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99章 飞机艳遇沈斓曦(四)

第1099章 飞机艳遇沈斓曦(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挺直身躯,左手一把就探了过去,他先把那块禁地整个摸遍,然后才轻轻压按着左边的凸起处,也不晓得是何原因,这会儿在耻丘下的秘处竟是既柔软又富含弹性,他爱不释手的在那边轻搓慢揉,直到沈斓曦又把左脚挪开了些,他的手指才越过车缝线,转向到右边的**部位恣意的抚摸,美妙的触感让他的**一再悸动,在忍抑不住之下,他终于用大拇指拼命推挤着那片隐藏在裤裆下的嫩肉。

    昏暗中彷佛又有一缕低荡的呻吟声在空气中回旋,林天龙注视着沈斓曦微张的双唇,但并无法确定那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因为她那颦眉蹙眼的凄苦表情,让他一心只想架开她修长的双腿,然后冲进玉门关去杀她个寸甲不留,所以他既未仔细聆听、也不想去刻意分辨,他急切的手指这时只想直接插入她赤裸的下体而已。

    碍事的牛仔裤成了他心头的最恨,林天龙一边摸索着沈斓曦的大腿根部、一边冥想着她用五种语言轮流叫床的精彩画面,英语、日语、国语、再加上台语和客家话,如果一夜之间能使沈斓曦在他胯下用尽她所熟悉的这几种语言尽情呼天抢地,那将是何等激情而旖旎的风光?

    一想到这种景象,他的**不禁又是怒气冲天,而也就在不知不觉当中,林天龙竟然下意识地用两根手指头猛戳着沈斓曦的右**,可能是他在无意间用力过猛,只听她忽然一声嘤咛,接着整个人便像受到惊吓的溪虾一般,在宛如突遭电击似的一个蹭蹬之后,她的娇躯猛地弓缩成一团,在明显而急遽的颤抖当中,沈斓曦口中还发出了怪异的呻吟:“呜─日……呃─嘞……唧哩咕吱…… ”

    那拖曳的尾音和奇特的声调,加上她不停抽搐和蠕动的身躯,不但让林天龙看得目眩神迷,心里也不免有点吃惊,因为从那激烈而还在持续当中的反应看来,沈斓曦应该是爆发了高潮,他并未料到她的身体会如此敏感、也从没想到自己的左手会这么厉害,看着她用脑袋轻轻撞击着窗户玻璃、以及她双手猛绞着毛毯的模样,他知道她必然还在泄身,这一幕对他而言实在太神奇了,在满怀喜悦和有些不忍的思绪之下,他爱怜地将手掌放回她的翘臀上去轻抚慢摩,当他的指尖再次莅临她的后庭时,沈斓曦又是一阵抖簌、并且还放大了呻吟的音量。

    至少历经了五分钟,沈斓曦的高潮才渐渐平息,她吁了一口气,然后总算睁开眼睛望了他一眼,那满足中带着幽怨的眼神,使林天龙顿时兴起了满腔歉意,他想牵住她的柔荑,但她却身子一滑、眼帘一阖,美妙动人的翘臀更往他面前挪近了些,凝视着她歙动的睫毛,他的左手再度放回她的柳腰上面,那温暖滑嫩的感觉,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他一直想去探访她的乳峰,但身体的角度和整体情势就是让他难以如愿,所以林天龙在腰际爱抚了片刻之后,手掌便紧贴着她起伏不已的小腹向下滑行,沈斓曦在微微颤抖,不过她并没拉住他的手,直到他的整排指尖已经插入裤腰下面时,她才赶紧张开眼睛摇着脑袋向他频频示意,他知道,她是在告诉他隔墙有耳、也就是前后座都有人正在注视着她。

    本来林天龙想继续挺进,但是一看到沈斓曦凄楚而哀怨的面容,实在是狠不下心来赶鸭子上架,为了避免令她难堪,他终究还是把手退了出来,不过善解人意的沈斓曦知道他还恋恋不舍,所以在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以后,她马上身子微转、整个人再次往下一滑,一尾体态撩人的美人虾又出现在他视线里面,望着那弓向他的美好臀围,他尚未满足的左手立即贴了上去。

    沈斓曦象是在慵懒的伸展娇躯,其实她是技巧无比的拉着毛毯将林天龙那只手盖了进去,那样子就像她是在拥被熟睡,但骨子里却是在享受他热烈的爱抚,他一次又一次摸索着她的下半身,那热呼呼的会阴部和随时欢迎他插入手刀的腿缝,让他是一边尽情的挑逗、一边不断抖动着**,才不过是一刻钟光景,沈斓曦便狂扭着屁股,好像快要进入第二次的高潮。

    林天龙把攻击重点放回她的下体,虽然阴蒂部份他较难做有效的侵略,但完全开放的后门却可以任他来去自如,所以他除了厮磨抠挖以外,也开始尝试用手指头去刺戮,尽管还是隔着牛仔裤,不过柔软的**和略微凹陷的洞穴感觉却极为明显,他越戳越用力,很快便使毯子下面的热气变得有点潮湿。

    窗外仍是一遍漆黑,但沈斓曦的脸色却有点苍白,她斜靠在椅背上辗转反侧,彷佛椅垫上有把烈火正在烧灼着她,只见她时而蹙眉昂首、一会儿又是脑袋胡乱的摇摆,那无法闭紧的双唇不断吐出荡人心弦的闷哼声,林天龙知道她想忍住,不过他贪婪的指尖却愈挖愈深,她整个胸膛已经全部挺了出来,可是他并不满意,当她终于双脚死命地蹬住前座的椅背时,他猛地一个转身换手,一招月下偷桃立刻使了上去。

    被他一把抓住水**的沈斓曦娇躯一阵颤抖,嘴里也同时迸出了淫靡的呻吟,她独特而怪异的哼哦声,使林天龙顿时又兴起一股欲念,假如这时是在床上,他一定狠狠地把整支**顶进她的喉咙里,看着她如痴如醉的出神表情,他的左手忍不住顺着她的腰肢探向乳房,眼看今晚一直想要攀登的山峰就要落入他的手中,他的肾上腺素不由得猛烈飙升起来,但是就在他的指尖堪堪要触及胸罩的时候,沈斓曦忽然双脚狂踩着地板抖簌道:“你……你怎么直接摸人家那个地方?”

    林天龙应该没有听错,沈斓曦确实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望着她幽怨的表情,他心里不禁有些纳闷,明明他还没碰到她的乳房,她怎么会这样说?如果她说的“那个地方”是指她的下体,那他已经摸了老半天,她怎么现在才讲?虽然一时之间他猜不透她的意思,但他亵渎了她的玉体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带着歉意牵住她的手说:“来,斓曦姐,你坐上来一点会比较舒服。”

    过了好一会儿,沈斓曦才缓缓放松不断在痉挛的下半身,等她乖巧的挺直身子时,他一边为她拉上毛毯、一边捏住她的手心低声问道:“要不要躺下来休息一下?”

    她似乎考虑了一下,然后才轻摇螓首示意他后面有人在看着她,不过她虽然没有偎入他的怀里,却把整个下半身滑了过来,接着她便主动把林天龙的手拉到她的大腿上,如此一来他既可以握着她的柔荑、也能够用手指摩挲着她的大腿,大约过了五分钟以后,她才轻轻喟叹着说:“好了,这次我真的要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了。”

    看着她眉眼含春、闭目假寐的满足模样,林天龙知道她业已享受完了高潮的余韵,刚才的一番温存总算让她激烈起伏的胸膛完全平息下来,可是他的欲火却还没宣泄,一想到他被紧绷在裤档里的小老弟,他忍不住一把将她的右手拉了过来,当她的手背压到他怒凸的**时,他竟然爽到爆出了冷颤!

    沈斓曦应该感受到了他**的悸动,她的脸色好像有点酡红、嘴角也泛着笑意,所以林天龙更舍不得放开她的手,他一面摸索着她修长的每一根手指、一面带领她的手背压揉着他的**和**,那种美妙而奇特的滋味甚至比她直接帮他手淫还过瘾,他不仅摸遍她的每一根手指和每一片指甲,就连她温暖的手掌也来回摸了好几次,就跟之前一样,不管他的双手如何蠢动,她永远都不会闪避或推开,这种善解人意的少女情怀,令他又开始幻想她用纤纤玉指握着他的老二在打枪……

    脑海里的映像让林天龙亟思突破现状,在左思右想之后,他的左手开始沿着她的腕部往上抚摸,在搜索到臂弯处的时候,他的手掌再度因为角度的关系被限制住而难以前进,所以他只能来回爱抚着她的手肘与腕部,不过也就在这时他才发觉沈斓曦的右手戴着一个宽约一公分的扁平状手镯,那镂刻的花纹摸起来非常突出,凭判断那应该是金属类的制品,这让他想起她要是戴着一大串会叮当作响的手镯和他在颠鸾倒凤,那将是何等绮丽且放浪的风景?

    光凭想象终究不能满足他的欲望,所以林天龙趁着侧转身体的时机,右手一伸便抓住她的柔荑,他一边将她的手掌翻转过来覆盖在他隆起的裤裆上面、一边让左手沿着她的臂膀继续朝乳峰挺进,沈斓曦的长睫毛快速闪动了两下,不过她非但没有闪避,而且还在他的引导之下,轻轻握住了他硬梆梆的生殖器,尽管整支**被裤子挤压成向左歪斜的弯弓状,但是沈斓曦却很快就找到了他鼓胀的**,她细碎而轻巧地逗弄着肉棱下的帽沿,略显羞赧和喜悦的俏脸还偷偷朝他这边倾靠过来。

    舒畅无比的快感立刻由他的**传遍全身,沈斓曦纤细的指尖绕着他的**四处游走,她摸索的越彻底、他的小腿便勾绞的越厉害,因为那柔软而颀长的手掌实在是既温柔又多情,它不但懂得轻捏慢揉,甚至连阴囊都没放过,在这种令人陶醉的氛围之下,林天龙只顾着这头的享受,却忘了他的攀顶还没成功。

    当林天龙抓着她的右手开始帮他来回套弄时,他才想到自己的左手还有任务,这回他毫不犹豫一把便探向她的乳房,但是由于他用力过猛,就在手心才刚刚要贴上乳峰之际,已经先行抵达的指尖却插进了沈斓曦的衣服里,那强劲的力道可能戳痛了她的胸脯,只见她本能的往后一缩,右手也随着这个动作自然而然地握住了他的**,突然被箍紧的**让他心头再次大爽。

    也许是整体气氛让人浑然忘我,就在他猛地掀开身上的毛毯,打算给沈斓曦来个饿虎扑羊时,没想到沈斓曦看见林天龙的下体已经曝光,竟然也不顾一切的捏住**使劲连续抠抓了好几下,那种彷佛毫无章法的挑逗方式让他在大感新鲜之余,脚尖也忽然产生一股电流直窜到他的丹田,他心知要糟,可是想抑制却已经来不及。

    林天龙激耸着屁股,虽然在那当下他还能够硬生生的锁住精门,但一道**已忍不住喷射而出,尽管外泄数量稀少,不过那种点滴皆在心头的感觉,还是使他发出了一声痛快的闷哼,而沈斓曦似乎有点胆怯和害羞,她偷偷打量着他,等他的**完全静止下来以后,她才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般,飞快地把那只手缩了回去。

    这回换林天龙长长吁了一口气,意外的**让他有点懊恼,但也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崭新经验,以前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可以令他如此失控,没料到这回竟会栽在沈斓曦手里,为了想扳回一城,他立即转身抓住沈斓曦的手,本来他是打算叫她帮他解开拉链,然后来场真刀实枪的手淫,谁知道她的反应又比他快了一步,就在他刚想把她的手拉过来时,她突然反手一拉便把他的整只手掌夹进她的两腿之间。

    可能是看见林天龙的表情略显讶异,沈斓曦一面帮自己盖上毛毯、一面努着下巴示意他说:“她们又来送东西了。”

    天龙回头一看,果然有位空姐和之前那个愣头青一前一后在分送面包,这种廉价消夜他和沈斓曦都兴趣缺缺,不过那位空姐还是硬塞了两个给他,等她们走过去之后,沈斓曦才爱抚着他的手臂说:“闭上眼睛休息一下,要不然到天亮你会很累。”

    她一说完自己便先阖眼假寐,而林天龙一看周遭又纷纷亮起灯火,确实也不是陈仓暗渡的好时机,因此心里虽然不愿就此中止享受,但碍于灯光越来越明亮、同时甬道上也开始有人来回行走,他只好一手拉上毛毯、一手用力搓揉她的大腿,沈斓曦的神色甜美而安宁,他则缓缓靠到椅背上垂下眼帘。

    无法确定是过了多久,沈斓曦才轻轻拿开他覆盖在她三角洲上的左手说道:“麻烦你了,我要去一下洗手间。 ”

    林天龙立刻掀开毯子站起来让路,她要经过他面前时悄悄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说:“等我回来再入座。”

    天龙点了一下头,然后便目送着她高挑动人的身影消失在右边的第一间厕所,机舱内仍旧一遍昏暗,除了中段亮着两盏阅读灯以外,所有乘客似乎都在睡觉,他由远而近的四处搜寻,竟然意外发现有一对游学生正在拥吻,那个男生就是之前第一个跑过来换位的,看他俩那副浓情蜜意、难分难舍的模样,天龙只能在心里暗自赞叹道:“果然是后生可畏!”

    原本林天龙还打算帮他们计算一次可以热吻几分钟,没想到沈斓曦已经走了回来,她并没看见那幅风景,在满面春风的拉着他一起归位以后,她马上弯腰从袋子里拿出一小包东西说:“我必须保养一下了,要不然晚一点脸部皮肤会干掉。”

    林天龙看着她拆开手上小巧的铝箔包,以为那是某种乳液之类的保养品,所以便主动的问道:“要不要叫空服员帮你送杯开水过来备用?”

    沈斓曦偏着头应道:“也好,我是有点渴。”

    天龙按下了服务灯,而沈斓曦则开始往脸上涂抹着一种乳白色的东西,他完全看不出来那到底是乳液还是药膏,因此有点好奇的问道:“你在抹润肤油还是化妆品?”

    她摇着头说:“这是泡沫面膜,外出旅行的时候使用很方便。”

    对天龙而言“泡沫面膜”是个全新的名词,不过看着她细致娇嫩的肌肤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个蠢问题:“你皮肤这么光滑细嫩,还有必要如此费心的保养吗?”

    她?了天龙一眼说:“我们女孩子不保养就会老得快,你想要我以后嫁不出去呀?”

    天龙不以为然的答道:“哪那么严重,何况凭你的条件还怕没人要吗?”

    这时有位空姐已走近他们,天龙没等她开口便先说道:“请送杯开水过来。”

    等空姐关掉服务灯走开以后,沈斓曦才瞟着他说:“女为悦己者容,你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吧?”

    道理他当然懂,所以天龙点着头说:“好,那我就静静的欣赏。 ”

    沈斓曦高兴的仰着下巴应道:“嗯,那我要开始专心敷膜了,你先帮我把电视打开。 ”

    林天龙帮她开启小荧幕以后,沈斓曦便再次利用那微弱的反光妆扮起来,她并不只是敷面而已,在空姐送开水过来的时候,他注意到她也在梳理着睫毛,如果她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那就是她还在继续诱惑他,因为无论是她的一颦一笑或一举一动,都极尽妩媚与煽惑之能事,除非是他判断错误,否则若不是刚才的高潮令她相当满意、便是她还不想就此中止他和她的奇特关系。

    沈斓曦知道天龙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所以她一边按摩脸颊、一边斜睇着他笑道:“怎么样?有没有变得比较好看?”

    天龙凝视着她姣好的侧脸答道:“本来就够漂亮了,请问再美丽下去该怎么形容?”

    她好像很满意他的回答,在喝了一口水之后,她便轻轻抚触着娟秀的鼻头娇嗔道:“我最怕脸上长痘痘,那样最少要丑一个礼拜。”

    望着她几乎无可挑剔的美好容颜,天龙只能叹息似的说道:“你就算再丑也会有一大堆男人排队想要跟你约会。”

    沈斓曦快乐的扬着嘴角回应道:“这可是你说的喔,我要是变丑了就去找你负责。”

    天龙爱死了她这种调情的方式,所以立即接口说道:“反正我是求之不得,不管是在省城或炎都市,欢迎你随时来敲门。 ”

    沈斓曦意味深长的挺起胸膛瞟着他说:“希望到时候你不会落跑就好。”

    就在她打直腰杆的这一刻,天龙才忽然发现她的裤腰上方露出一小截黑色的内裤,那丝质的布料边缘镶着一层穗花蕾丝,在她白皙的皮肤衬托之下,显得既性感又诱人,但让他诧异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在此之前沈斓曦的身上并没有这件东西,他的指尖曾数度探入她的裤头里面,假如本来就有的话他绝不会错过,莫非……是她刚才上厕所时才换过?或是她原先根本就没穿着三角裤?

    沈斓曦可能知道天龙的眼光一直在她腰际梭巡,居然身体还故意朝他这边移动了两、三寸,这一来他很轻易便能环住她的纤腰,所以他毫不客气的将手伸过去答道:“到时候谁会跑还不晓得,不过我绝不会让你逃之夭夭。”

    她听得懂天龙的双关语,在嫣然一笑之后,沈斓曦刻意挺耸着迷人的胸膛说道:“你别忘了我可是手长脚长喔。”

    她这一提马上又让天龙联想到一幅淫靡的画面,五根修长的纤纤玉指缠绕着粗壮的**,正在温柔的上下套弄和抚摸,那水盈盈的双眼注视着他的**,彷佛随时都会一口把他的命根子含入嘴里,一想到这种情景,他的**顿时一阵悸动,同时手掌也滑进了沈斓曦的股沟。

    林天龙很想深入她的裤底去一探究竟,看看她到底是已经清理干净、还是依然**涔涔?不过还没等他的中指钻进尻门,沈斓曦敏感的身体就已颤栗起来,看到她那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模样,他的铁石心肠瞬间便软化了下来,原本打算长驱直入的指尖,最后也只停留在微微凹陷下去的尾椎上轻轻地抚摸,柔细的触感让他忍不住低声赞美道:“斓曦姐,你是天生皮肤就这么光滑还是因为懂得保养之道?”

    沈斓曦瞟视着天龙说:“当然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所以请你一定要高抬贵手,千万不要对姐姐辣手摧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