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220章 杨茹萍网聊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妈妈纪含嫣,则紧紧地趴在天龙的怀里,两只紧紧地贴在天龙的胸膛,已经挤成了圆饼状,妈妈纪含嫣的两条玉腿,则仍旧紧紧地盘在天龙的腰上,松也不肯松。

    妈妈纪含嫣的脸是朝里的,不去看门口的爸爸李楚原,而是面向李金彪,李金彪可以清楚地看到妈妈纪含嫣脸上透露出来的温柔。也许今天这样的结果是她最想见到的,也是最圆满的。

    以后既能和她迷恋的天龙在一起,又彻底解决了爸爸李楚原的干扰,真是皆大欢喜。

    妈妈纪含嫣笑了,满意地笑了……

    这对爸爸李楚原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自己的老婆无视自己存在,当着爸爸李楚原的面和别的男人白日宣,事后居然泰然处之地与情夫赤裸相拥在一起,关键是居然当着爸爸李楚原的面,用这么一种荡的姿势继续依偎在情夫的怀里!太过分了!

    “不要让金彪知道你们的事!”

    但是爸爸李楚原只是低声说了这句话,转身走了,出门的时候居然还带上了主卧的门!

    李金彪呆住了!这就是卑微屈辱的爸爸李楚原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说他这个儿子的——其实,爸爸李楚原在妥协退让的最后,还是想到儿子的!李金彪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爸爸李楚原那天之后就走了,去西安了,连夜走的。也许爸爸李楚原最后的尊严让他觉得一刻也不能停留了,不愿、不想也无脸再见到妈妈纪含嫣和天龙了。一年之后事情过去了,爸爸李楚原回来炎都市重新当上了医药公司的副总,天龙履行了他的承诺。爸爸李楚原也算是历尽劫难东山再起了。只是在表面风光的背后,爸爸李楚原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的心里一定有一根针时时刻刻地刺痛着他。

    爸爸李楚原和妈妈纪含嫣没有离婚,李金彪不知道是不是妈妈纪含嫣和爸爸李楚原顾虑面子,一个是检察长,一个是医药公司副总,要真离了怎么说都影响不好;抑或是妈妈纪含嫣和爸爸李楚原考虑到儿女的面子,想貌合神离地在李金彪秦文晓还有女儿面前保持一种表面和谐的家庭氛围;再或是爸爸李楚原和妈妈纪含嫣相互顾忌,爸爸李楚原怕妈妈纪含嫣在别人面前透露了他的“阳痿”妈妈纪含嫣则害怕爸爸李楚原在外人面前说露了她和天龙的惊天秘密,于是两人相互牵制,最终保持了同床异梦的现状;不过李金彪想,肯定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妈妈纪含嫣和天龙沉迷于这种偷情的感觉,真要是妈妈纪含嫣和爸爸李楚原离婚了,那种背夫偷情的刺激岂不是荡然无存了?这才是真正完美地诠释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真谛!

    林天龙如愿以偿报复了李楚原,征服纪含嫣之后,心思早就跑到姨妈杨茹萍那里去了。

    林天龙在明处,杨茹萍在暗处,第一次网络后,杨茹萍羞愧不已。自己怎么会和一个陌生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算互相不认识对方也没有被碰过一根汗毛但还是些过分了。事后她想把情有独钟拉到黑名单里再不联系,可是想到那旖旎的感觉又有点舍不得,最后还是没有拒绝情有独钟的再次聊天请求和他又聊了起来,但是却不再聊性。天龙毫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像杨茹萍这样的饥渴少妇一旦找到了发泄的途径是不会轻易放手的,所以他很有信心的不断扰杨茹萍,言语挑逗攻击她的软肋,功夫不负有心人,不断的洗脑之下杨茹萍终于渐渐的认可了两人网络炮友的关系。

    此后的时间里,经常和情有独钟的聊天成了杨茹萍必不可少的事情,网络虽然也是手,但心理的感觉是大不同的。情有独钟不断用荡的话语挑逗杨茹萍,毫不掩饰他对她身体的渴望,杨茹萍一开始很拘束,都是对方占主导,后来慢慢放开了也会回敬般的挑逗一下,弄的天龙神魂颠倒,只好把欲火发泄在身边女人的胴体上。在省城如此,回来之后也是如此。

    后来虚拟的次数越来越多,杨茹萍也彻底的迷恋上了。有次情有独钟告诉杨茹萍他很喜欢穿丝袜的女人,觉得很性感,杨茹萍听了很高兴,骄傲的告诉他自己就是那样的性感女郎,最喜欢穿丝袜,只要穿裙子就很少光腿,还有细高跟的鞋子也很喜欢,因为穿上后可以让腿部线条更美。听完后情有独钟就想让她穿上丝袜和他聊,杨茹萍啐了他一句流氓,想了想还是去穿了,不过为了方便穿的是一双长筒袜,然后在情有独钟的挑逗之下又是乱流,从此以后每次情有独钟都要求她要穿着丝袜手,杨茹萍也感到这样很兴奋,没多犹豫就答应了。

    现在的杨茹萍很享受这样的聊天,没事就想起情有独钟的火热话语,让她脸红心跳。而且除了性,情有独钟对其他的一些事情也很有见解,和自己的观点有很多的相同之处,性格和孙鹏程相比更是外向健谈,这让杨茹萍和他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朋友,不过自己想象着外甥天龙的手的事情她从来没有说过。

    后来杨茹萍发展到一天不见情有独钟就想得难受,有时情有独钟有事情没有上网第二天杨茹萍就会撒娇般的质问他干嘛去了,情有独钟就说些好话哄她一会儿,开玩笑说这样子两人好像夫妻一样,每天还要被她查岗,杨茹萍心里一动,接着大方的打了一个“老公,我就是想查你的岗。”

    发了过去,天龙也立刻回了个“老婆,我也喜欢这样你这样查我。”

    回了过来,然后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以后就以夫妻相称了。天龙很得意,为了能随时随地的和杨茹萍谈情说爱,他还买了一部大屏的新手机,用手机QQ和她随时保持联系。去省城也好,回来也好,都会尽量经常和她聊天。这两天在城堡别墅也好,在纪含嫣家里也好,根据杨丽菁的授意,天龙开始提出约茹萍姨妈见面的事情。

    网友见面是一个让人兴奋的事情,特别是刚接触聊天的人,杨茹萍也不例外。

    她很想知道这个让她着迷的情有独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是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帅气,那么风趣。杨茹萍以前对网友见面嗤之以鼻,认为那是不好的,有出轨的嫌疑,而此时的她已经完全陷入网恋,以前关于出轨的不屑想法早已消失,或许人都是这样,什么事情一到自己身上就不一样了。

    杨茹萍相对其他女人来说比较单纯,没有想过见面后受骗上当,失身又伤财什么的,只担心见到了真人后是不是会打碎情有独钟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情有独钟的资料里没有所在城市的信息,天龙是故意不填写的,怕杨茹萍看到他是本地人后觉得离得太近有被发现的可能拒绝和他聊天,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后来熟悉了他就告诉杨茹萍他和她是住在同一个城市,这让杨茹萍很兴奋,不时涌起见面的的冲动,但是她不好意思说出来,更怕万一见面了被熟人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显得不好,毕竟她还没有离婚,可是她又很想见见情有独钟,字里行间也多了些渴望。

    天龙从杨茹萍的话里看出了她想见面的想法,故意聊起网友见面的话题,杨茹萍顺水推舟半开玩笑的说我们也见一次怎么样,天龙欲擒故纵的拒绝了,说是想保持对她的想象,还说他不是那种一聊天就想见面的急色男人,就算两人已经虚拟过也一样,而且两人在同一个城市,熟人太多,万一被看到了就不好了,自己是个男的无所谓,但是对于女的影响就大了。杨茹萍很感动,更加剧了见面的想法,最后天龙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交换手机号码。

    杨茹萍给天龙的是她正在用的手机号码,天龙感叹她防人之心不强,怎么能随便的就把自己的真实手机号码透漏给他人呢,不过一想她连面都想见了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天龙给杨茹萍的号码是他以前买的一张充值卡的号码,查不到号码主人的,他怕万一杨茹萍太想见到情有独钟而通过号码查到他就不好了,现在还不是曝光身份的时候。

    他以保持神秘感为由拒绝和杨茹萍打电话,只发短信。此时的杨茹萍已经完全被情有独钟迷住了,他正是她心里理想的那种恋爱对象,和孙鹏程恋爱时所缺少的浪漫情有独钟做到了,虽然在省城忙碌的时候只是每天发个甜言蜜语的短信或用QQ发来浪漫的图片信息等,她很满足,因为他的心里有她,也敢于说出一些火辣的情话,她很喜欢听。后来的日子里杨茹萍的短信没事就来一条,嘘寒问暖打情骂俏,弄得天龙甚至都有些烦了,暗叹恋爱中的女人是疯子。

    天龙现在和杨茹萍的网上关系非常火热,不过这不是他的最终目的,虽然杨茹萍现在对他很迷恋,但是他明白,杨茹萍迷恋的是情有独钟,不是林天龙,自己想要推倒她还是困难重重的。怎么才能让自己和情有独钟合在一起呢?天龙思来想去也没想到好办法,只好继续用情有独钟的身份和杨茹萍这个网络老婆交往。

    今天在纪含嫣家里呆着,一天没有上网,手机忘充电也关机了,晚上翻云覆雨看着纪含嫣甜甜睡去已经是10点多了,打开QQ后一大堆留言响个不停,都是杨茹萍发来的,问他今天去哪里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天龙赶快打字回复了起来。

    情有独钟:老婆,我来了。

    小萍:哼!这两天跑到哪里疯去了,两天也没个影子,手机也关机,你想干什么!

    情有独钟:对不起老婆,手机没电了,单位有事情也没来的及充电,下次一定注意。

    小萍:下次?再有下次你就别理我了,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我妹妹本来说好带我来炎都山玩的,结果半道她出差执行任务去了,我这几天都无聊,人家想和你多聊一会呢,你可好,玩了两天的消失!打死你打死你……

    几个打人的表情发过来,把天龙看的直笑。

    情有独钟:对不起啊老婆,我不知道你妹妹出差啊?

    小萍:她去炎都山执行任务去了,好几天了,昨晚听说破了一个大案子呢。把我丢到老家就进山去了,所以人家想你嘛。天龙笑了,他很喜欢杨茹萍这样撒娇似的语气,像个不讲理的小女孩。

    情有独钟:好好好,是我不对,把你丢到哪里老家了啊?

    小萍:就在火车站附近,我妈的老房子呗。

    天龙记得杨家有个老房子在一处老旧偏僻的小区里,前几年听说要拆迁多数人提前找到新住所搬走了,小区里现在只剩下少量的几户人家。因为暂时还没拆加上房子的位置离火车站很近,老房子里就留下了一张旧床和被褥,让杨家姐妹家人有需要的时候去住一下,当个临时宾馆。

    天龙有次去省城上学坐火车,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也住过这个老房子,房子里的那张旧床很大,三个人睡都没问题,厕所里还留有一个旧电热水器供洗澡用,基本的用品也都有。想到这里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一闪,有了!就是这个老房子,这个地方太合适了!

    情有独钟:你家的老房子没人住吗?那你一个人住多不安全。

    小萍:没有,房子说是要拆迁了都搬走了,不过有床,地方也很安静,住一晚上而已,没事的。

    情有独钟:恩,安静是不错,也是个约会的好地方呀。

    小萍:约会?你想和谁约会啊?打死你这个男……情有独钟:还能和谁,当然是和你约会啊老婆!我想好了,我要和你见面,我实在忍不住对你的思念了!在网上每次我们虚拟后我都想你想的发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和你真正的融为一体!

    杨茹萍一惊,手也抖了起来,她打了好几个错字才打出一句完整的话。

    小萍:老公!我也是!我也很想你!想见你!

    情有独钟:那就这样好吗,明天我们在那所老房子里见面,你说那里安静也偏僻,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我们了。

    小萍:好的老公,我真激动,我希望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不会让对方失望,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不会对我失望的,我对自己有信心,嘻嘻……

    情有独钟:呵呵,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绝对不会……

    天龙坐在电脑前,咬着牙把最后一句话重复了一遍……

    天龙看过很多的出轨文,其中妻子或母亲第一次出轨时的环境及心理描写也看了不少,他觉得其中只有的情节比较符合实际。不过天龙不想,他想看到姨妈杨茹萍的反应,无论是顺从或反抗,他要把姨妈杨茹萍第一次出轨时的反应好好的记在脑子里。最后他想了一个主意,一个不的主意,一个可以让杨茹萍在清醒状态下明知道是和他在却和被时一样无法抗拒的主意,这个主意有个要求,就是要强,不过这对于天龙来说不是问题。

    天龙约好第二天晚上见面,所以白天又陪着纪含嫣翻云覆雨了一次,让保持在相对不太敏感的状态。下午和纪含嫣依依惜别,然后就一个人出了门。

    杨茹萍打发走杨丽菁之后,下午回到老房子,就发短信告诉了天龙老房子的位置,天龙接着回复说他还要等会才到,让她先到老房子等着他。过了一会儿天龙又问到房子了吗,杨茹萍说到了,刚收拾完,就等他来了。

    电影无间道里曾志伟扮演的黑社会老大对小弟们说过一句话:路怎么走,由你们自己挑。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天龙在路上想着自己现在走的这条路就是自己挑得,他挑了要把自己多年渴望的茹萍姨妈推倒的路,尽管前途充满了未知,他还是下定决心要走下去,因为他知道,如果成功的话,这将会是一条性福之路。

    天龙拿出手机,边走路边给杨茹萍发短信,先发了几条很色的,挑逗起了杨茹萍的,接着又按照他的计划继续发了下去。

    杨茹萍:讨厌!都要来了还发短信撩拨人家!

    天龙:老婆,湿了吗,想要了吗?

    杨茹萍:恩,想了,快来吧。

    天龙:呵呵,老婆,我突然有些紧张啊,万一我们真的不满意对方了怎么办?

    杨茹萍:我也是啊,心里噗通噗通的乱跳。

    天龙:我有个想法,如果我们见了面对对方不太满意会很煞风景的,不如这样,我们来个大胆刺激的,你先脱光衣服把灯关上等着我,我进屋后也直接脱衣服,我们谁也不要说话,先痛快的干一次再说,然后穿上衣服后再开灯看对方的样子,如果不满意直接就走。这样的话至少我们也真实的做了一次爱,也算是不枉我们这么久以来的网上相处。

    杨茹萍被这个大胆的想法弄得心惊肉跳,同时也感到很刺激,也潮湿了。

    杨茹萍:恩,这样不好吧,让我和连一个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的男人,我不太能接受。

    天龙:没事的,老公又不是外人,你什么秘密都对我说了,还怕这个吗,对吧,没事的,我一你就会接受了,我不是说过吗,我的很强的。

    杨茹萍:那好吧,你可真是个流氓,这个主意也只有你能想的出来。

    杨茹萍被很强这句话打动了,她真的是想的不得了,答应了天龙的要求。

    天龙上楼来到老房子门前敲了敲门,杨茹萍过来开门后又迅速的跑到了床上用一条薄被蒙住了脸和全身。床就放在一进门的客厅里,屋子里没开灯非常的黑,天龙也没看清刚才杨茹萍的裸体,只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影子。他关上门,颤抖着脱下衣服挺立着走到床前,已经有些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着被子里颤抖的杨茹萍,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

    从青春发育期第一次拿茹萍姨妈的丝袜手到现在已经好多年了,自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渴望,现在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等着自己,等着自己去她,天龙的眼眶都激动的都有些湿润了。等着吧,茹萍姨妈,为了这一天我中午又陪含嫣姨妈翻云覆雨了一次,就是为了晚上练出真功夫来干的你舒服,我要让你对这次的终生难忘,让你从此再也离不开我的!

    天龙一把把薄被掀开,“啊!”

    杨茹萍轻呼一声,立刻捂住了脸。天龙笑了一下,趴在了杨茹萍身上,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和女人,但这次的对象是茹萍姨妈,还是让他兴奋异常,他抱着杨茹萍火热的胴体上下抚摸,感受那润滑火热的肌肤,然后拿开她的手亲吻她的红唇。

    杨茹萍激动的不能自已,现在一个陌生男人趴在她身上任意轻薄,想想都荡的要命,饥渴的身体配合着天龙的动作,娇喘阵阵。

    圆润坚挺的握在手心,感受着那蓓蕾渐渐变硬。左手毫不怜惜的抓揉着,右手伸到了杨茹萍的,中指食指并在一起快速的抠挖,不一会就传来了水声。

    “……”

    杨茹萍喘息着,眼睛一直没有睁开。

    茹萍姨妈还是挺害羞的嘛,在网上那么开放是因为看不到对方才那样的吧,天龙想着,动作丝毫不停。

    “啊……给我……老公……给我……”

    杨茹萍的媚声传来,天龙坐起身,把对准了杨茹萍的口,茹萍姨妈,我来了!身子一挺,猛地插了进去!

    “啊!”

    “哦……”

    杨茹萍痛并快乐着的叫声和天龙爽快的叫声混合在一起。天龙的很大,比姨夫的要大的多,杨茹萍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大这么长这么粗这么硬的,她对这样粗暴的有点不适应,虽然里已经调好蜜汁了但还是感到一丝疼痛,不过这疼痛只是一瞬间,马上就被巨大的快感掩盖了。

    “我终于干到茹萍姨妈了!我终于到茹萍姨妈的逼了!太棒了!太爽了!茹萍姨妈的好紧啊!”

    天龙心里的痛快劲就别提了,同时他想幸亏自己现在是个性经验丰富的人了,不然被杨茹萍这么紧的一夹还不立刻缴枪啊!里的肉褶紧紧夹着他的,他忍了一会没有动,等杨茹萍急的开始扭动的时候才把她那性感的长腿架在臂弯,用尽浑身力气干着。孙鹏程的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是很差,杨茹萍在连那种很差的都没有的情况下空了几个月,忽然迎来了这么一个大,而且主人的冲撞力量也是姨夫不能比的,她不停的娇喘,没有承受几下就颤抖着泄了身。

    天龙感到上传来一股热流,惊讶杨茹萍的速度来的如此之快。自己才刚刚开始就把她干喷了,这让天龙很自豪,他继续干着,把杨茹萍撞的身子乱晃。

    又过了一会儿天龙觉得差不多了,趴在杨茹萍的耳边说:“老婆,想看看老公的样子吗?”

    “啊……想……老公……不要停……哦……”

    意乱情迷的杨茹萍没有听出这个熟悉的声音,她已经被快感淹没了,同时心里也想看看是哪个人把自己弄的这么舒服。

    天龙做了一个深呼吸,仍然深插在杨茹萍里,手摸到电灯的开关等了一下,坚定的按了下去。

    “啊!”

    眼睛经过短暂的适应后,杨茹萍终于看清了天龙的面孔,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绷紧了身体大叫起来。

    天龙感到了她身体的僵硬,也立刻被紧紧的握住了,像个肉钳子似的,他忍不住咧了下嘴。

    “天……天……龙,你……你……怎么……”

    杨茹萍目瞪口呆着望着天龙,说话也结巴了。

    “是的,茹萍姨妈,就是我,天龙。”

    天龙望着她平静的说。

    “啊!你快起来!啊!我是你姨妈啊!你怎么能……呜呜……”

    杨茹萍急得哭了,慌乱的推着天龙。

    “茹萍姨妈,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后来通过QQ知道了你很不幸福,我很难受,我决定要帮助你。以前我用情有独钟的名字开导你的心,现在我要用我的开导你的身体!”

    “不行啊,,我求求你了龙儿,姨妈很幸福的,不要你帮,快啊!”

    杨茹萍哀求着。

    “需不需要我已经知道了,茹萍姨妈你刚才不是了一次吗,不需要怎么会呢?”

    “我……不是那样的……我……”

    杨茹萍被天龙的话羞得无地自容,她怎么也没想到天龙会是情有独钟,回想起和情有独钟说的那些话干的那些事,她死的心都有了,天哪!天龙他什么都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自己的性格自己的饥渴,这不是等于赤身裸体的站在天龙面前了吗!哎呀不对,我现在不就是赤身裸体吗,而且还是躺着,那里还插着……啊!

    “来吧茹萍姨妈,放开一切尽情的享受把,我会让你尝到做为一个女人的快乐的!”

    “不要啊龙儿!放了我吧!呜呜……求求你求求你……”

    杨茹萍哭着哀求着,更加刺激了天龙的。

    天龙想成败就看这时候了,自己超强的就是为了应付这个时刻。他把杨茹萍的腿架到肩膀上,身子往下压,直到她的腿快要碰到才停下,这个对折的姿势可以让大幅度的,他把手撑在杨茹萍身体两侧,大力的开始了动作。

    “啊……不行……不能这样………………”

    杨茹萍被这样猛烈的姿势弄的娇叫不已,想拒绝却发现自己除了呻吟已经发不出别的声音了。天龙的比孙鹏程的要长的多,直接攻击深处从未触被碰触过的地方,异样的舒爽瞬间把她包围了。

    杨茹萍用手捂着嘴想挡住这羞人的声音,可天龙立刻就把她的胳膊按在了床上,他想听她的叫声。

    他继续大力插着,这样的姿势对男人体力要求很高,不过对于天龙这样整天练功锻炼的小伙子来说不算什么。

    “哦……不行了……啊……停啊……哦……受不了了……停啊……”

    杨茹萍被干的大叫,头也开始左右晃动起来。

    “噗嗤噗嗤……”

    “啊……哦……”

    与呻吟的声音不断传来,天龙终于到了发射的边缘,最后在杨茹萍第二次的灌溉下,射进了深处……

    “啪!”

    杨茹萍打了天龙一个耳光,用薄被护住身体坐在床上眼含泪水的看着他。

    “混蛋!我是你姨妈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叫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