沈卉怡身上的放肆,让小妈苏念慈的心上似乎有一阵失落,而他趴在沈卉怡的肚子上,舌头舔舐着她的**,那秽的画面却更是撩拨起苏念慈的。

    苏念慈甚至伸长了脖颈,眼瞪口呆地仔细看着龙儿一根粉红的舌头在沈卉怡乌黑的毛发掩盖下的**挑逗磨荡,就在他撮起嘴唇吮吸着她浮现而出的那颗小肉蒂,就在沈卉怡欢快地一阵呻吟的时候,苏念慈不禁将手捂到了自己的**上面,这时自己的那地方让汁汗水沾得湿漉的,似乎丝丝、丝丝地发出声响。

    苏念慈觉得整个身体都和热气弥漫的这个房间一样地热,然而在沈卉怡臀部那如桃儿一般柔软的细沟中,其热度却几乎是如同火山暴发般,被天龙口舌挑逗撩拨的水如泉涌潮喷飞溅。

    梁儒康家的别墅在孤山脚下面对月光湖,是早时中原地区那个达贵官人在炎都市的官坻,梁儒康花了重金把它据为己有。

    沈卉怡跟苏念慈打着出租车回到那时已是深夜时分,而别墅里却还是灯火通明一片哗然。

    苏念慈悄悄地开了门,对沈卉怡说:“儒康的那些朋友还没玩够,都是些生意上的官场上的头面人物。”

    她带着沈卉怡进了别墅,将沈卉怡带到了最顶层的一间房子。房间是整套连在一起的,很宽敞,装饰着美伦美唤富丽堂皇,有独立的卫生间和起居室,沈卉怡的旅行箱就放在里面的卧室里。

    苏念慈说:“都累了,就别去招呼,早点休息吧。”

    苏念慈刚一走,沈卉怡就连忙把身上的衣服剥了下来,向地上一抛,人也就膝盖一软,在床上躺倒下了,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热,这讨厌、痛苦的。

    自从按摩间里被龙仔挑逗撩拨出来,这恼人的欲求就一直缠绕着沈卉怡。尽管已经泡了澡,沈卉怡觉得身上还是脏了,原因是那下面的花儿渗出了的让沈卉怡不适,沈卉怡打开旅行箱,找出要换的内衣裤子,然后将旅行箱放进了整幅墙那么大的衣柜里,发现衣柜里苏念慈已为她准备好了一些女人的用物,还有各式漂亮的睡衣。

    沈卉怡放满了一池子的热水,身子泡了进去,浴缸很大,一阵轻柔透明的力托起沈卉怡的身体,人躺在里面似乎摇摇晃晃,心也就飘飘荡荡,沐浴液沉静的幽香在浴室里悄然无声地弥散开来,让温暧的热水包裹着只觉得心旷神怡。

    不知不觉地沈卉怡竟在浴缸里睡着了,是一阵轻微的搔动惊醒了沈卉怡,沈卉怡以为是苏念慈又上来了,赤裸着身子从卫生间里出来,卧室空无一人。再回到卫生间,才发现忘了关闭那扇窗户。刚才极有可能是人在偷窥,能肆无忌惮地上来这别墅的顶层,一定是苏念慈家的男人,不是梁儒康就是林天龙。

    一想到自己赤裸的身子在男人眼底里无处遁形,陌生的男人目光穿透水面,把自己身上所有女人隐秘的部位饱览,沈卉怡的身体里面不禁一阵热流涌动。赤着身子披了件睡袍沈卉怡躺到了床上,管他是谁,像自己这年龄的女人,既不心静如水,也不会过份多愁善感,不用悲天悯人了。

    沈卉怡已过了好高务远心浮气躁的年纪,如今的自己心境是随遇而安,情愫则随境而发,也随着时光迁移而泯灭,发乎情而止乎礼,就像昨晚主动接受龙仔的湿吻和口舌服务一样,龙仔,呵呵,真的是龙仔吧。床松软舒适,天花板上是一层一层的白色幛幔,波浪般的起伏,且薄如蝉翼,仿佛飘动的浮云。

    沈卉怡醒过来的时候已近中午,昨晚到达梁儒康苏念慈的别墅已是深夜,来不及仔细观赏。

    从三层的窗户往外望去,可以看见楼下四周的景色,是一片广阔的草坪,四周树木繁多,参差不齐,枝叶并茂,旁边有一个不大标准的游泳池,树木倒影在清澈的水里,一阵阵微风掠过水面上,掀起层层涟漪。

    微风吹来,令人心旷神怡。这时,外间有一阵响动,却是天龙进来,他说:“卉怡阿姨,我小妈让我看你起床了没有?”

    那时沈卉怡身上的睡袍轻薄,又是迎着阳光伫立在窗户跟前,假若他的视力正常的话,足能透过那织物把我身上的曲曲折折起起伏伏饱览一番。

    沈卉怡双手捂在那儿,说:“跟你妈说,我就下楼。”

    为了验证昨夜是不是他在卫生间的窗台上偷窥了自己,沈卉怡在进卫生间时故意问他:“天龙,你们家的卫生间怎留着那么大的窗。”

    “这房子不能随意改动的,以前的设计就这样。”

    天龙说,脸上的神色平静泰然。对着镜子沈卉怡把身上的睡袍脱了,卫生间的门虑掩着,有一道缝隙足以让天龙清楚地观察到里面。沈卉怡对着镜子涂脂抹粉描眉擦唇,见他就在卧室的椅子上神情专注地玩着手机,根本没有半点的轻挑草率表现,可是她在扭头的一瞬间还是扫到天龙在偷偷窥视她那丰腴滚圆的美臀。

    沈卉怡只着和三角出来,她装着很惊讶的说:“你还没走。”

    慌乱地拿过衣裙逃回卫生间,天龙对着沈卉怡半裸的身子张口咂舌,脸上却是装作腼腆的涨红起来。一直沈卉怡到从卫生间穿戴齐整出来,他都故作不敢对沈卉怡抬头张望。沈卉怡想梁儒康这个看起来帅气的儿子好像还不谙风情的样子,应该不是昨晚那个手法娴熟的龙仔吧,可是他的目光又偷偷在她丰硕高耸的上面逡巡徘徊,这个小坏蛋难道真是个人小鬼大的小色狼吗?

    天龙领着沈卉怡到了搂下的餐厅,很有风度的替沈卉怡挪开了餐椅。显然这一顿应算是午餐了,桌上摆着丰盛可口的食品,细瓷的小碗与调羹在她们的手里发出一些碰撞,又悠扬又热闹。沈卉怡的左前方有一瓶插花,五六朵鲜嫩的玫瑰富贵而又喜气。

    梁儒康穿着家常的衣服,他的脸色在玫瑰面前流露出熬夜的枯萎痕迹。

    苏念慈一边给沈卉怡挟菜,一边说道:“卉怡,你尝尝儒康的手艺,真难得他亲自掌的厨。”

    沈卉怡连声叫好,并用妩媚的眼神瞟了他一眼,梁儒康有点得意,说:“卉怡,下午我一定要带你品味一下炎都山毛尖茶。”

    一旁的苏念慈打断了他的话说:“我们说好了,下午要去观音院求个签的。”

    梁儒康有些索然,他的眼里逃闪着,说:“那就改天再去,到了炎都市,不尝一下炎都山毛尖茶怪可惜的。”

    沈卉怡轻轻一笑,和着说:“有了炎都山毛尖茶,我一定让你品尝我泡茶的手艺。”

    “我倒忘了,你们那里的茶叶也不差。”

    梁儒康高兴地说。就像是旧时的男女背地里私约一样,他们两个你来我往地说得热闹,再看苏念慈却神态自若,根本无半点愠怒吃醋的样子。可以肯定,昨夜到顶楼偷窥的就是他,奇怪的是沈卉怡的心里竟有一点点的失落,她把眼去向天龙,见他正狼吞虎咽地对付着一块沾满酱汁的羊排,竟然充耳不闻。

    苏念慈说观音院的签很准的,沈卉怡求到的却是一条下下签,心情末免沮丧。苏念慈又说:“卉怡,这事儿顶不得真的。”

    见沈卉怡还是郁郁不欢的样子,苏念慈便想着法子让她开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