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54章 香艳杀机相伴相生

第1154章 香艳杀机相伴相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吧,宝贝。”

    林天龙凑到阮清屏耳边,舔着她的耳垂,笑嘻嘻地道。

    移动终于改成走动,虽然步伐不大,但比起刚才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而为此带来的后果就是林天龙在阮清屏胸前的活动更加的激烈。他简直将阮清屏的乳房当成跳跳球,任意地抓挤、揉捏、蹂躏,由于阮清屏的乳房很小,他这一手完全可以照顾到乳房的各个部位,从乳根、乳峰到小如白果的乳头,阮清屏觉得又痛又酥麻,复杂的快感侵袭着她的身心,她只能咬着牙,数着林天龙的步伐,同时自己竭力往前移动,以带动林天龙前进。

    眼看楼梯走了一半了,阮清屏脸上露出一丝期盼。快到了!简直度秒如年的阮清屏只能暗暗鼓励自己。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乳房一松,林天龙竟然放弃对她乳房的蹂躏,将手向下探去。

    “你想干什么?”

    就算勉强维持调情时的迷醉,阮清屏依然脸色骤变。

    林天龙的大手张开着,贴着她的肌肤,从乳房位置徐徐滑下,粗糙的手掌就像浅耕田地一般,摸着她的肋部,到柔软的腹部,再到平滑无一丝赘肉的小腹,然后就像毒蛇一样,钻进她的裤子,而且一钻就是两层,直接钻进她的内裤,贴着矮草丛生的阴阜三角区,最终停在腿根峡谷前。不是他不想前进,而是阮清屏忍不住停下脚步,夹紧了腿根,已经收紧防线展开防御了。

    “不要再进了,不能再进了。”

    阮清屏带着一丝喘息,微微颤声道。

    “为什么?”

    林天龙乐得停下身,手掌在阮清屏颇为多肉的阴阜三角上摩挲着,按捏着,不时地揪起一撮乱草,轻轻扯动,引起阴阜丘陵的局部微微抽搐。

    “那里现在还脏,我今天没有洗澡。”

    阮清屏急中生智,倒是找了个借口。

    “我不介意。”

    林天龙嘿嘿笑道。

    “可我介意,再说我快忍不住了,我们赶快上楼洗澡,我想快点和你做……”

    “做什么……”

    “**!”

    阮清屏恨不得咬林天龙两口,这个小色鬼偏要她把这个词说出来,存心羞辱她。

    “愈是忍不住,就愈要忍住,那样做的时候才有快感。”

    林天龙怪笑一声,手上加大动作,同时破天荒地主动继续往楼上前进。当然,他的主动可不是平白给的,而是有目的的。

    阮清屏身体被林天龙前进一带动,双腿并拢的姿势哪能继续维持,趁此机会,林天龙的手立刻穿峡过谷,一举探到最深处,并且迅速占领神秘园。更可恶的是他竟然急色到立刻发起进攻,在阮清屏察觉到并快速收紧腿根肌肉的时候,他的中指已经挤开大小**,深入到阴道口,在微微湿润的沼泽通道里,火速深入到手指的极限。

    “啊……”

    阮清屏发出一声似痛非痛的尖声呻吟,原本紧张的身体突然一软,若非林天龙反应及时,伸出另一只手抱住她,这个女人就要跌倒在楼梯上。

    想不到她的阴道那么紧窄,简直跟处女似的。林天龙有些疑惑,他本以为看上去有二十六、七岁的阮清屏应该有些性经验,否则也不会来勾引他,没想到阮清屏根本就是个雏儿,单从阴道内的情况看,虽然没有处女膜,但是也与处女无异,或许有过男人,但是**次数绝对屈指可数,否则她也不会被他的中指一插入,就敏感得身体发软。想到这里,林天龙的脸上就不免露出一丝坏笑。

    阮清屏稍微适应了林天龙手指的侵入,就算再怎么隐忍,脸上也露出愤恨难平的神色,只是她自以为侧对着林天龙,不会引起他的注意,但她根本想不到,她千方百计地阻挠林天龙的手指在她阴部蜜源处的活动,林天龙就能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来与他调情。

    当阮清屏的一只脚终于踏上二楼的楼梯口时,她一边赌咒发誓以后绝不住附楼梯的房子,一边慨叹二楼终于到了。就在这时,林天龙的中指再次一深进,这一次可是毫无保留地深插,比最初插入时还要卖力,而且林天龙已经探明她阴道内的情况,这一次几乎就是针对她阴道内的敏感带,尤其那最敏感的一点。

    一次深进,然后瞬息几十下的一阵猛揉,阮清屏刚刚兴起的几许得意立刻凝固在脸上,然后她的牙齿猛地一咬下嘴唇,脸部肌肉颤动,由于快感太过强烈,她甚至忍不住投入林天龙怀里,两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腰,头靠在林天龙胸膛上:“嗯哼……”

    极度快感的呻吟虽然以低沉的鼻音发出,却分外悠长。

    林天龙只觉得阮清屏的阴道瞬间变成吸管,媚肉从四面八方涌来,紧紧地挛附在他的手指上,挤压、摩擦、痉攀,直到骤然一松,然后阴道深处一阵颤动,旋即一股温热的黏腻激流狠狠地拍打在他的手指上,并且沿着他的手指,迅速奔到阴门位置,冲破阴门肌肉的殊死收缩抵抗,最终挤出一大股**,径直啧到阮清屏的内裤上,瞬间将内裤的胯间部位完全打湿。

    一股似麝香的特殊性欲味道迅即从阮清屏的胯部弥漫开来,转瞬冲到林天龙的鼻头,让他倒是颇为享受地深深嗅了几口。阮清屏也闻到这股味道,她的脸立刻红上加红,比得上赤红的朱砂、深秋的枫叶。

    林天龙的魔手终于从阮清屏的阴道内拔出来,手也迅速从她的阴部拿开,不过下一刻,当他的手指带着晶亮的淫丝黏液放到阮清屏的鼻端时,阮清屏却忽然觉得这该死的小色鬼还不如继续将手指插在她体内好。

    “味道怎么样?”

    林天龙用挑逗的语气笑问。

    阮清屏没有出声,任由林天龙将她刚刚泄出的淫液抹在她的脸上,她却拉着林天龙的另一只手,埋头走进迎面的那间房间,这房间是这幢别墅的主卧室。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旋即再发出“喀嚓”的上锁声,转眼卧室就已成为一个与外隔绝、可以尽情欢爱的地方。

    实际上,本该上演激情的场所现在却危机四伏。林天龙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滋味怎么样?”

    轮到阮清屏问林天龙了,不过她不是挑逗地问,而是脸颊带着刚刚高潮的淡红余韵,眉宇间却是布满杀机地问:“知道自己快死了,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阮清屏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带着森寒锯齿的特制军刀,抵在林天龙的腰腹位置,她恨死林天龙刚刚在她身体里肆意侵略的行径,准备第一刀先把这小坏蛋的男性象征割下来。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如果你要对付我,完全可以冲我来,不要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

    林天龙望着卧室里那张豪华大床,冷冷地道。

    卧室里不止他和阮清屏两个人,事实上有三个人,还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仰躺在床上。这个女人有一张瓜子脸,一头蓬卷长发,气质甜美。在床上闭目沉睡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幅绝佳的海棠春睡圆。

    她正是林天龙在省城影视拍摄基地遇到过的那位熟妇明星俞菲虹。

    “你说她?想不到你这小鬼还真怜香惜玉,这时候还有心思关心别人。”

    阮清屏瞥了床上一眼,刀子向前顶进半公分,讥笑道。

    林天龙似乎并不在乎逐渐逼近的死亡,反而饶富兴味地问阮清屏:“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我自己走到这个房间来?为此竟然可以忍受被我指奸,刚才的高潮滋味怎么样?看你的反应,刚才那次似乎是你的第一次高潮。你多大了?三十,还是三十五?这样的年纪才经历人生的首次性高潮,你真是可怜。”

    “你说够了没有?你很想赶快死吗?”

    阮清屏脸上的杀机凝若冰霜,林天龙这小色鬼的每句话都像针一样刺在败的心里,每一句话都让她对他的恨意增一分,李楚原没有明说让她杀死林天龙,可是李楚原话里话外暗示她在成功获取实验品之后,可以出手废了林天龙,她不会让他死得舒服,她要他在痛苦哀嚎里慢慢死去。

    “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还没有说够。”

    林天龙笑道。

    阮清屏冷冷笑道:“很简单,我要你和这个女人死在一起,我会让所有人相信,你企图奸杀这个女人,不过被她在临死反抗时凑巧将你杀死。验尸官会在这女人的阴道内找到你的**,现场只会有你们两个人的指纹,他们还会在窗台上发现你攀爬的痕迹,所有的一切都会天衣无缝。”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无冤无仇?你刚刚对我做过什么?我会让你死得很痛苦,在痛苦里后悔你对我所做的一切。”

    “那怎么能怪我?是你心甘情愿来勾引我,有那种后果你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怎么谈得上仇恨呢?”

    “就是仇恨,你这小色鬼竟然敢用手指插进我的身体,这仇恨足够让你在痛苦里哀嚎七天七夜才死去。不过你放心,我没那么多时间,但我可以保证你的痛苦只会千百倍地增强,你会期望自己哀嚎七天七夜,而不是在短短一两个小时内死去。”

    阮清屏怨毒地道。

    “你还真是个记仇且恶毒的女人。”

    林天龙摇头叹道:“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认识藤野夏香,你们是一伙的。”

    “你很聪明,不过聪明的人都活不长。”

    阮清屏冷笑。

    “你以为凭一把刀就能对付我吗?你没见见藤野夏香?没问她为什么杀我却杀不成?”

    林天龙同样冷笑。

    “我知道你好身手,所以我并没有打算用这把刀对付你,这把刀只是用来给你放血的。你最好站着不要动,只要你一动,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脑袋立刻就会开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