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90章 芳芳琳琳突然出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敏仪姨妈,你……这是何苦?明明……舒服到不行,身体都已经离不开我,为何还要这般苦苦坚守?看看,你的春水**流得真多,哦哦,蜜穴磨的我好爽……好敏仪姨妈,您就乖乖的认输吧,做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

    经过在敏仪姨妈与琳琳身体上反复的苦练试验,林天龙的性能力近段时间得到了飞速的提升。他保持着**抽插的节奏,控制着敏仪姨妈身体的快感深浅,还有着余闲不住的拿话引诱着敏仪姨妈。

    “不……啊啊啊,你,你这是在……在折磨姨妈……你是姨妈的外甥……噢噢,你更,更是一个魔鬼……啊啊啊……一个要让姨妈沦陷进道德深渊的……可怕魔鬼……噢,你就干死姨妈吧……姨妈不,不想活啦……”

    “好!那就如敏仪姨妈你所愿……”

    天龙猛然大力一拍敏仪姨妈白晃晃的大屁股,在白皙的雪肉上留下一个红红的掌印,刺痛与异样的刺激冲击着敏仪姨妈敏感不堪的肉体,不自主又是一阵颤震,大汩大汩的春水**混合着飞泻的阴精顺着**的飞速抽动而四溢而出……

    不让高潮中虚弱的敏仪姨妈有片刻的休息,他将身体软做一滩的敏仪姨妈轻易的翻弄过来,坚挺的**仍然留在敏仪姨妈不住收缩的蜜穴里。抱着丰腴的肉体,利用胯部腰部的力量,整个将敏仪姨妈的身体挑起,双手紧紧的扶住敏仪姨妈两瓣肥腻的臀肉,手指几乎陷进柔软的臀肉里,离开了敏仪姨妈的小床,绕着简陋的房间插着敏仪姨妈四处走动。每走一步,**就自然的一下上挺,肉龟深深的陷入敏仪姨妈娇嫩的花芯里。

    这样的姿势,对于瘦弱的男人来说,绝对是噩梦般的高难度,可对于健壮的天龙,虽然敏仪姨妈体重不轻,他却感觉像是怀抱着小孩童一般的轻松,坚实的腰部像打桩机一般飞快的筛动,一步步的带着敏仪姨妈走进悖论之欲的肉体享乐里。

    高潮未熄的敏仪姨妈哪里经得起如此新奇而有力的肉体撞击,片刻间再次快感连连,嘴儿压抑不住的发出低声的呻吟,又生怕惊醒隔壁沉睡的芳芳表姐而不敢喊得很大声,苦苦的咬牙忍耐着没有边际的肉欲狂潮,脸儿憋得一片通红,大滴大滴不知快乐还是痛苦的眼泪飞溅……

    敏仪姨妈不堪蹂躏的较弱模样,更加激起他熊熊的欲火,征服这个女人的决心达到空前的高度。没有理会敏仪姨妈脆弱的哀求,**更是大开大合的冲击着敏仪姨妈的肉体。

    “我的好敏仪姨妈,感觉是不是很舒服?龙儿干的你很爽吧?跟姨夫蔡同海相比,哪个更能让你舒服些……嘿嘿,既然敏仪姨妈你自己要求龙儿干死你,龙儿就不客气了哦……啊啊,敏仪姨妈,你的肉体,你的蜜穴,简直让龙儿迷死啦……”

    无助的敏仪姨妈一边忍耐着他疯狂言语加上肉体冲击的刺激,一边急促的喘息着,像是快要断气一般,每一次被他硕大的肉龟击中花芯深处,身体就是一阵抽搐,眼神越来越迷乱,苦守的心防在此刻脆弱得就像一张薄纸,一个不注意,就会从此沦陷,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

    实际上,他们,早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敏仪姨妈抱着的希望,不过只是自欺欺人的幻想……

    从蔡同海遇害身亡那天开始,他就已经不打算回头!

    肉欲冲击身体心灵极度脆弱的敏仪姨妈,如今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叶扁舟,苦苦的在无情的惊涛骇浪里挣扎,身体在**的撞击中随着欲望的浪潮一波一波上下起伏,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抵挡不住欲潮的袭击,将被无情的湮没在这没有尽头的狂涛里……

    “啊……”

    敏仪姨妈再次发出濒死一般的娇吟,脆弱的心灵再也抵抗不了肉欲的冲击,眸子里满是渴望的欲念,彻底放弃心防般的哭泣着,“龙儿……你,你这魔鬼……啊啊啊,你终于将姨妈给……湮没在你该死的……进攻里……噢噢,姨妈认输了,姨妈再也不想做无谓的抵抗力……干,干死姨妈吧……让姨妈死在你的大**底下……总好过毫无意义的挣扎……”

    敏仪姨妈又一次泄身在即,疯狂的主动上下抛动起丰腴动人的肉体,穴儿深处的花芯,死死的纠缠着他高频率造访的肉菇头,阴肉一阵阵挤压吸吮着他的肉茎,似是要与他同归于尽般使出浑身的解数,不但要让自己魂飞上天,更要拖着他与她一道进入极乐至境……

    虽然敏仪姨妈口口声声诉说着投降,可他知道她的心灵仍有最后一道薄弱的防线,他所要做的,就是将这一道防线彻底的摧毁,让他的敏仪姨妈真真正正成为他的女人!

    他故意放松身体对欲望的抵抗,飞速的抽动着勃起到顶点的**,以敏仪姨妈最喜欢的自虐方式强行每一次都将整根**一查到底,肉龟深深陷进紧小的子宫里。

    “敏仪姨妈,你还没有完全输掉呢……现在,让龙儿帮你把最后的底线给毁了,一辈子乖乖做龙儿的女人吧!”

    即将要达到发射边缘的他,又一次不经意的想起敏仪姨妈刚被开发过的神秘后庭谷道,忍不住伸出食指,摸索中找到那一条细细的深陷雌菊,一下子捅进一根指节……

    明显感觉到精巧菊花里强大的阻力,费了他好大的力气,也只能将手指插进两个指节,就完全被后道里层层叠叠的媚肉给卡住,再也动弹不得。

    “啊啊,疼啊……不,不要啊……那里……不行的……哦哦哦,好,好龙儿敏仪姨妈求你了……哦哦,快,快要来了……求……求你拔拔出来吧……”

    见到敏仪姨妈此刻的表情,他的心里没来由产生一股阴暗暴戾的快感,非但没有拔出插进敏仪姨妈后庭的手指,反而更是用手指狠狠的在四周紧凑的肉壁上搅动扣弄着,**更是大力的挺动,搅得敏仪姨妈的蜜穴春水**四溢……

    “啊啊啊啊……”

    突然受到如此双重刺激的敏仪姨妈,再也顾不得忍耐,突然尖声惨叫出来。

    不顾敏仪姨妈歇斯底里的哀求,他的**深深的插入,蟒头紧紧的深进娇嫩的子宫,滚烫的阳精一汩汩的飞射进子宫深处。烫得敏仪姨妈的灵魂随着身体开始颤抖,发出凄婉动人的哀鸣,不受控制的达到绝顶舒爽的高峰……

    “魔鬼……你真要害死你的姨妈吗,呼呼……每一次都射进人家里面……要是怀孕了,该怎么办?”

    怀孕?呵呵,连死他都不怕,还会担心你怀孕?

    “呵呵,好敏仪姨妈,只要你敢怀上,我就敢认!”

    简单的一句话,对于敏仪姨妈来说,就像是绝顶高手的手指,一下子点住了她的死穴。

    “龙儿,你……是说真的?”

    敏仪姨妈忘记高潮的快感,忘记屁眼里仍被一根指头插入的火辣辣疼痛,只是怔怔的望着他平静的神情,双手偷偷的将搂在他脖子上的手儿情不自禁的紧了紧。

    他很坦然,坦然得根本不把这个问题当成难题,姨夫已死,亲痛仇快,仇家仍在逍遥,而他们还陷入苦苦求生的境地,何必还有这样那样的顾忌?姨妈又怎么了?正是需要外甥疼爱关怀的时候!

    缓慢而坚定的点点头,他没有任何言语。

    眼泪瞬间哗啦啦的从敏仪姨妈红红的眸子里飞洒而出,溅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敏仪姨妈无声的凄婉一笑,低下头,伸出香舌,又轻又小心的舔去飞溅在他身上的泪水。

    龙儿,你知道吗?姨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一觉醒来,敏仪姨妈只觉得精力充沛,浑然没有以往被大肆挞伐后疲倦欲死的景象,她溺爱的看着和她肢体纠缠酣睡正香的他,与美丽的敏仪姨妈相拥入眠让他即使做梦也甜蜜万分,现在他的面部表情就是满意十足。

    “你这小鬼!连睡觉都不老实!”

    敏仪姨妈羞红着脸娇嗔道,天龙抱着敏仪姨妈柳腰的手,无意识的顺着敏仪姨妈背臀的完美迷人曲线下滑,一直摸到那浑圆翘挺的美臀上,五指探入敏仪姨妈的股沟中,半片柔软嫩滑的臀部在他的手里揉弄着,食指还抠入敏仪姨妈敏感的小菊花里直达一个指节。

    敏仪姨妈把他作怪的手从她屁股上拿开,手上美妙的接触被剥夺,他不满的向前挪了挪身体,早晨精力充沛的**硬邦邦的戳在敏仪姨妈圆润的大腿上,再顺着她大腿完美的弧度滑到她的胯下三角地带,**的舒畅让他手一紧,用力的搂着敏仪姨妈乱顶起来,被拿开的手再次摸到敏仪姨妈的丰隆美臀上。

    敏仪姨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闭着眼睛满面舒服表情的他,他一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腰,一手握住她的屁股瓣乱揉,硬梆梆的**在她的胯下大腿间乱戳乱顶,敏仪姨妈推了几下,反而被他抱得更紧。他一翻身把敏仪姨妈压在身下,敏仪姨妈半推半就的任由他掰开她大腿把**插进她的蜜穴,闹了这么久,敏仪姨妈的蜜穴已经有点湿润,他不是十分困难就进入了那生他出来的桃源妙境,他粗暴的进入让敏仪姨妈秀眉微颦,但随即被他狂野的耸动分散了注意力,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以丰富的床第经验应付他,以为在做一个美妙春梦的他可是不遗余力奸淫成熟迷人的敏仪姨妈。

    “龙儿,你到底想睡到什么时候?”

    在敏仪姨妈的体内射出大量蛋白质后,他舒服的压着她完美胴体一动不动,自始至终他都没睁开一次眼,把全过程当做一个甜美的春梦,敏仪姨妈看在眼里忍不住娇叱道,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撑离她的娇躯连连摇晃,他的脑袋像波浪鼓一样摇摆个不停。

    “醒了醒了,敏仪姨妈你就不要再摇了!”

    他不满的嘀咕道,晕眩的脑袋好一阵子才恢复正常,这时候才发现他的**泡在敏仪姨妈湿漉漉的蜜穴里,他目露凶光的看着身下的敏仪姨妈。敏仪姨妈嫣然的与他对望,眼里洋溢着顽皮的笑容,一副你敢把他怎么样的表情。

    与敏仪姨妈对看了良久,他颓然放弃,“姨妈我好困,你就再让我睡一会吧!”

    他再次趴在敏仪姨妈又香又软的胴体上喃喃说道。

    “喂!别睡了,快起床收拾,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城堡了,去找芳芳琳琳,看看杨局长有没有率领特警队汇合?”

    敏仪姨妈焦急的说道:“再不听话,以后敏仪姨妈不理你了哦!”

    敏仪姨妈脸蛋红通通的分外可爱,既然敏仪姨妈这样说了,天龙只有乖乖听话的睁开眼睛,不过起床之前捉住敏仪姨妈的脸蛋一阵狂吻,用舌头给敏仪姨妈洗了个脸,那剥壳鸡蛋般的白里透红的娇嫩脸蛋,造物主精心雕塑的秀美五官和红润迷人的樱桃小嘴都被他的舌头一一造访过,敏仪姨妈娇嗔的闭上眼睛让他施为。

    敏仪姨妈一再要求他把被单销毁,理由是住进宾馆登记的时候写明是姨甥,他们又住在一间房里,如果给宾馆的侍者进来收拾房间时发现这****痕迹斑斑的被单,他们的关系就会被人猜出来,她可不想成为城堡别墅贵族聚会间议论的对象。

    和敏仪姨妈一起整理盥洗完毕,天龙光溜溜的趴在床上欣赏只穿着件半透明睡衣的敏仪姨妈梳妆,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敏仪姨妈的侧面,包裹在半透明睡衣里的胴体若隐若现,更加引人遐思,美绝人寰的脸庞比他所见过的任何天使都要美上三分,散发着健康光泽的秀发乌黑亮丽,柔顺的拨到敏仪姨妈饱满的胸前,上下舞动梳理秀发的光滑玉臂圆润如藕,任何一处地方稍微增减一分都会造成缺憾;饱满的胸脯挺拔欲飞,完美的弧形在手臂舞动的间隔里展现出她傲人的丰姿,微垂的雪白脖子如同天鹅般优雅,与挺得笔直背部构成一道流畅的曲线;露出睡袍外的玲珑天足赤裸裸的踏在光滑鉴人的地板上,晶莹剔透的如珠脚指顽皮的翘起,让他后悔以前怎么没有仔细把它握在手里好好把玩一番,不过现在也不迟;圆润笔直的美腿在睡衣下看得不大清晰,只是朦胧的看到大概的轮廓,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堪称最标准的女性美腿,这没有一丝瑕疵的美腿曾经几乎把他的腰给夹断;当目光移动到敏仪姨妈的臀部时,他的**顿时硬了起来,即使是坐在小圆凳上,敏仪姨妈的屁股照样是那么浑圆迷人,在这个髋骨的位置有着令男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魅力,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他盯着敏仪姨妈包裹在半透明睡衣下散发着无限诱惑力的成熟胴体直流口水。

    敏仪姨妈梳理完毕后,螓首一扬,一头如瀑披肩黑发甩往背后,不经意斜目顾盼,却发现他对着她大流口水进行视奸,不由得俏脸飞霞,羞嗔地骂道:“龙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子看姨妈!”

    “敏仪姨妈你真美,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比得过你的魅力!”

    他从床上一挺赤裸的身体一跃而下,充血勃起的**一阵跳动,嘿嘿的怪笑道:“敏仪姨妈你剩下的工作由我来帮你完成吧!”

    看到他挺着一柱擎天的**狞笑着逼近,敏仪姨妈如何还不知道他这个小坏蛋外甥打的是什么主意,不由得花容失色惊慌失措,“不……姨妈才刚梳洗好,你不要这样……”

    敏仪姨妈被他抓住藕臂拽起,“放心吧!敏仪姨妈,我不会弄乱你的头发的!”

    他把敏仪姨妈推倒在梳妆台前,高大明亮的镜子反照出敏仪姨妈惶恐的脸蛋,和他兽性大发的面孔,敏仪姨妈身体前倾,双手扶在台面上,上身前倾浑圆的翘臀后凸,“敏仪姨妈,我用这个姿势爱你,好吗?”

    他在背后紧紧抱着敏仪姨妈,硬如铁的**陷入敏仪姨妈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股肉中。

    敏仪姨妈从镜子里看到他性欲大发的狰狞面孔,叹了口气道:“好吧,动作快一点,马上要启程了!”

    敏仪姨妈把屁股向后一挺,无奈的看着镜子里的他,一双素手牢牢地抓住桌边。

    天龙撩起敏仪姨妈的睡袍,只见一件粉红色的可爱小三角裤展露在他眼前,少得不能再少的布料被硕大的屁股绷得紧紧的,浑圆雪白的臀瓣与粉红的小三角裤相映衬,让他只觉得喉咙发干,**胀得更难受了。他的手揪着小三角裤的边用力往下一扯,小可爱被褪到大腿上,再用手扶住**对准敏仪姨妈的小菊花眼捅入,敏仪姨妈倒吸了口气,面上露出紧张的表情。

    才压入小半个**就被敏仪姨妈收缩的屁眼给夹住不能再进,但这种程度的抵抗哪里能难住比她本人还熟悉她屁眼的他,他突然用力的抱住敏仪姨妈,**顿时给压进大半到敏仪姨妈的屁股里。敏仪姨妈闷哼了一声,娇嫩的直肠壁被他粗大的**无情的刮过,屁眼里的饱涨和又痒又痛的感觉让她难受地闭上眼睛,“轻点,你弄痛了我!”

    天龙从明亮的镜子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敏仪姨妈闭目颦眉秀脸涨得绯红,苦乐交加的呻吟从敏仪姨妈微张的小嘴里吐出来,他面目狰狞的面孔伸过她柔弱的肩膀,贴在她美绝人寰的充满了成熟妇人风韵的脸蛋边,敏仪姨妈娇柔秀美的脸蛋和他狰狞的面孔形成鲜明的对比。被撩到腰上的裙子遮住了他在她没有一丝多余脂肪的柳腰上肆虐的手,不断起伏移动的凸起,显示出裙子里的激烈动作。前倾的丰满胴体后紧贴着他不住耸动着的身体,两人的身体除了他不停做着活塞运动的屁股外贴得针插不入。

    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鸡奸敏仪姨妈的样子令他分外兴奋,他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抽插幅度越来越大,每次抽出都把敏仪姨妈的身体带得往后挺,插进的力气几乎把敏仪姨妈顶得跳起来,还好敏仪姨妈进入了**状态,娇嫩的直肠分泌出大量的直肠液做润滑,才不至于严重受创,但记记强有力的猛抽狠插让她面色发白,特别是他用力的操进去时,她的屁眼总是不受控制地收缩起来,他的**与她紧收的直肠做最紧密的摩擦让他爽得上天,敏仪姨妈却被他顶得面色发白,心脏几乎跳出喉咙,阵阵便意涌来。

    “龙儿你轻点,姨妈好难受!”

    敏仪姨妈忍受不住哀求道,害怕再次失禁,敏仪姨妈拚命的夹紧屁眼,**的肌肉夹得他的**进出困难,但这却是他最喜欢的。

    “敏仪姨妈你忍耐一下,我就快好了!”

    天龙抱着敏仪姨妈小腰的手再加几分力,把敏仪姨妈箍得喘不过气来,在她屁眼里进出的**加快了速度。

    敏仪姨妈明白他就要结束,于是就主动的往后挺动屁股迎合他的鸡奸,一直闭上的杏目也为之张开,盯着镜子里他的脸,想找出他结束的征兆,却被镜子里的景象吓了一跳,羞得满面通红,他紧贴着她脸蛋,充满情欲的扭曲面孔,伸到她裙子里紧紧抱住她小腰的大手,紧贴在她背后不住耸动的身体,这充满了姨甥**淫秽气息的一幕,让她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已经深埋在心底的伦理和道德充斥身体每一个细胞,交织成矛盾的心情,从屁眼里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她心甘情愿的被他继续操下去,但再次浮现的羞耻感却让她无地自容羞愧不已,矛盾的心情融合为两行清泪流淌。

    敏仪姨妈的表情刺激着他的情欲,他大吼一声,双手用力地往回抽,把敏仪姨妈的小腰和玉臀往怀里带,**像打桩机一样,拚命地凿着她的小菊花,上身用力压住敏仪姨妈前倾的背部,双眼紧紧的盯着镜子,把里面一切都铭记在心里,特别是敏仪姨妈的表情。

    尿意越来越盛,终于到达了他忍耐的极限,他和敏仪姨妈两个人的身体没有一丝缝隙地合拢,**在敏仪姨妈直肠的最深处喷刷出灼热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的喷射,直把他的**灌到她的大肠里。敏仪姨妈被他灌得号哭起来,秀美的脸蛋泪水如雨,直肠蠕动收缩如同无数只小手,按摩挤压他还在颤抖**的**,一股热流从她向后暴露的**里喷涌而出,浇到他紧贴在她身后的大腿上。

    没想到这样干敏仪姨妈会如此刺激,那如登极乐的享受让他回味无穷,“敏仪姨妈,以后我每天最少都要这样爱你一次!”

    他搂着还没从高潮中回神的敏仪姨妈,无限迷恋的说道,敏仪姨妈的直肠还在蠕动吮吸他留她屁眼里的**,让他即使想软下来也不行。

    “天龙你刚刚说什么?”

    过了一会敏仪姨妈回过神,她问抓住她乳房揉弄着的他道,他再次把话重复一遍。

    “不行!”

    敏仪姨妈红着脸转过头去,她的眼睛不小心又看到了镜子里的景象,“在床上你想怎么摆布姨妈都可以,对着镜子姨妈觉得好难堪,以后不许你再这样!”

    敏仪姨妈坚决的拒绝了他,他失落的“嗯”了一声,“好吧,敏仪姨妈,我听你的,但现在我想这样多抱你一会,好吗?”

    他不想也舍不得强迫敏仪姨妈做她不愿意做的事,因为敏仪姨妈已经把她身为姨妈所能给外甥的一切都给了他,包括她美妙的肉体在内,如果他再过分要求就是不知好歹了。

    敏仪姨妈被他抱在怀里的胴体蠕动了几下,红霞未退的脸蛋娇艳欲滴,垂头低声道:“天龙,可不可以把你的那个先拿出去?”

    他的**还半软半硬的留在敏仪姨妈屁眼里,具有强大恢复力的直肠,随着他**的缩小而慢慢的恢复原状,紧凑夹住他的**让它无法自然滑落出来。

    “想都别想!”

    他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我就要这样抱着敏仪姨妈,这感觉好棒哦!”

    敏仪姨妈回头瞥了他一眼,不再异议,任由他这样抱着她。

    由于他比发情的野兽还要旺盛的性欲,敏仪姨妈被他再次抱到床上蹂躏到正午,当他心满意足地搂抱着手酸脚软的敏仪姨妈的腰走出卧室时,李猛正陪着李楚原在谈话等候他们,看到有人,敏仪姨妈羞涩的想从他的怀里挣扎起来,但虚弱的身体无法配合,几经挣扎还是倒在他怀里,两人看得两眼发直,天龙完全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

    饱经滋润的敏仪姨妈身上散发着迷人的风韵,水汪汪的如丝媚眼,顾盼间妩媚生春,红扑扑的脸蛋娇艳欲滴,洋溢着一种极度满足后成熟妇人所特有气息,酥软无力的娇躯偎依在他的怀里,举手抬足间自有风情万种,娇羞柔弱的样子,让人直想把她抱入怀里,但成熟喷火的胴体却让人接触她的瞬间就想狠狠地蹂躏她。敏仪姨妈就是给人这样一种矛盾的感觉,既让人想好好爱怜她,又让人忍不住想尽情在她身上发泄自己的欲火,也正是因为这样,每次到后来他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狠狠的蹂躏她。

    保安的荣誉感和艰苦的训练让李猛首先清醒过来,他起身行礼道:“林夫人林少,李总已经在这里等您多时了!”

    说着他以肘碰了碰盯着敏仪姨妈如痴如醉的李楚原。

    “啊!”

    李楚原如梦初醒,恋恋不舍地收回盯着敏仪姨妈娇靥的目光,“对不起,两位,我是为昨晚的失礼来道歉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恳请两位收下!”

    李楚原拿起身边的一个锦盒双手递了过来。

    敏仪姨妈压在他胸膛上的手臂碰了他一下示意他收下,天龙不乐意地接过锦盒,看也不看的把它顺手丢进马车里面。敏仪姨妈为了不让李楚原尴尬,微笑着说道:“昨晚大家都有点冲动,李总不用放在心上,对了,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就此向阁下告别吧,非常感谢您的款待!”

    敏仪姨妈在天龙有力的手臂搀扶下勉强的行了个礼,这一吃力的举动让她额头上渗出几滴细汗,娇靥绯红微微喘气。

    李楚原再次被林敏仪夺去神智,他迷恋的看着美艳不可方物的林敏仪,喃喃地说道:“不客气,不客气……”

    直到天龙把软绵绵偎依在他怀里的敏仪姨妈架到一边坐下,李楚原才回过神。

    李楚原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老脸微红的说道:“既然夫人和天龙马上要启程,那我就不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希望两位回来时路过城堡别墅,务必告知一声,好让我再尽一次地主之谊,顺便赔罪!”

    敏仪姨妈微笑着答应了,她和天龙正准备上马车离开城堡别墅的时候。

    李香苓却带着芳芳琳琳突然出现在面前:“李总,这两个女孩说是林护士长的女儿,不知道真假,只好带回来当面核实。”

    “芳芳,琳琳,你们俩怎么来了?”

    林敏仪诧异道。

    “妈,天龙,我们姐妹俩到那个木屋找你们,你们却不见了,后来我们俩就在林子里迷路了,再后来就遇到这个姐姐了,她说能带我们找到你们,我们就跟着来了!”

    芳芳故作委屈的说道。

    “妈,我们俩都累坏了,又渴又饿的,原来你们娘俩跑到这里做客来了。”

    琳琳娇嗔道。

    “既然两位小姐也来了,就请进去歇息歇息,香苓,好吃好喝的招待好两位小姐哦!”

    李楚原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那我们娘四个就再打扰李总两天吧!”

    林敏仪顺水推舟道,知道两个女儿此时此刻赶来肯定是有杨丽菁的最新指示的。

    李楚原固然求之不得,喜出望外,连天龙也是喜不自胜,芳表姐琳表妹也来了,在城堡别墅再呆两天,配合杨丽菁特警队合围行动是一个方面,母女三飞才是他梦寐以求的好事美事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