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04章 英雄救美吕氏姐妹

第1104章 英雄救美吕氏姐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吕小强满眼期待地看着林天龙,两个姐姐都成了寡妇,他更期待她们能够得到林天龙的青睐疼爱,毕竟他对于两个姐姐的美貌还是非常自信的,他自从认识林天龙之中就认为,天生丽质的姐姐就应该获得天龙这样非同寻常的男人照顾,其他男人不配,死去的那两个姐夫也不配。

    “连累?不会是那个胡刚又装胡汉三杀回来了吧?”

    “不是那个胡刚,不过也是他的结拜把子大哥卢仁炳,早就看中我姐姐的这个店铺位置,只是摄于你上次修理胡刚的余威,主要你罩着我们兄弟的面子,他才一直没敢轻举妄动,自从你去了省城,而我又被人摆了一道,这些天他们三天两头儿来我姐面馆捣乱。”

    “哦了,这事儿交给我了,不过,你必须戒赌,否则你都对不起你两个姐姐,我也不再那你当兄弟看待!”林天龙拍了拍吕小强的肩膀,起身下车。

    “对了,开面馆也不是长久之计,这样,我来想想办法吧!”

    他好整以暇地逛过去,直到发现这家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面馆,才走进来,点了两碗麻辣汤面,开始大吃起来。

    这家面馆不但面好吃,还有人间难得的秀色欣赏,这也是林天龙胃口大开的原因。

    原来这家名为芸卿面馆的简陋小面馆,虽然门面破败,却真有一对美少妇姐妹做老板。无论如何想不到这对姐妹居然会是吕小强的姐姐,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是面容依然水水嫩嫩,加上端秀的气质,蜂腰隆臀的身段,看上去很是令人遐想。

    林天龙目光灼灼地欣赏美色,却让两个美少妇老板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她们姐妹已经习惯了男人们火辣辣的目光,但是一个大男孩如此色眯眯地长时间注视着她们,对她们来说还是头一次。

    真是色狼不分老少,天下男人一般黑!两个美少妇一边躲避小色狼的目光,一边在心中暗骂。

    然而半小时后,两美少妇又不禁暗暗庆幸,幸亏有林天龙这个大男孩在,虽然这个大男孩色了一点,但是蛮有正义感,面对前来捣乱的大队流氓地痞,毫不退缩,不像那些平常在她们店里流连的山土色狼,个个年轻力壮,遇到流氓地痞,却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个个抱头鼠窜,生怕惹麻烦。

    “你这个小屁孩,走远一点,老子找的不是你,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流氓头儿是个凶相横生的刀疤脸,长得魁伟健硕,手中提着一根棒球棍,一脸轻佻笑容。

    “两位美女老板娘,不是炳哥我一次次针对你们,要怪就怪你们有个好赌的宝贝弟弟小强,这一次他欠了我们场子十五万,你们替他还钱吧。我知道你们没钱,没钱就拿房子抵吧,这个小店,我看马马虎虎顶多值个五万吧,还有十万,快拿来吧。”

    凶汉炳哥伸手要道。

    “我们没钱。”

    两美少妇齐声道。

    “没钱?没钱就拿身子来抵。”

    炳哥冷脸讥笑,接着对身后的人一扬手道:“兄弟们,这店是我们场子的了,现在给我砸,让两位老板娘见识一下不还钱的下场。”

    说到这里,炳哥忽然发现拦在面前的林天龙还没有退后,不禁凶目一瞪道:“小混蛋,你找死?还不让开。”

    林天龙随手从一边的桌子上扯出一张面巾纸,抹了抹嘴,然后团起纸,直接砸在了炳哥的脑袋上,将炳哥砸得目瞪口呆。

    “滚。”

    林天龙只说了一个字。

    “你敢用东西砸我,还敢叫炳哥我滚?你胆子很大啊……”

    炳哥脸上凶气一闪,手中棒球棍就迎头砸向林天龙的肩膀。

    “啊……”

    两美少妇老板不禁惊叫起来。

    林天龙微微冷笑撇嘴,没有让开身子,径直伸出一条腿,看似慢悠悠地踢出,不过素来自信身手敏捷的炳哥就是没能躲过去,棒球棍还在半空,他的肚子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这一脚直接将他从面馆里踢到了大街上,一路撞桌碰椅,翻滚如车轮,滚出了七、八米远。

    林天龙这一脚运力很巧妙,炳哥受了这么大力,只觉得腹如刀绞,翻滚停下之后,呕吐连连,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但是貌似幸运的是竟然没有吐血。

    “给……给……我上,做了……做了这个小混蛋。”

    受此打击,炳哥一时无法站立起来,只能坐在地上向小弟们发号施令。

    “你们敢,再捣乱我就报警了。”

    其中一个美少妇老板尖叫道。

    可惜没人理会她,似乎这些流氓痞子根本就不将炎都市的警察放在眼里,更不要说炎都山分局的了。不过他们虽然不惧怕警察,却对林天龙这个大男孩畏惧有加,他们不懂什么功夫,不过常年打架还是有些眼力,能够将一个壮汉一脚踹出七、八米的人可不是省油的灯,所以他们貌似凶悍地扑过来,不过愈到林天龙身前,愈是退缩。

    林天龙没费什么力气,一人给了他们一脚,让他们统统都做了滚地葫芦,最后情形都与炳哥一样,这一脚起码踹得他们三天没有走路的气力。

    然后林天龙走到炳哥面前,面对战战兢兢的炳哥,冷声道:“要钱找我,我叫林天龙。”

    他指着斜对面的那辆山地越野车说。那个卢仁炳一帮人顿时惊得面如土色,他们自然早就听说过林天龙的威名,只知道他这段时间还在省城,没想到已经如同神兵天降出现在炎都山他们面前了。

    而两个美少妇也是又惊又喜,因为这一个多月,弟弟吕小强没少在她们面前提起这个年轻有为的林天龙,炎都市乃至中原地区的风云人物,没想到今天会在她们面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而且居然这么年轻这么帅气。

    说完,林天龙又回过身来,对两美少妇老板笑道:“你们有困难也可以找我,这事我管到底了。炎都山分局的警察会管,我这个炎都市警察更会管。”这句话更加令两个美少妇又羞又喜粉面绯红。

    丢下这段话,林天龙才悠哉悠哉地离开了面馆,向对面走去。

    说实话,他对两美少妇比较动心,不过他知道这事急不得,凡事需要你情我愿,所以他表现得很绅士,也很嚣张,为此甚至将搜寻姨妈姨夫表姐的事情抛诸脑后,事实上,他听了吕小强刚才的情报之后,初步判断姨妈姨夫表姐他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不能不说林天龙这个色鬼的确有女人缘。在他看上两个美少妇老板时,两美少妇还对他不屑一顾,甚至有些厌恶,然而一个小时后,在吕小强租住的公寓里,他的两个姐姐,两美少妇已经一同在天龙面前宽衣解带了。

    一切只因为林天龙帮她们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不只帮弟弟吕小强了结了赌债问题,再给卢仁炳吃个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再找吕小强要赌债了,还修理那些心怀不轨的流氓再也不敢找事,并且还将那个自小混帐的弟弟吕小强治得服服贴贴,再也不敢沾染赌博恶习了。就凭这一点,不单单吕小强本人对林天龙佩服的五体投地,就连他的两个姐姐也对天龙心服口服因服而爱,美目看着这个年轻英俊的大男孩,久旷之身新寡文君眼神柔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吕小强的两个姐姐,一个叫吕惠芸,一个叫吕惠卿。她们不只是姐妹,还是双胞眙,不过她们不是那种容貌相像的双胞胎姐妹,而是容貌差异颇大的双胞胎姐妹。

    虽然身高都差不多,一米七左右,一样的丰乳肥臀,但是老大吕惠芸柳眉凤目,端庄秀丽,老二吕惠卿却大眼小嘴,妩媚艳丽。丈夫罹难,自己年轻,毕竟还要再往前走一步,可是实在不想再委屈自己,那些成天像苍蝇一样的地痞流氓更是令她们恶心害怕,今天遇到林天龙这样的如意郎君,也算是称心如愿,既如了吕小强的期待,更如了姐妹俩的心愿,虽然明知不可能成为他的正牌老婆,也是心甘情愿求之不得了。

    “你们姐妹俩在这里开面馆,肯定一早开门,对于由此而进炎都山的过往游客多有注意吧?”

    “我听小强说了,你姨妈姨夫表姐的事情,其实,前天我还真注意到三个人背着背包进入炎都山的,当时我还纳闷他们怎么不从山路进山,而是从小道进山呢?那两个女人确实漂亮,所以吸引我多看了两眼,后来小强拿你姨妈表姐的照片给我看,证实确实是她们娘俩。”

    “就是啊,别看我们姐妹俩只是开了个小面馆,炎都山的事儿就没有我们不知道的,而且我们每天都要给观音院送面条去呢!妙音师太那里更是各种消息的聚集地。”

    “嗯,看来你们姐妹俩不仅做面心灵手巧,而且观察人也是眼明心亮啊,光开面馆真是屈才了!好了,现在你们俩宽衣解带吧!”

    两姐妹脱去衣裙,留下内衣,然后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咬了咬嘴唇,一起伸手,一起用力,扒下了林天龙的内裤。

    当林天龙那死蛇一般的老二赤裸裸地呈现在她们面前时,两妇都不禁掩口:“好大——”

    的确很大!林天龙的老二就是软趴趴的,也有七、八寸的长度,直径四、五厘米粗大,那探出的**更像个小鸡蛋一样,真难想像当它硬起来时,将是怎样的雄壮姿态。

    “怎么会这么大?”

    吕惠卿目光有些迷离地问。

    “大有什么用?你看它有反应吗?”

    吕惠芸冷笑道。她对林天龙用帮她们弟弟吕小强之名、实则以半逼迫手段让她们姐妹献身还心怀芥蒂。

    “那你来试试。”

    林天龙指了指老二,笑道。

    “你没硬怎么试?”

    吕惠芸嗤之以鼻地道。

    “真是个性经验匮乏的女人。”

    林天龙同样嗤之以鼻,“真怀疑你是不是寡妇,难道连**都不会吗?你们两个都来,我要先尝尝你们上面的嘴的味道。”

    “你混蛋。”

    吕惠芸银牙一咬,骂道。

    可惜,林天龙就当没听到,手依然指着胯部。

    “该下地狱的混蛋,这么恶心的事情也要女人做。”

    吕惠芸即便开口骂却又不得不蹲下身来,嘴巴向那根死蛇般的性器凑去。

    林天龙嘻嘻一笑,伸手在吕惠芸粉嫩的脸上摸了一把,道:“我如果下地狱,地狱也会变成天堂。你记住,这是我说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吕惠芸哼了一声,单手有些颤颤巍巍地接触到软棍似的阳具,迟疑了一下,然后生硬地抚弄了一下,随后另一只手也伸过来,先在**上抚弄了一下,由于不知轻重,让林天龙不禁龇牙咧嘴了一番。

    在林天龙的有意无意地引导下,吕惠芸终于学会了先缓缓用力向下挤压阳具,让肉冠上覆盖的包皮褪去,然后才迟疑着将檀口凑上去,慢慢地将**吞进口里,并用舌头不断地敲击摩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