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70章 连续剧梦姨妈小妈

第1170章 连续剧梦姨妈小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牝中膣道紧窄有趣,无须盘寻勾探,只这么直直一捅,那嫩裹舒滑之感,就满溢棍身,适足以畅美抽提。

    天龙两臂抬高她腻沉沉的白腿儿,退臀拉开,略略一拔,又是弓腰狠狠一耸,“噗哧”的一声,花惊水溅,传回淫响。

    膣道夹汤带水,紧而舒美,前端拍岸处,激起牝内嫩嫩的花团反弹,至为迷人,天龙当即大肆抽动,瞬时从内中冒出无穷的缤纷快意,纷纷爬上身来,牵引得天龙欲罢不能,想放慢都不成。“唔…唔…”小妈念慈死死咬住吟声,不让自己忘形叫出,见天龙灼目盯望,她瞠喘道:“羞…羞死了人了,不…不许老盯着人家瞧。”心里只觉得对不住丈夫梁儒康,却又有种格外的刺激快感。

    “小妈,你实在美极了,父亲真是暴敛天物啊!”小妈念慈平日虽也平易近人,但毕竟有一分小妈的尊贵容色,不可冒亵,此时,这贵夫人却在天龙身底下羞吟婉转,着实让人兴奋,天龙频频抽动,喘吁吁地只细赏小妈念慈交接时的娇怯之态。

    小妈念慈禁不了天龙看,只得自己闭上了眼儿。但她淡眉微蹙,贝齿咬唇、鼻吟口喘、胸乳摇播,种种旖旎百态,却哪能合闭得了?最为惹人注目的是,她椒乳微颤的上方,颈下两翼紧致柔媚的锁骨,若隐若现,时绷时松,愈发显得她女体之娇柔之玲珑,一议人情迷兴狂。“啪嗒。啪嗒!”天龙将她两条粉腿推得高高的,微微倾身压前,底下掀腰摆臀,狂动不止。

    “啊…哦哦…龙儿…龙儿…”小妈念慈两手急乱搂来,却只触及天龙闪动的腰肋,揪着衣边,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面上如涂了丹似的,娇红蔓下玉颈,一脖子情动之艳。

    “小妈,小妈!你可受用么…”天龙颤声喘叫,奋躯驰骋。“春宵一刻”果真是好药,换了平日,瞧着小妈念慈被天龙插得娇吟翻转的媚样儿,又是这般大动不止,只怕早就泄身缴枪了哩。“唔唔…”小妈念慈纤尖的下颔高高仰抬,紧咬羞唇,饧目如醉,却哪说得出话?

    天龙将她的腿儿叠至她腹前,一边大肆抽动,一边勾眼下窥,这般掀高的势子,她整个下体尽袒无遗,她阴户本生得高,此时更被掀得仰面朝上,在天龙疾抽疾动之下,她**翻飞不定,红艳艳的柔软花唇无力却贪婪地吞吐着阳具,阳具出没频密,瞧上去,**彷佛要被捣烂了似的,**从交接处直冒,不仅流得她菊洞附近水光湿亮,且连下边衬垫着的红艳长裙也湿了一大滩,色泽变黑。

    天龙对妇人的后庭处多了许多兴致,见了她紧凸逗人的菊眼,不由停下稍歇,以手去探,不料,才一碰触,小妈念慈身腰起跳,反应激烈,将天龙阳具都颠甩了出来,又长又粗的淫湿阳具,在她胯间一阵颠头播脑地碰撞拂扫。

    “不!不!啊!不要!”阳物无意间触到她菊门,天龙不由心气一窒,略略抵了一抵,也不过试探之意,未料小妈念慈却更慌了,情急间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然挺腰而起,两相错落之下,天龙向后仰倒,小妈念慈却朝天龙倾压上来。

    两人四目相接,均喘息互视。

    “不…不许你胡来。”小妈念慈咬唇一羞,竟悄悄伸了手下去,柔荑一抓,将天龙巨蟒扶至入牝口,水汪汪的眼波垂下,神情似笑似挑,透着又羞又火辣的春意。“嗯…”小妈念慈蹙眉咬牙,双目微微抬望,底下坐了满根,随即身儿惊颤颤地一起一落,套弄起来。

    天龙心中甜美,美透了心尖去,仰面喘息挺刺,以迎合她的骑坐。

    “龙儿…”

    小妈念慈居临上方,陡然变得格外大胆情热,纤纤玉掌软按在天龙胸前,勾了葱白的指头,挑弄天龙下颔:“你将小妈都弄上了…心中可得意么?”一边含羞套弄,一边低眼下视,眼中水盈盈的媚意似欲滴落下来。

    天龙心问如火如荼,语涩声抖:“小妈的阴户又紧又美,迷死孩儿了,父亲真是艳福不浅哪…”

    “你这小鬼…”小妈念慈说了半句,蓦地面上一红,整个人似乎又“缩”了回去,吞声不语,腰臀却起坐更频,摇得一身花枝凌乱。

    天龙情魂醉美,只逗她说话:“小妈,你好会耍弄,孩儿爽麻了!”小妈念慈咬唇不应,浪浪的身段在上方颠簸摇动,胸前两只椒乳齐齐奔跃,晃人眼目。

    三旬妇人,正是虎狼之年,而梁儒康这些年早已力不从心,小妈念慈久旷之躯食髓知味,放开身段,当即将天龙美得说不出话。

    “上了你这小鬼的当,我…我也坠入魔障了。”套弄半晌,小妈念慈娇体难支,身腰无力,伏身喘气,以螓首垂抵于天龙肩窝,喃喃自羞道。

    “小妈,你的香舌舍我尝尝呗?”

    小妈念慈蚝首一动,起而无力,也了天龙一眼,娇瞠道:“你…自己来拿,”天龙扳过她头面,小妈念慈也吐舌相应,母子俩你来我往,咂得一片声响,片刻,小妈念慈推开他,腻声道:“够…够了,人家喘不过气了。”交接处传来她牝内又一阵松然的淫湿,天龙心下会意,将她翻转下身,两条粉腿担得高高的,巨蟒抵于她阴户:“小妈要我怎么动?是快还是慢?”此时挨得敏仪姨妈更近了,小妈念慈一只臂膀贴压在敏仪姨妈身上,不由惊忙闪挪,听他出言“请教”,小妈念慈面儿一红,欲待转头不理,却又咬牙出声:“都随你。”天龙一面浅磨缓刺,一面戏道:“我怕弄得不对,不够小妈尽兴哩。”

    小妈念慈大露风流本相,白了一眼:“你能有什么本事?……拿出来瞧瞧!”粉薄的面上春意无尽。

    “小妈小看孩儿了,”天龙咽了口气,面对这般尤物,暗自遗憾失却内力,巨蟒耍的小把戏不能喂她尝一尝:“今儿不成,改日,龙儿定要好好让小妈领略一番。”

    “小坏蛋,你想得倒美,今日已是…非份了,还想着以后?”

    “小妈,”天龙伏在她耳旁,狎声道:“你真的不肯…往后让孩儿再这般…侍候你了么?”说到“这般”时,他阳具陡然狠狠地挑刺了一下。

    小妈念慈受落,“嗯”的一声,伸手紧紧捏住天龙前撑的臂膀,嘴里却娇声道:“不肯。”

    “真不肯?”天龙又是几下狠狠深插。

    “不肯…哎呀…啊啊……”天龙被她的浪样儿淫叫诱得收势不住,当下挺枪猛捣,疾刺如飞。“嗯嗯…快快的…痒…痒死了…”小妈念慈语声哆嗦,紧抱天龙伏下的身子,媚声道:“龙儿…小妈想要你了…你快…啊啊…你…你好狠……哦!”她的膣道果真适合大力驰骋,天龙长枪拖拽,一气抽插数百来回,**泛滥横流,亦不觉松敞,紧滑舒美如故,爽得人美不可言。

    小妈念慈却经受不起这般风急雨骤的频密捣弄,唇口微颤,再也发不出半点声气,但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她那暗媚之态,走到了更幽更深的地步,激起我长鲸吞海般从她体内汲取着快意,驰骋更疾。“啪嗒!啪嗒!”两人胯部相撞,传来频密声响,而身下木屑????,更似要被碾碎了一般。

    “啊啊!龙儿…小妈要丢了…你快…快插…啊哟美死了…”小妈念慈的淫声忽然又大声冒了出来,身儿渐次激动,直抖不停,两眼大睁,慑定天龙不放,目色彷佛要抓人,将天龙整个神魂捕去,腰身绷得极紧,足尖死力勾盘在臀后,天龙挥动闪晃的空间陡然缩小,两人似连在了一块。“嗯嗯…”天龙重重地撞击她硬邦邦的身儿,连骨子里长出的气力都用上了。小妈念慈双目失神,面色发白,整个失魂的身子硬硬坠挂在天龙身上,身条弓曲,后脑勺狼狈地随着天龙挺动,后撞了几下,叉起满头木屑。“呜呜!。”随着小妈念慈冲破闷喉,发出哀凄的哭叫,她猛然夹得天龙动弹不得,牝中痉挛抽搐,吸动一瞬,暖意浇淋,淫汁从巨蟒拖拽中陡地喷出,冲溅了天龙一身。

    天龙尚是首次遭遇妇人丢身子竟然丢至喷水的地步,一时愣住。

    而小妈念慈酥软了身子,馀音哀泣,微微仰喘,沉醉的面色浑如要死过去一般。

    将小妈念慈弄成这副模样,天龙心间洋缢着骄傲甜美的满足,随着小妈念慈丢身醉死,天龙畅美迷醉的快意与体内的热潮也渐褪,但春药之力未散,**兀自湿漉漉地翘硬,一时不知该如何解决?

    “啊你?你…原来一直都醒着?”

    “放开我,好妹妹…你快放手呀!”

    “我不来,你…你一直装昏,羞死了人家了!”

    天龙正痴愣中,小妈念慈突然听到耳旁声息,侧头发现敏仪姨妈面红气喘的异状,当即叫破,敏仪姨妈起身欲逃,背后身衣却被小妈念慈伸手揪扯着,小妈念慈固然羞急,敏仪姨妈又何尝不是?两名妇人在那羞乱地纠缠不清。

    “龙儿,你…你不想救敏仪姨妈的命了?”小妈念慈丢身之后,全然无力,眼见要被敏仪姨妈逃脱,当即将战火烧到天龙这边。

    “不,不!龙儿你别过来!|啊!”敏仪姨妈正惊声喝斥天龙不许靠近,一眼见了他袒露的下体,如被烧着了双眼般,捂面掩羞。

    小妈念慈却不知从哪生出力气,趁机将敏仪姨妈肩身扳倒,叫道:“龙儿,你不可…偏心!”

    “不要!”敏仪姨妈被小妈念慈拽倒,愈加羞急,口中惊叫。

    “姨妈,”天龙涎脸爬近:“命该如此,孩儿无礼了。你…你…”敏仪姨妈惊望着天龙,一时说不出话。

    “敏仪姐姐,你都湿成这样了,何必再装?”小妈念慈不知何时悄然伸手,探入敏仪姨妈裙底,摸出一手水迹,举高“示众”,她稍稍缓过气来了,唇角口舌登时回复平日的含锋藏锐:“你算计我,自己倒要撇清?让我与龙儿往后怎么做人?难道你就比我尊贵,冒亵不得?龙儿,想要救你姨妈的命,只得从权,你还等什么?”

    “不,不,念慈妹妹…我…”敏仪姨妈本无主见,被苏念慈数落一通,当即着慌,却说不出什么辩词,只含糊作语,目露哀恳。

    “龙儿!”小妈苏念慈又再催促,词色已然见厉。

    天龙早就偷偷意淫过敏仪姨妈,每每忆思,犹神醉不已,知道错过今日,往后更难撕破脸皮,唯一顾忌的是,此事对敏仪姨妈来说,毕竟是实在的姨甥大伦,轻易干犯不得,逼得过急,怕有不妥。思忖间,天龙跪前而近,涩声道:“姨妈,孩儿全指望姨妈救命了,姨妈不…姨妈纵肯一死,留下孩儿一人独活有什么意思?”

    “不成的…那怎么成?会…会害了你的!”敏仪姨妈既羞又慌,全身缩紧,怯怯的目色望来,在这般情状下,犹见一片慈心。

    “姨妈,”天龙手抖抖地撩开她裙衣,乍见裙下满眼腿白,不禁欲念又盛,颤声:“老天既要让咱们在一起…咱们就在一起好了,从今往后,孩儿与小妈姨妈便与妈妈一样亲,再也不分彼此,和妈妈一样都是世上最亲的人…”小妈念慈听了,从敏仪姨妈身后闪来一眼,咬了咬唇,情意不言而明。

    敏仪姨妈连伸手拨拒的气力也没有了,后倚小妈念慈腿上,浑身颤抖,闭目喃喃道:“老天…不能的…”套裙撩高,敏仪姨妈清丽娇嫩的阴户入目,天龙强忍着将头埋入裙禁的冲动,生怕敏仪姨妈受不了过猛的刺激,迳直撑臂弓身,以**刺于敏仪姨妈湿恹恹的花唇处,此时,几人反而无声,身畔一片寂静。

    敏仪姨妈羞睁惊愕的柔目,小妈念慈亦花容有变,定定地直望着天龙。“姨妈,”天龙臀儿惊颤颤地抖了片刻,心气一凝,阳具顶开敏仪姨妈肥软的**,潜行滑进,深落之际,天龙断然猛力一耸!“啊!”敏仪姨妈便如给杀了一刀,绝望地哀叫一声,仰面盯视小妈念慈,满脸哀恳求助之色,道:“念慈妹妹,我…我…”小妈念慈面露怜意,以手轻拭敏仪姨妈面庞:“敏仪姐姐……你比我年长几岁,我们既将身子都给了龙儿这…这小魔王…”

    说着,不由面上生晕,顿了顿,又道:“不如,咱们按年齿论,我以后就叫你姐姐罢?”两人柔情凄美,天龙这边却爽翻了天,与前番与小妈苏念慈不同,敏仪姨妈忍挨许久,牝中火热欲融,偏偏她心下紧张,被天龙一刺进体内,膣道倏地收紧,痉挛翕动,似乎要抗拒这外来之袭,却箍得天龙美不可言。加之姨甥**,非同小可,天龙心间紧绷欲裂,快感也加倍的刻骨铭心。

    进入敏仪姨妈体内后,望见敏仪姨妈仰面凄绝、崩溃无助的模样,天龙感觉自己宛如在举刀杀人,而作为凶器的巨蟒,却递来无耻的快感,其中滋味,当真是难言无尽,一时凝身未动。

    小妈念慈搂着敏仪姨妈头面在膝,两人情谊绵绵地相依。小妈念慈一边抚慰着敏仪姨妈,一边向天龙使了个眼色。

    天龙硬下心肠,迟疑地缓缓而动,耳边听得小妈念慈不断逗着敏仪姨妈说话:“好敏仪姐姐,我也是命苦,说难听也算是小三转正,来了梁家,敏仪姐姐你和你姐姐亲自然是合情合理,没给我好脸色瞧也是情理之中,亏得龙儿对我还算是接受,我也像疼爱女儿璐璐一样疼爱龙儿,既然我们有了今天之事,往后,敏仪姐姐你要多加疼我了。”

    “念慈妹妹,不怪你,他父母离异也是有缘无分,姐姐以前也是对事不对人罢了。”

    “是么,那还是该怪我,是我让你们讨厌,唉,我原是这么不待人见么?”

    “不,不是的,念慈妹妹,你…你很好!啊!”

    小妈念慈眼角向天龙这边瞥了一下,面色微晕:“不用去管他,你也是的,我都舍得给他,你有什么舍不得的?”

    敏仪姨妈虚弱迷糊,喘道:“舍不得?不,好妹妹…我…我…你瞧我面上,往后请你多照应龙儿…”

    “说胡话,龙儿大了,往后咱俩都要靠他照应哩。”

    “是,龙儿也会对你好的,妹妹,你这么美…”

    “你才美呢,”小妈念慈轻捏敏仪姨妈面颊:“难怪龙儿贪恋着你,一直也不肯叫我一声妈。”

    “他不是叫了么?我听见他叫的。”

    小妈念慈脸红道:“你也顽皮,还来装昏,羞死人了!不过,我……我却一点也不悔侮。”说着,不禁勾头自羞。

    “他…”敏仪姨妈嘴儿张了半天,卡在那边,愣是说不出话。

    “怎么?说半句,你怎么没声了?”

    敏仪姨妈没说话,嘴儿却无力地张合喘动,随后索性闭上了眼儿,脸上一片娇红。

    小妈念慈当即向天龙望来,天龙讪讪的,脸上冒着虚汗。两人说话间,分明干的是鬼事,天龙却格外从骨子里生出兴奋,底下一直也舍不得停下,淫棍夹含柔情,孤独而固执地在敏仪姨妈体内缓缓抽动,整个人彷佛浸泡在莫名的气氛中,极为无耻,却极为销魂。

    “龙儿。”敏仪姨妈牝中水儿不断流出,她再也不能闭目假装与己无关了,睁开眼来,酡颜矜羞。

    “姨妈。”与她对目直视,天龙不禁心慌。

    事已至此,无可挽回,敏仪姨妈定定地瞧了天龙一会,见天龙满面吃紧,触动柔情,她迟疑着伸过柔臂,举手替天龙擦去了脸上汗珠,她慈容平静,浑然不似在行男女**,反倒娇柔安慰:“姨妈什么都是你的,你…你安心拿去,不必害怕。”

    “唔…”天龙心问泛起异样的感受,鼻酸欲哭,身腰却止不住摆动,又是长长一耸。

    “嗯…”敏仪姨妈旁若无人,闭目沉醉地领受了这一刺,又开睫望天龙:“龙儿,姨妈美不美?”

    “姨妈极美。”

    “姨妈中不中你的意?”

    “孩儿爱煞姨妈了。”

    “那你怎么不来疼一疼姨妈?”在小妈念慈诧异的目光中,天龙倾身俯下,吸住了敏仪姨妈的芳唇,敏仪姨妈吐舌相迎,唇分,敏仪姨妈轻喘,自解襟怀,手却绵软无力,吁吁娇喘中,瞠道:“龙儿,你自己来!”小妈念慈脸上一红,甚是扭捏,敏仪姨妈红唇微喘道:“妹妹,对不住,我不是在学你。”

    “要你说!”小妈念慈啐道,勾颈羞赧:“我来助姐姐宽衣罢,只便宜了龙儿这小坏蛋!”

    敏仪姨妈穿的是窄袖套裙,下着紧身短裙。小妈念慈在敏仪姨妈腋下活动半晌,裙腰松散,软叠腹前,方来褐开衬衣,去了遮胸乳罩,两只雪白小乳,如白鸽乖静,小妈念慈以葱指一拨,道:“真让人心疼。”

    解衣完毕,两女齐转头来看天龙。

    “小妈,姨妈,孩儿冒犯了!”天龙心知敏仪姨妈如此反常,是不祥之状,索性以戏谑淫乱解开她心结,弓扑向前,将小妈念慈身子一道扯落,两只魔爪,在两人胸乳间大行非礼,底下温柔轻动,浅浅磨刺。

    小妈念慈仰倒敏仪姨妈身上,乳罩被天龙扯开,丰饱的椒乳对映敏仪姨妈小巧的翘乳,一大一小,全都被天龙捏弄得六神无主、不成模样。

    “龙儿,你当真胡来…”两人失惊齐喊,叠乱间,两人却被刺激得粉面娇红。

    天龙兴不可遏,乘乱大力鼓捣,敏仪姨妈鼻发娇吟,两手紧紧搂着小妈念慈躺倒的身子。

    “死人,你们姨甥快活,倒是把我放开呀!”小妈念慈挺腰坚持片刻,起身不得,重又软倒,她头面正倒于天龙与敏仪姨妈的**处,红唇喘张,格外艳丽诱人。天龙不克忍耐,急急抽动几下,“啵”的一声,从敏仪姨妈牝中抽出,湿淋淋的棍身塞进小妈念慈娇喘的嘴中,戳得她颊腮顶凸,满脸奇形怪状。

    小妈念慈猝不及防,嘤嘤唔唔,含糊不成声,挣扎片刻,她才将他**吐出,又羞又急,啐道:“脏死了,从哪拔出来的!”自己又揪了敏仪姨妈身上一把:“我倒吃你的骚水了!”

    敏仪姨妈大羞:“龙儿胡闹,你却怪我!”

    “是你从小看大的,不怪你怪谁?”

    “姨妈,我是你从小看大的,而且是你亲姐姐生下的,什么都与你分不开,的确该怪你,”天龙主持公道:“不如,你也尝尝她的味,两下扯直。”长臂一伸,将小妈苏念慈长裙撩开,淫艳艳的**正对着敏仪姨妈的脸庞。

    两人齐声羞叫,互避不及,天龙将小妈念慈爬逃的娇躯搂过,狂吻片刻,就势抱在身边,阳具重又插入敏仪姨妈阴户,将敏仪姨妈两条白嫩嫩的腿儿推高,举过一边,道:“小妈,你帮我扶稳了。”小妈念慈红着脸儿,竟真的接过,推扶着,窥看天龙与敏仪姨妈交接秘景。

    敏仪姨妈两腿高高叠向一边,她腿儿纤长,像个未熟的少女,可是愈往下愈肥白,至腿根处,胯间两弯嫩松松粉股夹含着肥美的**,被天龙粗大的阳具暴进暴出,插得她花容失色,双唇哆嗦,说不出话儿。她失神的双目紧盯在天龙脸上,情欲溢动的两颊被酡红涂醉,半晌才牙根打颤,娇娇喘泣:“龙儿…你…你将姨妈捣弄坏了。”

    “姨妈,你夹得我那么紧,还真是骚啊。”

    “你…你怎能这么说姨妈?”敏仪姨妈羞一隔了气,那妖柔柳细的风流腰段却放放浪浪地使了出来,似乎成心要迷醉天龙这外甥。

    她膣道嫩美,抽添中,**里边娇嫩的粉肉被拽得乱冒,泛着白浆,彷佛连里边的肚肠都被天龙捣出来了,瞧着淫亵不堪,无法无天。

    天龙大口喘气:“姨妈,孩儿侍候得你舒坦不舒坦?比姨夫如何?”他索性把这层纸彻底穿破,不留半点遮掩,故意提到蔡同海。

    “啊啊!嗯…他…怎比得了我龙儿?”这回迟疑良久,敏仪姨妈才于羞吟中应和天龙的乱问。这话出口,敏仪姨妈陡然神容恍悟,目中闪亮,软软地枕臂侧伏,吁吁喘动,娇羞无限,眼儿撩来柔情媚色,恣情肆意地领受外甥淫棍戳弄。

    “姨妈,你明白了?”天龙奋力抽插,连身衣也跟着甩动,道:“这世间,龙儿才是你最爱的人儿呀。”

    敏仪姨妈含羞点头,娇声道:“快来疼我!姨妈要你疼。”天龙一边抽动,一边倾身,尚未够着敏仪姨妈,她勾臂迎来,母子俩情狂忘我,抵死缠绵,倒将小妈念慈忘在一旁。

    “呸,瞧你们一对姨甥鸳鸯,倒活拆不散了!”小妈念慈忿然丢开敏仪姨妈腿儿,俏面含春,满是酸味。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当然更不容有人冷眼旁观。天龙朝后一伸手,将小妈念慈一道拉进,三人滚着一团,胡天胡帝,小妈念慈艳美大胆,让人情热难禁:敏仪姨妈娇怯可人,则每每激起天龙的施暴之欲。他将两名妇人?得阴户红肿,**乱流,自己也泄了两回,才歪身仰倒,一时只顾沉醉回味,对身旁两名秀发散乱、身衣不整的娇美妇人,再也无力理会了。

    软软的木屑垫在身下,甚是舒坦,三人躺作一堆,除了狎欢后的馀韵之喘,再也没有旁的声息。直待照进屋内的阳光倏地收去,石屋忽然转暗,三人才摆头互望。

    此时该已近午,太阳升顶,故此斜照入屋的阳光才会消失。

    三人整衣起身,从情欲的迷乱中清醒后,说话都很轻声,陪着小心,掩饰的是内心的羞赧与不平静。小妈念慈面上倒还坦然,敏仪姨妈却讪讪的,怎么瞧都有些扭捏,但有了小妈念慈领头作样,也渐渐不惧天龙的目视了,只脸上那难洗之羞,怎么也挥散不去。

    “小妈姨妈!”天龙有意打破尴尬,趁着方才缠绵的热劲还未全然消散,故意狎笑:“若是不怪孩儿无礼,你们每人都来我脸上香一下,怎么样?”

    “美得你,”小妈念慈白了天龙一眼,狠狠在他臂上捏了一把,红唇却凑了过来,热气吹耳:“谁来香你?人家却要咬死你!”说着,腿脚也挨擦上来,贝齿在他耳根轻轻咬动,一阵喘笑。

    天龙魂飘天外,几欲再度将她推倒,眼儿却企盼地望向敏仪姨妈。

    “不,”敏仪姨妈腼着脸,温和地勾头羞笑:“你胡闹,休想!”抵不过天龙盼视的目光,却也移近娇躯,他一把将她拽进怀,道:“姨妈,你不听孩儿的话了么?”

    敏仪姨妈娇羞如少女,又矜持似慈母,愣是噙笑不语。

    天龙将小妈念慈也揽进怀,小妈念慈主动牵过敏仪姨妈纤手,正色道:“敏仪姐姐,你还没龙儿懂事哩,大家心里都有梗,但天意如此,权当重新做一番人了,还有什么抛不开的?难不成,你想让龙儿一直都不自在?”天龙向小妈念慈暗暗投去感激的一瞥,悄悄在她屁股边轻捏了一把。

    “念慈妹妹说得是,是我错了。”敏仪姨妈粉面微变,唇儿抿了抿,抬起柔目,脸儿粉晕,大胆地望着天龙:“龙儿,你想姨妈亲哪?”似乎是全然豁出的态度,语气却依然娇柔。

    天龙促狭地撩开内裤:“这里。”

    敏仪姨妈正踮脚欲动,要来亲他脸上,闻言一呆,薄面憋得通红,惶然无计中,转而推了小妈念慈一把:“念慈妹妹,那是你的专行!”

    臊羞立时转到了小妈念慈脸上,小妈念慈啐道:“呸!”适才三人狎欢,小妈念慈的嘴儿,红唇鲜丽,那张尊口,又是平日惯于颐指气使的,诱得天龙常拿**去凑。小妈念慈的嘴舌,不仅能言善笑,含吮吞吸也格外见功,故此敏仪姨妈才指那是小妈念慈的“专行”。

    两名年过三旬的妇人,吃吃娇笑,像玩闹的少女一般,面上都是一阵悄红,春情馀韵,在那眼角眉梢,挥散不尽。一番嬉闹后,小妈念慈与敏仪姨妈互推着凑过唇来亲了天龙的面颊,像是完成了一道仪式,三人成团拥立,云翳稍散,心间均羞喜甜蜜。但从她们眉睫中,天龙尚能瞧出些许藏而不露的隐忧,屋内这个自成一世界的幽暗角落,能让人抛开外边一切,但若走出屋子,被外头灼光直照,她们还能这般坦然么?

    见天龙移目望向窗外,两名妇人也顺着他的目光外瞧,不自觉间,身儿贴得他更近了,敏仪姨妈底下的手,悄然捏住了他的手掌,柔荑娇柔无骨,却传来血脉相连、无法言喻的紧热,彷佛她一生的性命在这一捏握中交托了,从此再也分拨不开。

    天龙心间忽扬起异样的感觉:“身为男子,能将她们弄得欲仙欲死,柔情相系,固然威风,但若能令她们抛开一切,全心倚仗,使她们在我的羽翼庇护下无忧无惧,安心喜乐,这才是真正大丈夫吧!”心念微动问,将两名美妇拥得更紧了。

    几人正相依间,忽然一阵风吹来,小妈念慈道:“啊,”指着门边。

    木门竟然被风吹开了,难道方才外边一直没上锁?

    惊疑中,天龙走到门口,轻轻一拉,将门打开一半,伸头探看,近旁未见看守的人。怎会如此异常?正估量情势,犹豫着是否要带着两名妇人偷偷溜出,一名黑衣人大踏步走来,一掌将天龙推入屋内,把门掩上,外边上了闩,随即,他大声叫道:“来人!快来,这门怎么打开了?”天龙暗暗失悔,本以为他们故布迷局,原来他们也才发现!

    不过,即便偷溜出了屋子,自己身上毫无电能气功,又带着两名娇弱妇人,想必连这个院子都走不出,就会被他们察觉,最终结局倒也没什么差别。

    可是这屋门是谁从外边打开的呢?难道杨丽菁朱华平朱广平吕小强一众已然潜入,那为何开了门却没叫他们?

    天龙的头“嗡”一声胀了起来,该死!不会是来人瞧见他与小妈、姨妈亵弄正欢,不便惊动吧?若是如此,他们的私密,岂非全然落入杨丽菁等人眼中?

    “龙儿,怎么了?”小妈念慈走近,随即低声又问:“这门是谁开的?”

    “不晓得。”天龙感觉面皮肿笨,不便把心中所想告诉她。

    然而小妈念慈灵敏,一会便也想到了,冲口道:“该不会…”说着,脸“刷”一下通红,顿足道:“糟了,”敏仪姨妈脚步稍慢,皱眉道:“你们说什么?”“没什么!”天龙与小妈念慈异口同声,又互对了一眼,神色均不自在。

    敏仪姨妈更疑,拉着天龙的手道:“龙儿…”语犹未了,外头脚步杂乱,奔忙急动,心下正激动间,忽听一声砰然巨响,众声哗然,石屋碎石四飞,落了一地,砸伤了不少李楚原白莲会的人,烟尘散去,只见连石屋的屋顶也掀飞不存了,石堆中现出一个白衣女子,正是杨丽菁,她与一名黑衣人激战正酣,

    默想了片刻,不由跃跃欲试,道:“小妈姨妈,咱们或许能有法子脱身了!”

    小妈念慈与敏仪姨妈正瞧着外边高手相斗,被眼花缭乱、直似非人的奇人鏖战,惊得面色发白,闻声均面带忧惧,转首看来,小妈念慈愣了片刻,道:“你有什么法子?”

    天龙低声对两名美妇人说了一番,小妈念慈满面通红,啐道:“骗人,”敏仪姨妈亦扭捏道:“龙儿胡闹!这种时候,还来哄人。”

    天龙道:“乘着现在没人有空理会咱们,试试又何妨?”

    两人微有意动,红着脸儿互相推搡,羞笑娇瞠间,几人移步到了屋中僻处的角落,一人解开天龙腰带,一人褪下他裤儿。

    小妈念慈跪于天龙身下,咬唇仰面瞠笑,道:“龙儿,你要是想了,小妈帮你弄弄,也是不妨,你却须说实话,这是不是你借个由头,故意摆弄小妈?”敏仪姨妈倚在泰罗肩侧,伸了柔掌,蛇一般钻入他裤底,也“怨声怨气”,喘道:“还说什么,这个小坏蛋,偏会磨缠人。”

    天龙焦急地催促道:“孩儿没有骗小妈姨妈,快点吧!外面正是混乱时候,咱们抓紧了,指不定能有机会趁乱逃出!一会有人靠近,小妈姨妈…又不肯了。”

    小妈念慈瞠抬美目,撩了天龙一眼,纤手握着天龙光净肥饱的巨蟒,红唇颤颤的一张,吞了进去,美融融的快意漫上身,天龙不由“哼”了一声,底下忍羞含弄的小妈念慈,听了天龙的哼叫,愈发卖力,蚝首频频勾动,时而抬睫闪天龙一眼,观天龙脸上神气。

    敏仪姨妈见了,也在上方,含羞贴于天龙身上,弱声悄气,一边伸舌舔吻天龙的耳颈,一边以纤手在天龙怀中四下撩动,两根葱指轻轻捏住了天龙的乳头,馀指蝉翼般翕动。

    两名美妇初时尚还顾忌身分,扭捏作态,过得一会,互被对方举动刺激,争艳斗芳似的,使出手段,赛着看谁能撩动天龙的欲火,更被自己放浪淫荡地挑逗男子之举,搅得吁吁娇喘,情动不已。

    天龙在阵阵递来的快美中,神摇心醉,松心适意地去体察心魂之动,似作念,非作念,全以感应身受去摸寻“电能气功”游荡之状。

    男女之道,确藏玄机。天道幽秘,深而出奇,男女接触,阴阳遇合,便生“销魂荡魄”、“魂飞天外”之感,这并非简单的形容之词而已,内中确乎与电能气功心魂气魄颇有牵扯之处。

    魂魄本无迹可寻,只有在“心旌摇荡”中才能更贴近它,感受它,依此法“捕捉”之后,天龙以“电能气功”对魂魄的微妙掌控,终于使它从迷魂药干扰的状态下脱离,再去试运电能气功真气,便牵连不到心志魂魄了,那头昏脑胀、心生懒意之感也消失了,渐渐地,天龙凝聚起了少许电能气功真气。

    天龙心下大喜,有此为基,凝气聚功恢复电能储备将会加快了罢……

    再试时,却颓然发现,在药力下发散的电能气功真气,拢收归用并不容易。

    照此进度,天龙要恢复全部功力,只怕要等夜间才能圆满吧?

    思忖间,只听身下传来一声惊呼,天龙回神一看,只见小妈念慈被自己清水般的**射了满面,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心神他用,体内的精关却已失守了。

    小妈念慈狼狈地涂抹着脸上污迹,抬面瞠怨道:“活冤家,这总可以了?”敏仪姨妈也随即羞退,掩口轻笑。

    天龙道:“多谢小妈姨妈了,我略略摸到了一些门道。”两人似信非信,均投来羞瞠怨怪之意。

    天龙微微一笑,也顾不上理会两人的质疑,当下脑中迅速转念,筹思脱困之法。

    外边情势还能维持一个时辰就好了!天龙暗暗估量着,一个时辰,天龙或许能勉力恢复三成电能储备,趁着乱局,可与敌周旋一番,否则,纵然出了石屋,随便一名黑衣人就能将天龙轻易截下。

    但据方才所见的情形,李楚原白莲会众人在收紧包围,李猛等人在暗暗蓄势,杨丽菁朱华平等人开始散乱,要维持一个时辰那是休想!

    心焦之下,天龙从未像此刻般,感受到因功力低微而受限的屈促,想起昨夜挥使纵横、全然自由的感觉,便愈发令人向往了。

    总有一天,天龙要阔步横行,天地无拘,电能充沛,如臂使指,随心所欲,做个世间最自由的人!

    天龙暗暗对自己下了誓约。

    转回眼前,如何才能加快真气凝聚恢复电能储备?

    苦思半晌,天龙脑中跃跃然,冒出个念头:聚气发劲、以少量真气建功成效之法,似乎颇有可借鉴之处。

    当下静坐运功,先凝聚起一小道电能气功气团,却不发劲为用,只以电能气功气团游走全身经脉,不断破关窜走,渐渐地,全身经脉走通,将电能气功气团收归丹田后,再试着驱唤全身真气,不一时,电能气功真气漫然有应,天龙心下激动,加紧运功,不须半刻,电能储备竟然全部恢复了!

    天龙跃起身来,气转如意,眼明身捷,陡然有种羽翅在身、不可一世之感,经过此番折挫,脱笼在望,整个人心气张扬,顿有种一往无前、莫可阻挡的气势。

    天龙当即畅声一笑,也不惧李楚原白莲会众人听见,略运潜劲拍击,窗子护栏如纸糊一般无声散碎,天龙一手一个,揽着小妈念慈与敏仪姨妈,正欲从窗口跃出,忽地眼前飞过一物,“啪”的一声,有物落地,天龙闻声望去,只见石屋地面掉了一个瓷瓶,扔瓷瓶的人手法巧妙,瓶子砸地,毫无碎损。

    “解药!内服!奶奶的,天龙去了!”耳中听得一个熟悉的传音,天龙惊道:“阮清屏?”没有回应,天龙灵觉察到阮清屏正迅速地逃离。天龙转身检起解药,随手放入怀中,心下哭笑不得,这死妮子!她若早来片刻,天龙会感激他一辈子!

    此刻却是锦上乱洒花,显得多馀了。

    同是恢复功力之法,比起服用解药,经过自己努力挣来,滋味大不一般。况且,经此一番,天龙对电能气功心魄气魄的掌握,与电能气功真气的驾御,领会更深了,可说是意外之喜。

    当下心中自美,却也未便多想,携着小妈念慈与敏仪姨妈,窜出窗外,摆首一望,只见数名黑衣人闻声奔来,天龙冷笑停身,待他们奔近,施展身法,不退反进,迎头掠上。一名黑衣人扬刀劈来,天龙盯着他臂弯最柔软处,略一作念,他臂力勾回,劈来的刀势转而砍向自身,惨叫中连连惊退,阻住了身后两人,天龙飞起一脚,将进前的另一黑衣人踢翻在地,方长笑着朝院外掠去,直至此刻,李楚原白莲会中的功力高强之辈,才惊觉追来。

    天龙回头一望,见追来的竟有李猛藤野夏香在内,心下一凛,全力驱动电能气功,足下浑如生有烟气,飘掠疾驰不停,掠动之速,使小妈念慈二女不敢睁开眼睛。

    “小妈姨妈,身子放松了,不可僵固。”天龙一边吩咐着,一边改臂揽为推腰,分施内劲,托于两人腰后,奔驰更疾。风力撕扯中,两名妇人的衣襟像被人从后使力紧拽一般,胸前两包美肉,跃然凸耸,襟口大开,似乎有手朝两旁撕扒着,肉坟坟的雪白两团,险些全跑出衣外。下方裙角被风吹高,滑白的腿儿,在裙裾飞扬中时隐时现,有时甚至高高撩至大腿根,连内衣也遮掩不严。

    到了一处坡顶,天龙以俯冲的势子向下急冲,忽听两妇齐声羞叫,天龙百忙中闪了一眼,脚下险些打了个踉跄。

    此际风由下上吹,两妇裙衣均被高高翻起,下体形同失去覆盖,小妈念慈两瓜浑圆滑白的屁股蛋儿,全然袒露,如剥开的熟鸡蛋,肉儿嫩嫩地颤动着,让人恨不能勾下头去咬上一口。而小妈苏念慈更为不堪,她裙腰高系,直至腰上,大风撩吹之下,前边裙衣翻至膝上,后边吹喇叭似的,腰段以下玉体尽览无遗,她肤色病态地苍白,肢体如未熟的少女,唯臀胯丰满,微翘大屁股后边,两腿间夹露着被天龙?得红肿的**,**的褶皱堆挤,像吐着馅花的粉红馒头,简直是诱人去狠狠插入!

    与方才石屋所见不同,此时外边日头正艳,两妇衣裙红红绿绿的,愈发显得鲜丽无比,将日光中的雪白下体,映得活色生香,惊艳刺目。

    在这逃命的紧急关头,这般艳景简直是要人老命,所幸下体的勃起,并未太影响天龙换气掠行,只是高高冲起的孽根在前,乘风破浪的,情形实在太古怪。

    突然一声惨叫不知从何处传来,天龙分神之下,电能储备顿时源源不断泄出,身形再也控制不住,三人齐声惊呼之中,从高空坠下……

    梦醒了,芳表姐琳表妹已经围拢在天龙身旁,琳表妹揪着他的耳朵叫道:“表哥,表哥,快醒了,你听到有人惨叫吗?”

    天龙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心底暗自忐忑不安,连续两个梦境,虽然先后与敏仪姨妈和念慈小妈旖旎缠绵不伦之恋,可是都有不祥之兆,莫非预示着姨妈姨夫凶多吉少在劫难逃?

    “我们走,去看看!”天龙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