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59章 李楚原别有用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不值这个价。”

    林天龙摇头道:“最多只能给你五十万美元。”

    “那你帮我杀一个人……”

    林天龙又摇头道:“我不是杀手,如非必要,我不想杀人。如果你要我帮忙救一个人,我倒会考虑。”

    “救人?说得容易,你口头应承了,人就会被救出来了吗?空口白话谁不会说?”

    李香苓忿忿地骂道。连续两个要求被拒绝,尤其林天龙说她只值五十万美元,这个价钱与她要求的一亿美元整整相差两百倍,尽管她知道一亿美元的要价很难实现,但是被拒绝的难堪,加上瞬间被打折为两百分之一的身价羞辱,让她差点气炸了。

    “原来你担心我占有了你,却无法兑现承诺。”

    林天龙若有所悟地道:“那你就提个能快速实现的要求。”

    “不,如果你想要我心甘情愿地把身子给你,你必须替我杀一个人,他叫鲁莽,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他杀了我的爸爸、妈妈、弟弟,还有年仅三岁的妹妹,如果不是我一直杀不了他,你不会得到这项交易,因为我早有未婚夫,我的身体属于他,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得到我的身体。”

    李香苓激动地道。

    “看来你的过去很复杂,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不是中国人。”

    林天龙道。

    “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越南人,鲁莽是越南的将军,他拥有显赫的家世,但是满手血腥,他还与中国广西的某个高官勾结,走私、偷运毒品,甚至还贩卖人口。在省城甚至在美国都有庞大的贩毒集团,如果你答应我杀了他,我就是你的性奴,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李香苓道。

    “鲁莽?哈哈,怪不得其资料上面当年曾经在金三角显赫一时,原来是越南的将军。”

    “你知道这个鲁莽吗?”李香苓惊诧的看着天龙。

    “这是个秘密,恕我不能奉告!”林天龙沉吟了片刻,才道:“鲁莽是个人渣,杀这样的人我倒没有心理负担。好吧,我答应你。这不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而是清除一个世间垃圾,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一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将活生生的鲁莽送到你面前,他是生是死由你决定,我想这比我动手杀死他更符合你的愿望。”

    “好!很好!既然你答应了,我自然就是你的。你先别忙动手,我还有一个疑问,我那把枪到了你手里,怎么只是一抖,就会分解成零件,那些零件还都变形了?”

    “中国有内家功夫的传说,你就当我用的是内家功法,或者当成特异功能也行。”林天龙微带神秘地笑道。

    “内家功夫?特异功能?虽然我觉得你并没有说实话,不过你的确是个很奇特的人,听说你的什么电能气功特别厉害,我想应该就是这个比。好吧,来吧,我的身体是你的了。”

    李香苓闭目仰头道。

    “你不怕我只是空口说白话吗?鲁莽还没有送到你面前,你就献上自己的身体?”

    林天龙笑道。

    李香苓无奈睁开眼睛,脸色有些红晕,没好气地道:“如果你再多问一个问题,你就别想碰我一下。”

    “明白了,那我来了。”

    林天龙嘻嘻一笑,手立刻探到李香苓的胸前,抓住这对处女的娇乳,揉捏几下,又分出一只手,贴滑着李香苓的肌肤,蛇游到她的下身峡谷之地。至此小坏蛋忍不住又碎碎念,另外一个贫乳妹如何安静下来的?

    “哦啊……”

    李香苓发出一声彷佛鹤鸟长鸣的呻吟,胯部更是忍不住紧夹起来,可是这又怎么能阻止得了林天龙这个小色鬼对她的进一步侵犯呢!

    处女的终结已成定局,三十岁的老处女在红花绽放里终结自己的处女时代。

    “香苓姐姐,你这是何苦?”

    阮清屏偏头哽咽道。她不想看到李香苓被一个刚刚还是敌人的小坏蛋大男孩奸淫的情形,也不想被又一场活春宫激起自己身体里的更大情欲,终于发声了。

    当林天龙将炽热的阳精劲射入李香苓的子宫内的时候,这个已经数度高潮的女人忍不住尖叫一声,体内压抑了三十年的阴精以一种与稠热白粥无异的状态激射出来,瞬间让房间内本已飘荡的性味浓厚了数倍不止。

    因这彻底的高潮,李香苓竟然晕过去,直到林天龙在她身体上好一阵爱抚,才渐渐醒转过来。

    “我刚才死了吗?我感觉登上最高的山峰,然后突然掉下去。”

    李香苓有气无力道。

    “傻女人,这是性高潮。”

    林天龙笑道。

    “不行了,我太累了,我要睡会儿。”

    说着,李香苓就不管不顾地闭上眼睛,也没心思理会林天龙的阳根是否还深插在她子宫内。她带着被开苞的痛楚和连续高潮的深深疲倦,转眼就睡过去。

    林天龙只好将她抱上床,与俞菲虹作床伴去。

    当林天龙转头面对剩下的阮清屏时,林天龙看到的是阮清屏盯着他胯下的硕长阳根发呆的眼神。

    “你不会对它也感兴趣吧?”

    林天龙笑谑道。

    没想到,阮清屏竟然点头:“如果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也可以是你的。”

    “说来听听。”

    林天龙颇有兴趣地道。

    林天龙虎吼一声,胯下深进到极致,炽热的**子弹横扫阮清屏的子宫,当倾注大半的时候,他又压抑着抽出来,插进阮清屏的嘴里,让她的嘴巴承接余下的部分。

    阮清屏乖乖地吞下愤怒射出的浓稠阳精,非常配合,末了还侧身趴伏在林天龙的胯部,学俞菲虹用唇舌仔细帮林天龙清理了阳根。

    林天龙满意地点点头,一边玩弄着阮清屏的橙子小乳房,一边道:“没想到你倒有一副淫媚的身体,耐久战,阴道也深长。不过今天给你开苞,不能尽兴,否则你就有大苦头吃了,改天一定好好调教调教你。”

    阮清屏长眉一抬,微微瞪了林天龙一眼,不过没有说话,只是用牙齿在林天龙阳根肉冠上重重咬磨了一下。

    “啪!”林天龙在阮清屏虽然小巧但是翘挺异常的屁股上拍了一记,说道:“乖一点,做性奴要有做性奴的自觉,否则你的愿望谁来帮你达成。对了,改天我给你一帖膏药,将脸上的十字刀疤去掉,我的方法不是整容,只是恢复你的原貌。”

    “能不能留下?如果要消除刀疤,我早就去找整形医院了。”

    阮清屏抬头道。

    “不能。跟了我,你们两个都将与过往一刀两断,安心做好你们的性奴本分。”

    林天龙冷脸道。

    “小色鬼、小淫棍。”

    阮清屏不满地道,不过不满归不满,**还继续照做,阮清屏虽然没经验,但是她要上手的事情,看一、两遍就会了,现在她简直将林天龙的阳根当成唇舌间的可爱玩具,尽管这看上去非常淫荡。

    林天龙在别墅内窝了一天一夜,享尽了三女的伺候。虽然李香苓和阮清屏因为刚刚开苞,只能唇舌伺候,或者勉强使用一下菊门接驾,但是俞菲虹却是熟妇的身子,可以任由他折腾。

    俞妃虹也没有被绑架的恐惧和惊慌,原来李楚原派给她们的任务却是殊途同归,不管是什么办法,软硬兼施,都要得到林天龙的**,因为李楚原要进行科学化验,据说是要看一看林天龙的**活力到底有多强,个中有什么奇特之处?林天龙却知道事情恐怕并非这么简单,而俞妃虹阮清屏李香苓三女也说不出来什么了,她们的身份所限,毕竟所知有限。

    ***             ***           ***

    而李楚原第一时间获知计划成功,三女顺利得到林天龙的**之后,大喜的对姐姐李茹真说:“大功告成了,在研究基地已经顺利得到林天龙那小子的**和皮肤组织,第一时间送到研究室去了。本来这个事情请姐姐你出马也可以手到擒来,只是我实在不想让林天龙那个臭小子玷污姐姐的娇躯。”想一想林天龙那个小混蛋曾经压在姐姐李茹真丰腴圆润羊脂白玉的胴体上面肆意挞伐,从小对姐姐敬若神明惊为天人有着恋姐情结的李楚原心理就忍不住又恨又气又伤心,恨得是林天龙那个小混蛋赖蛤蟆吃到了天鹅肉,气得是姐姐李茹真居然甘心情愿而且好像还对那个小混蛋情有独钟,伤心的是自己这辈子恐怕也没有机会没有胆量去实现恋姐情结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李茹真娇斥道,转移话题,“这样研究就可以进行了吧?”

    “自然是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研究看看林天龙这个小混蛋进入过炎都山悬浮天宫洞府,身体特质和**活力到底有哪些异于常人的变化?如果研究成功,开发新药只是小菜一碟,肯定会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在全世界引起轰动也是必然的,到时候我李楚原可就功成名就呼风唤雨不可一世喽!”李楚原哈哈狂笑道,心底狠狠骂了一句,可惜俞妃虹那个美女了,真是便宜林天龙那个小混蛋了。

    ***             ***           ***

    不过林天龙这个时候得了便宜很头疼,让他头疼的是三女并不和睦,俞菲虹愤恨李香苓和阮清屏对她起过杀心,而李香苓则恨俞菲虹给过她一耳光。两女之间的仇怨就此结下,阮清屏自然帮李香苓,所以她站到李香苓这一边。

    虽然是二对一,不过依然是俞菲虹占上风。原因很简单,李香苓和阮清屏都是性奴身分,而俞菲虹起码是个情人,她的性子还有些泼辣,得理不饶人,再说林天龙也有些偏袒她,所以让李香苓和阮清屏受了不少气。

    不过这样的冲突也就局限在两天内而已,随着林天龙或多或少地提及他在成都的一些事情,三个女人都明显感觉到一些威胁。

    李香苓和阮清屏还好,她们自觉性奴身分短期内改变不了,倒没有想在林天龙心里占多大地位的想法。

    而俞菲虹不同,与林天龙发生关系后的第二天,她就打电话给丈夫李大奎,提出结束两人已经名存实亡的婚姻的要求,李大奎也同意了,准备择日签署秘密离婚协议。正因为这样,俞菲虹才盘算起与林天龙的关系,虽然她对林天龙并不了解,不过这个大男孩给她的感觉太特别了,他征服她的身体,也渐渐地征服她的心,所以她要锁住这个男人,虽然不一定要他像普通男人一样爱她、娶她、守着她一个人,但是也不能任他信马游缰地到处找情人。

    就是在这样的想法下,俞菲虹与李香苓的关系有了缓和的迹象,毕竟三个女人已经经历三飞的“友谊”,男人的友谊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她们的关系似乎也有向这种理论靠拢的趋势。

    当天晚上,俞妃虹和李香苓还在熟睡中,阮清屏悄悄叫醒了林天龙。

    “林少,你可以走了。”

    “现在?我可还有点舍不得呢!”林天龙坏笑道。

    “你是舍不得我们,可是我们担心你更舍不得表姐表妹!”阮清屏说话总是这么直钻人心,带着天龙走出房间。

    “你这个小贱货!”林天龙狠狠在阮清屏小屁股上面捏了一把,只好跟在她的后面,“我表姐表妹她们还在猎户家里安全无恙吧?”

    “她们自然安然无恙,可是猎户却不安然无恙,在我们手里呢!”阮清屏娇喘一声。

    “你们抓那个猎户干什么?人家一家三口好好的得罪谁了,你们还派流氓无赖去欺负骚扰人家老婆,李楚原知道这些事吗?你们也上点档次,不要净干这些下三烂,好不好?”

    “我们不会伤害那个猎户的,不过,你要先进这屋再说。”阮清屏打开了通往别墅花园的门。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花园里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妇,正是猎户的妻子秀娟,林天龙不得不愤而质问。

    “罗秀娟她甘心舍身救夫,你有意舍身救人,你们俩在这里欢好一场就可以离开了,猎户自然会平安回家,我已经让这里所有的人休息,你有一晚上的时间。”说完,阮清屏扭腰摆臀,很潇洒地离开。

    林天龙恨恨地看了阮清屏颇具风情的背影一眼,撇了撇嘴,内心挣扎了三秒钟,最终还是往清秀小少妇那里走过去。

    罗秀娟,人如其名,一个有三分婉约、七分轻愁的女子。

    林天龙的眼力极好,虽然隔了一段距离,还是将这个女人的优缺点看得一清二楚。

    她的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二岁,古典的鹅蛋脸,长得眉清目秀,大概一百六十一公分的身高,因为穿着平底鞋,看上去身材偏于小巧。

    但事实上,她这样的身高对女人来说并不算矮。

    等林天龙渐渐走近,看得仔细了,越发觉得这个山里的美少妇比较耐看。

    她的身材珠圆玉润,皮肤白皙匀净,若非眉锁轻愁,眼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风霜,使一种寂寥离俗的气质萦绕于眉宇之间,恐怕见到她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咽一口口水。

    无疑的,这是一个不乏动人之处的女人,林天龙眼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欣赏。

    那一边,听到脚步声走近,本来微微低头、处于恍惚状态的罗秀娟抬起头,往林天龙这边望了一眼。也仅仅是一眼,她的目光便从林天龙脸上微微移开,仿佛受不了这样年轻英俊的大男孩如此近距离看着她似的,羞答答垂着头低声说道:“我来救我丈夫,她们说你会救我们的,但是要我和你……才会放了我丈夫……放了我们的……”

    “别害怕,我们会平安回家的,你丈夫也会没事的。”

    林天龙并不陶醉女人痴迷自己英俊的相貌,相反,他更痴迷于去占有身在云端的美丽女人,这个过程让他更加向往。

    以罗秀娟的姿色,充其量只算是一半在云端的女人,然而阮清屏别有用意的安排,林天龙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过分挑剔。

    当林天龙终于在罗秀娟面前站定,罗秀娟移开的目光又回来了,不过落点不在林天龙脸上,而在林天龙的肩膀上,似乎林天龙的肩膀比他的脸更值得关注。

    这似乎是一种淡定的姿态,但也是赤裸裸的无视!

    林天龙忽然很想知道,当他开始侵犯这个女人身体的时候,她是否还能保持这分淡定与无视。

    然而,情况出乎林天龙的意料。

    大约半分钟的相对沉默之后,罗秀娟忽然转身过去,停顿了数秒之后,开始缓缓地脱下上身穿的黑色无扣小坎肩,再一俯身将下身的白色百褶半身裙也褪了去。

    当下是盛夏,炎都山的天气依然炎热,早晚还是有些凉的。

    罗秀娟好像抱定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决心,也没穿多少衣服,脱去了坎肩和裙子,身上只剩下贴身衣物。

    上身还有一件蕾丝裹胸小衣,以及小衣网眼内隐约可见的黑色无肩带胸罩,而下身只剩下一条白色纯棉无痕小内裤。

    直到此时,罗秀娟都没有说话,仿佛她只是在私密空间内换衣服,而不是面对一个男人脱衣服。

    林天龙的目光落在此女白皙的臀部和大腿位置,脑海里闪过她俯身褪裙的那一会儿,腿根峡谷地带清晰可见的黑漆漆的风景,不禁猛咽了一口口水。

    接着的情况更加怪异。

    林天龙以为罗秀娟还会继续脱下去,而事实上她没有继续,也没有转身,只是前行了几步,走到一张掩映在花树和葡萄架里的石桌前,然后翘臀趴在了上面。

    这个动作无声胜有声。

    林天龙双目色光大放,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他没有客气,走到罗秀娟身后,双手随即就抓住了罗秀娟的两片白嫩臀瓣。

    罗秀娟的身体微微一颤,鼻孔里隐约哼了一声,但也仅仅只有这样的反应。

    林天龙的双手开始在白臀上抚摸,娇嫩而颇具弹性的臀肉带来了美好的手感,林天龙忍不住轻轻地捏弄了几下。

    林天龙没有急于占领更私密的要地,在抚摸了臀部一会儿之后,他的双手开始往上移,一只手贴在罗秀娟身侧,另一只手则沿着脊椎向上缓缓滑去。

    罗秀娟的皮肤白净细嫩,以男人粗糙的双手抚摸上去,越发感觉其嫩滑。

    这个小少妇虽然眼中带有一丝风霜,似乎在炎都山里的生活境况窘迫,然而她的身体并没有受风霜所累,相反她的筋骨、肌肉给人一种珠圆玉润的感觉,显示健康状况非常好。

    这种健康是由内而外的,而不是由化妆品强加上去的,也正因为这样,这种健康里带着一种青春的激荡、一种饱满的性感,让林天龙非常心动。

    事实上,林天龙一直对他要占有的女人有苛刻的要求。虽然并不要求她们一定是处女,但是却要求她们的身体相对纯净。

    对于纯净的定义,天龙有他的独特方法。

    一般来说,女人的性伴侣愈多,体气愈显混杂,身体距离纯净也就越远。

    从这一点来看,罗秀娟无疑是一个比较纯净的女人。虽然身为人妻的她早已不是处女,不过林天龙却能从体气方面,确定她曾经有过的男人绝不超过两个。而且那两个男人并非一起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而是先后出现,也就是说罗秀娟并不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

    罗秀娟的纯净还体现在她身上,其残留的男人气息非常淡,淡到几不可察,起码有三个多月,她没有跟男人上床,这对林天龙来说也是一个小小的惊喜。

    认真说来,其实林天龙是一个有些许性爱洁癖的男人,他绝不会跟一个刚跟其他男人做过没几天的女人上床,无论这个女人有多美。因为经历了性爱的女人,身上会残留男人的气息,即使隔着老远,他也能感觉到。

    对于同性的气息,林天龙有种天生的排斥,这种排斥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变相的强烈占有欲。

    林天龙就是一个占有欲望极为强烈的男人。

    罗秀娟的身体状况无疑很符合林天龙对占有对象的要求,而随着这种认知被再次确定,林天龙不禁加快侵犯的速度。

    林天龙在背上滑动的手探进裹胸小衣,一直滑到胸罩的背扣位置,轻轻一挑,胸罩便已经松开。与此同时,林天龙的另一只手顺势从侧身方向,探到罗秀娟的胸前。一只丰满的乳房顺势落入林天龙的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