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102章 依依惜别沈斓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的手依旧没有往上逡巡,因为那两座山峰还是有点遥远,而且又容易使人失控,所以他先痛快淋漓地摸遍她浑圆诱人的臀部,再慢慢爱抚着她的大腿,等他的指尖终于转进到腿缝当中去肆虐时,他依稀听到了细碎而断续的呻吟声,天龙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在确认是沈斓曦忍抑不住的哼哦以后,他开始用力搓揉和挤压她的会阴穴。

    美妙的胴体随着他的指劲在起舞,她有时浑身抖簌、有时则紧缩着四肢在忍受,贴在椅背上的脸蛋摇来摆去,彷佛体内有只怪虫在啃噬她的五脏六腑,林天龙聆赏着这幅春色无边的有声风景图,一时之间竟忘了自己是在机舱里,他不但把身体压了过去,同时左手也用力搂住她的肩头,他不晓得自己如此躁进到底是想干什么,也许他是想吻沈斓曦、也可能他是想去脱掉她的衣物,但是就在他饿虎扑羊的这一刻,沈斓曦嘴里已经发出怪异的声音,那种象是猫头鹰在夜啼的叫声,让人分不清她究竟是感到痛苦还是快乐。

    就在林天龙停止所有动作的那一瞬间,手脚紧绷的沈斓曦忽然猛烈蹭蹬了好几下,她一边发出高亢的呜咽、一边慌乱地拉住他的右手用双腿紧紧夹住,整张座椅在她忘情的摇晃之下,就像遇到七级地震般发出了一连串卡榫松动的怪音,他先发觉后座有人在探头,然后前座的马来人和老妇人也都回头在张望,但是沈斓曦并不知道她已惊扰到别人,在长长的吁了一口大气以后,她还用力舒展了一下四肢才安静下来。

    望着她双唇微张的慵懒模样,林天龙忍不住想把她抱进怀里温存和疼惜,但是他的左手才刚搭上她的肩头,她便宛若惊弓之鸟似的张大眼睛看着他猛摇螓首,沈斓曦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他下了一跳,他本来以为是自己弄痛了她什么地方,但随着她不停向他示意的眼光转头看去,这才发现他背后的中年人竟然起身在看着他们,他有点恼怒的站了起来,不过他还没开口那家伙便已吓得坐了回去,林天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他蓦地发觉还有更多人在注视着他们这边,除了两个留学生和那对在看书的白人夫妻,有个拉丁裔的妇人嘴巴咬着一块饼干和他四目相对,她那样子看起来就象是个目瞪口呆的大白痴。

    等天龙甫一转身落座,沈斓曦立刻把两条毛毯分别盖到他们身上,接着她又把他的右手拉回去夹在双腿之间,在向他比了一个“不能再来”的手势以后,她有点羞赧地把他的左手也拉进了她的腋下,但她并不准他恣意乱来,在轻轻安抚着他想要躁进的手掌时,她还不忘叮咛着他说:“你整晚都没休息,还不赶快闭上眼睛小睡一下。”

    林天龙实在很想凑过去吻她,但她可能看出了他的意图,在伸出食指朝他摇了摇之后,她便阖上眼帘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媚惑音调说道:“睡──觉──。”

    看着她满足而娇俏的容颜,林天龙终究狠不下心去骚扰她,在周遭的灯光又逐渐转暗以后,天龙只好半搂着她陷入回忆的河流,其实他脑海中不断拿她和静静在作比较,如果必须让他打分数的话,到目前为止沈斓曦在各方面都绝对优于静静,但是在还没带她上床以前,以静静的大胆和开放,他不认为沈斓曦可以完全占上风,不过女人的善变和放纵程度永远不是男人所能掌握及想象,因此他宁可保留这项尚未确定的答案。

    或许是记忆的长河太悠远、也可能是他真的有点疲惫,就在不知不觉当中,天龙竟然进入了梦乡,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沉睡了多久,当沈斓曦把他摇醒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乘客都醒过来在整理东西,商务舱那头灯火通明,他有点纳闷的问道:“有什么特别状况吗?干嘛大家都四处走动?”

    沈斓曦似笑非笑的指着窗外说:“就要降落了,他们今天快了四十七分钟抵达。 ”

    林天龙有些难以置信的嘀咕道:“怎么可能?他们通常都是误点多、准时少,就算要快也是快个半小时左右,怎么可能一次快了将近一个钟头?”

    沈斓曦指着窗外已经清晰可见的城市灯火笑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机长昨天赢麻将,所以今天就让我们快点回到家吧。”

    林天龙还舍不得要跟沈斓曦分开,因此有点埋怨的说道:“他这么早飞回京城干什么?要来接机的人恐怕都还在家里睡觉。 ”

    林天龙这个顾虑很多人都有,因为他听到有好几个人也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不过沈斓曦倒是好整以暇的说道:“你总不能叫他在天上乱飞呀,大不了就是在机场客串一下无业游民罗。”

    这时机长开始广播,空服员也过来提醒他们要扶正椅背,天龙担心下机以后沈斓曦会落单,因此很认真的问道:“等一下到京城到底有没有人来接你?”

    她考虑了一下才应道:“有,不过我没带手机,可能要再连络一下,你放心,我后面那个同学会陪我,你尽管先回家没关系。 ”

    天龙也想了一下才告诉她:“记得想上炎都市来就打电话给我。”

    沈斓曦笃定的点着头说:“嗯,我知道。”

    这时窗外已经可以看到建筑物的屋顶,眼看飞机就要着地滑行,林天龙患得患失的心情却越来越强烈,虽然他提醒自己要放手让这一切过去,但一看到沈斓曦那张精致而艳丽的脸蛋,他便自相矛盾的脱口说道:“有空来炎都市,或者我有空去京城,要不要出来一起吃饭?”

    沈斓曦拉着天龙的两根手指头在回答,但他只看见她歙动的嘴唇却听不到讲话的声音,因为这时飞机刚好着地,在巨大且嘈杂的滑行声中,他根本连半个字都没听到,等飞机快要静止下来时,已经有不少人站起来在拿随身行李,尽管空服员立即用广播劝阻,可是机舱内早就乱成一团,沈斓曦可能是看到他还在等待答案的表情,所以便指着她的小皮包说道:“别忘了我有你的名片。”

    确实是不适合再多说什么的时候,天龙在站起来之前握了一下她的手说:“好,那我要把你交还给你同学了,记住不要在京城迷路喔。”

    她点头笑道:“放心!走失了我会打你手机。 ”

    林天龙从头上把登机箱拖出来应道:“那就好,我就先下机了。”

    尽管空姐不断呼吁大家还不能开机,但老早就有人在开始通话,而林天龙也是才一输完密码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没料到提早半个多小时抵达炎都市,郭立青专车司机竟然已等在机场外面,当他挂上电话时,连沈斓曦都称赞着说:“哇,来接你的人效率真好!”

    本来天龙想提议干脆接她下机在炎都市徘徊几天再去京城,但她那个同学这时已挤到他身边说道:“斓曦,等一下到了京城领了行李你别忘记要把那两件礼物先拿出来给我。”

    这个麻脸小子一出现,林天龙就知道应该把沈斓曦暂时还给他了,毕竟他们是连袂登机,行囊里的东西可能都还混在一起,如果他再喧宾夺主的话,恐怕这个男孩子的脸会拉得比马脸还长,所以为了展示风度和避免使沈斓曦尴尬,天龙故作潇洒的挥手说道:“那我要先下机了,你们慢慢聊。”

    沈斓曦也挥着手微笑道:“好,再见。”

    他俩深深对看了一眼以后,天龙便提着行李跟上下机者的行列,这时不仅他后头那个中年人用暧昧的眼神在注视着沈斓曦,就连他前头的马来人也频频回头望着她,幸好沈斓曦并没受到任何影响,当她站起来看见他在回头观望时,立刻跟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他放心地报以微笑,暗自庆幸着这是位见过世面的女孩,在颔首过后,他便头也不回的一路走出了机舱。

    这一别也许永生都不会再见、除非他与她还有其他命定的机缘,当然,沈斓曦的一通电话便可能把他俩的命运紧紧连结在一起,但是,他还能承受多少情爱的纠缠与肉欲的?绑呢?即使他依旧什么都不怕,可是他拥挤的心灵又能腾出多少空间容纳一个台湾女人?爱情或许恰如他正在行走的空桥,有点空荡又有点令人迫不及待,因为尽头之外便又是另一番景像,或许是繁花全开、也可能是百物凋零,然而在答案尚未揭晓以前,他究竟是会近乡情怯?还是不顾一切的飞蛾扑火?

    简单的行囊总是飒爽利落,天龙快速通关之后,偌大的机场里没有几个人影,天尚未破晓,曙光还远在宇宙的另一边睡觉,他让司机接过行李以后,望着机场连外道路上成行成列泛着红光的路灯,心里突然有股冲动想回头去把沈斓曦拉上他的车,他踌躇着,夜风朝露都冷却不了他心头的那团火,如果不是司机适时打开车门,他可能又转身走了进去。

    “其实,不来也好!”在炎都山的晨曦当中,他这么告诉自己,但是他比谁都清楚,在他内心最隐密的深处,有着另一个渴望的声音呼之欲出……

    照例先去郭立青那里汇报这次省城之行,天龙还带了两盒极品龙井,从干妈黄婉蓉那里知道郭立青嗜好饮茶,尤其是专好龙井,这番投其所好也是大伯父梁宏宇暗示,急匆匆赶回来因为家中有急事,没有时间准备礼物,只能在机场搜购一番,郭立青自然是非常欣慰,虽然只是干儿子,这点礼物却也颇能加深父子两人的感情,特别是黄婉蓉借种的事情,彼此心照不宣,反而消弭了一丝尴尬难堪,相互理解更显得重要许多,郭立青也暗赞天龙这孩子越来越懂事了。听了天龙的汇报,吩咐司机送天龙连夜赶回家去,目送天龙离去,郭立青暗自思忖着天龙汇报的情况,当然还有他自己省城的情报来源,他觉得自己在此之前可能只注意省城三巨头的风向了,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举动。天龙凌晨归来的确打扰了他的清梦,不过,郭立青知道天龙回家也睡不了觉,因为蔡同海林敏仪夫妻的失踪事件已经让一家人乱成一锅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