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80章 姨甥不伦原地待援

第1180章 姨甥不伦原地待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

    敏仪姨妈颤声说道,“让姨妈先休息一下再来吧,我现在……”

    招招都直顶她的子宫最深处,花心不断被撞击,敏仪姨妈才登极乐,一下子无力再承受他的继续求欢,只能求饶。但他却如同未闻,粗野地蹂躏起来,谁叫她长得这样惹人犯罪,而他对她的身体又觊觎已久,他现在只想狠狠的蹂躏她,把他为她积蓄已久的欲火都发泄出来。

    “啊……我不行了!又……又要……”

    敏仪姨妈再次喊叫,蜜穴里又涌出一大股热流。

    敏仪姨妈泄身后无力地软瘫下来,昏睡过去,看着她苍白秀美的脸庞,他怜惜的吻了她汗水淋漓的脸蛋几下,“敏仪姨妈,接下来看龙儿我的了。”

    天龙把她圆润迷人的秀腿高高架起压到她的肩上,汁水淋淋的蜜穴完全暴露在他眼前,红肿充血的两片**大张,露出里面湿漉漉的妖艳肉壁,鲜红欲滴的阴核如同熟透的樱桃诱人之极,光滑洁白的屁股沾满了**,散发出淫荡的光泽。

    他用力的压上去,不用顾忌已接近昏迷敏仪姨妈的感受,他奋力的蹂躏身下的成熟胴体,**狠狠的狂插那孕育出他的子宫,双手在敏仪姨妈圣洁的身体上造出处处红斑,心里充满了迷奸敏仪姨妈的快感。

    大起大落的他每次推进,都以全身的重量压下去,把折起的美腿压回她的身上,敏仪姨妈富有弹性的娇躯不停的给他带来快感,当他起身抽出时被对折的娇躯的反弹力都会助他一臂之力,简直是妙极了。

    “这可不能浪费。”

    他贪婪的说道,几近昏迷中敏仪姨妈给他粗暴的奸淫弄得再次达到高潮,喷出为数不多的阴精,小嘴茫然的张开,一丝白沫从她的嘴角流出,他一滴不剩的舔入嘴里,舔干净后意犹未尽的把舌头伸进敏仪姨妈微张的樱口里吸吮,这时他的头伸过敏仪姨妈被压在肩膀上呈“V”字的玉腿与她亲吻,屁股不停起伏,操动他的**继续大肆奸淫她。

    终于,他在敏仪姨妈的身上得到了高潮,他无视夹在他们中间的美腿紧紧抱住她,把**塞到其所能达到的最深处,在她孕育他的子宫里激烈射出饱含他对她爱慕的**。敏仪姨妈被他炽热的阳精浇灌得醒了过来,但还没从高潮中清醒的她失神看着他,病态的雪白脸蛋上被蜜穴内的滚烫**冲击得泛起了一丝红润。

    他把敏仪姨妈的身体草草清理一下,将她身上的衣物都除了干净,抱着赤裸的敏仪姨妈,嗅着含有敏仪姨妈体香和汗味,以及性爱后的淫靡气味,他甜蜜的入睡,今天意外的收获让他有一种如同做梦的感觉。

    芳芳琳琳回来做饭,天龙陪着她们吃饭,告诉她们敏仪姨妈心情好了一些,只是太累了,就不要打扰她休息了,不要叫醒她吃饭了。

    “小弟,还是你有办法,能劝解妈妈宽心,行,就听你的,让妈好好睡一觉吧!”

    芳表姐现在对表弟的信任依赖一点也不亚于妈妈林敏仪。

    “表哥当然知道怎么讨妈妈欢心的喽!”

    琳表妹心知肚明一语双关的娇嗔道,她虽然有点吃妈妈的醋,不过她还是要讨表哥的欢心,顺水推舟的说道,“表哥,晚上还是你陪妈妈休息吧,她这两天晚上做噩梦,也只有你能劝得了她,看得住她,表哥,就辛苦你了!”

    “琳表妹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

    天龙心花怒放的在琳表妹脸颊上轻吻一口调笑道,琳表妹羞得粉面绯红,芳表姐也是娇羞不已,心里酸酸的。

    一夜无话,天龙看见身心俱疲的敏仪姨妈睡的正香,也不忍再打扰她,遂将坚硬如铁的**捅进敏仪姨妈温柔湿润的蜜穴甬道之中,搂着她丰腴圆润的胴体甜甜睡去。

    “嗯……”

    感觉到怀里丰满肉体的磨擦,他张开了眼睛,却看到满面通红的敏仪姨妈。阳光透过丝纱,在敏仪姨妈的脸上照出朦朦胧胧光晕,使得敏仪姨妈赤裸的肉体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辉。看着仿佛是圣母一般的敏仪姨妈,他的**又硬了起来。

    “不要……天亮了,会给芳芳琳琳发现的。”

    敏仪姨妈感觉到他留在她体内的**再次勃起,羞涩的把脸侧到一边,哀求道。

    “敏仪姨妈,你实在是太美了,以后我每天晚上都要抱着你睡。”

    他被敏仪姨妈娇弱羞涩如同少女的模样吸引得欲火大起,再次在她还没消肿的美穴里操了起来,敏仪姨妈压抑无助的呻吟又回荡在木屋里。

    炎都山盛夏的早晨阳光明媚,阵阵清风吹拂过有鸟儿跳跃的树梢,给人带来清爽的凉意之际也给人带来好心情。勤劳的芳表姐琳表妹忙碌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芳芳去不远处溪水旁洗衣服,琳表妹负责做早饭,如果琳琳经过木屋窗户外时侧耳仔细听一下,就会发现妈妈林敏仪和表哥天龙休息的木屋里传出阵阵压抑的呻吟声,如果够胆拉开窗帘一角,透过已经破烂的半透明轻纱,可以朦胧看到两条赤条条的身影叠在一起,疯狂的做着活塞运动。

    敏仪姨妈双手用力抓住天龙的背,头往后仰,发出阵阵比任何春药都要激发人性欲的呻吟声,身体随着他的插入不时拱起成弓形迎奉他,他的手抱住她的小腰,不停奸淫她汁水横流的美穴,为了避免像昨天那样插了几个小时弄掉她五六次他才**,敏仪姨妈要求他速战速决,所以他尽情抽插她的**,放开胸怀享用她充满成熟丰韵的美妙肉体。

    “敏仪姨妈,叫我的名字。敏仪姨妈!我最亲爱的敏仪姨妈!”

    天龙亲吻着敏仪姨妈的脸蛋,喘着气说道,**不间歇的狠操着她。

    “天龙,我的天龙……”

    敏仪姨妈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她还是照做了,敏仪姨妈压抑不住的叫声让他强烈的意识到他正在干自己的姨妈,疼他、爱他的敏仪姨妈,自己妈妈林徽音的亲妹妹,**的刺激感和敏仪姨妈尽心尽力的迎奉,让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敏仪姨妈我就快到了,继续叫我,我要射在你体内,把你的子宫灌满我的**!快叫啊!”

    经过昨天的**,他现在可以大胆的在敏仪姨妈耳边说着大逆不道的下流话,当然只能在这种时候说。

    “天龙,我的天龙,我的龙儿,乖龙儿……”

    敏仪姨妈哽咽着低喊道,**的罪恶感和羞耻再次充满敏仪姨妈软弱无助的心里,但久旷的肉体却明确的告诉她,有多么需要这种猛烈的冲击,泪水从她嫩白秀气的脸庞流淌在枕头上。

    在他们姨甥俩的互相呼唤中,他用力的一顶,实现他对敏仪姨妈的承诺,把他**的**再次灌满她的子宫,敏仪姨妈被体内强劲的冲刷和滚烫弄得低声痛哭起来。

    “敏仪姨妈,是我弄疼了你吗?”

    看着敏仪姨妈抽泣流泪、满脸悲苦的面孔,他心慌意乱的从被压了一整个晚上的胴体上爬下来,手忙脚乱地替她拭去挂在脸庞上的泪珠。

    “我真是的,老是忘记控制自己,把敏仪姨妈你都弄痛了。”

    听到他的道歉,敏仪姨妈微微的摇了摇头道:“没关系的,龙儿,是姨妈心情太激动了,姨妈只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又想起前几天的危险经历才哭的,是姨妈没有和你说清楚才弄成这样的。”

    可怜天下姨妈心,敏仪姨妈总是把过失揽在自己的身上,纵使龙儿有千般不是。

    天龙感动地看着全身散发出慈母光华的敏仪姨妈,心里有千般话却无法说出口,“谢谢你。”

    他把敏仪姨妈紧紧的抱在怀里,一手抱腰一手揽头,大口堵住敏仪姨妈的小嘴狂吻起来。敏仪姨妈羞涩的闭上眼睛,红着脸蛋操纵自己的舌头和他纠缠在一起。健康的敏仪姨妈嘴里没有睡醒后的口气,依然清新芳香,让他陶醉的不住往她小嘴里索取。

    两人裸身互相拥抱,肉体的磨擦让他旺盛的性欲再次高炽,他身体一动,用力的压在敏仪姨妈柔软的身躯上,坚硬火热的**顶住敏仪姨妈的柔软小腹,敏仪姨妈低呼了一声,张开了眼睛,看到敏仪姨妈眼里羞涩害怕又略带企盼的眼神,他的食指大动,抱着敏仪姨妈准备再次蹂躏这美艳性感的尤物。

    “现在不行,”

    在他就要插进敏仪姨妈的美穴时,敏仪姨妈探手握住他的**哀求道。

    “为什么?”

    天龙疑虑的看着敏仪姨妈。

    “马上就要吃早饭了,芳芳琳琳会来叫门的,另外再找个时间好吗?顺便也让姨妈休息休息,我实在是承受不了。”

    敏仪姨妈见他跃跃欲试的样子,羞涩的把原因说出来。

    “好吧,但我现在想再感受一下姨妈体内的温暖,就一下行了,可以吗?”

    天龙用力揉着她柔软饱满的乳房在她耳边恳求。敏仪姨妈想了一下,握住他**的手羞涩的牵引他的**抵上她的肉唇,他用力一挺,**破开敏仪姨妈还微微张开的肉唇,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的紧凑通道,就着还残留在里面的**和**,顺利进到敏仪姨妈的体内。

    子宫壁被顶凹下去的敏仪姨妈皱起了眉,他笑嘻嘻得意地说道:“敏仪姨妈你上当了,我可不会只动一下就出来的,你惨了。”

    他连连耸动起来,握住她乳房的手更是乱捏乱抓。

    敏仪姨妈假装嗔怒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对龙儿顽皮举动的溺爱之情,但世上有几个像他这样外甥对姨妈顽皮的?他假装害怕的吐了吐舌头,停止在敏仪姨妈体内的冲刺,把她抱了起来。

    “我们去穿衣服吧,不然等一下芳芳姐来了就惨了。”

    他看着床单上的斑斑痕迹,笑着对敏仪姨妈说道,惹来她的粉拳一阵好打。

    在他的坚持下,他帮敏仪姨妈穿好内衣,外衣由敏仪姨妈自己来,包括他身上的衣服都是由敏仪姨妈给他穿上。敏仪姨妈把脏乱不堪的床单收起,才开始从旅行包里掏出镜子梳妆打扮,看来敏仪姨妈心情终于好转了,有心情梳妆打扮了,他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旁边欣赏敏仪姨妈梳妆的美丽情景,不时由衷发出几句赞叹词,听得敏仪姨妈眉开眼笑、粉脸生春。

    “妈,早饭准备好了,表哥起来了吗。”

    琳琳的敲门声打断了天龙在敏仪姨妈身上乱摸乱捏的举动,他被敏仪姨妈对镜自盼的美姿吸引得无法自制,好不容易等到她梳妆完毕,他一把抱住她大肆狎玩一番,弄得敏仪姨妈娇喘吁吁,刚穿上的内裤宣布报销。照他的意思,敏仪姨妈应该不穿内裤的,方便他有机会就干她嘛。

    听到琳琳的说话,敏仪姨妈奋力推开他,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整理身上被他弄得凌乱不堪的衣裙,“知道了,你先走,我和天龙马上就过去。”

    敏仪姨妈大声的说道,语气不见一丝异常。敏仪姨妈换上新的内裤,扭着再次想动手动脚的他的耳朵,低声的骂道:“小鬼你还来?回来看姨妈怎么收拾你!”

    天龙跟在敏仪姨妈身后,充满成熟妇人丰韵的性感背影杀伤力实在巨大,丰胸、细腰、隆臀轻摇细摆,体贴合身的衣裙把她的傲人曲线完美勾勒出来,阵阵迎面吹来的清风带来敏仪姨妈如兰如麝的体香,熏得他欲火大起,恨不得立刻从背后把她扑倒在地,撕开衣裙立即就干她的小屁眼。敏仪姨妈那以完美弧度摆动的美臀不知道成了多少个男人私下手淫时的奸淫对象,但这诱人的美臀也将成为他**的美食。

    为了不出丑,天龙不得不放弃跟在敏仪姨妈背后欣赏她颠倒众生的丰姿,赶前两步和她并肩,失去一次欣赏机会的他,愤愤在敏仪姨妈的耳边说道:“敏仪姨妈,吃完早饭我要好好和你再做一次!”

    在女儿琳琳面前被他调戏的敏仪姨妈俏脸微转瞪了他一眼,以宠爱龙儿的口吻低声说道:“别乱说话,小心给琳琳芳芳听到,乖。”

    他拉住敏仪姨妈柔若无骨的小手不舍的道:“敏仪姨妈同意等一下再让我享用你的身体吗?”

    虽然他很想对敏仪姨妈说操她**、干她屁眼这类的词,但每次面对敏仪姨妈高贵的气质,他就不得不找些婉转一点的替代词,实在是失败啊,没想到他征服了敏仪姨妈的肉体却被她的气质打败。

    敏仪姨妈对于他的痴缠颇为无奈,妩媚的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对她的痴迷让她心里微感得意,“好了不要再这样了,等一下姨妈如你的意还不行吗?”

    敏仪姨妈抽出握在他手里的柔荑,反抓住他的手捏了一下,轻声的说道,就如同被溺爱的龙儿撒娇索要玩具的姨妈一样,无奈的答应了他的要求。敏仪姨妈溺爱的表情、无奈的微笑、温柔慈祥的眼神让他如沐春风,他抓回她的小手,差点就要把她拉入怀里大肆奸淫一番。

    简单的早餐,一家人的重聚,天龙将杨丽菁的意思再次告诉姨妈表姐表妹,为了特警队合围成功,一举歼灭暴徒为姨夫蔡同海报仇雪恨,他们四人必须继续在这里待上两天,原地待援,等待杨丽菁最后的胜利会师。

    芳表姐琳表妹听了天龙故作高深的通知,好像看到了漫山遍野的特警队员已经赶了过来,从四面八方包围敌人巢穴,为父亲蔡同海报仇雪恨的热血场面似的。她们心甘情愿继续采集野菜蘑菇水果,保证这最后两天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噢,敏仪姨妈你吸得我真是舒服,加油,我就快射了!”

    本来天龙和敏仪姨妈一起还帮着芳芳琳琳采集野菜蘑菇,姨甥俩摩肩擦踵偷偷摸摸慢慢就眉目传情春心荡漾起来,趁着芳表姐琳表妹不注意,天龙就搂着敏仪姨妈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把敏仪姨妈的头按到他的胯间让她和他**。

    大白天的,两个女儿又在不远处采集野菜蘑菇,敏仪姨妈既是娇羞难堪,又是刺激无比,还有许多期待,她灵巧的用丁香小舌努力舔他的**,啧啧有声,舌面上的小颗粒刮得他好不舒服,他赞许地用手在她的背上抚摸,顺着流畅滑腻的粉背一直摸到敏仪姨妈的臀部,来回流连,不停的揉摸她的屁眼和**。

    过了一会,敏仪姨妈的小舌头实在无法令他满足,他扶住她的头,轻轻地套弄起他一柱擎天的**来,刚刚她在他前面扭动美臀的时候他就想要她了,只是怕惊动芳表姐琳表妹才作罢,现在在林里树旁他又不敢弄出太大的动作,只好委屈敏仪姨妈的小嘴了。

    “呜呜呜……”

    一不小心动作大了点,被顶到喉咙的敏仪姨妈哀鸣了起来,被扩张到极点的小嘴每次套弄他的**时,牙齿都刮得他脊梁一阵发麻,“敏仪姨妈,我要射了,你忍着点哦。”

    他低头在敏仪姨妈的耳朵边说道。

    他把敏仪姨妈面对面抱坐到他的腿上,熟练地翻开她的裙子,心急的他没有去脱敏仪姨妈的内裤,直接把**由三角裤的侧边塞入敏仪姨妈的**里,小三角裤的收缩性和敏仪姨妈紧凑的蜜穴让他一打冷颤,也不管才进入到一个**,立刻把**射在敏仪姨妈的体内。

    感觉到体内不住颤抖膨胀的**,一股接一股的滚烫,敏仪姨妈柔顺地把双臂环上他的脖子,下身慢而有力地往他小腹推进,虽然敏仪姨妈的**没有分泌淫露做润滑,但在他的**帮助下,她还是顺利的吞没了他的**。

    “敏仪姨妈,我爱你。”

    天龙盯着敏仪姨妈秀美的娇靥,眼里射出他对她如大海一样深的爱意,手里的饱满玉乳像面团一样不住变形,还在跳动的**兀自留在敏仪姨妈那百玩不腻的美穴中感受她的温暖和紧凑。

    敏仪姨妈蜻蜓点水般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溺爱的把他的头搂进她的怀里,低声说道:“姨妈也爱你,天龙。”

    软绵绵的感觉让他不停的在敏仪姨妈怀里拱动,淡淡的乳香、凝脂般的滑腻,惹得他一口咬住了敏仪姨妈挺拔的乳尖品尝了起来。

    “知道吗?龙儿,”

    敏仪姨妈不理会乳尖传来的轻微痛感,也不理会他在她腰间和臀下肆虐作怪的手,害怕的说道:“当看到你从天而降击倒那个瘦猴子的时候,姨妈生怕那个畜生还会爬起来和你打,生怕你不是他的对手,虽然你总是对姨妈使坏,简直把姨妈当成你泄欲的对象,但姨妈还是对你越来越依赖了,姨妈早就已经把你看作自己的儿子了。”

    看着敏仪姨妈溺爱的眼光,听到她这一充满姨妈无私关怀的告白,天龙只觉得他留在她**里的**再次精神焕发、蠢蠢欲动,敏仪姨妈对他的母爱成了挑起他性欲的最佳工具。

    托住她的柔软屁股高高抬起,当只剩下**还留在她体内时,他突然放手让她落下,子宫壁重重被顶的敏仪姨妈,看着他的眼神立刻变得有点涣散,鼻息粗重地呼吸了一下,连续把她抬起几次,敏仪姨妈蜜穴内就变得润滑,气喘吁吁的自己抬臀驰骋起来。为了不让不远处的芳表姐琳表妹发现他们的欢爱,只要不做出太大的动作让身旁树丛摇晃,不远处的芳表姐琳表妹是不可能发现他们姨甥俩在这边大树后面**的。

    既忍不住体内空虚了这几年的饥渴而奋力吞吐他的**,又要顾及姨妈的矜持不能在他面前在两个女儿附近发出淫荡的叫床声,敏仪姨妈的秀脸上忽青忽白,咬牙切齿的苦忍心里的欲望。

    “敏仪姨妈,叫出来吧!这样你会舒服一点的。”

    天龙在她耳边诱惑道,敏仪姨妈坚决的摇了摇头。一气之下,他双手放开她的乳房,改托在她的美臀下,顺着她套弄的节拍抛着她的屁股。

    紧凑温暖的美穴、富有弹性的子宫壁,由于是敏仪姨妈主动,他可以专心的感受这孕育芳表姐琳表妹的圣地,随着敏仪姨妈渐渐加快动作,他的尿意也慢慢上来。

    敏仪姨妈的身体猛的一挺,重重的一屁股坐下,他只觉得箍着**的肉壁一阵蠕动,如同千百只手按摩着他的**,**处更是传来一道强大的吸力,他不由得一手抱住敏仪姨妈的腰,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还留在她屁股下的手一紧,抓住她的一边屁股瓣把一根手指探入她的后庭。

    “啊……”

    敏仪姨妈的敏感点就在屁眼里,他这一招让她身体紧绷,螓首仰天抬起高声尖叫起来,蜜穴更是**泉涌,肉壁疯狂的蠕动吮吸个不停,从尿道口传来的吸力让他一泄如注,他全部的阳精都贯注到敏仪姨妈的子宫里,把她平坦光滑的小腹灌得鼓了起来。

    “妈,你怎么了?”

    芳芳琳琳听到妈妈林敏仪的叫声,不约而同转过脸来询问。

    “哦……没事……就是采集野菜的时候被刺刺到手了……十指连心特别疼痛……所以失声叫了出来……你们继续采集吧……”

    林敏仪从大树后探出头去压抑着娇喘,尽量平静的解释道。

    “没事的,芳表姐,琳表妹,有我照顾姨妈呢!我帮她吮吸一下手指头就没事了!”

    天龙也从大树后探出头去嬉皮笑脸安慰芳芳琳琳。

    “没事就好,妈,你小心一点哦!”

    芳芳琳琳看天龙嬉皮笑脸的样子,自然知道妈妈没有什么大事,也就放下心来。

    天龙把失神的敏仪姨妈轻手轻脚的平放下来,大树后的草丛茂密软和可坐可卧,他们两个舒适地躺下,他就压在敏仪姨妈山峦起伏的丰满胴体上,不停地亲吻她的红唇,吮吸她香甜的唾液,舔掉她秀美脸蛋上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和敏仪姨妈**的快感让他愿意一辈子都这样。

    过了良久,敏仪姨妈回过神娇嗔的看着他,低声娇嗔道:“小坏蛋,都是你害的,差点被芳芳琳琳发现!”

    “敏仪姨妈,我只是想让你放开胸怀享受我们之间的**,不是故意折磨你的。”

    他急忙向敏仪姨妈辩解道,她的小手已经捏住他的耳朵。

    “如果你不喜欢这样,那我保证以后不再这样,好吗?”

    “不乖的小鬼,”

    敏仪姨妈摇头低声骂道:“姨妈怕给人碰那里,你却偏要打姨妈那里的主意,那里这么脏,有什么好的。”

    “敏仪姨妈你不知道,”

    天龙笑嘻嘻的在敏仪姨妈嫩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探手在她的美臀下揉了几下,再把她的身体翻转从后面抱住她,“你的屁股是多么的性感,这里是你最后的处女地,占有这里我才算完全占有我最爱的敏仪姨妈。你瞧,从后面抱住你,我可以很方便的摸你的乳房以及**,而且每次撞在你软绵绵的屁股肉上不知多舒服。”

    天龙边说边示范了一次,从她的背后啃咬她软润如珠的耳垂,探手从她的腋下伸过去揉几下她高耸饱满的酥胸,再往下移动,摸过还微微鼓起的小腹,滑进小三角裤内分开她的湿漉漉肉唇,找到那颗还未消退的可爱珍珠逗弄了起来。

    “不要再欺负姨妈了。”

    敏仪姨妈的呼吸沉重了起来,她夹紧双腿,抓住他探到她胯下的手哀求道。

    “我最爱姨妈了,怎么可能欺负你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