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19章 妙音师太棒打鸳鸯

第1119章 妙音师太棒打鸳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咳……咳……”

    如玉姐姐听林天龙所言,把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吞套更深,但是毫无经验的如玉姐姐吞得太猛,粗大的庞然大物让她差点窒息,她狼狈不堪的吐出了庞然大物,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带得胸前雪白的娇挺肉嫩的玉女峰也微微的颤动起来。

    林天龙心中甚为感动,轻轻的拍着如玉姐姐的后背为她顺气,温柔的问道,“如玉姐姐,你没事吧?”

    如玉姐姐昂起头来望着林天龙歉然甜笑,不好意思地呢喃道:“龙弟弟……如玉姐姐太没用了……一点点小事情都做不好……”

    “如玉姐姐……”

    林天龙抚摩着如玉姐姐那散乱的秀发,想说点什么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心里柔软的一块被如玉姐姐无私而单纯的爱意占据着,只觉得喉咙有些堵,感动的爱意在这一刻在林天龙全身每一个细胞中无限扩展……

    如玉姐姐好不容易顺过气来,不服输的她还想再次来过,却被林天龙给阻止了。林天龙捧着她那粉嫩嫩、红扑扑的脸蛋儿柔声道:“如玉姐姐,不用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龙弟弟知道你的心意,龙弟弟很满足了,龙弟弟能拥有如玉姐姐你是龙弟弟最大的福气。”

    林天龙温柔的凝视着如玉姐姐那美丽的大眼睛,温柔中带着款款深情柔声说道:“如玉姐姐,龙弟弟好爱你……”

    这一刻,林天龙的心里只有如玉姐姐一个,只能永远占有这个单纯而敢于去爱的少女,把她揉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永远不让她离开自己半步。

    “龙弟弟,我也爱你……”

    如玉姐姐定定的望着林天龙,水汪汪的眼睛柔媚娇羞,那迷离中带着万千的柔情,仿佛要将林天龙熔化一般。

    林天龙忍不住搂住了她那温柔细腻的身子,把她轻轻的压了下去……

    如玉姐姐就仿佛一个柔弱的小妻子一般被林天龙压在身下,粉胯被林天龙压得开开的,腰身让如玉姐姐那双羞怯的美腿无法夹回来,伸一只手进被子里抓着庞然大物往如玉姐姐的小花田靠去……

    “天、龙弟弟,如玉姐姐还是好怕!”

    如玉姐姐懵懵懂懂的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本能的紧张着,身子有些绷紧,那双水雾缭绕的眸子此时睁开来,迷离一片,坚毅与羞怯在交替着,望着林天龙近在眼前的双眼!

    林天龙温柔的吻上如玉姐姐那粉嫩嫩、红润润的小嘴儿,胯下的庞然大物按目标坚定前靠,准确无误的抵触到如玉姐姐的花田小门,偌大的蟒头狰狞而恐怖,如玉姐姐那娇嫩的小花田看上去根本无法接纳,比仪琳好不了多少。

    事到临头如玉姐姐反而一反刚才的羞怯和紧张,反而用双手自然的环上林天龙的脖子,主动的在林天龙的嘴上啄了一口,痴情而温柔,对略微有些犹豫的林天龙鼓励一笑,甜甜的,糯糯的,温柔娇媚得很,腻腻道,“龙弟弟,如玉姐姐现在什么都不怕,你不用担心如玉姐姐的,如玉姐姐会很坚强的!”

    林天龙自然不再迟疑,用双手把如玉姐姐那两条秀美的粉腿压到最开,然后挺着庞然大物在如玉姐姐的花田蜜道小门磨了几下,沾了不少**后往前温柔的顶去……

    “唔……”

    如玉姐姐被林天龙顶得浑身一颤,柳眉儿都颦了一起来。

    门是找对了,可门似乎小了些儿,林天龙顶了好几下都进不去,总是滑开顶到如玉姐姐的粉腿上,林天龙急得像个吃不到桃子的猴子一般,无奈的抽回一只压腿的手来,用来固定庞然大物,然后再往前温柔的挺去……

    “啊……痛……痛……”

    如玉姐姐连连低声痛呼,环着林天龙脖子的手握起粉拳来一拳一拳的砸在林天龙的背后,似乎这样能减轻一些被林天龙进入身子时的痛楚。

    林天龙百般呵护千般温柔,总算把涨得发紫的蟒头给顶进了花田门内,对如玉姐姐在背后砸粉拳倒是没怎么在意,反正柔弱无力像捶骨一般,多砸一下都无妨,只是林天龙却还是停了下来,林天龙不敢大意,如玉姐姐这娇嫩的小花田还是第一次迎客,可不能放纵自己的欲望让她创伤过重。

    “坏弟弟……如玉姐姐那里好痛!好像裂开了!”

    如玉姐姐睁开双眸,颤抖的睫毛显示着她现在的紧张,不过她神色还是很坚强的。

    林天龙撩开被子弓着身子微微望了望下面,见没流血,林天龙才放心些儿,重新盖回被子保暖,啄一下紧张的如玉姐姐的红润小嘴儿,温柔的道,“如玉姐姐,龙弟弟还要插进去,痛的话就告诉弟弟,好吗?”

    “嗯!”

    如玉姐姐怯生生的睨了一眼,林天龙然后闭上双眸,重新箍着林天龙的脖子,粉嫩嫩的脸蛋儿羞红如火,却又坚强镇定,一副任君取摘的模样儿,娇媚可爱,清甜可人。

    林天龙自然是爱怜疼惜得紧,不敢太过直来直去,庞然大物研磨着前进,以求达到最大限度减轻如玉姐姐的苦楚。

    庞然大物一点一点的没入如玉姐姐的花田,进入如玉姐姐的身体,如玉姐姐始终是蹙着眉头一声不吭,紧闭的双眼上睫毛一颤一颤的,那上玉手环着林天龙的脖子很紧,可见她是忍着痛楚的,“唔……好涨啊……龙弟弟……涨啊……”

    随着林天龙的进入,如玉姐姐那双秀腿的肌肉突突直跳,粉胯本能的闪躲退缩,想躲避着强大的入侵者……

    林天龙好不容易才把庞然大物细磨慢插的捅入到如玉姐姐的处女膜那里,已经感觉到那少女与少妇的界限所在,这一段不长的距离却用了林天龙十多分钟,强忍着欲火的林天龙满面涨红,汗珠冒出,可见刚才为仪清师姐吸吮毒血而吸收的邪恶蝙蝠毒血已发挥作用,要不是林天龙心中对如玉姐姐无限的爱意,早就无法忍受强烈高烧的欲火而快速的挺插进去了,那样的结果自然会使如玉姐姐痛不欲生。

    如玉姐姐见林天龙满头大汗,涨红如血,心里不知多愧疚,害羞丢掉了,只剩下甜蜜和迷恋,因为她知道,龙弟弟是为了自己才忍得这么辛苦,仿佛和恶魔在战斗一般。

    “龙弟弟,如玉姐姐下面好涨,好像裂开似的,好痛,可是如玉姐姐不怕,如玉姐姐不想龙弟弟这么难受,如玉姐姐应该怎么做?”

    如玉姐姐那灵巧的茹萍舌伸了出来舔着林天龙脸上的汗珠,温柔而乖巧,动作生涩却大胆。

    林天龙又感动又疼爱,吻上如玉姐姐那红润润的小嘴儿,好一会儿才松开,温柔的道,“如玉姐姐你放松点就行了!”

    如玉姐姐被林天龙吻得芳心迷醉,下面的小花田处似乎也不觉得很涨裂了,只觉得龙弟弟进入自己身体的那东西火热烫人,似乎还会一颤颤的跳动。

    林天龙见如玉姐姐紧蹙的眉头此时慢慢展开,红扑扑的脸蛋儿越发的柔媚,欲火高涨的林天龙忍不住想发出最后一插,温柔的道,“如玉姐姐,龙弟弟要进去了,可能有点痛,怕吗?”

    “如玉姐姐不怕!”

    如玉姐姐那双水汪汪的眸子温柔的望着林天龙,羞涩中到着甜蜜,还有那丝丝被她刻意隐藏起来的紧张。

    “我来了!”

    林天龙微微拉开身子,弓起了胯下,正要给如玉姐姐一个长痛不如短痛的进入,忽然一声急促惊呼:“不要……”

    一个女人撞了进去,一把撩开如玉姐姐秀床的蚊帐帷幔,急急叫道,“小坏蛋你、你……你干什么……你快放了如玉姐姐……”

    如玉姐姐听声音知道是自己的妈妈妙音师太,不由得一阵难为情,羞赧无限的柔柔呼喊一声,“娘……你怎么来了?”

    林天龙没想到如玉姐姐的妈妈妙音师太此时会撞进来,只见她此时那如玉姐姐一般的脸蛋阴晴不定,丰腴婀娜的成熟身子站在床边上楞住了。

    妙音师太早就知道天龙来了,而且暗中发觉女儿如玉和天龙眉来眼去之间已经今非昔比,她在房间了踌躇了好久才敢出来,到仪清房间时只见自己的爱徒仪清伤势已经没有大碍,躺在床上甜甜睡觉,而林天龙这个小坏蛋和女儿如玉却不见了踪影,妙音师太自然猜到林天龙带着自己的女儿要干什么去,顿时急急赶过来,却不想见到林天龙压在自己的女儿身上,都不知道盖在被子中的两人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自己的女儿有没有被这小坏蛋要了。

    林天龙先是愕然一会,接着便带着坏坏的微笑一把掀开盖住两人的被子,顿时把两人的胯下状况展露在高贵优雅的圣洁小伯母面前,只见一根庞然大物青筋满布,此时已经把一部分插到了如玉姐姐的花田里去了,还剩下的那一大截在外面,那东西兀自脉动着,很是吓人。而两人相接处,如玉姐姐的粉胯被撑得鼓涨欲裂,娇嫩的小花田周围被庞然大物‘挤逼’得隆了起来,潺潺的**一丝丝的从两人的媾合处渗了出来,晶莹一片!

    妙音师太首先看到林天龙那庞然大物,虽然在雪狼夜就暗地帮助这个小坏蛋侄儿打过手枪,此时此刻呼吸仍然不由得一窒,芳心微颤,娇躯仿佛瞬间被庞然大物抽去了力气,酥软无力,就差点软瘫倒地,暗暗惊呼:这么大,自己也未必吃得消吧……呸呸呸……想什么呢……

    妙音师太那双明慧的眸子此时楞楞的望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娇颜瞬间绯红一片,越发的艳丽了。

    如玉姐姐经过先前的羞怩,现在好了很多,大胆的望着她母亲问道,“娘……你、你怎么来了!”

    林天龙望着近在眼前又羞又气的小伯母师太,只见她一身素雅僧袍,超凡脱俗一尘不染,最上一颗纽扣都扣上了,全身上下完全密封,除了那张高贵优雅的脸蛋之外,就剩下那双柔润的玉手暴露在空气中,似乎不这么的话林天龙就会吃了她一般。

    林天龙邪邪的笑了起来,暧昧的道,“美丽的小伯母岳母,你不是想来看小婿我怎么和如玉姐姐欢好吧?不过没关系,小婿无限欢迎,如玉姐姐你欢迎你妈妈在一边观摩吗?”

    如玉姐姐神秘一笑,点了点头道,“如玉欢迎!”

    妙音师太指着林天龙恨恨道,“你、你……你还不快点退出那……那丑东西来,你、你都不顾如玉姐姐受不受得了你这……这大得惊人的丑东西,你想插死如玉姐姐啊……你个小混蛋,快给我退出来!”

    林天龙淫淫的笑道,“给你退出来?是不是退出来给小伯母姐姐你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

    妙音师太的脸蛋又是一红,又羞又气,却不敢靠近拉扯林天龙,惟有冀望于林天龙主动退出女儿的身体,她看得出来女儿最后那层膜还未被林天龙这个小坏蛋捅破,不由得又急又羞又气道,“你个小坏蛋,如玉姐姐还是处子之身,怎么消受得起你这身子,你这么急着要了如玉姐姐,她得躺好几天都下不了床的,还不快点给我退出来!”

    林天龙诡异一笑,挺动了一下身下的庞然大物,如玉姐姐忍不住一声低腻的呻吟:“唔……”

    妙音师太看着心惊肉跳的,更是羞赧和难堪,看女儿和侄儿的赤裸裸媾合,她又羞又慌,难为情得很,脸蛋火烧火燎的,滚烫一片,宛如一朵盛开的红牡丹。

    “娘……”

    如玉姐姐艳红如血的脸蛋儿娇媚无限,那双水眸竟然有些妖艳,望着她的妈妈道,“娘,如玉不怕的,如玉会勇敢的承受龙弟弟的进入的!”

    妙音师太啐了一口道,“你说什么呢,一个姑娘家的,不知……不知羞!”

    妙音师太瞪了好几眼林天龙,恨恨道,“小坏蛋,你还不快退出来!”

    林天龙装模作样的退了退胯下,如玉姐姐的粉胯似乎已经习惯了有庞然大物的塞填,竟然忍不住抬起来追逐着庞然大物不让林天龙退出去,如玉姐姐一双小手紧紧的箍着林天龙的脖子不放,不舍难离的道,“天、龙弟弟,不要离开如玉姐姐!”

    林天龙嘿嘿直笑,不再退出来,而是慢慢推进去,蟒头又碰触到如玉姐姐娇嫩花田里的那层薄膜了,如玉姐姐轻蹙着柳眉娇滴滴的又是一吟:“喔……”

    如玉姐姐的呻吟让妙音师太越发的难为情,脸蛋绯红一片,芳心忍不住羞怩起来,站在那里的娇躯忍不住轻轻颤抖,只觉自己的粉胯处慢慢的酥痒起来,羞人的**浆汁渗了出来,滑腻腻的,才换上的衣服又开始被弄湿了,好不难受,身体上的反应好羞人,不时的瞥一眼自己侄儿的庞然大物,眼里慢慢多了些杂质,丝丝缠绕,挥之不去,越发的撩人。她羞愧不堪,却不能就此逃离,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色厉内荏的道,“林天龙你个小混蛋,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如玉姐姐迟早是你的人,她现在还是尼姑,而且还是处子之身,你怎能如此……如此急色!”

    “小伯母岳母都说了,如玉姐姐迟早是小婿的女人,早点弄成既定事实也不错嘛,有了小婿的开发,如玉姐姐的乳房不出一年就能长得像美丽小伯母岳母你的这么大,下面的小花田也能在慢慢中适应小婿的庞然大物嘛,小婿勤劳些的话或许还能让小伯母岳母你早点做外婆喔!”

    如玉姐姐已经羞得闭上了那双倔强而温柔的眸子,而她母亲妙音师太却是被林天龙赤裸裸的挑逗弄得无地自容,更是想起过去雪狼夜的种种,这小坏蛋色胆包天的对自己做的事,特别是刚才在榕树底下树洞之中侵犯自己的圣地……想到这里妙音师太再也站不住了,忙扶着床架,气喘吁吁,羞赧中带着无限的幽怨,狠狠的瞪着林天龙,啐道,“小坏蛋,你、你胡说什么呢!”

    林天龙见妙音师太这位高贵优雅的圣洁小伯母一副娇羞无力的样子,心里痒痒的,也越发的放肆,嘴角挂着邪魅的弧度,温柔的道,“刚才帮助仪清师姐吸血排出的蝙蝠毒液让小婿欲火高烧,而现在如玉姐姐又和小婿到了这种地步,小婿退出去的话准是憋死,所以小伯母岳母想如玉姐姐第一次破身子少些痛楚的话,就用自己的经验在旁边教导一些如玉姐姐该怎么做吧,或许指点一下小婿也行的!”

    “不行!”

    妙音师太红着脸想都不想就哼了一声。

    林天龙反而不管站在床沿上的妙音师太,任这位人母怨妇得道高尼站在一边上羞愧难当,而是对羞怩闭眼的如玉姐姐道,“那如玉姐姐你忍着点,你娘她不肯指导,那龙弟弟我自己来了哦!”

    如玉姐姐睁开双眸,怯生生的望了一眼林天龙,又羞怩的瞥了一眼她母亲,才轻不可闻的从瑶鼻里腻出一声来,“唔……”

    林天龙撑着双手在如玉姐姐那白皙的脖子两边,挺着庞然大物就要作最后的冲刺。

    “你……等等!”

    妙音师太恨恨的剜了一眼林天龙,咬着自己那红润的下唇,迟疑在那里好一会儿,神色变幻莫名。

    林天龙不耐烦的道,“小伯母岳母既然不愿意帮如玉姐姐和小婿,那小婿只好自己瞎捅乱插了!”

    “我、我愿意!”

    妙音师太说这话的时候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林天龙脸色平静,内心却狂喜,如玉姐姐可就羞得不行了,但她有自己的打算,虽然羞于在妈妈的面前被龙弟弟‘欺负’,可还是没出声。

    妙音师太果然说做就做,深吸几口长气起平缓一下自己那躁热不安的芳心,脱了鞋子上了床,跪坐在两人的身侧,从如玉姐姐的床头底下翻出一张洁白的方巾,羞赧的望了一眼林天龙和如玉姐姐的结合处,如此距离更能看清楚林天龙庞然大物的巨大和粗长,还有那布满在上面的条条青筋,妙音师太羞愧的双眼慢慢的浮现出丝丝的灼热的渴望,妩媚中带着剧烈的挣扎,妙音师太强压着臊意,努力的平息一下埋藏在心底里的滔滔欲焰,颤抖着声线道,“你、你托起你如玉姐姐的小屁股!”

    林天龙本着先小后大的坏心思暂时先不去骚扰妙音师太,依言托起如玉姐姐的小屁股。妙音师太伸出一只葱嫩玉滑的手抚平床上的毯子,然后把那块洁白的方巾垫在如玉姐姐那洁白肉嫩的小屁股下面,林天龙望着美艳的小伯母岳母认真专着的侧脸,嫣红如霞的粉腮,侧看弯弯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很是诱惑。他一双赤红的瞳眸此时犹如饥饿的野兽在看待自己的猎物一般。

    妙音师太自然能感受到林天龙望着她时眼神中那种赤裸裸的欲望,那目光火热霸道,却又温柔多情,她芳心得意的同时羞、愧、惊、慌、急、臊、怨等等情绪瞬间泛起来,百味陈泛。

    林天龙把如玉姐姐的小屁股放下,压在那洁白的方巾上,如玉姐姐嘤咛一声,疑惑的问道,“娘,这是干什么用的?”

    林天龙知道,却不想回答,妙音师太红着脸道,嗫嚅道,“这……这是给你留个纪念的!”

    “那……”

    “你别问那么多!”

    妙音师太臊得慌,打断了女儿好奇的询问,接着关切劝导道,“如玉,等一下可能会痛,但不会很久的,不用怕的,娘在你身边,你放松些身子就好了!”

    “唔,如玉不怕!”

    如玉姐姐红扑扑的脸蛋儿现出坚毅的神色,显得有些任性,但这是少女的爱的转化,她可以为龙弟弟承受任何的痛楚。

    妙音师太告戒劝慰了女儿之后神色尴尬的望了一眼林天龙,接着瞥了一下林天龙的庞然大物,还有自己女儿那娇嫩的小花田,言语复杂的道,“你个小混蛋,待会温柔点,别弄痛了你如玉姐姐!”

    林天龙淫淫的笑道,“有小伯母岳母这么一个‘高手’在这里,如玉姐姐当然没事!”

    如玉姐姐就在她母亲的指导下蠕动着粉胯,迎接着林天龙慢慢的挺入……

    “啊……”

    那层膜被林天龙突破的时候如玉姐姐还是忍不住一声尖叫,虽然有她母亲在一旁指导,可少女的花田蜜道还是窄小了些儿,被林天龙这么一根庞然大物插进去,痛得她整个人都向上弓了起来,娇嫩粉润的秀腿蹬得直直的,脚丫子全部绷起来,冰肌玉肤轻微颤抖,那粉嫩潮红的脸蛋儿此时有些发白,长长弯弯的睫毛儿挂着痛溢出来的泪珠,梨花带雨,可怜楚楚,一手抓住林天龙的手臂,另一只手紧紧的和妈妈的手握在一起,好一会儿才痛呻出来,“娘……好痛……龙弟弟……如玉现在是你真正的妻子了吗?”

    林天龙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意,万般柔情顿起,重重的点了点头,丝丝沙哑的声线带着无限的爱意和温柔轻声道,“如玉姐姐永远是龙弟弟的小妻子,永远是!”

    如玉姐姐甜蜜的笑容泛了上了脸蛋儿,痛楚无法遮掩这份甜蜜,煞白的脸蛋儿飞上了两片红晕,羞涩中带着少女的爱意,她望了一眼在一边目光灼灼却又羞红了脸的妈妈妙音师太,最后那目光定在林天龙的脸上,温柔的对林天龙甜甜而笑,“龙弟弟,如玉没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