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79章 姨甥交心梅开二度

第1179章 姨甥交心梅开二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不容多想,天龙只好飞速的一轮抽插,再快速的抽出整根冒着热气的**,一手死死的握住根部,对准敏仪姨妈那对白晃晃的奶子,开始剧烈的喷射。

    “啊!好爽,射,射了……”

    “噢噢,龙……龙儿,我也来……来啦……”

    敏仪姨妈的眼中突然泪花飞洒,与下身的阴精同时流泻……

    与敏仪姨妈同时到达性爱顶峰,良久良久,他们仍旧保持同样的姿势,他骑在敏仪姨妈身上,手握着已经逐渐软化的**,与敏仪姨妈的目光对视。

    “龙儿……”

    “嗯?”

    敏仪姨妈的眼神又恢复那种令人心疼的哀怨愁苦,怔怔看了他好久,才缓缓的哀求道:“今天的事情,以后再也不要了,好吗?”

    “为什么?难道敏仪姨妈你心里,一点都没有我?”

    天龙有些愤怒的低吼着。

    “不!”

    敏仪姨妈眼中再次溢出晶莹透彻的泪珠,凄婉无比的看着他,“姨妈心里有你,姨妈更爱你。可是,姨妈不想毁掉你今后的生活,姨妈以后怎么有脸去见你妈妈呢……”

    天龙赌气的看着远处,敏仪姨妈笑了笑,看看附近无人,主动坐到他的腿上,双手搂上了他的脖子,“龙儿,生姨妈的气了?”

    天龙不答话,但双手已经落在敏仪姨妈的腰上,敏仪姨妈用手把他歪到一边的头拨正,面对着她,他紧盯着她红润的樱唇不放。

    敏仪姨妈看到天龙再次气得要吃人的样子,扭了扭他的脸颊娇笑起来,“不过现在天龙如此珍惜姨妈,姨妈开始在乎,姨妈不能忽视天龙的感受。”

    敏仪姨妈笑眯眯的说道。

    “那你现在对我又这么小气,我想再要你一次都不行。”

    天龙嘟起了嘴,并把手伸到敏仪姨妈的屁股下摸索着,爱抚着成熟美妇那丰腴滚圆的美臀,敏仪姨妈打了个哆嗦,脸上的表情顿时轻松了许多。

    敏仪姨妈挪了挪坐在他腿上的大屁股,把他弹起来的**纳入股沟里,“姨妈这么疼天龙还不够好吗?能给你的都给了。”

    敏仪姨妈脸蛋微红,妩媚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

    “天呐,敏仪姨妈如果你再这样,说不定我会忍不住马上再次强奸你!”

    天龙用力的抱住敏仪姨妈抗议道,“你不知道你对我的诱惑有多大吗?每次我一看到你,我的**就胀得难受!”

    他松了松腿,让敏仪姨妈感觉到他**的坚硬程度。敏仪姨妈亲昵的把上身往他靠,高耸的乳房正好塞到他嘴边,天龙当然不客气的含住,细细的品尝起来,齿颊里充满了淡淡的乳香。

    “天龙,谢谢你,”

    敏仪姨妈突然说道,他吐出敏仪姨妈的乳头,抬头愕然的看着她,却看到两行清泪从敏仪姨妈的杏眼流出,在她洁白如玉的脸庞划出两道痕迹,“本来你姨夫对我还是很好的,可是自从姨妈生下琳琳以后,他抱怨我没有给他们蔡家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就再也没有真心关怀和保护过我,他从来没有理会我心底的感受,只知道一味要求我不停为蔡家奉献。你外公如此,你姨夫也如此。”

    敏仪姨妈仰头哀伤的闭上了水光涟涟的秀眼,“你外公为了家族,把我嫁给门当户对也算是炎都市名门望族的蔡同海,虽然我知道他也是为我好;你姨夫蔡同海为了蔡家传宗接代,对我从疼爱到疏远,我又能怎么办呢?”

    可怜的敏仪姨妈,天龙心痛的抹去她脸蛋上的泪水,“敏仪姨妈,一切苦难都过去了,以后都有我,谁敢再欺负你,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他用力的抱住敏仪姨妈,轻轻拍着她滑腻的粉背,敏仪姨妈无力的靠到他身上,娇躯颤抖个不停。

    “自从生下你芳表姐和你琳表妹后,敏仪姨妈才在她们身上找到一点身为女人的乐趣,谁知道一直不能再孕生个儿子,以为以后就这样了,心也随着蔡同海的疏远冷落一起死掉,直到你常到姨妈家,就像姨妈的亲生儿子一样,姨妈的心慢慢才活过来。”

    敏仪姨妈红着眼睛温柔的在天龙额头上吻了一口,“没想到龙儿学成了大本事,年轻有为事业有成真让姨妈扬眉吐气,其实,这次蔡同海要挟我进入原始密林也没安什么好心的,他目的是要拿我和芳芳做诱饵引你跟来,说的好像是李楚原要求他这么做的,他欠了李楚原巨额债务也是走投无路,他最后可能是被李楚原杀人灭口,也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姨妈看到你安然无恙后,就再也不欠他们蔡家什么的了,以后只专心疼天龙,就当是对没有及时告诉你实情而误导你来这里冒险的补偿和报答吧!”

    “姨妈,我不怪你的!”

    天龙不好意思的傻笑了起来,“敏仪姨妈,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其实我也是个不顾你的感受,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你的痛苦上的人。”

    敏仪姨妈的脸蛋红了起来,羞涩的瞄了他一眼说道:“你是说……”

    天龙点了点头,“我心中一直对敏仪姨妈有企图,曾经几次偷窥你的身体哦,敏仪姨妈对不起。”

    他怀着歉意的对敏仪姨妈说道,“但我真的喜欢敏仪姨妈,每次抱着你,我都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傻孩子,姨妈知道你的心。”

    敏仪姨妈低下头,红着脸蛋微笑起来,温柔看着他,“其实,你妈妈工作太忙了,你又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难免有些恋母情结的,姨妈迁就自己的外甥是应该的,虽然你的要求是有点过分,让姨妈有些难以接受,但现在的风气都是这样,你还算是好的了,姨妈不怪你就是了。”

    听到敏仪姨妈的话,他激动的吻上她的红润香唇,敏仪姨妈一开始有点犹豫,咬住牙关不让他的舌头进去,但看到他乞求的眼神,犹豫一下就慢慢的松开了。他的舌头立刻冲进去卷住敏仪姨妈的小香舌,敏仪姨妈的唾液随着她香嫩柔滑的舌头一起进入了他的嘴中,供他品尝,他的唾液也和舌头一起回送进敏仪姨妈的小嘴里。

    良久,他才恋恋不舍的吐出敏仪姨妈的舌头,极度缺氧的敏仪姨妈娇喘吁吁,憋红了脸,无力的垂下头,春意盎然的看着他。他心神俱醉的看着敏仪姨妈秀美绝伦的娇靥,面上的孺慕之情把他对敏仪姨妈的迷恋完美的表达出来,“敏仪姨妈,我想要你做他的妻子。”

    他呢喃道。

    敏仪姨妈低声的羞涩说道:“其实敏仪姨妈不介意把身体给天龙,但敏仪姨妈已经徐娘半老,身体早巳是人老珠黄,不想让我最爱的龙儿一错再错误入歧途。龙儿,还是让姨妈用其他方法来满足你吧!”

    敏仪姨妈探手握住天龙的**将它拿出裤裆外,双手握住轻轻的揉搓起来。

    敏仪姨妈的小手带给他阵阵直冲脑门的快感,但看到她脸上自卑哀怨的表情,他心里却无论如何都快乐不起来。

    “敏仪姨妈!听我说!”

    天龙用力的捉住她柔弱的肩膀,生气的喊道,“你不老,并不人老珠黄,仍然珠圆玉润,在我心中你永远是纯洁的化身,从今往后我就要你的身体,全部!”

    敏仪姨妈呆呆的看着他,眼里有一丝喜悦但有更多羞涩和犹豫,手上的工作也停了下来,她婴儿般白皙嫩滑的脸颊红艳如霞,“龙儿,谢谢你这么说,那天多亏你及时出现,否则我就被那个畜生给玷污了,可是被他那样剥光衣服,我都感觉身子不干净了。”

    敏仪姨妈自卑的说道。

    “和敏仪姨妈最亲密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能够拥有你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了。我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我发誓!”

    天龙用力的抱住敏仪姨妈丰腴圆润柔若无骨的娇躯喃喃的说道,“好敏仪姨妈,以后你就只属于我一个人好吗?让我保护你、爱你。”

    “敏仪姨妈其实你也不要太自卑,起码那个瘦猴子畜生并没有真正玷污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刚才已经给了我。”

    他的手摸上了敏仪姨妈的屁股,轻轻对菊花一抠,“敏仪姨妈,你这里还是完璧吧?不如,今晚把这里也给我吧!”

    敏仪姨妈的反应却超乎意料的激烈,猛的跳了起来,直撞到不高的树杈上,发出“砰”的一声大响。

    天龙忙把一手抚头,一手捂臀的敏仪姨妈拉回怀里,“敏仪姨妈,你怎么了?反应这么敏感?”

    敏仪姨妈羞红了脸,惊魂未定的说道:“姨妈怕给人碰那里!”

    她的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屁股不肯放开。

    “为什么?能告诉我吗?”

    即使早知道敏仪姨妈的屁眼能在与医生老公蔡同海相处二十年保持完璧,一定有她的原因,但她的激烈反应仍然出乎天龙的意料之外。

    “说了你可不许笑姨妈哦。”

    敏仪姨妈羞涩的说道,他肯定的点了点头,“小时候,村子里的孩子都是一起玩,那时候很多男孩子喜欢逗姨妈,有一次大家去村子外面玩,姨妈一时内急就跑到树林去解手,谁知道有个小男孩偷偷的跟去,我听到这里大为紧张,不会那时敏仪姨妈就给人干了屁眼了吧?他躲在姨妈的背后,在姨妈解开裙子蹲下来时,拿了根树枝插在地上,原本想跟姨妈开个玩笑,谁知道姨妈正好对准了那根树枝,一蹲下去就给插到里面去了,流了很多血,姨妈只觉得好痛好痛,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敢给人碰那里。”

    听完敏仪姨妈的话,天龙大大松了口气,大笑起来。

    “说好不许笑的,你还笑,你还笑!”

    敏仪姨妈说着说着,嗔怪的打了他一记响头。

    天龙装模作样的缩了下脑袋,贼笑地抱着敏仪姨妈,“敏仪姨妈的屁眼留给了我,以后龙儿我会是享用你屁眼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想到敏仪姨妈的屁眼将会被自己开苞,并且归自己一人享用,他的**立刻再硬几分,杀气腾腾的顶在敏仪姨妈的美臀上,宣告对这诱人屁股的占有权。

    敏仪姨妈红着脸蛋低头不语,看着眼前娇羞可人的敏仪姨妈,他忍不住了,伸手撩起她的裙子,抓住她的内裤就往下拉,他要把她再次就地正法!

    “不!等到回木屋姨妈再随你。”

    当天龙把**插进敏仪姨妈的湿漉漉的小**后,敏仪姨妈惊醒了,她握住他刚拉出—半的**,阻止他继续插进去,哀求道。

    “可是我等不及了!”

    天龙气喘吁吁的说道,眼中的欲火告诉敏仪姨妈他一刻也不能再等了,“敏仪姨妈,我现在就要再要你一次!”

    敏仪姨妈死死的抓住他推进的**,急得泪水直流,苦苦的哀求道:“就快到木屋了,现在会给人发现的,求你,忍一下好吗?要不,姨妈用手帮你先舒缓一下吧!”

    林天龙欲火如焚,猛地将敏仪姨妈抱起来径直跑进木屋去,芳表姐和琳表妹还没有回来,敏仪姨妈双腿盘在他的腰上,搂着他的脖子,星眸紧闭,**横流的**含着他的**,他如获珍宝的一手抱着敏仪姨妈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圆臀,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床上,**始终插在她的**里。

    “敏仪姨妈,我又要开始了。”

    他站在床边,边慢慢的抽动**边对敏仪姨妈说道。敏仪姨妈眼睛闭得紧紧的,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和龙儿发生肉体关系的**行为让她羞不可当,虽然是她自己情愿的,可是刚才是在外面,这次却是在木屋里,而女儿芳芳琳琳随时都有可能回来撞破她们这对姨甥的奸情。可是,此时此刻,食髓知味春心荡漾的敏仪姨妈也顾不得这些了。

    得到敏仪姨妈的同意,他开始慢慢挥舞着**进出她的肉穴,**的每次抽插都带动敏仪姨妈两片粉红色的可爱**和体内分泌的**,敏仪姨妈真实的验证了女人是水做的这一句话,大量的淫露从他们结合得严密无缝的地方渗透出来,敏仪姨妈屁股下的裙摆已经湿透了一大片,敏仪姨妈的双手用力抓住床单,牙齿咬得紧紧的,秀目自始至终没有张开过。

    “敏仪姨妈放松点,你也配合我好吗?”

    他轻吻敏仪姨妈紧绷的脸蛋。

    敏仪姨妈张开了眼睛看着他,为难的摇摇头,小嘴微微喘息的说道:“对不起龙儿,姨妈还是做不到……”

    敏仪姨妈的拒绝让他报复性的用力顶了起来,每次穿过那紧凑的阴道、刮过那道道的肉环和褶皱,重重顶在她的子宫口肉壁处,撞得她的肉壁陷进去,到底后,他贴着她的肉壁磨两下再拔出来。粗长的**每顶一下都让敏仪姨妈的心跳到嗓子,不多久,敏仪姨妈就给他操得浑身发软,原本盘在他腰上的腿无力放松,全靠他抓住她才不至于落下,丰满成熟的娇躯随着他的耸动而在床上滑动,事后想起,让他分外怜惜背部那娇嫩的肌肤。敏仪姨妈再也抓不住床单,高耸的胸脯即使有衣服束缚,还是波浪起伏,乌黑的秀发凌乱散落在枕头上。

    看着被他干得钗横发乱、脸红耳赤、**横流的敏仪姨妈,天龙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征服生养芳表姐琳表妹的妈妈、把那平日里对自己疼爱有加的敏仪姨妈、妈妈林徽音的亲妹妹奸淫得呻吟不断,让他有一种叛逆的快感,这是在其他女人身上无法得到的。

    敏仪姨妈那美穴里的每一道细小褶皱、秀美脸蛋上的每一个表情,他都牢牢记在心里,他一边狠干那美妙的出生地,一边以征服者的姿态巡视着敏仪姨妈绯红的脸蛋、在他手中不停颤抖的丰满圆润大腿,饱满的两片**紧紧含着他不住进出的**,他和敏仪姨妈结合得如此的完美。

    “敏仪姨妈,你简直是上天赏赐给我的恩物,我爱你!”

    天龙在敏仪姨妈的耳边呢喃。

    敏仪姨妈以她的呻吟声回答他。看着敏仪姨妈娇喘吁吁、春意勃发的脸蛋,他的心里一阵不平衡,他拚命的用力做俯卧撑,敏仪姨妈却躺着一动不动的,享受他带给她的欢愉!

    天龙突然抱着敏仪姨妈起身,敏仪姨妈几年没有**,今天连续被干,被压抑已久的性欲经他撩起后,一发不可收拾,姨妈的矜持让她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苦忍自己忘形迎奉他挞伐她的欲望,一动不动的躺着任他在她身上驰骋,现在他停止了抽插,蜜穴的搔痒立刻让她失去了理智,四肢牢牢抱住他,就像一只白色的无尾熊挂在他身上,圆臀不住耸动套弄着他的**。

    “龙儿不要停……快……快动……”

    敏仪姨妈焦急的喊道。

    敏仪姨妈的动作让他舒服极了,感觉是别有一番滋味,他还未曾由女性主动做过呢!而且他想看看美丽的敏仪姨妈主动和他**的淫荡样子。他抱着敏仪姨妈坐在床边,一手搂着敏仪姨妈的小腰,一手托着她沾满**的美臀,帮助她上下套动他的**。看着敏仪姨妈急不可待的套弄他的**,他不禁揶揄道:“好敏仪姨妈,你不要急,龙儿的**不论什么时候都为你的**勃起,任你玩弄,你喜欢吗?”

    敏仪姨妈没有说话,但她却以动作来回答,充满肉感的美臀不停与他的大腿做出撞击,发出阵阵拍肉声,敏仪姨妈的双手压在他的肩上,以此作为着力点,两只高耸的乳房划出道道令人晕眩的波浪,数十下过后敏仪姨妈仰头朝天,咬牙瞪目娇哼不断,如瀑秀发乱甩乱舞,脸上汗水乱飞乱溅,进入状态的蜜穴如同婴儿的小嘴一样,在每次她重重的落下后一阵吮吸蠕动,紧凑炽热的蜜穴里道道肉环每次都刮得他的**快感连连。

    他双手连动,把敏仪姨妈白花花的上身剥出来,三两下扯开忠实保护敏仪姨妈乳房的胸罩,只觉得一阵眩目,轮廓完美的饱满乳房失了胸罩的束缚,一下就弹了出来,钱币大小的嫣红顶端上一颗红宝石颤颤而立,这巍巍圣峰以他的双手实在难以握住,他怀着朝圣的心情把那颗香甜的红樱桃含在嘴里,一阵慢嚼细啃轻拉细扯,齿颊间充满了淡淡的乳香。

    “敏仪姨妈,你是太美了,”

    天龙赞叹道,他的整个心神都放在了敏仪姨妈洁白秀挺的乳房上,双手顺着敏仪姨妈光滑的粉背滑落到她的腰上,“以后我天天都要吃你的奶子,好吗?”

    沉迷于套弄**的敏仪姨妈想都不想的答应了,怀里的敏仪姨妈动作越来越快,一头秀发甩个不停,她完全沉迷在与龙儿的性事中。他干脆每次在敏仪姨妈落下时用力向上顶,他们的结合处发出沉闷的肉击声,记记都顶撞到敏仪姨妈的子宫里,让她秀眉大颦娇哼不断,看着沉沦在肉欲中的敏仪姨妈,他心里的爱意让他对她有无限的怜惜,但打破禁忌的快感却让他只想好好的蹂躏。

    “哼……”

    敏仪姨妈抬动着玉臀套弄了数百下,终于不支地软瘫下来,钻入他的怀里,重重落在他的身上,赤裸的玉臂无力圈住他的脖子,螓首靠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发出道道似快乐又似痛苦的呻吟声。饱满的胸脯不断顶着他赤裸的胸膛,**仍吮吸他的**,大股大股温暖的液体狂喷而出,道道清流沿着他的尿道口冲入他的体内,第一次真正的奸淫敏仪姨妈让他兴奋,**也变得分外敏感,受此刺激下他也射了。他用力的抱着敏仪姨妈,在她蜜穴里的**兴奋的跳动了起来,把他对敏仪姨妈无限的爱慕送进了她体内,也宣告敏仪姨妈的肉体已经完全属于他,不论是谁都无法将之磨灭。

    “敏仪姨妈,美吗?”

    天龙不停地吻着那汗水淋漓的绯红脸蛋,手在她流畅滑腻的粉背上到处抚摩。

    “这是姨妈第一次心甘情愿和人做这事,”

    敏仪姨妈羞涩的低下螓首,“一而再再而三被你这样欺负,有点太忘形了,不许你笑姨妈哦!”

    敏仪姨妈娇羞如女孩的模样惹得天龙捧起她的脸蛋一阵好吻,敏仪姨妈热切的吐出粉红的丁香小舌回应他,两人抛开姨甥关系的禁忌之爱让他们彼此都觉得万分刺激。

    敏仪姨妈淡绿色的上衣给他剥开、光着膀子,上身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他眼前,下身的裙子早已被她的**打湿,但还是罩着他们的下身,两条雪白圆润的玉腿裸露在裙子外,盘踞在他的腰上,他留在敏仪姨妈体内的**再次硬了起来,一翻身他把敏仪姨妈压在身下再次奸淫起来,把他的欲火和对她的爱在她身上尽情倾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