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40章 梅姨小别胜新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可不管林充那一套,可是却也认同高层三令五申不许大操大办的整风运动,他让杨美珍收回了红包,却在地下超市采购了大批物资,还有给梅姨和妮妮的礼物,然后驱车载着朱广平朝他家回去,一路上朱广平都在大声的抱怨着被林天龙逼迫着买的一堆奢侈品:“哎呀,林少你真是标准的败家子,有必要花的那么多吗!”

    这一带有个风俗,结婚的人家男方、女方都会在各自门口地上摆上鞭炮,摆的越长证明家境越殷实也越有面子。朱广平原本是想各摆十串就行了,但在林天龙强硬的逼迫下,花了足足三千的鞭炮钱,足够从他家摆到女方家里,可真够气派啊!

    这样的事在炎都山区还真就没人干过,奢侈的有点过头不说,但对于结婚的双方来说那是绝对的有面子。

    林天龙一边开着车一边没好气的说:“广平哥,就结这一次婚你小气什么!搞不明白的还以为是我结婚花你钱了,给我闭上你的鸟嘴。”

    “大哥知道了肯定要骂我,杨局长知道了还要骂你啊……”朱广平还在为花出去的两万多块心疼,下车的时候都不忘唠叨上几句,却不知道天龙即是看重他这方面的关系,更是看重梅姨那方面的关系,听说杨丽菁要去朱广平家里参加婚礼,自然更要给足面子。

    按这边的规矩,伴郎不能在男方、女方家住,只能明天接新人的时候才去,而伴娘则得留在女方家。虽然梅姨是新娘的堂姐,如今盖了新房子,因为林徽音林天龙的关系而成为山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要请来做伴娘,梅姨本来还不肯,但怎么说都是堂妹出嫁,她也不能脱开身来,杨丽菁大概也会凑热闹的和她一起。所以林天龙今晚就得老实的去梅姨家睡觉,也凑不上什么热闹。

    林天龙嘿嘿的笑了笑,一开机就看到好几条讯息。杨丽菁情意绵绵的一条,都是在说乡村婚礼的好玩,也抱怨着林天龙回来就忙的事,好在她说事多免回;琳琳表妹温顺的关心,不过小姑娘也说今天要陪杨丽菁出去,别回;剩的一条林天龙不怎么想去看,是朱华平发来的,看语气虽然平和但说的也是不疼不痒的话,大概是为了弟弟朱广平的婚事而对林充没事找事很是不满。

    这条地头蛇,哎!林天龙不由头疼的摇摇脑袋,自己一个人回家也没什么意思,索性把车开到梅姨家,晚饭就在这吃,睡觉也在这睡得了!毕竟是自己的隐秘老婆,享受一下家的温暖倒也不算过分。

    在梅若珊杨美珍的大力支持下,房子已经修缮一新,在这世外桃源之地,颇有温馨回家的感觉。林晓梅一身合身的衣服,丰胸翘臀的成熟风情让人迷恋,在甜蜜的滋润下长得也是越发水灵娇嫩,成熟的曲线一点都看不出已经生过孩子了。她这时候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一看林天龙进来立刻微笑着迎了上来,柔声的问:“什么时候回来的?是知道了喜事了吧?怎么现在过来了,朱广平不是明天就要结婚了吗?我还以为他会留你在那帮忙呢!”

    “呵呵,那家伙别管他了,原来他娶得就是你的远房堂妹啊。”林天龙现在穿的还是很随意,怕西装皱了所以收起来放在车上。以往这时候应该是妮妮在帮她一起干活,但现在却看不到这个腼腆可人的小丫头。林天龙不由疑惑的问:“妮妮呢?这臭丫头怎么没帮你干活啊,上哪偷懒去了!”

    林晓梅温柔的拉着林天龙的手坐到树下,笑呵呵的说:“那丫头天天去观音院和仪琳一起玩,白天不写作业,晚上就要忙乎了。”

    “孩子嘛,总是贪玩的。”林天龙脸上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隐隐有点郁闷。正常来说自己是不喜欢这样青涩的小萝莉,但自从看了她含苞待放的曲线以后却心动了,想想那受惊时娇滴滴的模样更是心生怜惜的,想想刚刚给同样萝莉的仪琳小师妹开了苞,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愧疚的。

    林晓梅倒没多想什么,似乎是盼望着晚上的春事,眼里已经有了几分情动,满脸温柔的说:“晚上在这吃吧!我看你这一天也挺累的,给你炖点好东西补一下。”

    “嗯,你说呢。好梅姨,别忙着做饭,先陪我到屋里坐一会呗!”林天龙笑呵呵的亲了她的脸一下,看着美少妇又娇又嗲的走开,像个小媳妇一样殷勤的去为自己做大餐,心里就喜孜孜的,欲火大动拉着美少妇走进屋里。

    “小坏蛋,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梅姨见外甥看得眼睛都直了,不由得心里一喜,慢慢的腻到了天龙的怀里,娇滴滴的说:“龙儿,梅姨好想你啊……你怎么没和我说一句就走了这么长时间……”

    天龙反转把梅姨温香柔软的身子抱进了怀里,在她期待的眼神中将她压到了炕上,低头开始在那红润迷人的小嘴上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了起来,喘着粗气说:“梅姨……我也想你……”

    这时候也不需要去多加解释了。

    “呜……”

    小别胜新婚,梅姨闻着熟悉的男人气息,被外甥压倒以后那种异样的感觉又袭上心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外甥的舌头已经钻进了自己的小嘴里边,放肆而又粗鲁的游玩起来,不由得眼睛一眯,用小小的香舌开始激烈的回应着。

    两人抱在一起,激烈的吻着,在炕上来回的滚动着,彼此十分迷恋的磨蹭着对方的身体。梅姨彻底的迷失在了这熟悉但又让人欲罢不能的销魂感中,呜咽着迎和外甥粗鲁的品尝。好一会儿后感觉脑子开始发空,连一口气都快上不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脑子突然一个激灵,猛地一推将天龙压住自己的身体推到了旁边,一边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死龙儿,你想……憋死我……啊。”

    天龙猝不及防,一下就跌到了旁边。一边回味着嘴边梅姨的香甜味道,一边不甘心的再挪到了她的身边,恋恋不舍的看着她那满是自己口水的嘴唇,手慢慢抚摸上那光滑细嫩的小腹,一边刮蹭着她细嫩的肌肤,一边喘着粗气说:“梅姨,我想要了……”

    梅姨用略带情雾的美目白了天龙一眼,突然伸出小手快速的摸上了外甥的腿中间,一看那地方都硬像铁块一样了。尽管心里起了一丝情动的涟漪,但想了一下还是有些为难的说:“龙儿,等晚上好吗?一会儿妮妮该回来了。现在妮妮还在外边玩呢。”

    “梅姨,我现在就想要你。”

    怀念的女性气息和诱惑扑鼻而来,天龙再也忍不住,一个翻身压了上去,一边发疯的啃着梅姨香香而又软软的脖子,一边喘着粗气去扒她的衣服。

    梅姨感觉外甥的的呼吸喷在身上简直就像是浑身都是虫子在爬一样的骚痒。刚想说话的时候,外甥的手已经侵入了自己新穿的衣服里边,快速的握住了一颗美乳有些粗鲁的揉搓起来,那如潮袭上来的快感让自己都有点迷失了,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随着外甥的动作去感受那销魂的滋味了。

    “龙哥哥,是你来了吗……”

    天龙正抓住梅姨小短裤边缘的时候,突然外边猛地传来妮妮表妹那高兴的声音,顿时就吓得赶紧把手放开,一副老实样子的坐到了一边。

    妮妮嬉笑着跑了进来,身上穿着小女孩那紧身的小可爱,下边肆无忌惮的穿了一件贴身的小乳白色内裤,青春洋溢而又迷人无比,小小的胳膊小小的腿都是那样的秀逸精致,漂亮的小脸上都是高兴和喜欢的表情看着天龙,似乎还没察觉到龙哥哥和妈妈林晓梅在干什么,也没意识到自己打扰到别人的好事,猛地跑进屋里一下就跳上了大炕,只是疑惑的看了一下满面通红的妈妈林晓梅一眼后,就直接扑进了天龙的怀里。

    “轻……轻点,你想压死我啊。”

    天龙假装疼痛的说道,见旁边的梅姨眼里小小的掠过一点失望的表情,只能无奈的朝她投去一个自己也不愿意的眼神了。

    妮妮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这一身清凉的装扮对男人的杀伤力有多大,笑眯眯的坐到了天龙的腿上,双手抱着天龙的脖子高兴的说:“龙哥哥,你哪买这么多的漂亮衣服啊。人家以前看都没看过呢!”

    “我专门给妮妮买的……”

    天龙感觉表妹那稚嫩刚成形的小股沟准准的坐在了自己的命根子上边,她小屁股轻轻的一动,小小的磨蹭就有一种无比的快感,似乎有天然的默契一样,她那小沟沟压在上边简直就比量身订做的更加合适,一时间不由得舒了口气,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妮妮这时候也明白了刚才两人在干什么,狡黠的笑了笑后轻扭了一下小屁股,弄得天龙长长的吸了一口凉气。

    梅姨见女儿妮妮坐在天龙身上,两人的姿势这么的亲密无间,简直就是一标准坐怀吞棍的姿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泛起了无比的醋意,不由得没好气的说:“妮妮,你进来干什么。你不是去观音院找仪琳姐姐了吗?”

    “嘻嘻,仪琳姐姐和如玉姐姐一起身体都不舒服躺着呢。”天龙当然知道仪琳如玉为什么身体不舒服,妮妮一边笑眯眯的说着,一边撒娇的抱着天龙的手摇了摇后,可爱的小脸上满是哀求的样子说:“龙哥哥,我看你那包里有一个挺漂亮的链子,给我好不好啊?”

    “链子……”

    天龙装傻一样的问道。

    妮妮低低的一笑后,猛地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团白灿灿的东西,展开后原来是一条晃眼的白金项链,她满是迷恋的说:“嘻嘻,我看着挺好看的就先拿出来了,给我好不好嘛,人家看了觉得好漂亮啊。”

    天龙愣了一下,这不是自己打算送给梅姨的吗?妮妮这一翻居然给翻出来了。再回头一看梅姨的眼里已经泛起了一种想占有的亮光,而且还很不满的看着自己,灵机一动后笑眯眯的说:“好啊,不过你得去一趟观音院那,帮哥哥向仪琳如玉姐姐问候一声,就说哥哥嘱咐她们好好休养身体,改天哥哥去探望她们哦!”

    “哥哥万岁……”

    妮妮欢呼了一声后,爱不释手的拿着项链比画起来。不过却一点都没有走的意思!

    天龙恨得咬牙切齿,这臭丫头什么时候进来不好,偏偏在这激情都快开始的时候进来,害得自己被梅姨那嫉妒和哀怨的眼神攻击,不由得没好气的说:“妮妮,你还不赶快去啊,一会儿晚了我可不给你了。”

    “哦……”

    妮妮似乎对这条项链特别的迷恋一样,回过神应了一声后,眼睛里满是幽怨的说:“表哥,你剩的那两包衣服妈妈说是你给以后的媳妇买的新衣服,不让我挑,我这都没衣服换了,难不成穿个小内裤出去啊?人家现在都没衣服可以换了……”

    说完,小萝莉楚楚可怜的转过身来,指了指只穿着内裤的小屁股,那白花花的臀肉看得天龙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天龙感觉梅姨的眼神简直就像冰块一样的冷了,戳在后背恨不得直接就是一刀砍过来。看眼前表妹那嘴角小心掩藏的偷笑,真的想一巴掌直接就朝她的小屁股打下去,但没办法还是定了定神后说:“你乐意就去拆一包吧,那就是给你们母女俩买的,等你晚上回来再仔细挑吧!”

    “嘻嘻,我就知道龙哥哥对我最好了。”

    妮妮嘿嘿的一乐后,给了天龙一个满是得意的眼神,把项链拿在手上就蹦跳着跑了出去。

    “龙儿……”

    梅姨眼里满是醋意的看着天龙,说话的时候拖着长音让人开始有点毛骨悚然。

    天龙虽然感觉满屋子都飘着酸味,一看梅姨那眼神也知道她是对那精致的白金链子特别的喜欢,不过还好早就做好了预防措施,立刻笑呵呵的凑了过去,一副无辜的模样问:“梅姨,什么事?”

    梅姨见外甥明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高兴,还装一副不懂的样子凑了过来,不由得心里一苦,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耍着小脾气不理天龙。

    天龙见她这副模样也不慌忙,早就在意料之中了。悄悄的从裤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小小的银链子,趁梅姨一个不注意猛地将她推倒在了炕上。

    “你……”

    梅姨本来心情就有点不好,这时候以为外甥还想继续戏弄自己,不禁有些羞怒的抬起头来说道。

    没等她的话说完,天龙就霸道的将她玉雕一样白嫩的左脚猛地一抓,放到自己的掌心上,迷恋的看着这优美迷人的曲线和白里透红的雪白,见梅姨不乐意的别过脸去,呵呵的一笑后把那精致的小脚链细细的戴了上去。

    梅姨感觉脚上一凉,一抬头看见外甥正温柔的给自己的脚上戴上一条细小但却精致的脚链,不由得心里一喜,眼神变得柔软无比的问:“这是什么……”

    天龙微微的一笑,用深情的眼神看着她说:“梅姨,这就是银脚链了。戴上它以后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了,哪都逃不了了,就只能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

    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被梅姨那美得像精心雕琢的美玉一样的小脚吸引过去了。

    “龙儿……”

    梅姨被外甥动听而霸道的情话弄得芳心一颤,脚上那精致的链子已经让所有的醋意立刻消散,梅姨眼里开始有点出现迷离的水雾了。才刚娇声的一唤,却惊讶的发觉外甥正捧着自己的腿,开始沿着自己的脚踝亲密的亲来了起来。

    “别,别亲脚啊!”梅姨有些发痒的扭着成熟的身子,嗲嗲的嗔道:“你怎学的那么坏,那多脏呀!”

    天龙嘿嘿一乐:“哪脏了,看这白得和豆腐一样!要不是怕你疼的话,我直接一口吞下去了。”

    、说完,继续抬起这精致的玉足舔了几下。天龙慢慢的往上吻着,见梅姨半眯着美眼喘着娇气,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双手大大的摊开着,乳房鼓鼓的特别诱人。色心一动后继续往上亲去,慢慢的吻到了梅姨敏感而又细嫩的腿根时,舌头已经忍不住伸了出来,开始将这香甜的味道舔进了自己的心里。

    “别……”

    梅姨双颊都已经布满了醉人的红晕,说话的时候娇娇的气息不断的喘着。眼见外甥居然把自己的短裤使劲的拉到了腿根上,不由得心跳勃然的加快,开始期待着接下来那让人骨头都软掉的销魂滋味。

    天龙忘情的舔着那充满女性味道的皮肤,虽然还没看到梅姨那最迷人的蜜处,但光是美腿的最根部就已经充满了催情的味道。一边忘情的亲吻着,感觉梅姨娇嫩的身子似乎不自觉的弓了一下,又马上在那充满香汗味道的隐私地带品尝起来,另一手已经不满足的在她小腹上抚摸了几圈后,慢慢的往上摸去……

    “轻点……别弄坏了衣服……”

    梅姨美目里已经尽是迷离而又诱惑的水雾了,一直不安的扭动着她曼妙的娇躯,双手抱着外甥的腰,不自觉的往下伸到了男人那结实而又硬硬的屁股上,激烈的抚摸起来。

    天龙喘着粗气,猛的直起身来将碍事的衣服脱了丢到一边,露出了虽然有点削瘦但却结实的身体。见梅姨的嘴边甚至还挂着自己亲吻过后留下的口水,荧荧的泛着水光,不由得色心大动的又伏下身,双手捧着她的小脑袋含住了一只精致的耳垂,在嘴里细细的**起来,舌头还使劲的钻。

    “外甥……啊……”

    梅姨的耳朵是一个很敏感的地方,被舔上时那温热潮湿的痒感就让她不自觉的痉挛了几下,感觉胯间似乎又湿了一些。

    天龙一边默默的舔着梅姨的耳朵,大手已经忍不住将她那小可爱猛地拉到了肩上,只剩那新的白色胸罩包裹着两只饱满迷人的美乳,手还伸到她背后想尽快把那碍事的胸罩脱去,以便好好的赏玩一下那无限迷人的酥胸。可到底还算是新手上路,再加上有点急躁,手忙脚乱的弄了大半天,硬是解不开那小小的扣子。

    梅姨见外甥急得脸都有点发青了,不有得噗哧一笑后坐起了身,伸手到背后一边解着胸罩的扣子,一边妩媚的说:“看你急的,一回来就不想好事!”

    “嘿嘿……这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天龙看着梅姨那慢慢解开胸罩儿充满诱惑的动作,当胸罩掉下来的时候,一对饱满浑圆、十分好看的美乳露了出来,那充满弹性的颤悠已经让人克制不住了。忍不住又扑了上去……

    “龙儿,你别着急嘛,梅姨看看……”

    梅姨笑呵呵的躲过去后,一手横着遮掩住了不停跳动的美乳,一手慢慢的放在了外甥的脸颊上,柔声的说:“龙儿,你这些天不见瘦了……”

    天龙目不转睛的看着梅姨那似乎又大了一号的浑圆乳房,色眯眯的说:“梅姨,你好像大了……”

    “你个小色鬼……”

    梅姨妩媚的白了一眼后,双手慢慢的放开。高兴的看着外甥那迷恋的目光,不由得有些调皮的说:“我要检查一下你是不是有出去外边乱来……”

    “哪有啊……”

    天龙知道这也是梅姨的玩笑话,趁机站起身来,猛地将自己的裤子拉了下去,指着硬得都发紫了的命根子信誓旦旦的说:“你看看它,这都憋成什么样了……我还出去乱来呢?哪有那闲工夫啊!”

    “那我可得检查一下????

    梅姨妩媚的笑了笑后,跪到了外甥面前。小巧的手抓住了命根子,一边揉搓着一边满是诱惑的说道,还故意吐着热热的气息,挑逗着天龙的**。

    天龙马上就舒服的吸了口气,语气有点发颤的说:“梅姨,那你赶紧检查。一会儿我可是要发疯了……”

    梅姨故作谨慎的凑近到命根子前闻了闻,又顽皮的往上边吐了几口热气,笑眯眯的说:“好了,相信你吧。味道这么臭,是不是挺久没洗的?”

    “哪臭了……不可能,你再仔细看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天龙老脸一红,这次从观音院刚和仪清仪琳师姐妹开苞双飞出来,又开车陪着朱广平去度假村大采购,跑的满身大汗的,淫靡霏霏夹杂着**蜜液汗液,有味道应该是正常的!

    梅姨咯咯的一笑后随后抓住了命根子,开始有点青涩但又有点颤抖的上下套弄着,看着那大大的圆头一往上就盖住,往下就露出显得很好玩,不由得坏笑着说:“不看了……梅姨给它消一下肿。”

    “别……别弄了……”

    天龙爽得脑神经都快跳起来了,但一想要是这么快就射的话一会儿就没得玩了,赶紧将梅姨推倒后,一个恶虎扑羊的冲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