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63章 连续剧梦敏仪姨妈(三)

第1163章 连续剧梦敏仪姨妈(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敏仪姨妈是属于骨架纤细的美女,她的柔弱,让任何见到她的人都会兴起怜香惜玉之心,不过当这些男人见识到她胸前那两颗丰润而挺立的玉乳时,却又是另一番视觉和情绪的双重震撼。更让人血脉贲张的景象是敏仪姨妈的乳头虽娇小,却十分饱满粉润,好似乳汁已经从乳室涨满到乳尖,微微挤压就会从那里喷出来一般。

    由于年届不惑,这两年坚持服用增加雌性激素的保健品,蔡同海床上已经萎靡不振,只好通过吮吸乳汁来聊以自慰,寻求有朝一日重振雄风的可能,爱美的林敏仪,乳头也是娇嫩愈滴的粉红色,颜色愈往乳晕愈淡,乳晕的大小也很适中,一点看不出每天被丈夫吸吮的痕迹,发生在女人生产后的变化,在她身上竟都察觉不到,这是上天对她的偏心,却也是一种灾难。

    李楚原示意站在旁边的裸身壮男去帮天龙,壮男走过去,抓住敏仪姨妈正在阻止天龙脱她的内裤的两只玉手,轻易就把她的胳臂拉到头顶、紧压在地板上。敏仪姨妈发出绝望的悲鸣,极度诱人的美丽乳房急速起伏,天龙终于从她的腿上剥下最后一道掩蔽,两条瘦直均匀的美腿,此刻只能紧紧并夹住,作最后消极的抵抗。

    “真美啊!……”

    “从没看过皮肤这么白嫩、身材又这么正点的尤物。”

    所有男人都离开座位站起来,目不转睛的紧盯住敏仪姨妈,饥渴的视线在她每一寸光裸的肌肤上游走,短短几秒,那副美丽的胴体已被扫视百遍以上!

    天龙喘着气,也跟其它男人一样,无法将目光从敏仪姨妈诱人的身体上离开,尤其是那双脂玉般的饱润乳房,还有诱人的两腿间。

    李楚原似乎注意到这一点,他淫笑道:“没想到林少也对自己的姨妈有兴趣,阿力,你把这美丽的骚货抱起来,让林少和在座我们女主角的主人都看清楚。”

    天龙闻言急忙将目光移开,涨红脸辩解道:“我没有想看什么,你别在我姨夫面前乱说话!”

    李楚原却一味冷笑,要人再将天龙架回椅子,重新五花大绑起来。

    天龙被绑在椅子上,低头不敢再看姨妈一眼,更不敢看比邻同被绑在另一张木椅上的姨夫蔡同海。

    “啊!不要……放我下来!”突然又传来敏仪姨妈的悲叫。

    天龙被敏仪姨妈叫声所吸引,再度抬头看时,脑海兴起一阵晕眩,原来那名精赤身体的壮男,用他有力的手掌操住敏仪姨妈的两腿腿弯,将她像把尿般的端离地面,而且还直朝他走过来。

    天龙第一次看到姨妈这么美丽粉嫩的**,但他只看一眼就赶紧闭上,心跳却快得像在打鼓,耳里除了“嗡嗡嗡”的蜂鸣外,就只听见敏仪姨妈悲惨的啜泣声。

    “睁开眼看清楚,不然你姨妈会怎样我可不敢保证喔!”李楚原的声音冷冷响起。

    天龙只好睁开眼。其实在他心中,罪恶与伦常一直激烈交战着,罪恶早就占了上风,他渴望再看敏仪姨妈美丽肉体最禁忌的地方,李楚原的逼迫,只是给他跨越禁忌的借口。

    他再度睁眼,敏仪姨妈的私处已经离他视线不到十公分远,他就像个木头人般,眼珠动也不动的凝固在敏仪姨妈雪白的腿根中央。与其说它是女人的生殖器,不如说它是一朵美丽的肉玫瑰,盛张的**上沾濡着点点玉露,**中心那道深遂的秘洞,隐隐挤压出透明的**,那里就是他宝贝表姐表妹生出来的地方,却也是全天下男人都奢想进去的地方。

    “呜……龙儿,别看那里……”敏仪姨妈双腕已被人用绳索捆绑,无力反抗下,只能把头转向一边,哭泣哀求着,难以承受的耻辱,让两只雪白的脚ㄚ不由绷紧,大腿根也因用力而浮现紧致的柔肌线条。

    天龙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美丽而诱人犯罪的肉体,下身的**不知不觉中挺得更利害了,热血不断涌进**内蓬勃跳动的动脉,就快把缠绕于上的细线给绷断。

    “把她抱走……我不能看……”天龙痛苦的喘息哀求。

    李楚原愈看愈有趣,突然想让这出本是临时起意的姨甥淫乱剧本继续演下去。自从妻子纪含嫣生下这个小女儿之后,他也突然越来越力不从心,甚至对妻子越来越失去兴趣,靠着近乎变态的偷窥别人**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

    “够了,再来是把她上身按‘投降式’下身用‘蝴蝶式’缚起来。”李楚原一声令下,另一名壮男立刻取来一大捆麻绳。

    敏仪姨妈知道这是要来捆绑她的,害怕得直挣扎,但在两个魁梧有力的男人的宰制下,她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一个男人将她被捆绑的双臂拉高,另一个男人就用粗麻绳从她高抬的腋下、沿着乳峰上缘开始往下捆绕她的身体,质地粗糙的麻绳,像火一样烧烙在羊脂般的光滑雪肤上,痛得她咬牙悲鸣。

    但皮肉之痛还在其次,更让她难受的是早已过了哺乳时间的涨奶乳房,在麻绳的压迫下,就快爆开来,雪白的乳峰下出现淡淡的血管。那男人不管她的身体有多难受,仍然一圈又一圈的绕过绳索,熟练地拉紧确认,乳房因上方被绳圈压挤而变形,嫣红的乳头开始高高的往上翘,乳晕的地方布满扭曲的青色细筋,饱满的奶头红得就像随时会喷出血来。

    “别……再绑了……我好难受……”敏仪姨妈呼吸不过气,苦苦的悲喘乞饶。

    但那男人并没因此而手下留情,他又绕了两圈,才在敏仪姨妈背后用力打了一个牢结,在男人拉紧绳结的那一刹那,敏仪姨妈感到乳端一麻,让她更加羞恨的事发生了!

    白色的乳水,正缓缓的渗出乳头!一滴、二滴……

    在场的男人同时发出惊叹,奶水愈滴愈快,最后就像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滴滴答答的打在大理石地板上。

    男人将她高举过头的胳臂往后拗,再用另一条绳索将她手腕上的绳索与背后围绕胸部的绳索连结、拉紧、绑牢!敏仪姨妈就只能高举着胳臂无法放下,这就是所谓的“投降式绑法”。

    很快她也知到何谓“蝴蝶式绑法”,就是把她两条腿弯屈,大腿和小腿用绳索牢牢捆绑,令她无法夹起双腿的残忍方式。

    被捆绑好的敏仪姨妈,悲惨地张大着腿根让男人端在怀中,从乳头汨汨渗出的母奶,形成几条白色的河流,它们沿着乳峰而下,流到下腹再滴落地面,让那些围观的禽兽男人看得精血充脑,不断的吞口水和舔干燥的嘴唇,更有人不顾形象的抓着涨硬的下体,每个人看敏仪姨妈的眼神都已疯狂。

    而李楚原却已想好了更淫乱的方式来玩弄敏仪姨妈,他拿出两条黑细绳,迅速地弄了二个活线圈,再将线圈套进这可怜少妇乳房前端娇艳的肉蕾上,然后残忍地拉紧。线圈牢牢绑死乳头根部,阻止了奶水继续流出来,有一边的乳头用的细绳比较长,那是李楚原另有所用而特别预留的。

    如此弄好两边乳头后,他竟要抱着敏仪姨妈的壮男将她放在天龙的大腿上,让可怜的敏仪姨妈和自己的外甥天龙赤裸相对,两人不仅腿部肌肤有了紧密贴触,男女的性器甚至只有一棒之隔。

    天龙烧铁般矗立的**,就这么紧贴在姨妈柔软的纤腹上,敏仪姨妈当然拼了命的挣扎反抗,但李楚原却把系住她乳头较长细绳的另一端,再拉到紧邻天龙而坐的蔡同海命根上,于肉袋和**下方胡乱缠了十几圈后绑死,如此敏仪姨妈若再乱挣扎,恐怕丈夫的命根也要跟着遭殃。

    天龙对自己想出这个恶毒的方法似乎十分得意,其它人除了赞叹,竟还有不少人给他掌声。

    “你这个恶魔……到底要怎么折磨我……才甘心?”敏仪姨妈喘着气,羞恨愈绝的质问李楚原。

    她现在的处境真的十分可怜而辛苦,因为手腿都被束缚着,坐在外甥天龙大腿上一不小心就会往后翻倒,却又不能往前倾把乳房压在外甥天龙脸上,所以只能尽力用被弯屈捆绑的双腿勾住外甥天龙的大腿和小腿,但姨甥两人这样的姿势,真是淫糜而丑乱到极点。

    “林少,你姨夫的命根又快不保了!如果要我放了他,就用你灵活的舌头,帮你姨妈把绑在她敏感乳头上的细线松开,让我们欣赏一出外甥天龙帮助俏姨妈的好戏吧!”李楚原冷笑说道。

    “不!你这个变态!”敏仪姨妈玉唇苍白颤抖,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有蔡同海在场,让外甥天龙的唇舌及唾液接触只有丈夫蔡同海和女儿芳芳琳琳才能碰触的乳头,她光想就恨不得立刻死去。

    天龙心底并不在乎姨夫蔡同海的死活,可是嘴里却没有拒绝,他无奈地说:“敏仪姨妈,我们别无选择……只是碰到那里,毕竟还不能算乱……**……而且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你就委屈一下吧!”

    敏仪姨妈咬着唇、泪如断线珍珠,她看了半昏半醒的丈夫蔡同海一眼,发现他整条命根都呈现黑死的颜色,再不及时松绑,恐怕一时三刻就要坏死掉。

    她心一沉,凄然对李楚原说:“我配合……但你要答应……等一下就帮同海松绑!”

    “只要你外甥天龙能弄开你奶头上的绳结,我马上放松你老公命根上的细线。”

    李楚原“爽快”的承诺。

    “我知道了…”敏仪姨妈默默朝离她已经很近的天龙,挺起胸前一双被绳圈绷满的玉峰,将本是用来哺育姨夫的熟红乳头,送近天龙唇前,羞颤欲绝的说:“龙儿…请你…快一点…”

    闻到姨妈成熟乳房散发出来的乳汁香味,天龙的鼻息变得更急促,他伸出微微发抖的舌头,用舌尖触碰敏仪姨妈敏感的乳头中央,那里还有一点白色的残汁,敏仪姨妈娇躯一震,差点呻吟出来。她喘着气,弱声的说:“龙儿…不是…那里”

    天龙感觉一丝甜咸香味,从舌尖味蕾传递进到大脑,终于尝到从敏仪姨妈身体所分泌出来的新鲜母奶,虽然连一滴都不到,但那种淫乱的刺激感,却比吃威而刚还猛烈,连紧贴着姨妈肚子上的盘根**,都不能控制的抖跳几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