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60章 罗秀娟舍身救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秀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嘤咛声,身体颤缩了两下,她的一只手忍不住用力抓住石桌一边,手上隐现青筋,显示她的身体感受并不像她的表情表现得那么平静。

    罗秀娟的乳房是海碗型,虽然只有B罩杯,但因为乳峰很翘挺,摸上去弹性十足,肌肤触感更是好到极点。

    林天龙用空出的一只手匆匆将罗秀娟的裹胸小衣推到腋下,然后便移到罗秀娟胸前,霸占住她的另一只乳房。

    先是一番揉捏,然后分开手指熟练地逗弄娇嫩的乳头,让罗秀娟的呼吸不禁微微急促起来。

    罗秀娟无疑很能忍耐。林天龙的魔手在她的胸前肆虐了好几分钟,也只是让她的呼吸失去控制,但是她硬是忍住了没有呻吟出来,即使有时候觉得胸前双乳的感觉太过强烈,也只是轻轻地哼两声而已。

    这让林天龙不禁怀疑自己的调情技术是不是退步了。因为这项认知,他连忙加大对罗秀娟双乳的刺激,并且不时腾出手来,在罗秀娟上身四处抚弄,无论是光滑的脊背,还是柔嫩的小腹,乃至肚脐周围的敏感区域,他统统没有放过。

    随着林天龙的侵犯加剧,罗秀娟的身体不禁微微弓起,并开始颤抖起来,似乎忍耐已经到了一定的极限。

    林天龙顺势将推到其腋下的裹胸,完全从罗秀娟身上脱去。

    林天龙很想将罗秀娟的身体翻转过来,不过他尝试了两次,罗秀娟却总是避开身体不配合,她就像一只鸵鸟一样,将头低垂在石桌上,用手臂挡着,虽然任由林天龙为所欲为,但林天龙想要欣赏到此女被挑逗时的面容风情,却不可能。

    林天龙不禁有些恼火,如果此女明说不乐意,他也不至于强人所难,但是她偏偏没有表示反对,只是在行动上表现出一种消极不合作的态度,这让林天龙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也正因为有了这种感觉,林天龙也不再拖泥带水的以调情取悦,干脆直攻要害,他要让这个女人尝尝他的邪恶手法,到时候就算她想转过身,他还不一定乐意呢。

    这一决定,林天龙立刻付诸行动。他很快抽回了玩弄乳房的双手,开始一只手抚弄着罗秀娟的背部,另一只手顺着脊椎滑进了罗秀娟下身的小内裤中。

    “呜……”在林天龙的手指探进峡谷,刮到菊门皱褶时,罗秀娟忍不住浑身一抖,肌肤顿时一紧,口中同时忍不住发出了较响亮的呻吟。

    林天龙的手指再刮,不仅刮还用手指不停地揉着菊花周边,并且渐渐弯起中指,探击菊花门户,做出随时要闯入的样子。

    “不要!”罗秀娟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出两个字。声音细细的,有股娇软的味道。

    林天龙忍不住胜利一笑,手指没有撤离,这逼得罗秀娟不得不刻意收紧臀肉,企图驱除他那只邪恶的手。

    不过,罗秀娟的力量哪是林天龙的对手,更何况臀沟根本就是难以使出力气的所在,只能眼看着林天龙的中指侵略得愈来愈深,即使死死地紧闭了门户,但也阻挡不了电能气功“邪恶攻城锤”使劲往内挤。

    最终,在罗秀娟一声似痛非痛的惊叫声中,邪恶的中指终于突破了娇嫩的菊门门户,插入了里面,一瞬间的柔软潮湿和粗糙强硬的对抗,无数的耻肉汹涌过来,但是始终如惊涛拍岸,撼动不了进入的手指,反而惹怒了它,让它下断前进深入。

    罗秀娟如被电击,身体连颤,最终还是因为受不了这股陌生得简直让她恐惧的感觉,她将身体转了过来,与此同时,她的一只手也死死地抓住林天龙那只“罪恶之手”,阻止其活动。

    “秀娟姐姐,终于愿意转身了,我还以为你是一块木头,没想到仅仅弄了一下菊花,你就忍不住了。”林天龙望着罗秀娟那张带着丝丝泪痕、三分红潮的脸蛋,微微嘲讽道。

    “你……流氓!”罗秀娟为之气结,不过显然她不擅长骂人,憋了数秒,嘴里也只蹦出“流氓”一词。

    “**哪能不流氓?不只流氓,有时还很禽兽,既然你愿意跟我**,自然要接受这种流氓手段,你说是不是?”林天龙露齿一笑。

    “你……无耻!”罗秀娟总算又找到一个骂人的词。

    可惜,换来的不是林天龙的悔过,而是他那根邪恶中指的再次深入,这让罗秀娟早已绷紧的身体不禁往后仰起,鼻孔里发出诱人的娇吟。

    而趁着这个机会,林天龙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揽住罗秀娟的肩膀,一把将她揽到怀里,与此同时,面对她那张近在咫尺、小嘴微张的脸庞,他的嘴唇立刻如捕食般覆盖上去,啜住了罗秀娟的秀软樱唇。

    “呜……”罗秀娟忍不住奋力挣扎,然而她的力气相对林天龙的力气来说,只是蚍蜉撼树,完全没有作用。

    林天龙的热吻做足了挑逗,在口舌侵袭之下,罗秀娟只能节节败退。虽然小少妇一直抵抗挣扎,表现得相当顽强,但呼吸还是无法抑制地渐渐急促起来,一丝情欲的红晕悄悄爬上了她的脸颊。

    随着热吻持续,抵抗渐渐变成了依靠、挣扎渐渐变成了摩挲。

    趁着这个美好的契机,林天龙将邪恶的中指从罗秀娟菊门里抽出,让这个美少妇得到喘息的机会,而他则顺势将美少妇那条白色纯棉小内裤暴力地扯到她的腿弯处。

    热吻停止。

    林天龙将罗秀娟压到了石桌上,直接以背入式开始了占有。

    粗长的巨蟒如炽热的火棍一样,叩开柔软丰腻的门户,迅速向里面推进。

    林天龙不禁闷哼出声,双手不禁用力地揉捏罗秀娟胸前的双乳。

    这少妇的阴道实在太紧了,根本不像妇人所有,简直比处女还处女!

    与此同时,罗秀娟的小嘴无声地大张着,仿佛要嘶喊,却无力喊出声来。她的感觉强烈极了,从来没有想过男人的东西可以这样强壮相火热。

    刚才的那段前戏虽然挑起了罗秀娟的一些情欲,但是并没能让她十分湿润,加上她天生阴户小、阴道细长,承受林天龙的粗长性具对她来说实是个艰巨的挑战。

    幸好,林天龙并非没有见识的莽夫,在挺进的瞬间,就已经知趣地压抑住了性具胀大的规模,这才避免了灾难性的情况出现。

    尽管这样,罗秀娟还是承受了颇大的折磨。

    林天龙初入时挺进得很深,一瞬间让罗秀娟觉得自己被撕成了两半,瞬间的强烈裂痛感让她觉得自己简直要死去。

    除了裂痛感,还有强烈到极点的充胀感、摩擦感……不过这些与性欲相关的正面感觉统统被初临的痛苦掩盖了。

    罗秀娟很想骂人。

    原本以为身材一般的林天龙不会有惊人之处,没想到他是一头伪装的野兽。

    幸好她的身体适应力不错,阴道虽细长,但弹性惊人,粗长的**的确挑战了她的容纳极限,瞬间带给她很大的痛苦,但是随着林天龙停止深入,用双手按摩、挑逗缓解她腰腹的紧张,阴道也在修正它的容纳规模,她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过来。

    虽然痛苦依旧存在,但是一股异样的感觉也开始从敏感处涌起。

    **率先反应,沿着**与阴道壁的紧贴处,一丝丝晶莹的液体开始滋生,这些刚滋生的**缓解了她的痛苦,同时也带来了一股异样的麻痒感。

    罗秀娟脸上忍不住浮现起羞耻之色,反应到身体上,却是忍不住收缩了一下阴户与菊门周围的肌肉。

    林天龙没有忽略罗秀娟的身体反应,他不禁胜利一笑,双手离开罗秀娟的腰腹位置,再次占据了她的胸部,同时胯下开始抽动,进攻就此正式展开。

    起初的节奏是缓慢的,一挺一抽间隔数秒,幅度也不大,这给了罗秀娟足够的适应时间。

    无论是**分泌,还是阴道的容纳度,都在快速调整,罗秀娟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快速适应火热**的侵略。

    但问题是这根**粗长得过分了,每一次挺进,她都觉得自己像被深耕重犁了一样,阴穴内拥挤无比,摩擦感强烈得让她几欲发狂。

    相比之下,之前还很猖狂的裂痛感正在渐行渐远,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阴道肉壁正在变得愈来愈滑腻,阴穴被唤起了湿润,也唤起了淫媚。

    飞速分泌的**简直就是天使和恶魔的综合体,既是滑润剂,让她避免痛苦,却也激发了性欲,让她渴望被占有。

    这种感觉让罗秀娟觉得很羞耻。

    事实上,当林天龙被阮清屏带到花园的那一刻起,她就决定要恨这个小坏蛋一辈子,但此刻性欲渐渐在身心内弥漫开来,她忽然发现这股恨意正在减弱。

    罗秀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矛盾的心理,她只能埋着头,绞着手,压抑住种种异样的感觉,细声呻吟着,等待完事的那一刻。

    然而,罗秀娟很快便发现,她以为炽烈到顶端的感觉其实才是开端,可恶的大男孩,伪装野兽拥有层出不穷的邪恶手段,他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终极大恶魔。

    湿润只是前戏,呻吟只够做旁白,欲未乱,潮未起,这一切远远还没有结束。

    林天龙有时贪功急进,但有时也很享受徐徐缓进的感觉,就像现在,他发现缓步征伐有缓步征伐的好处,罗秀娟的阴道细长,缓缓推进能清楚地感受到其阴穴一连串变化过程:媚肉的翻涌、肉壁的抽搐、**从一点变成一滴,从丝缕变成小溪,开始清淡,其后浓烈,初始清如水,转眼腻如蜜。

    无一处不让他心动!

    林天龙更爱死了阴穴口那如**般的细小**,随着抽插引得罗秀娟不时夹磨双股,它们就像小手一样,不时地在**上挠啊挠,这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甚至一度打乱了林天龙的征伐节奏,让他不由自主地加快、加大了进攻速度。

    “噗……滋……”两串声响,代表着一抽一插连续两个动作,类似的声响已经在短短十分钟内上演了上百次了。

    不过这一次却有所不同,声响更大、更长,更带起了一声突兀的惊叫。

    随着惊叫出声,罗秀娟的身体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双腿骤然并拢,股间紧紧夹起,若不是林天龙那粗长的性具依旧如磐石般深入霸占着阴穴,可能这一夹就已经将他驱逐了。

    刚刚林天龙突然发力,让一直厮磨缓进的**一举冲过了徘徊区域,进入了更幽深之处,并闪电般接触了蜜蕊。这引起了罗秀娟极大的反应,可怜的美少妇虽是妇人之身,却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这种突然被闯入幽秘之处的感觉,既让她在兴奋瞬间达到了一个顶点,也承受了非常大的恐惧。

    罗秀娟本能地夹紧了股问,企图封闭峡谷,以逃避这种让她恐惧的感觉。可惜终究没有得逞,反而因为大幅度动作,使一股已经被捣桩良久的白浆细沫冲出了阴门,转眼让黑森森的峡谷披上了白液幔帐,倍添淫色。

    这种漏水状况大出罗秀娟的意料,随之而来的一股过电般的酥麻感更让这位美少妇双脚发软,差点委顿于地。

    幸好林天龙及时出手拙住了她的腰肢,才避免狼狈的情形出现。

    罗秀娟不禁又羞又恼,她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恨死身后的可恶家伙。想来想去,她只能用一句略带嗔怨的话表达:“你不能慢一点?”

    “秀娟姐姐,只是一次小高潮而已,谁想到你这么不经事。”林天龙笑道。

    一句话羞得罗秀娟简直要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太可恶了!这不是暗示她性经验不多吗?

    这是一种嘲讽!更是一种挑衅!

    罗秀娟不禁暗咬银牙,她不擅长言辞,但不代表她会忍受侮辱。她用实际行动来回应林天龙的挑衅——她控制阴穴媚肉,狠狠地一收缩!

    这本是报复之举,罗秀娟能够感觉到插在体内的**连连跳动,仿佛随时要喷发而出,她不禁有些得意,但是三秒之后,她忽然发现自己同样快感如潮。

    之前林天龙对她所做的一切,都被她以漠然的态度排斥于感官之外,所以就算有快感传输到她的神经内,其作用也被削弱了八、九成,完全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然而刚刚她刻意感受、控制阴穴内的一切,便等于放开了感官,阴穴内的所有感觉便如实反应到了她的快感神经之上。

    这一点完全在罗秀娟的意料之外,以至于面对汹涌而来的快感,她丢盔卸甲,只能失声呻吟。

    罗秀娟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误,然而,她已经没有机会后悔了。

    林天龙的二次进攻开始了,这一次不再是斜风细雨,而是劈头盖脸的狂风大雨。

    林天龙一只手抱住她的胸部,另一只手拙住她的腰肢,胯下抽挺的速度在短时间内加快了数倍。更可恶的是,他很清楚她的快感带在哪儿,性具的**不是在G点部位翻江倒海,就是在阴穴深处跟蜜蕊玩对对碰。

    罗秀娟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呻吟声愈来愈大、愈来愈激情、愈来愈放荡。

    连续数分钟的狂风大雨让罗秀娟几乎抛弃了之前所有的伪装和矜持,她甚至已经不知道是不是该恨这个大男孩,只觉得一股股浪涛般的冲击扑袭身心,带来了无边快感,带来了喷涌欲潮,顿时她脑子里茫茫然,既觉得这种状况陌生得令她恐惧,又想要紧紧地将它抓住,好能多一刻这样的沉醉。

    她很矛盾,一直在矛盾,她想取舍,却始终无法取舍。就这样,数分钟过去,狂风大雨渐渐止息,她的神智也开始恢复,一种近似悔恨的情绪也开始在她心头迅速滋长。

    罗秀娟依然感受到自己下体的充实,那根邪恶的**依然占据那里,依旧火热、粗长,原本感觉硕胀的**更加硕胀,即使她看不到它的样子,却能透过皮肉的接触,感觉其模样的狰狞。

    这样的东西匍匐在她已经被开发过一遍、显得略微宽敞的阴穴内,貌似在中场休息,然而罗秀娟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她发现它在微微颤动,仿佛是在一旁窥伺、企图吞噬猎物的巨蟒一样。

    这种感觉刚在她脑海里浮现,她就感觉到林天龙松开了她的胸部,双手全部移到她的腰臀位置,控制着她的腰肢,掰开她的臀沟。趁此机会,匍匐的“巨蟒”排山倒海般冲进了阴穴深处,重重地撞在了幽秘之地。

    蜜蕊巨颤!

    淫液潮涌!

    她来不及反应,撞击连续反覆进行,瞬间多达十几次。

    每一次撞击都像撞在她的心头,让她全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罗秀娟想放开嗓子呻吟,却发现嗓子就像失去了控制一样,所有的感觉都在阴穴内,身体其他部位仿佛都被神经抛弃了一样。

    高潮不可阻挡地来了!

    剧烈的喷涌快感麻痹了所有的神经,神奇的是,罗秀娟竟发现在这关键时刻,她忽然又能控制身体了。也因此,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一大股炽热的黏液从子宫内激射而出,冲破蜜蕊花孔,当头浇在正凶恶撞击蜜蕊的**之上。

    阴精大泄带来了难以名状的强烈酸酥感,罗秀娟想让自己不要叫出来,但结果她还是忍不住失声大叫起来:“出来了……”

    的确出来了!

    如白蜜般的大量黏液随着**的抽动涌出了阴门,四处喷溅,一时就如洪水泛褴,冲得草倒树歪,一片狼藉。

    罗秀娟的胯间峡谷简直成了泽国,更有不少黏液冲到峡谷边缘,沿着大腿往地上滑落,一时她的下身处处可见淫渍,那挂在腿弯处、已经被打得湿淋淋的白棉小内裤,更像是一个见证,证明罗秀娟此次高潮有多么强烈。

    事实上,经历了这么一次高潮之后,罗秀娟已经没有力气站着了,她只能趴在石桌上,感受自己的蜜蕊、花心被林天龙一步步攻占。

    该死的伪装野兽、不知怜香惜玉的小混蛋,也不让她喘息片刻,就又来了!罗秀娟的双手紧紧抓住石桌边缘,以拼命压抑的呻吟迎接林天龙仿佛不知疲倦的侵略。

    非人的**化身成为攻城锤,猛攻一个小县城门户,罗秀娟没想过自己能坚持多久,因为她发现经过了一次激烈的高潮之后,她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那根粗长火热的**每在阴穴抽弄一次,她的身体就经历一次触电般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她不认为自己还能守住最后的门户,事实上,不知不觉她已经有些渴望,渴望花蕊通道被打开之后能达到更大的高潮。

    林天龙没有让罗秀娟失望。

    约莫一刻钟之后,随着**攻破花蕊、**冲进密道,罗秀娟迎来平生第一次歇斯底里的高潮。

    大股滚烫的白稠**飘射而出,代表着美少妇达到了人生的至乐之境,至于那忘我的尖叫更像是引吭高歌,以歌颂一个崭新的人生正在她面前铺开。

    与罗秀娟的高潮几乎是前后脚之距,当昂扬的性具冲进了美少妇的子宫,并且火速与媚热的子宫展开亲密接触之后,林天龙的高潮也降临了,他放开精关,无数炽热的**子弹飞射而出,帕、啪、啪地打在美少妇的子宫肉壁上……

    此时还停留在忘我性爱高峰的罗秀娟感受到这一切,立即瞪大眼睛、张大嘴,想要表达什么,然而最终所有的言语只说了两个字:“不要:!”

    不要内射吗?在享受高潮快感的同时,林天龙脸上不禁浮起一丝邪邪的笑意。

    此时,罗秀娟拼着最后一丝力气,站起来企图推开他,然而在这连续的最强烈高潮里,这股推开的架势更像是投怀送抱。事实上,由于高潮持续颇久,罗秀娟身体内的力气几乎因此消耗一空,她的手哪还有半分力气?

    罗秀娟能够站起来已经是万幸了,双手才刚做背推之势,转眼身体就软倒在地。

    林天龙没有扶住罗秀娟,反而趁此机会,抽出了已经**大半的**,然后不管美少妇的狂喘,突然将粗硕的**塞进了她的嘴里。

    压抑了一秒的精关再次松开,剩余的小半**立刻宣泄而出。

    罗秀娟连忙想挣扎躲开,可惜她现在哪还有力气,喷涌的炽热**冲进她的咽喉,逼得她不得不接受这种邪恶的手段,努力吞咽……

    吞咽了足有半碗的**,罗秀娟才终于得以解脱,虽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耻辱,然而她的心里还是止不住惊诧,惊诧林天龙的**之多,果然是伪装野兽!非人!

    罗秀娟无力地坐在石板地上,感受着下体的痉挛和到现在还没有止住的潮水泛滥,一边狂喘着,一边满眼怨恨地瞪着林天龙。

    良久,罗秀娟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由于胯间淫液不停滴落,她只好脱下挂在腿弯处的小内裤,用以捂住下体的潮涌。

    “秀娟姐姐,我来帮你。”林天龙仿佛没有看到罗秀娟的不善目光,径直夺过小内裤,替罗秀娟擦拭下体。

    罗秀娟可不想领林天龙的情,挥开林天龙的手,找到之前脱下的衣服穿上,也不跟林天龙说半句话,便抱胸踉跄地离开了别墅花园。

    林天龙颇觉遗憾,美少妇的承受力有限,仅仅只能引发他的一次高潮,这对他来说只能算是开胃菜,或许刚刚他用强硬手段,还能享受到罗秀娟的其他地方,不过美少妇对他的恨意如此明显,林天龙也不想做得太过,以免超过罗秀娟的承受极限。

    对于这个已经被他占有的女人,林天龙有的是手段对付。暂时放她离开,让她喘息一下,心情整理一下,他觉得会对以后的发展更有利。

    这样一想,虽然消除不了心中的遗憾,但是一种期待的情绪还是涌上心头,让他不至于觉得此行太过无趣。

    天亮了,眼蒙黑巾拐了又拐饶了又绕,七转八转终于回到猎户家的小屋,芳表姐和琳表妹带着小瓶儿都等着急了,看见天龙和秀娟先后回来,都不禁欣喜。

    芳表姐和琳表妹围着天龙问长问短,秀娟不敢看天龙,只是默默拉着女儿小瓶儿向树林里面张望,等待丈夫的平安归来。

    猎户李猛被放回来了,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腰部被打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罗秀娟慌忙搀扶着丈夫李猛进屋,芳表姐为了回报秀娟容许他们留宿,再三推荐天龙用电能气功帮助李猛推拿按摩治疗一下。

    李猛听说了情况,又听说林天龙就是上个月在炎都山原始密林破获黄枭龙绑架案的那位少年英雄,顿时喜出望外,早就久仰大名久闻电能气功膏药的神奇疗效,急忙吩咐老婆罗秀娟在家里跌打酒之类常备药物里面找到一贴膏药。

    罗秀娟一直不敢看天龙,也不想搭理他,可是为了丈夫的伤痛,只好毕恭毕敬的将膏药递到林天龙手中。

    救死扶伤是医生天职,天龙自然也乐得帮助李猛一回,也算是对罗秀娟的感谢和弥补,他接过膏药顺手在罗秀娟芊芊玉手上摸了一把,罗秀娟粉面绯红如同晚霞,忙不迭缩回手去。

    一贴电能气功膏药贴上腰部,李猛顿时感觉轻松许多,连声道谢,芳表姐和林天龙琳琳一起就此告辞。

    林天龙也失去再次偷香的机会,只能在心里干流着口水与清秀的秀娟母女作别,继续踏上他们未完的行程。李猛坚持要出门相送,罗秀娟只好搀扶着丈夫,她始终不肯再看天龙一眼,只是和芳芳琳琳姐妹俩说了两句临别的嘱咐,听着丈夫李猛在旁边和天龙握着手再三致谢客套告别,直到天龙三人上路,她才情不自禁抬起头来,悄悄看向天龙那年轻潇洒的背影,不料这个时候天龙仿佛脑后长眼似的突然回头挥手,大男孩火辣辣的眼睛远远就传来了电波,电的美少妇心如鹿撞狂跳不已,急慌慌低下头去,再抬头时已经杳无踪影,芳心之中空荡荡失落落的,女儿拉了半天,丈夫说了什么,她都不知道。

    天龙知道美少妇罗秀娟越是不敢看他,越是心里有他,只是还要继续上路,委实令人失望。当然,好事坏事都只是相对的,虽然失去了继续品尝美少妇的滋味,但是没有被芳芳表姐撞破,保持了在芳芳表姐眼中的良好形象,至少理论上来说,会稍稍使得推倒芳芳表姐的难度系数会没有那么大。只不过,芳芳表姐并不似琳表妹那般单纯,自然就不能像对付琳表妹一般先挨挨碰碰增进一点彼此身体的熟悉度。呃,机会到底从哪里来呢?

    山路依旧崎岖,但是这条路平日走的多了,虽然脑子里面想着如何推倒芳芳表姐的天龙有些分心,仍然能够熟练的穿行。然而,芳芳表姐与琳琳没有这种能耐,他不得不放慢脚步,走在最前头引路。碰到有些陡峭的山路时,还得他牵住琳琳,琳琳再牵住芳芳表姐,才能成功的通过。

    “哎哟……”芳芳表姐仙乐般动听的呼叫声充斥着痛苦的味道在身后传来,随找传出的是琳琳大惊小怪的尖叫声,听得林天龙心头咯噔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忙停住脚步回头,芳芳表姐此刻跌坐在细密的草对上,一双白腻的手儿捂住左脚的踝部,神情苦楚的样儿看得天龙心儿也跟着隐隐作痛。身边的琳琳衣服不知所措的神情,焦急的跑到他身边死死抓住他的手。

    “表哥,不得了……姐被,被蛇咬了!”

    啊!听到这话,天龙又是一惊。虽然此时已经清晨,理论上说,蛇虫之类的毒物也该躲到洞里不会再出来活动。不过,意外的情况总是有的,这炎都山原始密林里,被蛇咬到可不是什么好事。

    “芳芳表姐别怕!来,让我看看,没事的……”天龙几步急行到芳芳表姐身边,柔声哄得芳芳表姐放开双手。赶紧趁机二话不说就飞速的将芳芳表姐沾上些许黄泥的鞋袜一股脑的除去。

    被咬中的地方正是人体脆弱的踝关节处,两点殷红的牙印周围的一圈皮肤开始迅速的红肿,伤口里缓缓的流出黑红的血液。

    这,明显就是被毒蛇咬过的症状!看着芳芳表姐脚踝淤肿的速度,还不是一般的毒蛇。要是不及时的医治,后果不堪设想……娘的!为了心爱的芳芳表姐,就算是死,也得拼一拼了。离月光湖的距离恐怕还很远,要眼睁睁就这样看着芳芳表姐毒发,实在是没法做到。

    看到天龙愁眉苦脸犹豫不堪的模样,芳芳表姐没来由的一阵心疼,居然安慰起我来:“天龙……别,别担心。不就是被蛇咬一口吗,姐没那么脆弱的。呀!你……干什么?”

    趁着芳芳表姐分神时,天龙轻轻的托起芳芳表姐的小腿,坚定的俯首下去,张嘴就含住被咬的伤口上猛力一吸……

    吸毒,是在芳芳表姐不住挣扎,琳琳委屈的帮着天龙压制住芳芳表姐的情况下完成的。直到被咬处的伤口流出的血液变成应有的鲜红色,又赶紧在周围找来一些能够止血镇痛的药草在嘴里嚼烂后敷在芳芳表姐的伤口处,又撕下他衬衫衣角处的一块给芳芳表姐包扎好,才如释重负的嘘一口气。

    一系列动作完成后,天龙才感觉到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一定是吸毒时有些毒血流到肚子里去了。连忙用力晃了晃脑袋,极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冲着芳芳表姐微笑道:“好了,蛇毒基本上已经吸出来,芳芳姐你不用担心了……”

    “小笨蛋!”芳芳表姐的骂声又轻又柔,听得天龙心痒痒的难受。

    由于脱去鞋袜,芳芳表姐半截晶莹白皙的小腿暴露在天龙的视线里。刚才急于给芳芳表姐吸毒,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思去欣赏,如今近距离看到曾经偷偷窥视过无数次的芳芳表姐娇嫩的肌肤,仍然是令人怦然心动。

    芳芳表姐叫了天龙好几声,天龙才从淫邪中回神。看到天龙就快要流出口水的表情,芳芳表姐一下子明白过来。连忙放下卷起的裤管遮挡住小腿的春光,这才娇羞嗔怒的瞪天龙一眼,低啐道:“死天龙!姐的豆腐你也敢吃……你知不知道用嘴巴吸伤口是很危险的?要是,要是万一你出了什么事,你叫人家怎……叫人家怎么向姨妈交代?你个大笨蛋……”

    天龙低着头,一声不敢吭的等着芳芳表姐骂干了嘴唇,恨恨不平的停止了教训工作后,天龙才不顾芳芳表姐的反对,在琳琳的帮助下将受伤不能自己走动的芳芳表姐背在身上,一手向后扶住芳芳表姐柔软又不失弹性的腿儿,一手拉起琳琳,飞快的朝着月光湖方向赶去。

    芳芳表姐无限娇羞的在天龙背上趴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天龙的大手会作怪一般上移去轻薄她形状完美的臀部……说实在的,天龙确实很想摸一摸芳芳表姐完美的屁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