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24章 女目前犯岳母大人(四)

第1124章 女目前犯岳母大人(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越来越不知轻重的乱捅,高贵典雅、丰腴成熟的小伯母那肥沃多汁、火热狭窄的花田蜜道本来就只能堪堪接纳林天龙的庞然大物,被林天龙这么一阵乱来,娇嫩的花田被涨裂了些,生生的磨出了血来,就仿佛新开苞的处女一样,落红点点。

    小伯母皱起了眉头,似怨似嗔的呻吟道,“坏、坏蛋……呜……你别乱捅了……我、我下面都出血啦……啊……不要……”

    林天龙再度温柔起来,“妙音,我真的爱你,也爱如玉,我会让你慢慢接纳我的,我是你侄儿也是你女婿,更是你男人,现在是,以后也是,因为,你现在是和我连在一起的,做了夫妻才做的事情,有了夫妻之实!”

    林天龙温柔而深情的话语犹如情人的执着,像侄儿的疼爱,也像女婿的呵护,更像丈夫的召唤,多次的相处、长期的相对,雪狼夜的历险,妙音师太芳心中的羞愧和道德界限慢慢淡化,彼此的情和爱在全身蔓延,脑海中林天龙放荡不羁、英俊潇洒的性情与样貌不停浮现,榕树下的点点滴滴,之后的无限思念,还有梦中的缠绵,让小伯母的芳心无限的追忆,阵阵的沦陷在爱欲中……

    “妙音,放松点,迎接它进入享受它带来的快乐,我爱你!”

    林天龙又道,“好岳母小伯母,快点给我吧,要不然小婿就要憋死了!”

    妙音师太芳心已醉,心底的防御卸下,见侄儿女婿急得满头大汗,仿佛一个被妻子赶出家门找不到门进的丈夫一样,不由得娇羞的嗔笑道,“活该你个小坏蛋憋死,硬生生的坏了我的贞操,看我以后理你不!”

    林天龙见小伯母岳母如此娇羞带嗔,顿时欣喜不已,忙道,“好妙音,好岳母,小伯母,惩罚我为你服务吧!”

    妙音师太羞怩的捶打了一下林天龙的虎背,娇声嗔道,“人家才不要你这小坏蛋的服务,整天想的都似乎那些龌龊的东西,色狼,大色狼!”

    妙音师太虽然薄恼娇嗔,但还是放松了自己那柔软的身子,一双粉白滑腻的秀腿主动的缠上了林天龙的虎腰,搭到林天龙的屁股上,一双柔腻的玉臂妩媚的的箍着林天龙的脖子,腻腻的道,“我今天从了你这小坏蛋,但人家那里好久没……没那个了,你要怜惜些伯母,别那么粗鲁!”

    林天龙见到高贵美丽的熟美人母小伯母妙音师太如此转变,自然是喜不自禁,忙不沓的点头,“侄儿自然会对小伯母岳母温柔疼惜的!”

    妙音师太听到林天龙叫她小伯母岳母,顿时臊红了整张脸,羞答答的闭上了双眼,粉胯却自动逢迎上来,肥大的美臀轻摇细晃,柳腰款摆,纵体逢迎。

    林天龙不由得欣喜若狂,大解风情的他立刻挺动着虎腰,把庞然大物缓缓的向里顶入……

    有小伯母岳母主动的引导,她粉胯下那九曲十八弯仿佛迷宫秘道一般的花田蜜道就赫然‘开朗’,?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冲破层层阻挠、闯过重重关卡“嗤……”的一声庞然大物一点点没入小伯母的花田蜜道之中,就仿佛游龙入海一般,濡湿多汁、滑腻火热的花田蜜道里缓缓迎接着林天龙身下这条庞大的游龙,游龙撑开四周的皱肉,把小伯母粉胯下这块肥沃潮湿的良田犁得涨满欲裂,只见胯下高贵美妇人母的小伯母娇颜潮红欲滴,轻蹙的眉头荡漾着无限醉人的熟女风情,紧咬的银牙下喉咙里哼哼唧唧的呻吟飘荡了出来,柔媚滴溜的水眸犹如一汪春水,荡漾着妩媚诱人的柔腻媚意。

    林天龙的庞然大物一进再进,先是发紫圆涨的前锋蟒头,然后是涨大得青筋密布的柱身,一截一截的没入胯下小伯母的体内,庞然大物插进到一半的时候,小伯母那曲折多弯、皱肉层叠、重重隔阻的肥沃花田蜜道又把林天龙的庞然大物给卡住了,夹得死死的。

    “好小伯母好岳母好妙音,放松点啊,让小婿完全的插到里面去啊!”

    急躁的林天龙忍不住挺了几下,依然插不进去。

    “哎呀……你、你这个小坏蛋……别乱捅啊……呜……好痛啊……人家被你捅死了……噢……”

    妙音师太羞的是玉脸通红,仿若火烧,又羞又气,恨不得把这作乱的小坏蛋推开,久未经人耕耘的花田蜜道那娇嫩的皱肉如何受得了这么庞大的家伙蹂躏呢,花田蜜道被插入的部分仿佛火烧水烫一般,火辣辣的,又如被撕裂了似的,有点适应不过来,自己受不了就稍停下来的,可这小坏蛋就迫不及待的插捅一通,当是可恨。

    不过,虽然痛楚让人难受,可是娇躯嫣红密布、丰腴圆润的妙音师太却情不自禁的扭动了那肥美硕大的屁股,款摆着丰腴却不肥满的柔腰,享受着侄儿女婿那庞然大物摩擦花田蜜道内壁那些层层皱肉的酸麻醉痹感。

    林天龙不敢乱插胡捅了,转而是慢慢的在小伯母的肥沃良田里缓缓旋转研磨,让高贵典雅的小伯母那肥沃多蜜、火热濡湿、狭窄滑腻的花田蜜道酿造更多的**,那样就更加的润滑,那样才更容易的插到最深处!

    妙音师太在侄儿女婿那温柔的研磨之下,花田蜜道分泌了更多的**,潺潺的流了出来,滑腻一片,把两人的媾合的位置‘滋润’得粘稠湿润,滑溜溜的,水泽光润,她那粉胯上乌黑发亮的森林全部陷入水泽之中……森林中一条庞大的游龙只见其尾不见其头……

    妙音师太慢慢的适应了林天龙的庞然大物,滚圆硕大的肥臀再一次款款轻摆,抖抖擞擞的把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引导入最深处,柳腰轻扭,主动接纳着林天龙这个坏蛋侄儿女婿那才从女儿身上抽出来不久还沾有女儿那落红与**的庞然大物……

    林天龙温柔而用力的把**再向里插入,一下子又深深插入了几分,接着林天龙又向后轻轻抽动,然后再用力迅猛的向里面深插进去……

    被侄儿女婿深插进来,妙音师太浑身都起了一片疙瘩,粉红的娇躯似痛难忍又像婉转逢迎的蠕转扭摆,轻张的红润樱嘴急促的喘息着,娇吁吁的。娇滴滴犹如黄鹂轻啼一般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啊……好深了啊……等等啊小坏蛋啊……好烫好涨……涨裂裂的好麻啊……”

    高贵典雅、丰腴圆润的小伯母那肥沃多汁、狭窄火热、水润幽深的花田蜜道里层层叠叠的嫩肉仿佛无数的小牙齿一般,紧紧的咬住林天龙深插进去的庞然大物,形成天然的阻碍,四周仿佛砂轮一般摩擦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林天龙每插进一寸,那极度的快感就累积一分,未到尽头就几乎忍不住要喷射出来,爽得林天龙的牙齿都酸了。

    “嗯……好大好深啊……”

    娇羞小伯母妙音师太犹如碎玉一般的皓齿紧紧咬住了红润性感的下唇,粉胯处那火辣辣的撕裂酸痛在林天龙温柔而有力的深深插入过程中继续蔓延,从粉胯处蔓延到周身每一个细胞,让妙音师太粉红水润的身子无限的颤栗,那紧张又消魂的刺激让她那幽香淡淡的汗珠从细小的毛孔中涌了出来,心灵上的刺激和肉体上的酸痛快感让妙音师太完全丢弃了作为人母、作为小伯母的道德枷锁,犹如堕入欲海中的浪妇一般,粉胯不安又贪婪的猛抬,硕大滚圆的肥臀急急款摆、柳腰扭转摇曳,逢迎着侄儿女婿的深插举动……

    只见小伯母那水泽光润、粘湿滑腻的粉胯处那两瓣娇嫩的贲起被林天龙的庞然大物挤压得越发的高隆,就仿佛两座月牙形的小山一般,山间那道肉红鲜嫩的花田蜜道潺潺渗漏着小伯母春情勃发、激情火热之下酿造出来的甜腻**,晶莹剔透的**散发着惊人的芳香,林天龙的欲望在禁忌和芳香中被推向了疯狂的境地!

    林天龙急急的把庞然大物旋转出一些儿,只见小伯母那肥沃的花田内那些细碎的嫩肉死死咬住庞然大物被庞然大物拉扯了出来,鲜红肉嫩的‘牙肉’滴落着水泽光润的**,被林天龙紧接着的猛烈狂野深插塞了回去……

    深陷在欲海里禁忌里的的小伯母妙音师太被林天龙一插到底,肉体上的舒爽涨痛爽透了灵魂……

    “啊……”

    情动的小伯母被侄儿女婿一插到底,全身忽然用力腰弓起来,却被林天龙沉重的身体压得死死的,体下那撕裂火辣感让妙音师太的眉头都蹙了起来,那对水雾缭绕、媚意横生的水眸几乎垂泪,婉转哀娈间却散射着无限满足的光芒,迷离而没有没焦点的双眸,滴溜溜的仿若已入仙境,而那潮红欲滴的脸蛋儿此时更是绽放着春风吹拂的媚意,从来没有过的舒爽与满足让她全然不知所在!

    林天龙已经忍了好久了,这时候已经完全占有了这个高贵典雅小伯母,而且连她的芳心也攻陷了,心里自然是有无限的自豪和满足,而胯下那庞然大物却涨得厉害,在小伯母那九曲十八弯、层层叠叠、牙肉紧咬、火热滚烫的花田蜜道里享受到了全所未有的摩擦,那阵阵强烈的蠕磨让林天蟒头发都爽麻到竖直起来,更重要的是她是黄尚可这个知县大人的妻子,更是自己的小伯母,是如玉的妈妈,禁忌的刺激让林天龙疯狂起来,开始全力的抽插……

    在侄儿女婿凶猛的抽插下,作为小伯母的妙音师太此时根本没有想太多,只有觉得自己的粉胯下火辣辣的、涨裂满塞、被填充得满满的,酸麻酥醉的快感一股高过一股,欲火高烧剧烈渴望的娇躯随着侄儿女婿的插入而被掀起了滔天欲火,阵阵呻吟不断从那红润性感、柔软光泽的樱嘴中呼出,“喔……好龙儿……好深好棒啊……插到养育如玉的地方啦……喔……啊……轻点啊……好涨……啊……好烫……呜……到底啦……好酸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