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57章 审判阮清屏李香苓

第1157章 审判阮清屏李香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死了……丢了……”

    俞菲虹的身体忽然一痉挛,菊门一放一松,林天龙随即感觉到她的菊门的湿热液体大增,并且变得炽热起来。

    而他刚刚将另一只手探到俞菲虹的阴部,便感觉那水草茂盛的肥美丘陵忽然翕合颤动起来,外张的大**在俞菲虹忽然夹紧胯部的挤压下紧紧地堵住阴门,不过依然阻止不了一股温热的黏液喷泉般地挤射出来。

    “你这淫妇,这么容易高潮。”

    林天龙从俞菲虹的菊门里抽出手指,然后在成熟美妇的肥臀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俞菲虹“啊”的媚叫一声,立刻回以颜色,右手重重地捏了一下林天龙已经粗硬起来的阳根。

    “不要说我,你敏感的地方被弄,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说着,俞菲虹气哼着扒下林天龙的内裤,然后俯身张口吞下林天龙阳根的前半段,粗大的**顶着硕大的**一直深进到她的喉咙才停下。

    “淫妇,**经验这么丰富。”

    林天龙揉捏拍打着俞菲虹的肥臀道。

    俞菲虹就着林天龙的阳根一阵急速套弄,然后带着口涎抬起头来,瞪眼道:“怎么啦?老娘是有夫之妇,你这小淫棍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老娘以前两个男人,无论卢川还是李大奎都没有享受过老娘这种伺候,以前我顶多舔舔橡胶棍,这次便宜你了。”

    说完再次媚哼一声,俯下身。

    俞菲虹这般卖力,是想看到林天龙**时的丑状,以便回击刚刚他嘲笑她容易高潮的话,不过没想到十分钟的**,除了让林天龙的阳根更加粗大之外,这小淫棍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迹象。俞菲虹**得额头冒汗,最终不得不放弃,按照林天龙的指示侧卧曲身并腿躺在床上,接受林天龙的占有。

    初临的痛苦委实比处女破身时还痛,俞菲虹替第二任丈夫李大奎生过一个孩子,而且是顺产,但是没想到就连顺产过孩子的阴道在接受林天龙入侵时,仍然有撕裂般的疼痛。

    还好作为熟妇的淫媚身体,加上刚刚高潮了一次,阴道内残留不少淫液,所以适应得比较快,林天龙粗长的阳根在体内抽插了几十下之后,俞菲虹已经能够感觉到快感。她的快感刚起,林天龙就连续在她体内深进,长枪直捣黄龙,连连深进撞击在她的花心上,俞菲虹一时没能忍住,尖叫一声,交出大股的阴精。

    正当俞菲虹在高潮余韵享受着久违四年的快感时,林天龙却开始转移战线,抽出阳根抵在她的菊门上,同时还用手指在她阴道内一阵抠挖,挖出了大量的阴精淫液,涂在她的菊门口。

    “你不能……你太粗了……我会痛死的……”

    俞菲虹想反对,反对的结果就是再次发出一连串的惨叫,不过幸好林天龙将阳根收缩了一部分,使俞菲虹只经历了和刚刚初临时差不多的痛苦。

    “小淫棍……你怎么不去死啊……痛死老娘了……啊呜……不要捅那么深,会捅到肠子的……啊……”

    又经过了上百下的抽插,俞菲虹迎来一个激烈的高潮,不只菊门深处喷出巨量的奇热淫液,阴道口更似喷水龙头般,无数白热的黏液激射而出,不但打湿了附近的茂盛阴草,整个大腿臂部,乃至半个床铺都完全被这些黏液污染了。

    经过了这次高潮之后,俞菲虹变得非常慵懒,不过身体却异常敏感起来,压抑四年的性欲彻底觉醒,所以即使林天龙拿出新手法,开始在她的下身两个洞里打起了游击,俞菲虹也没有反对,相反配合地揉起自己鼓胀如排球的胸部,刺激着林天龙的性欲神经,使他愈发猛力地侵袭。

    俞菲虹前前后后连续经历了六次高潮,泄出的阴精淫液几乎将整个床铺都污染之后,林天龙忽然沉哼一声,阳根深深地插进俞菲虹阴道的至深处,在俞菲虹的子宫里,愤怒的**子弹如怒江拍岸一般,击打在子宫柔媚的内壁上,引起了俞菲虹持久的尖叫。

    “深……好深……化了……化了……天啦……我要死了……让我死吧……”

    俞菲虹被强烈的快感彻底淹没,整个人彷佛痴呆了一般,与此同时,她的阴道内抽搐痉挛到极致,子宫体腔更是一阵剧烈蠕动,然后一大股稠粥似的滚烫阴精从输卵管里喷涌而出,直接浇在林天龙那已经胀大到极致的硕大**上,使其经历了一番熟妇高潮至顶端彻底投降后交出的淫骚精华。

    这时,俞菲虹的肥美**也如花蕾盛放般张开到极致,在**与阴门的缝隙里,浓白如乳液般的阴精喷溅而出,简直就如浇田的喷洒口一样,阴精四散劲射,有的达至数尺之外的地方,其中一些水点竟然喷到一直在欣赏这场活春宫的李香苓和阮清屏脸上。

    “奸夫淫妇。”

    食髓知味而眼眸中春情勃发的李香苓低声骂道。

    若不是不敢激怒林天龙这个小坏蛋,防止他上了俞菲虹之后,淫性大发,来祸害她们,李香苓真想破口大骂这对不知耻的男女,竟然在她和阮清屏这两个陌生女人面前,如此公然宣淫。

    更可恶的是那个淫妇俞菲虹竟然高潮到下体喷水,还喷到她的脸上。这水浓白,黏黏的,简直就像牛奶一样,有一股让李香苓很想呕骚香味。可是偏偏闻久了,竟然让她也不禁想做这种事情,而且她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曾经被林天龙压在身下强奸的情景,那种意识里的情景非但没让她多痛苦,反而有一种变态似的快感,让她不禁更加痛恨林天龙和俞菲虹这对奸夫淫妇。

    林天龙深插在俞菲虹体内,与俞菲虹一阵热吻,他的双手更是抚摸这个熟妇的全身,帮助她缓解极度高潮后的身体痉挛。直到许久之后,林天龙将犹自挺立的阳根抽出来,放到俞菲虹的嘴唇边。

    面对满是男女****的阳根,俞菲虹有些犹豫,虽然她刚刚帮林天龙**,可彼时不同于此时,她可是有轻微洁癖的女人。不过,林天龙的霸道她已经见识过了,看他期待的眼神,俞菲虹只好屏着呼吸将阳根吞入口中。

    事情做了,往下清理的过程也就颇理成章了。

    清理了数分钟,俞菲虹忽然夹紧胯部,微皱眉头。

    “要小解吗?”

    林天龙邪笑着问。

    俞菲虹羞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抱你去。”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俞菲虹在极度高潮的汹涌余韵里挣扎起慵懒的身体。

    “何必害羞,刚才什么都做了,再多我们去洗手间还可以……”

    林天龙凑到俞菲虹耳边一阵低语。

    俞菲虹的脸立刻烧红若天边晚霞,嗔道:“你这死鬼,尽想这些邪恶的摆弄方法。”

    俞菲虹捶了林天龙一拳。

    林天龙坦然承受,同时抱起俞菲虹,往洗手间里走去。

    俞菲虹双手掩着阴部,防止阴道聚积的**难堪地涌出,然而最终还是止不住淫液白浆的滴滴涌出。

    半分钟后,洗手间里响起水滴落盘的声音,不过同时也有一种异样的呻吟响起。过一会儿,小声的呻吟变成大声的浪叫,水滴落盘的声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到了浪叫最激烈的时候,简直要隔半分钟才会滴下一滴。

    “啊……不要插那么深……都到肠子了……啊……死了……我屁眼里要化了,啊……真化了……我要尿了……”

    浪叫终于彻底演变成高潮时的呐喊,然后是久久的粗重的喘息。

    林天龙在俞菲虹菊门深处射了高潮时的大半**,然后又迅速将阳根拔出来,插进俞菲虹的嘴里,这时候俞菲虹已经没有心思在意阳根是不是刚与她最污秽之性器进行过亲密接触,她很配合地承接林天龙在她嘴中的飙射,然后一口一口将浓热的阳精吞咽下去。同时,她身下的马桶内水声哗哗地响起,被刚才极度激烈的高潮阻挡了许久的尿液终于冲体而出,宣泄着释放的快感。

    当俞菲虹带着唇角残留的秽迹,瘫软着被林天龙抱扶出洗手间时,已经被这对奸夫淫妇弄得情欲勃发、下身湿热一片的阮清屏和李香苓,都眼射怒火,这对不知廉耻的男女简直将世上最邪恶的事情当成表演,好像存心要看她们笑话。她们一方面暗恨自己自制力低下,另一方面却在不停地诅咒奸夫淫妇早点死在这事上。

    可惜,她们的诅咒不起效果,反而在看到俞菲虹脸上的表情,想到邪恶处,她们又忍不住心神摇曳,阴部**汨汩。

    “我要睡一会儿,你不要打扰我,如果你还不够,就找她们两个吧,这两个狠毒的女人,该让她们付出一些代价。记住,不要在睡觉时弄我,否则我明天肯定不理你。”

    俞菲虹慵懒地道。说完,在床上裹起毯子,不一会儿,呼吸平缓下去,已经沉睡过去。

    林天龙搬来一张靠椅,然后赤着身体,坐到李香苓和阮清屏面前,他刚刚释放了两次身心放松,所以很愿意来调戏一下这两个狠毒的女人。

    “我不管你们来自何方,是什么人,有何目的,你们既然主动得罪我,企图危害我的生命,而且还拿普通人的生命当儿戏,就已经犯下百死莫赎之罪。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我将你们准备用来对付我的布局照搬照抄地在你们身上施展出来,也就是说,你们会被陌生人奸杀,当然,那个陌生人肯定不是好人;二,做我的奴隶,你们将没有自由,你们的一切都将属于我,直到我确信你们已经赎罪完毕,才可以考虑给你们自由或者提升你们的待遇,比如做个丫头、侍女。”

    “你以为你是谁?上帝吗?你有资格审判我们吗?还想主宰我们的命运,你做梦!不就是死吗?我一咬舌头就可以做到。”

    阮清屏冷冷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