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11章 藤野夏香跌宕起伏

第1111章 藤野夏香跌宕起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相信你,从你身上发出的味道,我知道你的确多年没有过男人。能够忍受住十年的寂寞,要嘛是心死,要嘛是心志坚定。我不认为你心死了,我认为你是后者。心志坚定的人通常做事不会轻易放弃,你说是不是?”

    林天龙语带深意地问。

    “你认为我还想杀你?”

    藤野香夏微微冷笑。这是她第三次笑,是很难得的笑容,尽管看上去并不代表好心情。

    “也许吧!不过我无所谓,如果你认为值得用自己的身体来交换这把刀,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表现。”

    说着,林天龙将刀一甩,雪亮的武士刀飞射而出,径直插到数米外一棵树的树身中,深入足有半尺之多。

    藤野香夏瞥了飞出的武士刀一眼,眼中微微掠过惊异,不过她的脸色并未见异样。在林天龙色色的目光注视下,她毫不迟疑地脱去了身上仅剩的运动内裤,赤身裸体地面对林天龙。

    林天龙瞥了她下身的峡谷风景一眼,不禁露出一丝满意。藤野香夏手脚削瘦、胸部和臀部出奇的丰满,在紧夹的浑圆大腿的衬托下,阴阜三角区显得饱胀,露出的一丝峡谷胜景显出高高凸起的阴丘和丰肥异常的外**、藤野香夏阴部还有一个奇异特征,那就是寸草不生,一根**都没有,竟是难得一见的天生白虎。

    林天龙在关键部位扫视的色情目光,让藤野香夏脸上微显红晕,她连忙叠手于胯部,半遮住春光,同时低下头,轻声问道:“需要我伺候吗?林少。”

    “嗯……”

    林天龙应了一声。

    藤野香夏闻声连忙碎步到林天龙身前近尺之处,然后缓缓蹲下身,开始解林天龙腰上的皮带。很快,外裤被脱下,内裤随即也被扒落,露出林天龙的粗长老二。即使在狰狞未显的时候,林天龙的本钱仍然雄厚得有些过分。

    “啊……这么大。”

    藤野香夏忍不住掩口惊呼。

    “如果有困难,你可以反悔。”

    林天龙淡淡地道。

    “不,我会尽心伺候大人,还望林少遵守诺言。”

    藤野香夏上身微倾,半施礼道。

    “那就快点吧,你不是说不能外出太长时间吗?”

    林天龙道。

    “是,请多指教。”

    说着,藤野香夏伸出双手,一只手扶住**,一手抚摸着,简单抚弄了一下,然后张口将**吞入口中。

    藤野香夏的**技巧不错,虽然刚开始有些生涩,但是很快就进入状态,或许日本女人天生都是善于学习的,一只手扶着肉茎飞速地吞吐,另一只手还不忘摩挲肉茎根部。在此刺激下,不到三分钟,林天龙的老二就充血翘立起来,藤野香夏顺势吞吐得更加迅速,嘴中口水分泌加剧,转眼将小半截在口中进出的肉茎弄得湿答答,然后是一连串**技巧,让林天龙快感大增。

    藤野香夏愈做愈熟练,不久又舍下**,转战肉茎其他的部位,檀口就像吹口琴似的在肉茎上抹动,同时还用舌头不停地敲if柱身、用牙齿摩擦茎肉,制造着快感。

    林天龙不禁眯起眼睛,享受起这种野外吹萧的快感。

    就在林天龙沉醉之时,奋力吹萧的藤野香夏清澈的眼眸里忽然闪过一抹寒光,她的嘴唇正吹到林天龙老二的茎根位置,牙齿小角度轻磨的动作,突然之间变成大角度张开,一瞬间仿佛变成了森冷的?刀一样,一口咬下。如果这一下咬中,就算林天龙的老二是铁做的,也得留下一道印子,更何况这根本不是铁做的,这一口真咬中了,林天龙怕是不死也得残废。

    然而,只听“喀”一声,两排牙齿重重地撞击到了一起,偏偏就是没有碰到林天龙的老二。原来不知何时,林天龙一退步,竟然将老二突然抽回去。

    藤野香夏费尽心机,甘愿受辱,却依然没能奈何得了林天龙,一次狠咬,咬空的后果不仅仅是牙齿彼此重撞后的疼痛,更糟的是暴露出自己的杀机。然而,藤野香夏很幸运,林天龙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意图,刚刚他突然抽身,更像是临时起意。

    果然,林天龙抽身之后,转眼又迈步上来,一拍藤野香夏的裸肩道:“一会儿再吹,现在本少爷要操你,到树那边去,双手放在树上,翘起屁股。”

    藤野香夏脸上闪过一丝迟疑,她可以忍受口腔遭小坏蛋淫辱,以换取致命一击的机会,但真要她献出身体,任由小坏蛋在她身体深处留下痕迹,对她来说仍有些难以接受。

    十年的贞洁,虽不是刻意保有的结果,却也能说明接受一个新男人的占有,对她来说非常困难,她一直觉得除了完成任务,生命里拥有过两个男人的回忆已经足够了。比起男人占有自己的感觉,她觉得追杀男人的过程更能带给自己快感。

    可是,眼下的状况不容她退缩,除非她愿意忍下刚刚的口腔淫辱,愿意放弃藤野菊纹武士刀,否则她只能选择屈服,继续忍受淫辱,毕竟也只有在给小坏蛋制造快感的时候,她才有机会杀了他。这样一想,藤野香夏暗暗一咬牙,终于按照林天龙的吩咐走到了树前,两手扶着树,羞愤地撅起屁股,露出阴部桃源。

    林天龙紧跟着走过来,贴到藤野香夏的裸背上,两手先是揉捏了几下硕大的乳房,然后抚摸着她的整个背部,再滑到臀部,在两片浑圆的臀瓣上捏拍了一会儿,这才扒开臀瓣窥视里面的胜景,然后很快用手揉搓光溜溜的高凸阴丘,大约一分钟后,他枢动两根手指,插进久闭的门户,如少妇般紧窄的干燥通道被陌生物体闯入,充盈和疼痛让阴肉连连颤动。

    藤野香夏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林天龙淫笑:“真是一个冷淡的贞妇,**了那么长时间,自己竟然一点快感也没有。”

    藤野香夏哼了一声,她不想和林天龙争辩,也不愿意将关于自己生理的深层秘密告诉他。事实上她知道自己与普通女人的确有些不同,她有些性冷淡,性快感对她来说并不易得,高潮更是难上加难,或许也正因为这样,当年她的初恋男友兼第一任丈夫才会抛弃她,爱上了别的女人。

    林天龙的两根手指在藤野香夏的阴道里仔细探索起来,从小到大对于中药学的研究,他的经验何等丰富,只是稍稍巡逻了一下,就知道此妇的生理状况特殊。他的手指在阴道里活动良久,依然感觉不到明显的**分泌,就像阴道天然缺少快感神经一样。

    林天龙并不气馁,他还没有拿出真正的手段,他不着急,依然用手指在阴道里摸索着、活动着。

    藤野香夏也哼哼唧唧起来,不过不是因为性快感,而是因为手指活动带给她的不适。间或,她的呻吟会拔高一点,那是因为林天龙的手指触到了G点,以及林天龙的另一只手在阴门口揉弄她的阴蒂,这也是仅有的两处能给她带来一丝快感。

    可惜,G点对藤野香夏来说并不是非常敏感的地方,而阴蒂因无情欲支持,始终缩在里头,也不能贡献明显的快感。

    林天龙又抠弄了一会儿,终于发现普通的刺激手段对藤野香夏没汁么作用,此**道内一点湿漉漉的征兆都没有,口中的呻吟更像是虚应故事,简直太打击男人的自信心了。

    林天龙也不愿这样耗下去,先将手指从阴道内拔出,然后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老二,另一只手扒开藤野香夏的臀瓣,粗大的**在臀沟里上下摩挲,或拍打在菊门上,或直接顺着**唇瓣滑过阴门,一时之间似乎很难取舍到底该进哪个洞。

    这样的举动倒是让藤野香夏有些心惊胆颤,林天龙的老二那么粗大,刚刚**时她已经领教了,现在私密部位贴身的感受,更是觉得那是一条狰狞的货色,现在这条货色被林天龙驱使着,在她的臀沟上方像擂鼓一样不停地敲打挑逗,震颤着菊门的皱褶,让她觉得这东西随时可能破开菊门,撕裂般的捅进她的身体。

    想想那种恐怖的场景,藤野香夏就连忙紧缩起菊褶的耻门,同时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握住肉茎,按着**,将其引到阴门门口。

    “真的要我进这里?”

    林天龙调笑着,同时微微挺动下身,让**撑开阴穴大门,让藤野香夏先感受一下他的规模。

    “唔……”

    藤野香夏闷哼一声,腰部绷紧,双腿微夹,原本扶着肉茎的手连忙抓住林天龙的大腿,似乎感受到了一些痛苦,所以忍不住阻止林天龙的插入。

    林天龙再一挺身,硕大**撑开阴门挤了进去,不过进入的幅度依旧不大,只有一寸左右。

    不是林天龙怜香惜玉,而是他知道,如果径直深插而入,以藤野香夏并不润滑的阴道,很可能会骤然撕裂阴道,那样性事就会演变成惨事,还有什么快感可言?

    因为这样,所以林天龙只能耐着性子,慢慢地开发此妇的阴穴。

    即使只是**进入,藤野香夏还是感受到比较强烈的痛楚,十八年深锁的阴穴,就算不因岁月流逝而丧失容纳弹性,也会因久疏耕耘而荒芜,骤然被**开发,又无**滋润,阴道被撑开的感觉简直与撕裂无异。

    “咿……疼……”

    藤野香夏发出痛吟之后,忍不住还是用一个字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林天龙拍了拍藤野香夏的屁股,冷声道:“忍着。”

    随即抓住她一片臀瓣,一手扶着**,开始小幅抽插起来。

    撑大到极限的阴穴被粗大的肉头不停地摩擦,阴门被肉冠刮蹭着,既产生了很大的痛苦,也带来了不一样的刺激。摩擦生热是最好的快感催化剂,哪怕是反应迟纯的冷淡阴肉,也在渐热的环境里蠕动起来,微微抽搐起来,乃至挤出丝丝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