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50章 天龙芳芳琳琳三人继续追踪

第1150章 天龙芳芳琳琳三人继续追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小欣一听林天龙也在,虽然有点疑惑但想想可能就是闹洞房,毕竟一个是她堂姐,一个是朱广平的好兄弟,他们的年纪差那么多,而且还是姨甥关系,所以林小欣倒没多想,可吉时快到了,便着急地喊道:“天龙,你们先出来吧?明天肯定让广平给你包一个大红包,吉时已经快到了,你先开门吧!”

    梅姨闻言就知道林小欣相信了林天龙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幽怨地白了林天龙一眼,但身子却酥软下去,承受着这刺激的宠爱,紧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再加上堂妹林小欣就在门外,让她在紧张之余,多了一种莫名的快感,可又有点害怕被发现,便摇晃着香臀迎合着林天龙有力的撞击,想让林天龙快点射出来。

    此时林天龙早已爽到不行,他没想到梅姨会迎合他的动作,全身开始冒汗,而且因为紧张的关系被她夹得特别舒服,那有力的蠕动不是平时的紧窒所能比拟,便忍不住更用力地撞击起来,每一下都极为有力,几乎撞得梅姨直翻白眼,如果不是紧咬着东西,恐怕就会大叫出来……

    “嘿嘿,没红包可不行!”

    在舒服之余,林天龙也不忘应付门外的林小欣。此时胯下是新娘的堂姐,那赤裸的身体被他撞得前后晃动,光是这特殊的情况就让林天龙欲血沸腾了!

    林天龙说话时还粗重地喘着气,不过林小欣想他喝了一天的酒又累了一整天,便也没多想,只是见吉时快到,着急地直跺脚,但还是轻声细语地道:“可广平都喝成那样子,你要我现在去哪里找红包?”

    林天龙突然感觉腰眼一麻,便再也忍不住疯狂地冲刺起来,梅姨也瞪大眼睛,激动的颤抖着,不久,林天龙全身有如一阵电流通过般开始抽搐,怒吼一声,就把命根子深深插入梅姨的体内,**一开,把所有精华都射进去,顿时全身一软,全身颤抖地压在梅姨那光滑而细嫩的玉背上。

    梅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觉得全身的骨头仿佛散了似的而无力动弹,闭着美目感受着高潮的余韵。当林天龙那一股股火热的**灌溉进来时,那火热的温度让她迎来最后一次的高潮,强烈得让她几乎要晕厥过去!尤其林小欣在门外着急地叫门,她却和外甥在堂妹林小欣的新房偷情,这刺激的感觉让她脑子无法思考,只剩下一片空白。

    林天龙爽得浑身如触电般的颤抖,感受着梅姨的**高潮后的蠕动,还得语气尽量自然地喊道:“那不行,没大红包还想让我出去,门都没有!”

    “梅姐,你怎么和他一起胡闹?时间就快到了!”

    林小欣想到林晓梅也在房间,立刻着急地喊道,而她也已经没空去想林晓梅为什么不出声。

    梅姨这才无力地推开林天龙,赶紧用纸擦着下身流出来的**,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让呼吸稍微平缓,在定了定神后,用笑嘻嘻的口吻说道:“那我没办法,你姐我娇小玲珑哪是他的对手啊?再说,我们忙了那么久,不多要点红包也说不过去,不敲诈妹夫,我敲诈谁啊?你就痛快点,我和天龙也好赶紧分钱!”

    林天龙不由得对梅姨竖起大拇指,然后温柔地吻了她一下。

    梅姨娇嗔着掐了林天龙的腰一下,当然动作很轻柔,看起来小鸟依人,女人一旦得到满足后,总是那么温柔而可人,完全没有生气的迹象。

    林天龙和梅姨一边继续和林小欣对话,一边慌乱地收拾房内的痕迹,整理着刚才压皱的被子。这时梅姨也无法避讳,擦拭着从**不停流出来的**。

    林天龙色眯眯地打量着从梅姨那美丽的**流出来的乳白色液体,好几次都想伸手去抚摸,但都被她娇嗔地制止住!

    此时林小欣是真急了,一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五十三分,急得都快哭出来,道:“好姐姐、好天龙,你们就赶紧开门吧!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明天我都让广平照办,还不行吗?”

    反正已经爽到,而且一场偷情也顺利结束,林天龙也就快速整理好身上的衣服,看梅姨小心翼翼的将他们爱的痕迹都处理好后,这才笑眯眯地打开门,用得意的口吻说道:“是我心软才开门的,而且你已经答应了!以后我看那广平哥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得瑟?有什么事我就找你了!”

    “呵呵……”

    梅姨装作狡黠地笑了笑,然后趁林小欣不注意时把擦**的纸丢到旁边,反正这时谁不是一身的酒味和汗味,即使林小欣是过来人,但也无法察觉到欢爱后的特殊味道。

    林小欣总算松了一口气,见林天龙和梅姨都一副得逞的表情也就不疑有他,便拉了拉林天龙,小声哀求道:“你帮我抬广平进屋吧,他太重了,我拉不动他。”

    说完,林小欣一脸不好意思。

    “嗯!”

    林天龙故意朝林小欣暧昧的笑着,不过这时他双腿发软,想要抬重得像野猪一样的朱广平,心里也是感到痛苦!

    此时,杨丽菁坐在屋子前摆弄着手机,显得娴静!

    林天龙笑眯眯的和杨丽菁打声招呼,并害怕被杨丽菁追究他冷落她的事,马上加油添醋的说了敲诈红包的事。而照杨丽菁活泼的个性立刻就嚷着也要分红包,还暗笑林天龙实在太坏,对于林天龙和梅姨的同时失踪倒也没有多想。

    随后,林天龙像扛死猪似的把朱广平丢到新床上,而见林小欣娇羞含喜的模样,便识相的一边往外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唉!不能打扰人家的洞房花烛夜,如果做这种事可是会被雷劈,问题是,某个喝成像死猪的家伙还能不能动啊?”

    林小欣闻言脸一红,便匆匆的将门关上,也不敢回话。

    林天龙可没兴趣偷听别人的房事,便叫上不知道在谈论什么,而说得很高兴的梅姨和杨丽菁就走。

    结婚是喜事,可这一屋的垃圾,加上墙角还有喝多的人吐的秽物,满地还全是骨头和烟头,明天就得苦了他们的亲戚朋友了。

    黑夜里的小山村,路一片黑漆漆,夜风吹得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好在这一带民风淳朴倒也不用担心。

    由于先前林天龙已经在梅姨身上发泄一次欲望,现在也没有冲动,而且想想晚上还得和梅姨与杨丽菁在一起觉得有些压力,所以思来想去,林天龙把梅姨送到家门口就打算跟杨丽菁回去。

    在路上,林天龙三人各有心事的聊天。梅姨和杨丽菁表现得极为温顺,林天龙则是偷偷抚摸着她们的美腿或者香臀,不过当他摸到梅姨的香臀时顿时吓了一跳,因她刚才的水本来就多,再加上他射那么多,此时都快流到膝盖,而且隐隐散发着味道,好在杨丽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并没有发现。

    梅姨只是挣扎一下,就仔细地擦拭着下身,不过她是偷偷摸摸地做这件事。

    送梅姨回家后,杨丽菁说:“天龙,我知道你这些天辛苦了,我来开车,你睡吧!明天可能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你去完成,你姨妈姨夫的事情看起来好像暂时没有危险,但是绝不可能那么简单,我们计划仍然由你带着芳芳琳琳一起进入原始密林,既要寻找你姨妈姨夫的踪迹,也要侦察其他人的反应和目的,我们会在后面跟进保护你们的,你先好好休息休息吧!养精蓄锐!”

    “我听你的!”天龙搂着杨丽菁纤腰柔声说道:“那今晚就不能好好疼你了!”

    “小傻瓜,我们以后时间多着呢!明天的正事要紧啊!”杨丽菁能够得到情郎这句话,比真正欢好也不遑多让,心里不禁甜蜜蜜的。

    “好吧!好丽菁姨妈,等我忙完,改天到你家去好好疼疼你!”

    “小坏蛋,你不怕你姨夫看见,我还怕呢!”杨丽菁娇嗔道。

    “好姨妈,我就要让他看见咱们俩**!那样才刺激过瘾哪!”天龙咬着杨丽菁白嫩的耳垂调笑道。

    杨丽菁情不自禁娇喘一声,被天龙这个变态的想法挑逗的春心荡漾,想一想的确刺激,玉腿之间蜜穴甬道之中立刻湿润起来,媚眼如丝的啐骂道:“小混蛋,越来越坏了,再胡说八道,人家以后都不理你了,还不老老实实的休息!”

    “好好好,我休息!”天龙在杨丽菁猩红的樱唇上面亲吻一口,翻到后面座位上休息,这几天也确实累了,又是吕氏姐妹,又是妙音如玉,又是仪清仪琳,又是梅姨妮妮,最后只剩下敏仪姨妈芳芳表姐还有琳琳表妹几个女人的脸不断交织在一起,让林天龙的思绪变得非常混乱,但也莺莺燕燕,在入梦后依旧让人陶醉!

    翌日清晨一大早,琳琳就揪着他的耳朵叫醒了他:“大懒猪,还有闲心睡觉,我们该出发去找爸爸妈妈了!”

    林天龙一个跟斗站起来,才看见芳芳表姐也撅着嘴闷闷不乐的站在旁边等着他醒来,而杨丽菁等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芳表姐,琳琳,你们不要着急,有我在呢,我一定会带着你们找到姨妈姨夫的!”林天龙这个时候更加认识到自己的重要性,面对两个弱弱的少女,男子汉必须坚强可靠,还要随时给她们足够的信心。

    芳芳琳琳姐妹俩从小到大和天龙嘻打哈笑惯了,可是只有出事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男孩子的重要性,和那宽阔肩膀的依赖性。

    姐弟兄妹三人相互搀扶着毅然走进原始密林。

    “琳妹妹,走这么远的山路累吗?”天龙有点心疼琳表妹。

    “大坏蛋,人家还没找你算账呢!在省城欺负完人家就不理人家了,害的人家疼了好几天,还是丽菁阿姨照顾我的呢!”琳琳小丫头偷眼看着走在最前面的芳芳姐,悄悄的在天龙耳边埋怨着。

    老话说,得宠的女人喜欢捉弄自己的男人,这话又一次得到了证实。小妮子分明一副春情荡漾情意绵绵的神情,说出来的话却是“恶狠狠”的。

    芳芳姐淡雅闲逸的走在他们身前十步,似乎是要故意拉开与他的位置。虽然芳表姐平日对天龙的要求比较严苛,但本质上她却是极为温和的人。二十二岁的芳芳姐正是女人最水灵灵的年纪,完美的继承了妈妈林敏仪的一切优点,虽然还欠缺妈妈林敏仪那种独有的成熟风情,却多了一份美少女的明艳与娇俏。差不多170公分的高挑身形配上修长的双腿,更显她的亭亭玉立,虽然极力的稳住步伐,两片大小适中的挺翘浑圆的美臀仍免不了小幅度的优雅摇摆,看的身后的天龙差点又杠在裤裆里。

    连忙收回在芳芳姐绝妙的身体上肆虐的眼神,故意逗着身边的小妮子:“哎呀!表哥我怎么记得是某个小丫头那天在省城不知死活的要了又要啊?那天你不是说舒服的要上天了吗,怎么这会儿又怪起表哥我来了?”

    小妮子一下子羞不可抑,狠狠地白他一眼,笑声啐道:“表哥你坏死了,老是欺负人家。那晚欺负得人家什么清白都没有了,害得人家回去还被丽菁阿姨笑话,说人家是……是那个……”

    “那个什么?”

    “就是那个嘛……”

    “好琳琳,表哥我又不是神仙,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那个到底是什么?”林天龙嘿嘿一笑,故意拿眼去逗着甜美的小丫头。

    “死表哥,就知道笑话人家……”琳琳不依的瞪他一眼,又羞羞的看了看前面随时有可能转头会看到芳芳姐,这才咬着可爱的下唇,贴着他耳边恨恨的道:“丽菁阿姨笑说人家是小淫娃,自己的表哥都勾引了……死表哥,人家什么脸都丢光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咦?”哈哈哈……林天龙原以为只有大老爷们说话间才会毫无顾忌的放肆乱言,谁知道丽菁姨妈和这个花季小女子私下里也能说出如此的话来,真令人刮目相看。小妮子羞怯怯的样子,真是令人想要再床上好好的开发,调教成真正的“小淫娃”。嘿,已经忍不住开始幻想着到了晚上,有机会把这小妮子压在床上,羞愧求饶的模样,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大哥,不要啊,求您了……”

    呃,不要误会。虽然天龙也是个小坏蛋,当着芳芳姐的面,还是不敢做出出格的事情来。显然,这一声叫唤,也不是乖乖小琳琳表妹叫的。

    有情况?!

    前面的芳芳姐自然的停下脚步,柳叶眉儿微微一皱,回头对着他道:“天龙,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求救?你听到没有?”

    笑话,这么大的声音,显然就在附近,只要不是聋子,谁都能听见。不过是他又敬又爱的芳芳姐发问,天龙自然不敢耍什么花枪,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是的,我也听到了,就在这附近。呃……我们还是赶路吧,本来就走的慢,这样下去天黑了也追不上姨妈姨夫呀。”

    “什么?天龙你怎么能这样?明明有人在被欺负,你一点儿正义之心都没有吗?真是让姐姐失望……”

    正义之心?唉,天龙实在是不想与芳芳姐讨论这可笑的问题。相信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事情,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凭什么他就该帮了这个帮那个?说不定等他自己出事要找个人帮的时候,只怕一个都没有……好吧,别人的看法他可以不管,可是自小就暗恋着的芳芳姐发威,他可不能因此让她觉得讨厌。何况,身边的琳琳表妹只怕也是联想到英雄救美的童话故事,正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嘛!琳琳你陪着芳芳姐跟在我后面,咱们这就去看看成了吧。”

    从天龙进入原始密林这一段路,全部都是茂密树林与低洼沼泽,就算天龙这种经常上下炎都山出入原始密林的老手都需要花上两个时辰,带上两个拖油瓶,只怕花的时间更是一倍不止,如今又要去做好人好事,今天晚上,注定要让他们露宿野外了。

    这种人烟罕至的地方,突发这么一起情况,几乎不用猜测,也能想到是流氓要调戏民女的老桥段。也不知道是天龙倒霉还是那呼救的人幸运,想不到天龙这次赶着去寻找姨妈姨夫的下落,半路之上也要去做这种可笑的事情……

    发出声音的地方并不远,只不过绕了一个小弯,就已经看见正在上演的好戏。

    没想到的事,天龙来回穿梭在这条山路上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居然没发现路边不到千步的此处会有一户山野人家。而眼前的情形一目了然,三个形象彪悍的流氓无赖正在对一个样貌几分清秀身材丰腴约三十出头的少妇拉拉扯扯,一只大黑狗有气无力的躺在一边地上,显是快要断气。少妇的身边,一个十一二岁的怯弱女孩泣不成声,跪倒在地,死死的拉着其中一个流氓无赖,不让他欺负自己的妈妈。

    “求您了,大哥!不要这样,等我们家男人打猎回来,我一定让他尽快将钱送过来……”显然,刚才呼叫的女子,就是这名正被拉扯要带走的清秀少妇。

    少妇虽然年岁有三十多,却并没有一般劳作女子的苍老,反而透出几分健康的活力,由于拉扯中肩头被撕破的衣服下露出一抹自然的金黄色皮肤,更有一股农家女子淳朴的味道。脸型有点点偏瘦,却被一头微微卷曲的头发搭配的恰到好处,虽然胸部不是很突出,可是丰挺肥美的圆臀却使得天龙心儿开始发痒起来。

    “我呸!小婊子这话你说了不下十次了,这座山头被我们李总包了,山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老大的,包括你们的财产在内。你们家男人既然交不出这保护费,只好拉小媳妇你回去陪我们老大休闲休闲乐呵乐呵,嘿嘿……”

    呃……果然如此!这三个流氓无赖的眼光还是不错嘛,少妇虽然孩子都这么大了,却仍有一股诱人的风韵。换作天龙是强盗,只怕一样会像他们这么做。呃……可以理解!只身他从来不会强迫女人做女人不愿意的事情,尤其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尤其是安分守己的贤妻良母,更不能强迫。

    然而,从小受过传统教育熏陶的芳芳姐陆琪就不能够像天龙这般理解,女人天生是善良的,女人天生是同情弱者的。天龙也见不得这样低档次流氓无赖的丑陋嘴脸,冷笑道:“三个混蛋,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女,还有没有王法了?小爷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送你们滚蛋!”从小看了无数类型的书籍,这种英雄救美必备台词自己是不用回忆也倒背如流。虽然是有点俗气,此刻却格外威风,因为身边的芳表姐琳表妹都已经露出无比崇敬爱慕的神情……

    没有料到的是,这三个看起来威猛的大男人真是中看不中用,天龙不过是电能气功劈空掌拍了两下,有意在芳芳姐面前卖弄一下潇洒的身姿,几个腾挪后,三个流氓无赖全部应声跌倒在地上成了一堆。

    “臭小子,竟敢出手偷袭!?咦……嘿嘿,这两个小美女长的真天仙似的,不如跟着哥们回去,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啊!不敢了,不敢了,饶命呀!”

    娘的,欺负别人天龙不管,要是敢对他心仪已久的芳芳姐出言不逊,天龙可不是好惹的。那口出不逊之言的流氓无赖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抬手迅速的给了一大嘴巴。大门牙顿时飞出老远,满嘴都是血,腮帮子肿起老高,话也说不清了。

    三个男人只不过平平常常的流氓无赖,也就只比普通人强壮上一些。虽然骂骂咧咧,却明白眼前这个大男孩不是他们三人惹得起的,只能狠狠的瞪着将芳芳姐挡在身后阻断他们贪婪目光的林天龙,却没有一个再敢胡言乱语。

    几个小角色,实在不该浪费天龙的时间,他没有搭话,只是从地上拾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放在手心使力一握,石头慢慢变成粉末从手缝中流泻出来,化为灰飞。

    “我问什么,你们回答什么!”

    “是是是!”

    “李总是谁?”

    “李楚原!”

    “哦?!”天龙和芳表姐交换了一下眼神,继续问道,“李楚原承包这里干什么?”

    “李总开了一家炎都山制药厂!”

    “你们老大是谁?”

    “李勇,就是李总让我们老大,哦,是让李勇来负责药厂保卫工作的!”

    “李楚原最近来过这里吗?”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李总每次来都是非常神秘的,一般一个月来一次,我们都不知道,都是我们老大,哦,都是李勇事后说起,我们才知道的。”

    林天龙知道再问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冷笑道:“我数到三,再不从我眼前消失,也就不用回去了。一……”

    呃,三个家伙的动作实在是快,林天龙还只数了个“一”字,三人的身影就有些看不清了。

    嘿嘿,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还需恶人磨。这话看来很有道理!对付恶人从来无需多说废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先犯我我后犯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等三个强盗已经没了影,那样貌清秀的少妇在怯怯的走到他们身边,身后还跟着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小女孩虽然有些怕生般的半躲在妈妈身后,却也停止了哭泣,一双有灵气的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他们,小脸上露出碰到英雄一般激动的表情。

    “我叫做秀娟,真是太感谢几位了。来,小瓶儿,快点给这几位英雄叔叔阿姨磕头!”

    平日里看惯了那些莺莺燕燕,突然见到这种山林小家碧玉型的少妇,生理上多少有些冲动,就像是吃惯了大鱼大肉,偶尔吃上几口黄瓜,还是蛮甜的……

    “这位大姐千万不要客气。我与弟弟妹妹也只是路过,举手之劳罢了。我叫蔡芳芳,他是我表弟林天龙,这是我妹妹蔡琳琳,是这样的,我爸爸妈妈前天可能也从这里进入原始密林了,可是怎么也联系不上,我们是来寻找他们的,不知道大姐您有没有看到过他们……”芳芳姐温和的制止住落难母女的大礼,试探着问询。

    “是一男一女,那女的看起来比男的年轻许多吧?”少妇秀娟回忆道。

    “是啊是啊!”仪琳惊喜的抢着回答道,“我妈妈是显得比我爸爸年轻许多的!你见到他们了吗?他们往哪去了?他们没事吧?”

    一叠声的追问让天龙和芳芳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他们也很关心的对秀娟说道:“大姐,您慢慢说!”

    “我也就是看了一眼,看起来他们俩没什么事情,有说有笑的,女的问男的什么,男的还回头看看,好像说了一句‘应该会来的’,就继续往前走了。”秀娟回忆着说道,“我当时还心说:这个女人长的蛮漂亮的呢,现在看见这位大妹子,你们母女俩还真是长的像哪!”

    “哦,这么说爸爸妈妈应该没什么事情了?!”芳芳略微放宽了心。

    “是啊!爸爸妈妈有说有笑的呢,应该没什么事的!”琳琳长出了一口气。

    “暂时没事就好,你们俩也不必这么紧张了,不过,不见到他们,我们是绝不回头的!”天龙安慰着芳表姐琳表妹,心底却在思忖姨夫那句“应该会来的”是什么情况。

    芳芳抬头看了看天色,弯细的眉儿不由得轻轻的皱起。

    “天龙,天色黄昏了,我们就在这里睡一晚,好吗?”

    姐命如山,谁叫天龙一点都不想让她不开心、不想违抗她的意思呢?更何况,这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芳芳姐要和他在一起睡觉。

    呃……又想歪了!

    运气来了,真是城墙都挡不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