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23章 女目前犯妙音师太(三)

第1123章 女目前犯妙音师太(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此时已经欲火焚身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沉重的上身压了下去,把挣扎推攘的熟美小伯母的丰满上身压定在床上,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是徒劳,‘平定’上身之后林天龙伸出手来,两手一起扳住熟美小伯母妙音师太那羞急、狂扭急摆的肥美硕臀,把她最后的反抗消弭在强大的力量面前。

    正面的进入姿势,林天龙胯下的庞然大物已经沾满了小伯母妙音师太花田蜜道里潺潺流出的**,足够的润滑了,随时可以突破重围深深插进小伯母那块泥泞火热、肥沃幽深的花田里,去查探一下孕育了如玉姐姐的位置……

    妙音师太挣扎无效,急得清泪横飞,不安摆动的臻首使得尼姑帽掉落在床上,挽起的鬓发散乱不堪,铺就在床上,犹如慵懒的妃子。

    妙音师太惶急带泪的娇颜凄婉欲绝,芳心又是无助又是娇羞,更是愧疚难当,该有的情绪都有了,却惟独没有怒意,让她感到羞愧的是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带着深深的渴望,花田蜜道酥痒难挡,身体内不自然的渴望着林天龙这个大色狼大坏蛋侄儿女婿的庞然大物能插进来,充分的添满自己的欲望,十多年的空旷幽怨或许能从此一扫而空。

    “小伯母,我要你!”

    “不要……我不要啊……”

    妙音师太还未来得及从羞辱感中走出来,林天龙的庞然大物随着宣言的告示一挺而入,毅然决然,温柔中带着霸道的粗鲁……

    “噢……”

    侄儿女婿的进入让妙音师太的大脑瞬间的空白,所有的挣扎随着庞然大物的进入而宣告结束,自己身子也被侄儿女婿给要了去,他那狰狞吓人的庞然大物不单止进入女儿如玉的身体,还进入女儿如玉出生的地方……

    天地为之变色,这是一对人伦道德不可原谅的男女,他们以最亲密的状态结合到一起了,做着繁衍后代的事情,突破了禁忌,要是妙音师太还因此生育下一代的话那就和如玉或许如玉的儿女乱了伦理……

    林天龙插进去的时候忍不住呼出一声:“咝……好热好柔润啊,好爽好刺激啊……这就是如玉姐姐出生的地方了,小婿进来了,妙音小伯母既是我小伯母又是我岳母更是我老婆,好爽啊!”

    妙音师太听到林天龙情不自禁的话又是欢又是喜又是辱又是愧,几下交杂,芳心迷乱,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那久未被滋润的良田忽然被侄儿女婿那庞然大物造访的时候那一阵强烈的撕裂感火辣辣的几乎把她脑海里所有的感觉和思绪都掩盖了!

    林天龙开始缓缓挺进……

    “哦……不要……快出去……天龙你个坏蛋……快出去……裂开了……坏蛋……痛啊……”

    妙音师太狂摆疯扭着屁股,可她被林天龙压得死死的,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屁股摇摆的力度虽然大,但幅度不大,甩不开林天龙那根已经插进去一小截的庞然大物。

    林天龙强忍着极度刺激想射的冲动,坚定不移的发力挺进,要把这才开垦如玉姐姐身体的庞然大物再次开垦翻新小伯母这块肥沃的良田。

    林天龙只觉庞然大物十分的艰难的在前进,层层皱嫩的花田四壁就仿佛长着无限多的小肉球一般,摩擦着林天龙要插进去的庞然大物,让林天龙艰难进入的同时受到了强烈的摩擦,极度的快感迅速蔓延,让林天龙舒爽得猛吸几口气才把那股刺激压下去,继续把庞然大物插进去……

    “唔……”

    摩擦是同等的,那么刺激也就一样了,妙音师太在侄儿女婿的深插过程中身体内被压制的渴求无限上升,极度的刺激快感让高贵成熟的美妇人母娇颜如火般红艳,樱嘴轻张,阵阵呻吟传了出来,“不……哦……哦……好烫啊……啊……”

    妙音师太那推攘着林天龙的玉手不知不觉的搂上林天龙的肩膀,直抓得林天龙的肩膀都发痛,最后缠绕到林天龙的脖子上,然后不安的望了一眼躺在两人身边不足十公分的女儿如玉姐姐,在女儿面前给侄儿女婿强硬的进入了,妙音师太不由得嘤咛一声羞得无地自容,羞愧的把臻首移到另一边去……芳心轻颤,这小坏蛋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不顾自己的感受和世俗的眼光要了自己,把那才耕耘自己女儿身体的丑东西再次硬生生的捅进到自己这个小伯母的身体里,那是如玉出生的地方啊,怎么可以给侄儿女婿的……插进来呢,我以后怎么对得起林徽音,又怎么对得起如玉,更怎么对得起观世音菩萨呢?这小坏蛋,都不想一下人家的感受吗……

    妙音师太却没有发现她转过头到另一边的时候她女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而且那高潮后的红潮过了这么久竟然没消退半点,反而越来越红,犹如一个熟透的小苹果儿!

    林天龙把庞然大物插入到小伯母那肥沃多汁、火热濡湿花田那两次中指都能达到的地方就再也插不进去,林天龙急得像个火烧屁股的猴子一般,面红耳赤,“好小伯母好岳母,算小婿求你了,快给小婿进去嘛!”

    “嘤!”

    妙音师太娇羞潮红的脸蛋越发的红润,强烈的刺激和滔天情欲让妙音师太这个高贵典雅、贤惠淑德的人母不安的嘤咛一声,对林天龙的话她只是娇羞的摇一摇头而已。

    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开始在这能插进去的深度里研磨、挑、抽、插、摇,林天龙抽动着庞然大物故意胡乱撞顶、插刺,虽然不能完全进去,但高贵熟美的小伯母妙音师太这花田出奇的多阻多碍,层层嫩肉就仿佛天然的磨沙一般,林天龙插挺的时候庞然大物被磨得一颤一颤的,极度的消魂。

    妙音师太被林天龙胡乱的抽送、插弄搞得浑身颤栗发抖,只觉得花田蜜道被林天龙蛮闯瞎捣的几乎弄裂了,火辣辣的,极度摩擦带来了汹涌的快感,但找不道‘门道’再深入的庞然大物就仿佛一头蛮牛一样在娇嫩狭窄的花田内横冲直撞,狭窄的花田接纳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就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现在林天龙又在‘蛮干’,花田顿时火辣辣的,无尽的快感带着阵阵的痛楚,远山一般的黛眉不由得轻轻蹙了起来,妩媚娇羞的玉靥潮红欲滴,痛苦并快乐着的呻吟出来:“不要……不……不要……不要插啊……没、没插对啊……呜……痛死、死我啦……喔……你、你别乱、乱插……啊……别乱用坏东西戳啊……你、你……轻点……不对啊……别往上插……哎呀……也、也别往下……啊……坏蛋……痛啊……喔……呜……你想捅死人家呀……”

    林天龙乱来片刻也停了下来,继续问道,“好小伯母好岳母,我们都这样了,也算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了,既然如此,就把最后的也给了小婿吧,你也好好的享受一下侄儿的服务嘛,要不然小婿就这样乱来瞎干了!”

    妙音师太早已经是春情荡漾、欲焰焚心了,渴望得到满足的身体对林天龙的进入是没有丝毫的反抗的,甚至很渴望林天龙能彻底的进入,用那火热和粗壮瞬间填充身体的空虚,身体和心理却不是一个概念,人母的那一丝愧疚依然在妙音师太的芳心内作祟,林天龙要不是她女儿未来的丈夫也不是自己的侄儿的话,或许妙音师太早就放松身体放下坚持然后用自己的身体主动承接着林天龙的恩宠了。

    “好小伯母好岳母好妙音,你再不让我全部进去的话我就硬捅进去了咯!”

    林天龙赤红的双眼内可以见到熊熊的欲火。

    妙音师太娇羞的哼道,“你弄死我最好,反正被人发现了我们这样我就没脸活了!”

    “妙音,我爱你,你快让我进去嘛!”

    “你、你别乱叫……我、我是你小伯母……才不是你的妙音……啊……你……你下面那、那东西……别、别乱挑动啊……”

    “好小伯母好岳母好妙音,你有没有感觉到它在你身体里的热情,它很需要你,而你现在也很想要吧,就引导我进去嘛,快点啦!”

    妙音师太也极其的需要了,全身上下就仿佛被千万只蚂蚁在噬咬,特别是被侄儿女婿填充了一小半的肥沃娇嫩的花田蜜道,那里就像一个极度空虚的黑洞,贪婪而渴求,酥痒间无尽的欲望汹涌澎湃,火热急急的蠕动着,本能的逢迎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

    林天龙见美丽高贵的小伯母心志有些松动,顿时一喜,按耐着暴虐的冲动,温柔的抽挺插动起来,庞然大物凭着庞大坚硬的本钱一记一记的撞击在小伯母肥沃良田里的那阻挡的皱肉。

    “啊……小坏蛋……我……我不要……呜……以、以后你、你叫我……叫我怎么做人啊……你、你停下来……我、我忍不住的……啊……”

    由于林天龙的大伯父梁宏宇近二十年来没再耕耘灌溉过这块良田,久无人耕的良田已经极度的干枯,油灯古佛,清心寡欲,修心养性,古井无波,然而也就越发的敏感,被侄儿女婿的庞然大物在里面乱捅乱插,疼痛而又极度强烈的快感汹涌而来,妙音师太不由得浑身颤栗,舒爽酥醉的美感让妙音师太那黛眉时蹙时舒,一副享受又自责的表情凄婉哀羞,媚眼娇羞紧闭,红润的樱嘴轻张,吁吁幽香兰气喘出,扑到林天龙的脸上火热幽香让林天龙迷醉。

    高贵端庄、明慧优雅的熟美贤妻良母的玉脸嫣红如潮,芳心中充满了对闺蜜林徽音对女儿如玉的愧疚,可是在林天龙温柔而有力的插挺抽动中酥麻快感汹涌如洪水一般传入大脑,涨痛又消魂的快感过后是无尽的渴望与索取,林天龙每插挺一下给予的满足和充实附带着禁忌的刺激与酸麻,快感如潮,熟美的人母才起的愧疚心思瞬间淹没在这份刺激快感中,越发的不可自拔……

    “好小伯母好岳母好妙音……我们都这样了,你就从了我吧,快把我的胯下**全部引进如玉姐姐出生的地方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