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39章 朱广平婚事朱华平嘱托

第1139章 朱广平婚事朱华平嘱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撞之下,两具肉体在身下呻吟着,林天龙自然也是舒服到极点。狠狠的抽了几卜,见仪清抽搐着高潮后倒在小仪琳身上,马上从她的**里把龙根抽出,往下一移,插进小丫头依旧紧凑无比的阴道里。

    “坏、坏姐夫……”

    仪琳立刻哼哼的大叫起来,娇喘连连之余,忍不住抱住趴在她身上的仪清师姐;成熟女体压得她几乎无法呼吸,但肌肤互相磨蹭带来的舒服是她无法抗拒的。

    仪清沉浸在高潮余韵中,随着仪琳小师妹被撞得晃动的身体一起摇摆,本能抱住身下娇小的身体,气喘吁吁的看着师妹被爱郎宠幸时,那妩媚得让人不敢相信的一面。

    “啊……姐夫,好、好大呀……”

    小丫头一高潮,林天龙立刻将龙根再度插进她的体内。几乎没半点怜惜的再次挺动起来。看着抱在一起的师姐妹,禁不住伸手抱住她们的小腰,更加狠快地抽撞起来。

    一大一小、两具娇嫩的俏尼身体在阵阵撞击中呻吟不断,高潮来时才稍稍休息一会儿。只是没几下,那巨大龙根再次入侵让她们更加兴奋,初破身的肉体满足得几乎到了极限。

    林天龙抱着她们四条一直颤抖的嫩腿狠狠抽送着,好一会儿才感觉腰上剧烈的一麻。明白自己的精关就要把守不住,立刻闷吼一声,红着眼加快抽送的速度。

    “啊,色姐夫……好、好疼呀……轻、轻点……”

    “爷……别、别太重……”

    林天龙毫无怜惜的冲撞让她们嗯哼着皱起眉头,在仪琳娇嫩的**冲撞了一会儿,林天龙又抽出龙根,插进仪清体内做起了活塞运动。

    或许是两女尼不约而同的本能,仿佛感觉到林天龙要**,情动之余竟然一起看了过来。仪清满面媚红,咬着下唇,可怜的眼里有着某种期待。小仪琳则是用无辜眼神一直盯着,那楚楚可怜的韵味让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

    两个美尼的目光让林天龙瞬间有些慌乱,但细细一想也就没半点犹豫。伸手抱住仪清纤细的小蛮腰,低吼几声后开始疯狂的撞击她雪白饱满的臀部。

    “龙弟弟……快、快点……人,人家要死、死了……爽、好爽呀……”

    仪清眼里的幸福一闪而过,随后似乎不知矜持地叫喊起来。被林天龙撞得柔软身驱一阵颤抖,饶是刚迎欢的身体有点疼痛,但她还是哼喊着摇晃着饱满的臀部迎合。

    “啊……”

    林天龙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在她近忽疯狂的迎合中精关一开,一道道灼热**猛的喷射而出,强而有力的灌溉在她娇美子宫上。

    “好弟弟……”

    仪清情动的弓起了腰,一头长发晃了几下,倍显性感。被这一烫也迎来疼痛之中的高潮,没一会儿就无力的趴在小师妹的身上,只剩喘气的份。

    脑里顿时抽空了,全部思绪像是和精子一起射出去。林天龙顿时无力的软了下去,趴在仪清布满香汗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三人如同叠罗汉一样躺着,最难受的还是最底下娇小的小仪琳。这时候她可以敏感感到仪清师姐那满足无比的情绪;嘴角微微的浅笑不是来自于肉体上的欢愉,而是在她体内那些活泼的白色液体。

    仪琳看了看两人满足的模样,眼圈不由得有些泛红。自己温顺的献出纯洁身体,为什么这该死的坏人不肯把最后的宠幸给自己呢?

    度假村车上天龙和雨珠恩爱的一幕,雪狼夜时共生死的激昂,先前仪清中毒时不余遗力的救援……

    一切的一切在脑海里浮现,小丫头睁开眼细细一看,看到仪清肩膀上那微细得几乎看不见的一道疤。那是邪恶蝙蝠留下的,再看看师姐此时幸福的表情,她有些愧疚自己为什么要长这么小的心眼。

    尽管论起两人关系似乎不是很密切,但一次又一次的危难让她们经历过生死,这时候还有什么是不被允许的。

    仪琳有些不争气的哭了,哭的是自己不该喜欢上这个坏坏的家伙。可看着仪清师姐这时满足无比的表情,却又觉得自己是破坏他们亲热的罪人。

    “龙弟弟,起来……”

    仪清迷糊间听见低低的啜泣声,睁眼一看仪琳小师妹泪如雨下的哽咽,赶紧拱着臀部推着林天龙,有些着急的说:“小、仪琳小师妹被我们压疼了……”

    二人几乎是重叠着的,林天龙的身体强壮,仪清的身体成熟又高挑,被压在底下是最娇弱的小仪琳。林天龙一听也不管别的,赶紧蹲了起来,将有点半硬的龙根从仪清体内抽出来。

    仪清禁不住一声轻吟,粉嫩**里流出了一点点乳白**,从细嫩的羞处慢慢流到腿根。恰巧这时她抬了一下腿,仪琳抬眼一看,脸红羞怯之余竟然有几分羡慕的惆怅。

    这小小的一丝波动被林天龙灵活的捕捉到了,猛的一下把仪清翻开,躺在她的旁边,还算硬得很的龙根突然插进小仪琳的体内。

    “讨厌,不能这样欺负人……”

    仪琳颤抖着哼了一下,随后楚楚可怜的哭出声来。

    “小宝贝……”

    林天龙舒服的在她体内抽动几下,将遗留的**全都挤出来后,狠狠顶了进去,趴下来在她的耳边笑咪咪的说:“一人一半嘛,到时候你也得给我生个小孩,知道吗?”

    “谁、谁要生了……”

    仪琳眼神软了一下,脸红红的,分不清是羞涩还是潮红,倔强的白了林天龙一眼。

    “哈哈……”

    林天龙也不想戏弄她了,狠狠顶了几下,迎来萝莉小俏尼的白眼后,将龙根抽了出来。

    师姐妹两个俏尼这时都气喘吁吁的,在连番高潮的轰炸下早就没了抬手的力气。林天龙顺势躺在她们的中间,双手环过脖子,将她们搂在自己的怀里,喘着气和她们一起体验人世间最美妙的感觉。

    房内弥漫散之不去的旖旎,仪清和仪琳一左一右的收拢在怀。两具性感美丽的俏尼身体都布满淋漓香汗,隐隐散发出一股诱人体香!高潮后满足的玉体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红嫩,白里透红的看起来特别迷人!两人的亵衣在激情过后都散乱开来,贴在湿湿的肌肤上,更显得性感无比!

    由于都是刚破身,尽管刚才云雨时兴奋无比,但现在一停滞下来,两人多少还有些羞涩,像小猫一样蜷缩在林天龙的怀里享受宽大的怀抱。激情过后根本不敢看对方妩媚的模样,毕竟是相知相识的师姐妹,刚才愉悦中的轻吟浅唱让她们感觉极是羞愧,这时候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说话了。

    两女各有风姿。仪琳是少女花季,小脸上还有女儿家的天真纯洁,羞怯的模样完全遮掩她顽皮的性格。仪清比她大方许多,心满意足的蜷缩在爱郎的怀里,眼里除了羞怯,还多了一丝幸福的蜜意,眼眸里闪动的水雾让林天龙感觉心里一阵阵的暖意!

    林天龙惬意的左拥右抱,一边嘿嘿的色笑着,一边上下齐手爱抚她们美丽的身体,引得两个小美人俏尼秋波连连的。

    仪清是欲拒还迎的娇嗲,仪琳则是狠狠的送着白眼,不过也没半点拒绝的意思!

    仪清的身材性感高挑,身材曲线给人感觉比较成熟!仪琳的身子摸起来则有一种少女该有的粉嫩和柔软。双手传来不同的感觉让人心里十分满足,林天龙越摸越带劲,忍不住再把魔手伸到她们的乳房上!

    “好弟弟,别……”

    在仪清一声酥软又充满诱惑的呻吟中,林天龙把手放到她高耸的乳房上,爱不释手的揉捏这对饱满而柔软的大宝贝,将充满弹性的乳肉肆意玩弄着!

    妖娆的浅吟让仪琳也有点不好意思,悄悄一看林天龙的手指正在玩弄师姐的乳房,更夹住粉嫩乳头一阵挑逗按捏,弄得师姐脸上的余红还没褪去,又再次浮现性感的迷离,眼眸里全是浮动的水雾,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初破身的小仪琳顿时感觉不自在。一向娴静的师姐露出这样妩媚的表情,舔着嘴唇似乎很享受男人的抚摸,这一幕在以前她是连想都不敢想。听着师姐逐渐火热的呼吸,感觉似乎有股火在身体里慢慢烧起来。

    仪琳小脸俏红一片,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看着师姐迷人的媚态!虽然大家都是女儿身,但这一刻不得不承认师姐比自己成熟多了,只是迷茫的眼神就让人感觉那么妖冶动人!

    “哟,仪琳小师妹恢复过来了!”

    林天龙转回头一看,见小萝莉俏尼脸上既有羞怯,又有几分俏皮,红扑扑的小脸蛋在清纯中带着几分媚气,忍不住另一只手趁机抓到她的胸前!

    “姐夫,别……啊……”

    仪琳嗲嗲的扭了一下,没来得及反应,娇嫩的小乳房就被林天龙握在手里。

    一阵轻轻揉弄让她的呼吸变得火热。在渐渐发硬的乳头上一按,顿时就让这可爱的小丫头发出银铃一般悦耳的浅吟!

    两个小美人呼吸再次急促,在空气中显得那么刺激。娇嫩的身子左右不停的扭动,即使有些难为情,但她们也没抗拒林天龙的爱抚,反而本能般的将柔软身子紧贴上来,用细嫩肌肤在林天龙的身上磨蹭起来!

    仪清看着爱郎的手玩弄师妹尚显幼嫩却十分圆润的乳房,弄得可爱的小丫头媚态横生,眼里露出一丝玩味笑容。仪琳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咬着下唇低下头,低低的吟了几声,喘着急气,悄悄看着仪清师姐被捏得十分迷人的乳房!

    “姐、姐夫……”

    仪琳一看到林天龙的火热眼神,顿时吓了一跳,猛的一扭,顿时疼得啊了一下,马上合拢双腿,楚楚可怜的说:“人、人家还疼……你找师姐吧!”

    林天龙看了看她略略肿起的下身,几丝血点缀在雪白的腿根上。想想这娇嫩的小身体已经被自己冲撞得无承欢之力,怜惜之心一起,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丫头到底还是太嫩了,看来想和她梅开二度是不行的。

    林天龙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身材更加迷人的仪清身上。想想她体内那潮热的舒服感,心里顿时更痒了。林天龙回头一看,仪清马上脸色一红,轻轻合拢修长的美腿,满面羞怯的说:“好弟弟,姐……那也疼!”

    “不是吧!”

    林天龙狠狠的干了一下,看来这梅开二度真是个梦。每次开苞的痛苦就是不能尽情和她们享乐!持久度比较强,有时候还真是个让人痛苦的特长!

    林天龙再看看已经渐渐抬起头的龙根,狰狞的样子似乎告诉大家,它只想找个湿热的小洞钻一下,但现在看来有点难度了!仪清对自己还是比较温顺的,她既然说受不了,肯定不是矫情,看来确实无法再压着她享受一番了!

    仪琳将红红的小脸低下,这时确实腿间有股火辣辣的疼感,感觉像是刚被火烧了的难受。仪清满面的羞愧,尤其看着龙根一点点硬起来,但此时刚失去第一次的下身也是疼痛难堪,根本无法承受爱郎再次进入!

    林天龙顿时一脸无奈。自己兽性大发完全可以不管她们的感受,直接压上去一顿干,发泄这股欲火。但看着她们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无论如何做不到,尤其仪清眼眸里的蜜意更是让人狠不下心,难道真的要一直憋着?这也太操蛋了吧!

    “龙弟弟!”

    仪清似乎看出林天龙犹豫间的一点不快,芳心顿时有些乱了。犹豫一会儿后怯声问:“要不,人家找两个小师妹进来,您宠幸她们吧?”

    她说完话真就要起身去喊,林天龙赶紧一把将她拉住,摇了摇头说:“算了!又和她们没什么感情。和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有什么意思,我可不想成配种的禽兽!”

    话虽然粗鲁了一点,但话里的涵义却让师姐妹两女尼露出喜悦之色。

    这明显是在表达对她们的喜爱之意。

    仪琳一听更是欣喜异常,猛的趴到林天龙的肚子上,满面嘻笑地问:“姐夫,你说的是真的呀?那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不许没大没小!”

    仪清见调皮的师妹又闹上了,深怕她一个不小心惹恼憋着气的爱郎,赶紧斥责一句。

    “嘿嘿,想知道呀?”

    林天龙倒不在意,这种活泼劲也是她最可爱的地方。手一边轻轻抚摸她的后背,一边嘿嘿坏笑起来,眼珠子一顿转,明显在打坏主意。

    林天龙脸上表情淫荡无比,眼神更是不客气的盯着她身上的敏感点。不过仪琳没有退却的意思,使劲的点了点头,用嗲嗲的声音撒娇说:“您就告诉我嘛,人家想知道!”

    “没问题!”

    林天龙将她搂了过来,一边亲吻她发红的小脸,一边把她肉嫩的小手牵引到自己胯下,舔着她细嫩的小耳朵说:“不过你得像你师姐那样,用嘴好好的服侍我!”

    坚硬的龙根灼热如火,指尖碰到的时候,仪琳本能的退缩了,小脸迅速爬上羞怯的红晕。如果是二人世界的话,以她活泼的性格应该不会排斥,何况在梅雨珠的时候,还有仪冰师姐的时候,她都被天龙这样猥亵过了。但这会儿仪清师姐在旁边看着,脸上的笑容有调侃,也有轻轻的疼爱,让她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话说得仪清也是有点不好意思,脸上迅速爬上一层不知是媚是羞的红晕,看得林天龙是食指大动,更加期待的看着仪琳,想想她红润的樱桃小口艰难的含住自己的龙根,那场景一定刺激到了极点!

    想着想着就觉得兴奋,林天龙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硬生生将她柔嫩手掌压在龙根上。仪琳本就娇红的小脸显得更难为情,挣扎着要把手收回去,却是抵不过林天龙的力道,只能半推半就的按在龙根上。

    手里火热的东西还有一点黏稠,不用想就知道是自己和师姐的分泌物。仪琳不由得红了脸,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握了一下,感觉又硬又特别热!

    她扭捏的模样分外可爱,林天龙禁不住作起了怪,一副很淫荡的样子“哦”了一声,用极端下流的口吻赞许说:“好舒服哦,仪琳小师妹,再继续摸!”

    “讨厌,色胚子……”

    仪琳马上不依了,红着脸想把手抽回来,但小手还是被林天龙握得紧紧的,顿时急得快要哭了!

    师妹难得的可爱模样让仪清禁不住噗哧的笑出来,似乎是觉得调皮的师妹像个小家碧玉很好玩!看着两人打情骂俏,虽然心里隐隐有点吃醋,不过更多的还是觉得有趣,毕竟这样的场景可不多见!

    两人暧昧又调情般的表情让仪琳越发不自在,小身子挣扎得更加厉害了。

    此时,外面传来女尼的喊声:“林少,师傅找你有事,说是有个朱广平的施主在观音院外等着你呢!师傅让我来通禀一声!”

    “看来我要走了!”林天龙一边穿衣服,一边问仪琳小师妹,“对了,仪琳小师妹,你知道梅姨家里有什么喜事吗?师太让我问你一声的哦!”

    “哦,是梅姨的远房堂妹,好像叫什么林晓欣的出嫁吧!我也是和妮妮一起玩的时候,听妮妮说的!”仪琳说道。

    “仪清师姐,前天有没有见过我敏仪姨妈姨夫还有芳芳表姐她们从这里过去呢?”

    “这倒是有的,是一男二女三个人从吕氏姐妹面铺那里经过观音院进山去了。”仪清说道。

    林天龙思忖一下,才在仪清仪琳师姐妹脸颊分别亲吻一口告别出来。

    门一开,门外几个着急的女弟子全红了脸。天龙欲火再起尤其裤裆中间的大帐篷,更是让这些小处女们羞怯难当。

    房内的师姐妹这时玉体横陈,两人虽然用被子护住身上春光,但散落一地的僧袍和她们裸露在外的玉臂,都表明她们现在没有半点遮掩,即使尚未人事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艳事!

    林天龙光着上身,精壮又不夸张的肌肉很是漂亮。覆盖一层汗珠后更是呈现一种阳刚之美,隐隐的散发一种叫男人味的东西,让这群青春花季的少女俏尼羞怯不已,即使难为情也有忍不住偷偷看的,越看俏脸越发红润动人!

    即使小姑娘们羞答答的模样很是可爱,但林天龙连看都没看,穿好衣服径直向观音院大门走去。

    “龙儿,你敏仪姨妈姨夫芳表姐一家三口确实是从这里经过进山的,看起来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观音菩萨会保佑他们的!”妙音师太已经僧袍衣帽整齐,优雅庄重站在门口双手合十低声说道,“昨天好像杨丽菁施主也从这里进山去了,还带着一个小姑娘!”

    “哦,丽菁姨妈也来了,那可能是带着琳琳表妹,好的,多谢师太了!在下就此告辞了!”林天龙听了仪清和妙音师太的信息之后,对于敏仪姨妈姨夫芳表姐行程多少放宽了心,也是装模作样毕恭毕敬说道,色迷迷的眼睛却在小伯母丰硕高耸的巨乳上肆无忌惮的打量,小伯母妙音师太含羞带怨而又媚眼如丝狠狠瞪了他一眼,目送小情郎离去。

    黄昏时段,站在观音院大门外,林天龙望着妙音师太那饱经风雨蹂躏的丰腴身子慵懒娇柔的站在门内对自己无力的挥了挥手,宛如一个妻子送丈夫远门一样带有不舍和期待,林天龙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夺得了这个高贵典雅的成熟美妇人母的芳心了,长达三四个钟的剧烈交欢,自己在她女儿身体里爆发了两三次,却在她身体里爆发了好几次,最后一个小时里全部是她一个承受自己的轰炸,她现在能站得起来出门送自己已经算是抵抗力强了,而如玉姐姐因为良田被自己新开垦,创伤不已,现在估计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三四天内她是不能下床了,而妙音师太……现在酸软还未完全散开,等到散开了,估计也是两天下不了床,从自己最后一次退出她身体时她粉胯处那红肿的程度中可以看出,她也是死命索取了,贪欢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林少!”朱广平开着越野车已经在路旁等候多时了。

    “新郎官亲自来接,小弟受宠若惊啊!呵呵!去去去,我来开车!嫂子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啊?”林天龙开上了那辆越野车,拉着朱广平直接去了度假村。

    “呵呵,你嫂子和你还真是一家人哪!你嫂子叫林晓欣!”

    “什么?林晓欣?”林天龙张大嘴瞪着旁边的朱广平。

    “是啊,我就说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嘛!那个林晓梅不是你姨妈吗?以后,呵呵!”朱广平坏笑道。

    “呵呵什么你?各亲各论,甭想占我的便宜!”林天龙笑骂道,原来仪琳小师妹说的梅姨的远房堂妹出嫁嫁给的就是朱广平,两层关系亲上加亲看来破费一番是必须的了。

    杨美珍暂时协助梅若珊管理度假村,见情郎回来喜出望外,听说炎都山分局朱广平结婚,也是连连祝贺,吩咐秘书递上大红包,朱广平打死也不肯收,一个是因为和天龙的兄弟关系,再一个就是今年从上到下的三令五申,这次之所以朱华平再三叮嘱不可大操大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炎都市公安局里那个林充林胖子更是虎视眈眈盯着看谁顶风违纪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