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30章 母女同欢双宿双飞(五)

第1130章 母女同欢双宿双飞(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就是故意挑起小伯母滔天欲望的,让她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吊出她死死压制在心底里那如狼似虎一般的熟女肉欲需求。

    林天龙把抽了出来的庞然大物对着被欲焰焚烧得难耐的如玉那娇嫩濡湿的火热小花田插去,一插到底,火热难耐的如玉再度被龙弟弟宠幸进来,舒爽的同时亦有点吃不消林天龙的长度和粗度,瞬间被填塞欲裂,又是酥麻酸醉又是痛楚丝丝,如玉不由得柳眉轻蹙,婉娈哀绝的一声娇啼:“哎呀……龙弟弟……”

    林天龙没再保留,全力拉动着自己的身体,快速有力的在如玉的花田蜜道里进进出出,一时间肉肉相撞的啪啪声和那‘水’被搞动的‘噗嗤’‘噗嗤’声不绝于耳,同时还有了妙音师太那难耐而娇吁细喘,更有如玉那娇啼糯腻的呻吟,在林天龙那庞然大物频繁的抽、插中不断从如玉那红润圆张的小嘴儿里传出来,林天龙猛插几十下之后,如玉剧烈的来临,只听如玉一声娇媚入骨的呼唤,“龙弟弟……”

    如玉那粉红通透的身子一阵发冷的打颤、抖栗,可爱的肉肉小屁股不断的挺回后面,的身子越来越激烈,情不自禁的如玉把那双秀直白嫩、腻……滑肉润的美腿忽然往后蹬踢不停,好一会儿的疯狂蹬踢之后慢慢的消停下来,腿上的肌肉突突直跳,粉红嫩腻、香汗淋漓的身子接着就僵硬起来,粉胯处那濡湿泥泞、娇嫩狭窄的小花田蜜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漩蠕、吮、吸……

    “啊——”

    如玉一声娇啼,一股股滑腻的**从花芯中涌射出来,从那‘吻嘴’中射到深插进来撞贴着‘吻嘴’的**,然后迅速淹没林天龙的庞然大物,瞬时间火热温润的感觉传遍林天龙的全身,让林天龙爽了通透,直吸好几口凉气才把那股欲射的刺激快感压在脑后。

    高潮让如玉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香汗淋漓的身子柔若无骨,僵硬变得酥软,软耷耷的趴在她母亲的怀里,小臻首轻压在她母亲那硕大圆隆、丰满饱涨、柔软白嫩的巨乳上,粉腻嫩滑的脸蛋儿潮红欲滴,满足的表情清甜带笑,娇媚中夹带着初为人妇的慵懒和妩媚,说不出的诱惑迷人,长长弯弯的睫毛兀自一颤一颤的,瑶鼻舒张间火热的气息吁吁袭在她母亲的巨乳上,细腻的肌肤散发着惊人的光泽,水盈润滑、晶莹剔透,仿佛水里捞出来的一个水晶玉人儿。

    林天龙把庞然大物抽出来,只见如玉的粉胯四周红肿不堪,娇嫩的花田蜜道因为被林天龙宠幸时间过长、摩擦过多而红肿起来,里面的鲜红嫩肉又因为涨肿而外翻了出来,宛如绽放的花朵一般,就连那颗鲜红肉嫩的肉‘肉丸’也都涨大到翻出了大门外,露水点点滴滴,说不出的。

    见此情此境,林天龙恨不得把庞然大物再深插回去然后用力的耕耘如玉的身子,却听到如玉娇柔虚弱的呢喃道,“龙弟弟,如玉不行了,好酸好麻,不能再服侍你了,你向妈妈她要吧!”

    林天龙强忍着再要如玉一次的冲动,把如玉抱下来放她躺在一边,再把庞然大物对着小伯母那娇羞蠕动的肥沃湿田大门,用力一挺,噗嗤一声再度杀了进去,开始全力以赴、毫无保留的抽、插起来,没有半点怜惜,因为春焰贲起的小伯母已经不需要温柔了,她需要强横的抽、插捣弄,那才能满足她这个幽怨多年的成熟美妇的需要。

    妙音师太听到女儿如玉的‘让贤’的话还有那么一点羞赧,但在林天龙全力杀进来的时候眨眼丢掉了,舒服爽快的一声舒吟:“喔……”

    “舒服吗小伯母!”林天龙淫荡的笑问,胯下不停的抽插着。

    “唔……”妙音师太牛娇羞嘤咛一声。

    林天龙加快速度加大力度深插起来,“舒服吗!”

    “啊……舒服啊……好龙儿……人家被你插得好爽啊……又顶到底了……噢……好美啊……”

    妙音师太那红润的樱嘴里娇哼不断,滚圆肉腻的肥美大屁股更是摇摆得像波浪一样,狂野放浪,娇首忘情的摇来晃去,云鬓散乱秀发横飞,摆飞出阵阵的‘发浪’,秀发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醉人心脾。

    林天龙忽然抽出庞然大物,把小伯母那娇柔泛红、香汗淋漓的身子转过来,对调了一个方向,再让妙音师太跪趴在床上,情迷意乱、肉欲缠身的妙音师太羞答答的按侄儿女婿所说的做了,跪趴在如玉的秀床上,挺起那滚圆肉嫩、肥美嫩白的大屁股,让那块湿淋淋、泥泞不堪、肥沃水润的花田突显在林天龙的眼前,只见那道幽深的峡谷清流潺潺,春滴,四周的濡湿排列,整齐的贴在两瓣贲起的**上,水泽光亮,肿得像个掰开馒头一样的两瓣**中间一道涨肿的肉壑深沟此时水流成河,蜜道里的嫩肉外翻,那颗鲜红的‘肉丸’涨大得有她女儿的两颗那么大,娇嫩,似乎不自主的在微微跳动,林天龙忍不住附下头去张开大嘴把小伯母粉胯上那张鲜红滴汁的‘嘴儿’吻住,**、吸、吮、嚼、咬,林天龙已经完全的疯狂了,最后用舌头卷缠着小伯母花田蜜道门卡上那颗鲜红肉嫩的‘肉丸’轻轻嚼咬……

    如玉的头就在她母亲的屁股附近,能清楚的看到她母亲花田蜜道里潺潺流出来的春水YI液,如玉好奇又娇羞的瞪着大眼睛看着,那就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好脏啊,龙弟弟竟然舔吮妈妈的那里,啊……还伸出舌头钻到里面去……那里还阵阵蠕动……自己的那里不是也和妈妈的这样吧?而这粘稠的水怎么这么像在饭桌上龙弟弟手指上那让自己舔食的东西呢?啊……难道……

    “好侄儿女婿啊……”妙音师太一声尖柔的浪叫,一股股潮水喷射了出来,毫无征兆的喷射把林天龙的脸全部射湿,还射了林天龙一嘴的春水**。

    林天龙把一嘴的**咽了下肚,然后停着庞然大物整根插进小伯母那肥沃的花田蜜道里,深深插如到小伯母那娇羞肉嫩的花芯上跳动研磨……畅快爽美的快感让小伯母妙音师太银牙轻咬、娇躯蠕扭、柳腰款摆、粉胯后挺、媚眼溢水,大腿轻轻颤抖,媚浪的呼喊着……

    林天龙双手扳住高贵典雅成熟艳丽的小伯母那柔软的柳腰,大力挺、动着庞然大物抽、插着小伯母的花田蜜道,开发着小伯母的第二春,期待来年的秋收,林天龙发狠的拉出再用尽全力把庞然大物像打桩一样顶入小伯母的良田中,势大力沉地穿透小伯母那重峦叠翠的花田撞击着藏在幽深谷底内的脆弱子宫,那是孕育如玉的地方,或许还会是自己播种进去的种子发芽的肥田宝地,然后肥沃的土地结出爱的果实……

    ‘啪’的一声是林天龙小腹肌肉撞上小伯母那翘挺滚圆、肉嫩白腻、硕大肥美的大屁股,撞击的声音浑浊而低沉,似乎两人心底里的呐喊一般,掀动着内心那一根性爱的弦,无限的情爱在这一刻无限延伸,直到永远。

    “妙音,我现在是你什么人!”

    “是我的侄儿……”

    “还有呢!”

    “是如玉的丈夫啊……”

    “还有呢?”

    林天龙的狂野深插美得妙音师太迷魂荡魄,撑在秀床上的双手差点无力支撑,最后只能把上身附下趴到床上,张着红润的樱嘴呢喃呻吟:“啊……好深啊……好美啊……”

    “快说啊!”

    “还是我的老公,我的侄儿老公,我的女婿老公……”情迷意乱的妙音师太忘情浪叫,芳心毫无设防,极度的性爱带着和侄儿女婿做的禁忌,舒爽畅美得她臻首狂摆,多羞人的话她都能回答得出来。

    听到高贵典雅、成熟艳丽的妇人、堂堂观音院主持妙音师太、岳母、小伯母叫自己老公,而自己又和她,剧烈的交欢性爱,听着她媚浪欢叫、娇呻腻吟,林天龙爽快不已,兴奋得猛烈抽、插几十下,直把妙音师太撞得全身颤栗,浪叫连连,把她推到了另一个高潮的前线……

    “好小伯母岳母……好妙音……好老婆……我、我爱你……我要、要射给你!”林天龙已经到了强弓之末,强烈的禁忌刺激和剧烈的快感让林天龙身体上每一个细胞都堆积了无数的快感,能把林天龙炸得粉碎的快感汹涌澎湃,催促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在小伯母的肥沃花田里剧烈跳动颤抖,‘蠢蠢欲射’!

    “好小伯母……咝……小婿就是要……”

    林天龙涨红的脸已经见汗了,但极度的快感让林天龙的胯腰就仿佛一个不知疲惫的永动机一样,剧烈的抽、插,在小伯母那肥沃的良田中进进出出,暴力耕耘……

    妙音师太的肥沃多汁、火热幽深、弯曲狭窄的花田蜜道紧紧的包裹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花田蜜道周围那娇嫩的肉牙紧紧的卡咬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吸、吮、蠕、磨……

    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在小伯母的肥沃花田里最着最后的冲刺,林天龙浑身都在颤栗着,爽得牙齿都酸软,麻痹的感觉从后腰处传透整个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舒张开来,毛都竖了起来……

    林天龙低吼一声,“射给你!”林天龙拉出庞然大物到小伯母的花田蜜道大门处然后飞快的挺插进去,噗嗤一声整根去尽……

    “哎呀——”小伯母再也忍不住,尖声呼了一声,身子再也无力支撑挺立了,软绵绵的趴倒在床上,全身抽搐,却动都无力动弹一下了,花田蜜道里一股股火热粘稠的**仿佛失禁似的狂喷狂射,妙音师太圆张的小嘴嗬嗬直喘息着,海啸滔天的高潮把人母的妙音师太妙音师太的力气抽离、灵魂出窍、心神毁灭,只剩下无边的欲仙欲死的美感!

    林天龙把小伯母死压在床上,庞然大物插到了底,闯入了孕育了如玉的子宫里,畅快的倾泄着‘火药’,一股一股滚烫浓烈的**噗嗤噗嗤的射到小伯母的子宫里……

    受此一激,高潮还未消停的小伯母再度来潮,无力的身子失禁的从肥沃多汁的花田蜜道里涌射更多的粘稠**,把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包浸在‘水’的国度里……

    “噢——”林天龙吼叫一声,把射了一半精的庞然大物飞快的从小伯母那肥沃温润的花田蜜道里抽出来,扛起如玉那秀直白嫩、肉嫩润腻的大腿,对准如玉姐姐那娇嫩狭小的‘水穴’急促凶猛的挺了进去,一挺到低,不再保留的林天龙把如玉姐姐最后的空间都插尽,硕圆涨大的**一举插穿如玉的‘鱼吻嘴’捅入到如玉姐姐那娇羞脆嫩的子宫内,沉重的身体压在如玉那娇嫩柔软的上,强忍着射J的冲动在如玉姐姐紧咬不放的子宫内剧烈颤抖、蠕转着庞然大物的**,研磨着如玉姐姐那极度敏感的子宫内壁。

    “咿呀——”被林天龙忽然插入,然后插到子宫里研磨,如玉浑身都抽搐,一声腻糯的娇吟,如玉像只八抓鱼一样紧紧缠住林天龙的身体,娇嫩狭窄、火热濡湿的花田蜜道蠕吮、吸磨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鱼嘴’处更是死死的卡咬住林天龙的**凹陷位置不放,把林天龙的**‘含’在子宫里,子宫里瞬间涌涨出大量火热滚烫、濡湿粘稠的**,把林天龙的庞然大物**迅速包裹,渗逼而出的瞬间把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包裹在火热的色欲海洋里,林天龙此时就是想忍也忍不住**的冲动,射一半到她母亲体内还有一半**未射的庞然大物再一次火山爆发,灼热滚烫的熔岩剧烈的喷射出去,瞬间填充满如玉姐姐那娇嫩的子宫……

    受到灼热滚烫熔岩冲刷子宫的如玉全身一阵剧烈的,全身都泛起了一颗颗红嫩的鸡皮疙瘩,娇腻的一声清啼:“啊——”

    在她们母女俩身上消耗全部‘货存’的林天龙也有种透骨的酸软感,爽到痹,无力的趴压在如玉那娇嫩无骨的身子上,气喘粗粗……

    一侄儿女婿一小伯母岳母一堂姐妻子,三人同床交欢媾合、恣意,一起达到了情与欲的颠峰,只见妙音师太娇喘柔柔、香汗淋漓、粉红通透的丰腴身子此时趴在床上,而如玉此时娇靥酡红、美眸轻阖、小嘴轻张、巨乳起伏,娇柔腻弱的躺在床上,被林天龙压在床上呼吸显得有些困难。

    妙音师太此时挣扎着坐起身来,只见一头如云秀发像瀑布一般柔顺垂床,一张高贵典雅、柔媚润泽的脸蛋在这乌黑的如云秀发陪衬下越发的明亮艳丽,丰腴圆润的娇躯通体泛红,香汗散发着熟女的媚惑,秀气圆润的香肩下一对硕大圆隆、挺涨白嫩的大乳房巍巍颤颤的‘扣’在妙音师太的胸前,几缕青丝披遮,若隐若现的RU头仿佛羞答答的少女,更添诱惑,柔润平坦的小腹一马平川,细腻光泽、耀眼非常,一双修长圆润、秀直白腻的大腿瘫跪而坐,叉开的大腿根部位置是如此的明显凸现,粉胯上那块‘风水宝地’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迷人,乌黑亮泽的茂密整齐的生长在两瓣**上,妙音师太一双明慧的眸子此时水雾缭绕、迷离妩媚,待发现林天龙瞪着一双牛眼在盯着自己的粉胯处眨都不眨一下的时候妙音师太嘤咛一声娇羞无限,忙把双腿收夹回来,拉动腿上的肌肉触发了花田蜜道周围的酸麻感,妙音师太忍不住又是一声腻人的嘤咛,“唔——”,酥软的身子差点在这一阵酸麻中软倒在床上。

    见坏蛋侄儿女婿林天龙在一边裂着指嘴淫荡的笑着,妙音师太又羞又气,色厉内荏的嗔怪:“小坏蛋你、你干的好事!”

    “当然是老公干的好事,我都算对得起你和如玉姐姐了,卖力的灌溉你们母女俩一大一小的两朵鲜花,滋润得你们容光焕发,而且刚才小伯母岳母可是‘好老公’‘好侄儿女婿’的叫得很欢的,现在就是小坏蛋了,妙音老婆总不能过桥拆板吧?”林天龙嘿嘿直笑。

    “我、我拆你个大鬼头!”妙音师太羞赧的避开侄儿女婿那火辣辣、满是爱意的眸子,国色天香的玉脸酡红似醉,一时间甜蜜和不安齐涌了过来,极度欢愉后是理性的回归,同时亦有事后关系上的忧虑,妙音师太低着头羞怩带愧,变幻不堪!

    林天龙只有一手抄起如玉姐姐那柔软娇嫩的身子,转移一下位置,让如玉姐姐躺在床上枕在粉红绣花枕头上,两人依然以最亲密的状态媾……合在一块,林天龙伸出两只手温柔而坚毅的把妙音师太那丰腴圆润、娇柔滑腻的身子搂过来,妙音师太只是轻微的挣扎一下就让大色狼、大坏蛋、侄儿女婿林天龙被搂在怀里,嘤咛一声窝在侄儿女婿那结实的怀抱里,妙音师太有那么一刻是甜蜜温馨的,安静得像只猫儿一样,乖顺得像个小鸟依人的小妻子。

    林天龙一手抚摩着怀抱里的小伯母那柔顺的秀发,一手在她那粉背上轻轻的摩挲着,柔情蜜意的道,“小伯母岳母,我好幸福,能拥有清甜可人的如玉姐姐,又能拥有国色天香的小伯母岳母你,我就是死也值得了!”

    妙音师太窝在林天龙的胸膛上娇吁如兰,对林天龙的话本能的羞涩,却不接话。

    “妙音,我爱你,我要照顾你和如玉姐姐一辈子!”林天龙捧起小伯母妙音师太娇羞不已的脸蛋,只见她紧闭着那双明慧又妩媚的水眸,睫毛一颤一颤的,林天龙对着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亲了下去……

    “呜……”妙音师太被林天龙吻得直喘不过气,好一会儿才挣脱开来,气喘吁吁,娇媚迷醉的双眸滴溜溜的望了一眼林天龙,红着脸娇腻细嗔道,“你想闷死人家啊!”

    “我怎么舍得!”林天龙忍不住再在她那脸颊上亲一口,只见她羞怩的闭上眼,艳红的玉面甜蜜带羞,说不出的风情万种,林天龙温声问道,“妙音,你愿意让我照顾一辈子吗?”

    “我……”妙音师太其实很想说愿意的,如玉出生的地方都让这小坏蛋占有了,自己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了,心也给得差不多了,可是芳心里还存留着对林徽音的愧疚,还有对世俗眼光的顾忌,这一切都让妙音师太彷徨,而且她毕竟现在还是堂堂观音院的住持师太,毕竟还是观世音菩萨的虔诚信徒,这些牵挂都让妙音师太这个人母心乱如麻,“我……我、我不知道!”

    林天龙心里不由得一叹,算是失落,但同时也是释然,交欢后能让小伯母安静的窝在自己怀里已经算是一个极大的收获了,自己妄想有更大的收获显然有些贪心不足了。

    林天龙拨弄着她脸颊上的秀发,柔声道,“不管怎么样,我的心永远留着你的位置,在我林天龙的心里,妙音小伯母和如玉姐姐都是一样的,是我的妻子!”

    林天龙接着道,“我也不逼你,但你不能逃避我,好吗?”

    妙音师太睁开双羞怩闪躲的水眸,大胆灼灼的望着林天龙,一时间柔情四起,妙音师太激动而甜蜜的泪水涌了出来,她主动而狂热的箍着林天龙的脖子然后把红润的樱桃小嘴送上来,算是对林天龙的回应和表达自己的芳心所向。

    有甜吻送上,林天龙自然是照单全收。

    深情火热的吻把两人的心拉得很近很近,彼此的气息相通,这一刻他们不是侄儿女婿与小伯母岳母的关系,而是、是一对曾经经历过风雨的恋人、夫妻。

    如玉望着妈妈和龙弟弟深情蜜吻,忍不住露出丝丝甜笑,妙音师太瞥到女儿如玉躺卧在那里眼睁睁的注视着两人举动,一时间羞得不行,想离开这深情款款的吻又舍不得,最后把心一横,闭上双眸当作什么都看不到,然后忘情的和侄儿女婿接吻……

    三个人,一男两女,一对母女,一对伯母侄儿,一对堂姐堂弟,一个丰韵典雅、成熟高贵,身体丰腴柔腻、软绵绵如绸缎,经得起任何程度的狂风暴雨,她全身散发着熟女的幽香;另一个娇嫩窈窕,亭亭玉立,发育中的身子越来越迷人,嫩出水的肌肤嫩腻细滑,清甜可人的脸蛋儿娇媚入骨,更重要的是她那单纯的心全部系在林天龙的身上,身心都交给了林天龙。

    林天龙把庞然大物大物退出如玉的狭窄娇嫩的小花田的时候顺便把两个女人都搂在怀里,一起躺卧到床上温存,享受着剧烈性爱后的温馨惬意!

    一边一个搂着这母女俩躺卧在床上,林天龙心里甜美惬意得很,却不想此时腰间传来被捏的疼痛,林天龙忍不住闷叫一声,“哎呀——”

    “怎么啦?”妙音师太享受着被侄儿女婿搂在一边的温馨和甜蜜,被林天龙一声鬼叫弄醒神了。

    “怎么啦?”林天龙也是问这么一句,不过却不是问如玉姐姐的。

    如玉把掐住林天龙腰肉的嫩葱柔指松开,娇媚的睇了一眼林天龙,又昂起头来娇羞的望了一眼窝在林天龙另一边的母亲,问道,“娘,龙弟弟在雪狼夜榕树洞休息的时候是不是偷偷欺负你?”

    “啊——”妙音师太羞怩的挤了挤身子,吃吃的道,“你、你怎么知道!”

    如玉忍不住涨红了小脸蛋儿,全不回答她母亲的话,而是嘟起了红润粉泽的小嘴儿,娇哼一声后握着粉拳一拳一拳的捶打着林天龙的胸膛,呢喃的嗔道,“坏蛋弟弟……打死你个坏蛋……骗如玉的大坏蛋……”

    “……”林天龙对如玉姐姐的‘捶骨’行为直接无视,但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妮子。

    妙音师太却不是这么想,见女儿的拳头一拳一拳的捶在侄儿女婿的胸口上,嘭嘭直响,她担心林天龙被捶伤了,急急的嗔道,“如玉,你、你干什么呢,快停手!”

    “我才不停手呢,谁叫龙弟弟骗、骗人家那样,坏蛋弟弟!”如玉依然捶打着林天龙的胸膛。

    “你再不住手娘就生气啦!”

    “龙弟弟是如玉的,如玉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他也是娘的!”妙音师太娇声嗔道,才说完她的脸就忍不住滚烫如火,自己竟然和女儿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

    “……”如玉停下了手,鬼灵精的飞了一眼她母亲,最后在林天龙的胸膛上温柔的抚摩着,吃味的道,“就知道娘疼龙弟弟比疼如玉多一点!”

    妙音师太又是一羞,窝在林天龙的侧身上紧紧的搂住林天龙的身体,又是羞又是娇,说不出的动人,却听如玉接着道,“可是龙弟弟还是个大坏蛋,骗如玉当着娘你吃你流出来的那些……那些东西,坏透了!”

    林天龙愕然,接着就是嘿嘿直笑,暗道:我本来就不是好人!

    “啊……”

    作为一个贤妻良母,她平时高贵典雅、成熟明慧,待在观音院青灯古佛修心养性、吃斋念佛参拜观音,人前人后都是超凡脱俗端庄娴雅,即使是出家为尼之前和梁宏宇行房也是规规矩矩,从来不敢逾越惟恐失了妇德,而梁宏宇也是规矩老实,花样极少,生了如玉之后他也来过一趟却是越来越不行了,也只是草草了结然后蒙头大睡,后来一来忙于省城公务二来身体已经不行了,再加上柳雅娴看管的越来越紧,也就干脆不来炎都山了,妙音师太终于心灰意冷,死心塌地吃斋念佛参拜观音菩萨,与梁宏宇恩断义绝不复相见,这一切虽然让她欲求不满、幽怨不堪,但她还有女儿和观世音菩萨,日子过得‘无欲’一些却还算美满,身为堂堂观音院住持师太倒也万人敬仰,却不想这时候自己会和自己的侄儿有这么一段孽缘,最后还和他发生了关系,任他把那破了自己女儿如玉身子的**再插到孕育女儿的地方,任其耕耘蹂躏,自己却无比的享受,身体和心理上都背叛了女儿、背叛了闺蜜林徽音、背叛了人伦道德,更背叛了佛规戒律观世音菩萨,在侄儿女婿的身下婉转承欢、愉悦的被宠幸,在女儿如玉面前甚至和女儿如玉一起被这坏蛋侄儿女婿带上巫山之端,现在女儿如玉又发现自己早在雪狼夜榕树洞之中就和侄儿天龙暗通款曲了,这让她情何以堪,一时间羞愧欲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